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狂野大唐小说完整版,狂野大唐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狂野大唐

状态:已更新36.1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2-25 12:21:07

简介:  悬念版简介一:  庄毅误入晚唐,出现在卢龙塞外,混乱的营州旧地。  不想做酒囊饭袋,不想成行尸走肉,只得踏上一去无回的征途。  在这国势衰微,藩镇争雄的时代,恣意狂野却势单力薄的他,能否博弈其中?  YY版简介二:  男儿生逢乱世,当奋发惕厉,乘风击浪。  手屋雄兵,扬雷霆之威。乘机虎变,执天下牛耳。  开四民之智,内王外霸。穷八方之财,恩泽四海。(新书:朕的霸图 …

狂野大唐免费阅读

狂野大唐免费阅读第一章 咄咄逼人

  大唐中和五年,流毒天下的黄巢之乱,终于在年前结束了。但乱世的大幕,才开始徐徐拉开。

  军阀们暂时休战,将精力转向经济民生,忙着恢复治下人口,弥补战争带来的创伤,着手清除战乱带来的后遗症,那就是躲避战乱而循入山林的流民、溃兵和盗寇。

  很不巧,庄毅现在就成了一名盗寇。尽管他自认为是一个好人,既没有盗,也没有寇。

  但天知道这世界是怎么了,竟然有肉身被毁,而灵魂不灭并降临异界附入将死之身,然后两者融合为一,并起死回生,而且这人居然也叫庄毅,这种恐怖而又诡异的事,还偏偏就让他体验了一回。

  。。。。。。。。。。。。。。。。。。。。。

  北方的阳春三月,天气冷热无常,让人感觉不到多少春天的气息。清晨的阳光温暖而和煦,料峭的晨风仍带着一丝丝刻骨的寒意。

  马都山支脉,叠秀峰下,一处座西朝东的山谷里,错落有致的一片山寨依山而建。这就是叠秀寨,泥糊粗石围墙,茅草为顶的房子破烂不堪,四处漏风,寒气逼人。

  住在这里的当然是一窝盗寇,算上杂役有近五百口人。

  “还有三天就满一个月了啊!这是该庆幸呢还是该遗憾……以后又该做什么好呢?经商赚钱?这个乱世里,钱多会没命的!客串了一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滋味,根本不存在抱大腿的觉悟;就这么混下去?做小贼不安全,会成为棋子,或者是炮灰;做大贼?这是一条危险的不归路啊……”

  庄毅头戴皮帽,穿着圆领窄袖的青色葛布外袍,腰系革带,脚蹬牛皮靴,双手互叠枕着后脑勺,懒洋洋地躺在角落里的干草堆上晒着太阳,默默地想着心事,双眼漫无目的地看着前方的校场。

  说是校场,只不过比三个篮球场还要大那么一点,这也是山寨里唯一的校场。

  今天是比试的日子,获胜者将有奖励,还可以参加五天后的打粮行动,而头领则可以获得带队的机会。

  时辰还没到,那群小喽啰们先来了,正在校场上将大小不一的石锁玩的热火朝天,不亦乐乎,还有两个赤着上身的健壮汉子,在一边象两头公牛一般不停地打着转,玩起了相扑。

  说起相扑,古称“素舞”,秦汉叫“角抵”,唐宋才称为“相扑”,可不要以为就是岛国的那种,两个兜着白布条的大肉球满地打滚。

  对于这些小游戏,庄毅才没有兴趣,他少年时也曾迷上武术,并跟着外公学习。后来更接受过常人无法想象到的魔鬼式训练。那才是真正的武术,而真正的武术就是防身杀敌的本事。之所以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被出卖,做暗线的被出卖,牺牲是必然的。

  他现在的身体很年轻,才二十一岁,虽然身材也是高大魁梧,力气却不如从前,好在经过他一个月的马步桩锻炼,也还算恢复了一些,毕竟曾是卢龙军中的一名牙兵队正,有这个底子在。

  咚咚咚……鼓声响起来了!比试即将开始。

  “切……搞的还真象那么回事一样……”庄毅不屑地笑了。

  一群小喽啰簇拥着一名五短身材的汉子走进了校场,这是寨里的寨主,他名叫赵全义,外号很多,人称“铁雷公”,又有人暗地里称为“赵砍头”,长着一头黑里微带黄色的卷发,黄色卷曲的络腮胡子,一看就知道是个胡人。

