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兵临全球小说完整版,兵临全球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兵临全球

状态:已更新58.31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2-10-19 13:00:56

简介:  重生到一八四零年的张振宇,惊骇的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中国历史变革的重要阶段。  此时是道光二十年,清朝的统治已经日渐衰微。  此时欧洲列强早已开始在全球的大规模的经济掠夺和军事扩张。  此时,清统治下的汉民族不断的起来反抗满族统治。  重生于此时的张振宇要如何走自己以后的路?…

兵临全球免费阅读

兵临全球免费阅读第一节 沙角重生(上)

  时值六月盛夏,不知为何,平日烟云笼罩,时常都有阵雨的珠江口一带这几天天气却异常的晴朗。

  晴朗就意味着太阳会火辣辣的照射到大地之上,气温随之飙升。温度在正午早就已经过了三十度,直往四十度飙升。

  路边的一个茶水棚下面,两个清军的兵士正解开胸口的扣子,将胸口敞开,用宽大的树叶扇着凉。

  身上的汗水滴答答的直往下流,刚刚喝了两碗水,转眼间就成了身上粘腻的汗。

  “小二哥,再来两碗水。”热的实在不行,兵士里年纪较大的对茶棚里的伙计喊道。

  “哎!来了!”小二连忙将茶水端上来。

  “这鬼天气,还让不让人活了。”端着茶水,咕嘟咕嘟就灌进肚子,那个年长的兵士不禁喊道。

  “张哥,我昨天听出海打鱼的人说珠江口那边海面上有大船,好几十艘。”喝完水,旁边那个小一点的兵士对那个年长一点的兵士说道。

  “我也听说了,是那帮黄头发,蓝眼睛的家伙的船。”

  “张哥,我听师爷说他们自称什么大英帝国的人。”

  “狗屁大英帝国,一群番邦蛮夷的跳梁小丑。”

  两个人正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着,忽然听到前面几声锣响,他俩听的真切,那是官家的队伍过来了。

  两个人赶忙将碗里剩下的水一仰脖子喝完,然后迅速的将胸口的衣服打理好,将扣子扣紧,然后那个姓张的兵士将两个铜板扔在桌子上。

  “兵爷,兵爷,你们在我这里喝两口茶,我怎么能收你们的钱呢!”听到铜板撞击桌面发出的响声,店里的伙计连忙跑过来,将两个铜板拿起来,就要还给那两个当兵的。这里的百姓以前被当兵的弄怕了,看到当兵的给钱,哪里敢要。

  “怎么,茶钱不够还是怎么?”那个被叫做张哥的脸色微怒,向那个伙计喊道。

  “不是,不是,只是兵爷在我们这里喝两口茶,这钱…”那个伙计已经将钱毕恭毕敬的向当兵的递过去。

  “你们做生意,又不是做善事。再说,你们不知道现在的林大人治下都很严,你这莫非是让我们哥俩得罪上面的大人不成。”那个姓张的明显已经有了怒气,也不知道这怒气是冲以前那些将民不当民的匪兵发的,还是对这见了当兵的就像是见了小鬼一般的店伙计发的。

  店伙计听到这话,明显的一愣,转眼就将两个铜钱收了,他可不想开罪这当兵的。俗话说的好,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他们穷百姓,可不想和官家的人过不去。

  就在打发走店伙计,那店旁边的路上,一队兵士已经从不远处的转角转了出来,锣声更响了。

  两个当兵的看到那架势,就知道这肯定是一个大官,连忙迎了过去。等到走近,已经看到队伍之中飘荡的大旗,只是看了一眼,已经明白这是谁的队伍。

  两广总督林则徐,对,正是此时在广州这一块,甚至是整个大清朝都赫赫有名的林则徐林大人。也是这两个当兵的此生见到的最大的官了。

  “张四陈三叩见林大人!”两个当兵的还没有走近,就让队伍前面的人挡住了,要不是看到对方身上一身官家的兵服,恐怕此时已经不是挡住,而是用刀架住了。

  要明白,在他们前面,可是此时的两广总督,在整个大清朝都是威震一方的封疆大吏。而他们兄弟这一行也正是要找林则徐林大人,因为他们要将他们陈大人的信转交给林大人。

  前面有两个不知道什么来历的兵士迎了上来,林大人的队伍自然就停了下来,轿夫落轿,从轿子里走出一位年逾半百,鬓角早已斑白,脸上神色却异常精神的官员。

  一看到这位官员身上的顶戴穿着,还有朝服上绣着的图文,这不是在去年十二月才刚刚上任的两广总督林大人还是谁。

  “前面什么事情?”林大人走出来,向身边的随从问道。

  还没有等随从回答,前面的两个兵士已经看到这边的林大人,赶忙叩首。

  “禀告林大人,是我们陈大人要我们送前方兵情给林大人。”两个兵士都有一些紧张,毕竟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人物,但是身上有紧急的信件,两个兵士也不敢丝毫怠慢。

