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小说完整版,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

状态:已更新63.6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11-07 12:03:22

简介:[已完结]无父无母孤苦伶仃的金四十消失了。转眼间不仅成为世夏国丞相府的独女千金,还是成为畿中出了名顽劣王爷的准王妃。既来之则安之,父母双全有人疼的日子过得舒坦,只不过这王爷着实难缠了些。总归是要成为他的王妃,不如就此从了他?相夫教子也是不错的选择。某个暖意十足的午后,她爬到他的身畔,轻声的问:“三哥,本王妃瞧着你愈发俊朗了”…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免费阅读

独宠娇妃:王爷翻墙窥香免费阅读第1章 金四十离奇穿越 丞相府嫡女拒亲

  金四十猛地把头撞上桌子上,咚咚的两声,吓得刚进屋门的叶青一跳,脸色骤然突变,瞬间又恢复如常,这样的场景,她早已习以为常。

  毕业后合租一年,金四十时不时的就会犯这毛病。

  “要不,你先歇一会?去睡一会也好,灵感这种东西总是在不经意的瞬间迸发的”

  她说着放下手中的挎包,双手聚拢成花朵状,一脸陶醉的模样。

  金四十这才缓缓的抬起头,叶青惊得后退两步问:“你怎么了?黑眼圈怎么扩散全脸吗?”

  叶青见她呆滞的目光好像看着自己,又好像没有看着自己,这眼神一点焦距都没有,乍一看,确实挺骇人的,好像……一个濒死之人的眼神。

  她叹了口气走到金四十面前:“你怎么了?”

  金四十仍旧一动不动,只是吐出几个字:“历史看多了,数据错乱”

  叶青五官纠结的说:“我是说你身体没事吧?怎么感觉怪怪的?”

  她说完话,就觉得刚才金四十说得那几个字格外的冰冷,又好像不似她平常的声音,让她从心底冒出丝丝的寒意。

  “我也不知道,脑子很混沌”

  叶青还想说什么,可是一脸铁青色的金四十一下子便站了起来,椅子差点直接翻到地上。

  “我先去吃饭”她说着便伸手去拿桌上的钱包和钥匙。

  叶青看她马上要走出房间,想拉过她的手,让她再披一件外套,外面温度低得很。

  可是她觉得自己明明应该碰触到金四十的手的,可是却好像捞空一般,碰到的只是空气而已。

  金四十转身便走出门,叶青狐疑的看着自己刚才扑空的手,自言自语道:“应该抓住没错啊”

  她心中虽然狐疑,但工作一天疲乏的很,她扭了扭酸疼的肩膀便不作他想的走进浴室。

  叶青从边擦干头便往床边走着,目光不经意的扫过桌面,上面赫然放着金四十的钱包和钥匙。

  她不是伸手拿走了吗?难道是拿错了?叶青心中想着,金四十今晚保不齐得把自己押那才行,自己还是趁着现在歇一会,等她吃完饭自然会打电话叫自己去送钱的。

  金四十沿着人行道一路走着,她虽然知道自己去吃饭,但是头脑中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哪里?

  魂不守舍的模样让周围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

  凉风阵阵,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寒噤,半睁着眼朝着街对面走去。

  忽然她感觉到一束刺眼的光线,不似车灯一般的昏黄色,而是如同白昼一般的光亮,她下意识的用手遮住眼,心中想着看看光源的来处。

  可没一会的功夫她就不这么想了,她觉得周围似乎有些不同,刚才那行人交谈的声音、阵阵的微风,此刻都好像停止一般,悄无声息。

  没来得及想些其他,她顿时便失去意识,陷入一片灰暗中。

  ***

  世夏国丞相府,丞相大人的书房门外,一位身着鹅黄色长裙的豆蔻女子正跪在石阶下,表情倔强又绝望。

  望着紧闭着的书房朱门,她眼中浸满泪水,低声呢喃着:“父亲,女儿不要,女儿不要……女儿不要这婚约”

  一片寂静,始终在暗处看着女儿的沈氏转过身对着丞相说道:“老爷,念稚年少,不知轻重,还请老爷饶了她这一次”

  丞相金政摔笔而起,对沈氏说道:“如今哪里是我饶她一次,是叫她饶了我一次,饶了我们金家一次”

  沈氏低目垂泪,情不自禁的看向外面跪着的金念稚,又犹豫的看向自己的夫君。

  半响她才试探性的问道:“此事当真没有转圜的余地吗?若是告知我父亲,举两家同求,可否让陛下收回成命?”

  金政走到沈氏的面前,无奈的摇了摇头:“夫人,若是还有一丝希望,你以为我想让我的女儿长跪不起?我想让她嫁给一个顽劣王爷吗?”

  沈氏听金政说得如此果决,心中绝望的泣出声音,金政看夫人如此,不由升起怜惜之心,他轻轻的将沈氏搂入怀中,缓声安慰道:“如今,恐怕,只能让念稚自己想明白”

  夜色逐渐袭来,已过哺时,门外的金念稚看着依旧紧闭的书房大门,数不尽的重影在她眼前摇晃,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嫁给他。

  她宁愿一死,也不愿被别人摆布,这丞相府千金又有何意思?漫漫畿中众人,何曾有谁真心待之,她贵为丞相府千金,却难觅知音人。

  众人皆道丞相府千金木讷寡言,任哪个高门贵族都宴请不动,可又有谁能知,那些虚与委蛇的迎合,那些谄媚的奉承,直叫人厌恶作呕。

  一死又有何不可,断了这段硬凑的姻缘,了了这丞相府千金的身份,做一个自在的人,有何不好。

  只是如此,对不起爹娘养育之恩,不能报答赐予生命的这段恩情。

  金念稚浑浑噩噩的想到一人,那人是她在畿中唯一的好友,是唯一一个肯真心相待的人。

  孙子玉,如此女子,世夏竟挑不出一二,喜怒于色,仗义敢为。

  自己到这般境地竟有些思念她,思念过往与她玩笑嬉戏种种。

  可转念一想,盛南王妃,这个身份,她宁死不要!

  她感觉不到这寒冷的二月天气,她感觉不到飘起的冰凉的小雨。

  她只觉得那一寸地砖近在眼前,浓浓的夜色下,她望不到星辰,望不到生活中的一丝希望,唯有黑暗四窜其中。

  一声惊雷。

  金四十只觉得冷,一种彻骨的寒冷,好像肌肤贴在冰凉的地砖上一般,又觉得潮湿滑腻。

  她悠悠的睁开眼,上方是漆黑的夜空,飘落在她脸上的雨水,好像砸在石头上一样,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

  自己怎么会躺在这?自己就这样躺在街上睡着了?她想动一下身体,却发现膝盖的疼的不敢动弹。

  她倒抽一口冷气,侧过脸看向周围,在小雨中她隐约的看见那是一片竹林。

  什么时候在路边种了竹子?她心中正狐疑着,却听见一声清脆的声音,好像是水杯掉在地上摔碎了一样。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