  “人还没到齐么?这些腌臜货,天天赌钱到半夜……段小郎!去将那些睡懒觉的泼才给我乱棒打起来!”赵全义拿眼扫视一圈,顿时很不高兴,张口大吼起来。

  边上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答应了一声,转身飞快地跑了。

  一刻时后,一群群粗汉才稀稀拉拉地陆续涌进校场,跟着又来了一群熊孩子,大的有十八九岁,小的才十二岁。顿时不大的校场人满为患,吵闹不堪。

  “庄先生!早!学生有礼了!”一大一小两个少年跑了过来,恭恭敬敬地行礼道。

  小的名叫边武,年十五岁,瘦高的个子,嘴巴一向很甜,人也聪明伶俐;大的叫安怀信,十七岁了,身材都快有庄毅这么高了,只是性格内向腼腆,不大爱说话,二人都是孤儿,为逃避税粮,也为了免除邻居赡养自己的负担,一起跑到了山寨里来,已经有两年了。

  二人也乐呵呵地在草堆上坐了下来,一点都不怕庄毅。之所以称庄毅为先生,是因为庄毅向赵全义建议,设立了一所学堂,收了二十三名半大的孩子为学生,自己担任了算学先生。而识字的教学,被寨里的帐房兼军师段忠实自告奋勇地夺了去。

  段忠实,字正和,原是一名小吏,因得罪了上官,害怕被报复,举家来山寨暂避,哪知一避就是十多年。

  “咚”地一声鼓响,震的令人耳膜轰鸣,校场里终于静了下来。

  “咳咳……诸位……三个月一次的大比之期到了,自认武艺不错的都可以参加,只比输赢,不比生死!之前已有通知,今天的比试分拳脚、刀枪、骑射,拿手什么就比什么,一次定输赢。胜者可获浊酒一壶,参与五日后的外出打粮,输者老老实实的去开荒种地,砍伐柴薪!敢有不从者,鞭笞三十……”段忠实走到校场中间的空地上,干咳了一声,抑扬顿挫地来了个开场白。

  “可以开始了!”赵全义盘腿坐在校场里侧正中的矮榻上,四周围了一圈的大小头目。

  立即有一个三四十来岁的壮汉,精赤着上身跃入场中,挥舞着双手嚷嚷道:“谁先来……某家可等不及了!”

  “某再来会会你!上回输了,算你运气,看拳!”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了出来,很不服气地说。

  二人顿时拳来脚往,噼里啪啦打在了一起,不多时,年轻人被那壮汉一把揪着衣领和腰带扔了出去,赢得了围观众人一片的喝彩声。

  时间过的飞快,下午又再继续,眼看一天就快过去了,已经胜败了无数场,自有段忠实一一记了下来。庄毅依然是躺在干草堆上,漫不经心地看着,毫无下场的意思。在他眼里,这种打斗场面简直不忍直视。

  “喂……那个新来的逃兵!你来我寨中混吃混喝很久了,是不是该来尝尝乃公的铁拳!”就在这时,偏偏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面向庄毅发出了挑战。

  “你在说我?”庄毅懒散地坐了起来,指着自己问道。

  这汉子庄毅早就认识,也是寨中的一名头目,名叫史大忠,三十来岁的样子,肤色黝黑,一脸的大胡子,身材高大而粗壮结实,力大如牛,平时擅使一柄三尖两刃的斩马大刀。

  “哈哈哈……就是你!敢来吗?”史大忠一脸的轻蔑,露出一嘴的大黄牙,不怀好意地怪笑道。

  校场中数百道目光刷地一起看了过来,有人在大声起哄,有人幸灾乐祸,还有一些人面带同情。

  “也好……我就让你们知道,我吃你们寨中的饭,那真是看得起你们!”庄毅冷笑着站了起来,就要下场去。他是真的怒了,作为专抓盗寇的他,现在竟然被盗寇嘲笑。

  “庄先生!别去!除了赵寨主,史大忠是寨中拳脚最好的,没人能打得过他……”边武一把拉住庄毅的衣袖,出声阻止道。

  “放心……我既当你们的先生,怎能没点本事,小子!你们学着点,看好了!”庄毅一拍边武的脑袋,又拍拍安怀信的肩膀,笑着安慰这两个跟屁虫。

  “嘿嘿……狂妄!来吧!”史大忠紧了紧腰带,摆了个怪模怪样的架势。

  “看样子是这时代的拳法,被缠上就有点麻烦了,得先下手为强……”庄毅想着,猛地一晃肩膀,身体斜侧着如一溜残影,笔直地飞掠而去。

  其实也不是飞,那是神话,他只是在用一种特有的步法在奔跑。如果有细心的人,看他的脚印就明白了。庄毅奔跑时留下的脚印,一长串的距离都是刚好,斜着呈平行,且只有月牙状的脚尖落地,那是左脚小拇指和右脚大拇指位置。