  “让他们过来。”林大人一发话,前面拦阻的兵士已经让开,两个兵士向着林大人走了过来。

  “见过林大人,这是我家陈大人给林大人的信。”

  林则徐接过信件,知道这两个兵卒口中的陈大人就是沙角炮台的陈连升,赶紧将信展开看起来。

  周围的随从兵士都看到大人的脸色不是很好,而且,离得最近的几个兵士看到大人的手在那和信纸的时候像是拿着千金的重物一般,手在看信的过程之中抖动了几次。待到信看完,林大人将信装进信封,然后坐进轿中,示意队伍迅速向沙角炮台前进。

  而那两个送信的兵士因为信已经送到,也就不用再前往广州,直接随着林则徐的队伍,向沙角炮台前行。

  队伍在太阳西斜,暮色将至,天边一轮红日将远处的云彩染成一片烂红之际才赶到沙角炮台地区。

  那里,早有人发现了两广总督的队伍,驻守沙角炮台的三江协副将陈连升和沙角炮台的一干官员武职纷纷迎了上来。

  林则徐匆匆下轿,也来不及和这些同僚客套,就向着沙角炮台一个视线极好的地方走去。

  “林大人,那些船昨天就在那里,一直没有走,也没有过来。”此时,陈连升已经紧随而来,指着视线里极小的几个黑点向自己的顶头上司报道。

  年过半百的来人用手打起眼帘,向着极远的水面看去,已经看到了陈连升所说的船。

  “对方是什么船?一共有多少?为何滞留在洋面上?”看到那些船,林则徐转身向陈连升问道。

  “我们派出海船前去查看,但是刚一靠近就遭到对方的火炮轰击,看船型和旗帜,是英国的船,具体数量现在还不清楚,但是至少有二十多艘,它们为何滞留在洋面上,恐怕和大人查获的那批鸦片有关。”陈连升也是猜测,也不敢将话说的非常肯定。

  此时的林则徐向那些船又望了一眼,却看到有几艘船在水面上渐渐扩大着轮廓,显然是在向这边驶来。

  炮台前面的水面,早有水师的船只驶出了港口,前去阻止这些船靠近。

  这几艘船行的非常快,过了一会就已经可以看到这些船的大致轮廓,前往阻止的水师船只上有人大声的勒令这些船停下,但是显然对方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还加快了速度。

  此时在沙角炮台的兵士和官员已经可以看到那些船只上面侧舷深出的黑黝黝的炮口。是英国的炮舰,没有错,是英国海军的炮舰。

  看到对方的炮船高速向这边冲了过来,沙角炮台的守军已经纷纷向自己把守的区域大炮跑去,一片噪杂但是却不凌乱的声音之中,炮台上的火炮已经向着英国炮船瞄准,火炮已经准备就绪,时刻准备拦截这些英国炮船。

  警告没有被对方遵从,沙角炮台上一门火炮发出怒啸,这是空炮警告,要是对方还要强行驶来,那么,就要被视为敌对行为。

  然而,对方依然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在林则徐旁边的陈连升意识到这几艘炮船来的目的显然不善,连忙劝旁边的林大人向后方退,林大人是什么人,自然不可能在见到对方的炮船就向后退。

  而此时,陈连升没有办法,叫来自己的兵士,负责保护林大人。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水面响起隆隆的炮声,一片浓烟在英国的炮船上升起,伴随着喷射而出的火蛇,空中响起炮弹呼啸的声响。

  “林大人,小心!”伴随着一声呼喊,一道影子像是一道迅疾的闪电一般扑向林则徐,也是在此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在林则徐的身边响起。伴随着这声巨大的爆炸声,一声临死的呼号被炮声淹没。

  “开炮,开炮!”沙角炮台响起一片片的命令声,接着,炮台上隆隆的声音响起,一片片的浓烟和火蛇将炮台淹没,沙角炮台前面的水面上,炮弹将水花抛向空中,阵阵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像是阵阵的雷音响起在水面上。

  “张哥,张哥!”炮声里,一声声凄厉的嘶吼声响了起来,就是刚刚那两个送信的兵士,其中,那个被称为张哥的人此时满身是血,躺倒在血泊之中,他的旁边,一直跟他关系很好的兵卒大声凄厉嘶吼,摇着他的身体,想要将他摇起来。

  黑暗,一片接一片的黑暗,永恒的黑暗,然后,在这片黑暗之中,一星光亮闪现。

  倒在血泊之中的人手指划过一滩带着温度的殷红鲜血,在血泊之中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是那里?”那个睁开眼睛的人在问自己。

  “张哥,张哥,你没死,你没死。”看到血泊之中的人手指动了,还睁开了眼睛,旁边的那个兵士一脸的欣喜,赶忙叫了旁边的几个兵卒过来,将张哥向战火外面抬去。

  就在此时,几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张哥的脑袋后面,几缕头发像是被烧过的草灰一般掉落下来,本来清军兵士脑袋后面拖着的辫子重重的掉落地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