  “啪……砰!”仅仅只接住了左手虚晃的一拳,史大忠就被庄毅的右拳狠狠地打中膻中,受力不住向后就倒,后背重重地摔在地上,还仰面翻了个难看的跟斗。

  “咝……”校场中一下静得落针可闻,好半晌,才有人开始倒吸凉气,接着嗡嗡声开始传来。

  “还有人要试试吗?”庄毅双手环抱身前,笑嘻嘻地看着史大忠趴在地上大口地喘息,心中有点小得意,不枉了一个月的苦练。

  无人应答,众人面面相觑,询问着身旁的人。

  “好胆!好身手!”赵全义狠狠一拍大腿,兴奋地大喝了一声,站起身就向场中走来。他心中暗想,这样的好手若能降服,说不得会是寨中一大助力,否则必生事端。

  “你师从何人?果真是前幽州节度使李可举的牙兵?”赵全义双手抱拳,面色略带疑惑,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师从么?恕我不好明说,是不是幽州李使君的牙兵,寨主可以找人去打听……”庄毅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慢条斯理地说。

  庄毅的这个身份来历,说起来有点故事,只因两个月前,前幽州节度使李可举,谴节度押衙李全忠攻易州,结果李全忠大败,害怕被惩罚,竟反攻幽州范阳城。而李可举原本是回鹘人,颇受幽州镇将排斥,临危时竟调不动幽州镇将出兵抵抗,只得带着家人于登楼**而死。

  对于李可举的亲信牙兵,新任节度使李全忠,自是一力清洗,这才让庄毅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流亡塞外,结果病倒在途中,被边武和安怀信外出巡哨救了回来。

  “这么说你也算是无家可归之人,一个初来的新人却不知收敛,出手如此凶狠,不觉得太张狂了么?”赵全义话锋一转,却面罩寒霜,疾言厉色地质问起来。

  “嘿……既然是比试么?当然得取胜了,何谈凶狠张狂?寨主又何必咄咄逼人呢?”庄毅哧笑一声,双手环抱身前,歪着头反诘道。

  凶狠猖狂?这真的是冤枉啊!庄毅在心里大吼。但以他的傲气,是打死也不会将这句话说出来的。

  在庄毅想来,比武这种事,事先言语攻心激怒对方,这个是正常,然后就是怎么快速取胜怎么来了,丝毫没想过,给人留脸面什么的。更没有想过自己这种充满杀气的打法,一招制敌的方式,会不会吓着人。

  “大胆!咄咄逼人?你也配么?某好心收留你,竟敢出言不逊,以下犯上!那就让某来领教你的本领,你若取胜,念在你无处容身,就留你多住一些时日,若败……自己滚吧!某这寨中不收狂悖之徒!”赵全义闻言不由一楞,顿时勃然大怒。

  他心中起了惜才之意,想杀杀庄毅的威风,同时也给史大忠一个安慰,这才摆起了脸色。可庄毅竟然毫不客气地回敬,把他气了个半死,立即下了个体面的逐客令。

  想也是知道,绿林中人的规距,一向以强者为尊,绝不容忤逆。出现这么一个桀骜不驯的刺头,还与幽州军有关系,若无法降服,以后他将无法服众,这对赵全义来说,绝对是无法容忍的。说明:本书开篇故事的切入点需要作些说明,大唐中和五年,也就是公元885年,这年三月改元为光启元年,也就是说,中和五年实际上只有三个月。另外:实际历史上,是在光启元年四月,卢龙节度使李可举遣节度都押衙李全忠攻易州。到五月底,李全忠兵败,害怕回幽州获罪,收拢败兵回袭幽州。六月初,李可举被围,众叛亲离之下,举族登楼**而死。李全忠割据幽州,自称留后。

  本书为故事情节需要,将李全忠兵败反攻幽州夺位的事提前到中和五年二月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