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异界僵尸传说小说完整版,异界僵尸传说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异界僵尸传说

状态:已更新39.1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0-08-21 13:11:06

简介:  橘子新书《异世剑祖》,已经上传!!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顺手点击推荐收藏一下,拜谢!!…

异界僵尸传说免费阅读

异界僵尸传说免费阅读第一章 传说

  这是一片神奇的空间,大自然的神秘莫测造就了这个空间里各种匪夷所思的风貌,孕育了许多神奇的种族。这个空间很大,有一个大陆,四周无尽的血海环绕,终日大浪汹涌,仿佛空间将在下一刻要崩碎一般,强烈的罡风在血海上肆逆,卷起高达成百上千丈的海水呈泰山压顶状的砸向大陆,但是来势凶猛的浪涛在达到大陆近百丈的距离时仿佛被一层薄薄的薄膜所阻挡,在重力的作用下,重重的落了下来,只听震耳欲聋的一声大响,就此风平浪静,真是诡异非凡。

  而在这片神奇空间里的大陆上,位于大陆的的西南方向,一个坐落在群山之间的村落,名曰神祖村。至于村的名字为什么这么怪异,就连这个村落年龄辈分最高的老人都不清楚,只是传说在在群山之巅有一些突破人体极限的强大存在,是当年神祖的后裔,也有人传说是在神祖村的某一个位置,是神祖当年大战外来强者后重伤沉睡之地,这个村落就的职责就是为了守护神祖的躯体,使这样的天地强者得到最安全的修养。

  关于神祖村的传说由来,村民是众说纷纭,争论来争论去也没有什么固定由来,最后不了了之。而神祖村又地处西南偏远蛮荒之地,数百年来经过此村的行人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所以千百年来,神祖村才能这么平静的屹立在群山之间千百年至今都无人问津。

  而村落里对村民,日出而做日落而息,村民们十分勤劳,数十年如一日,民风十分淳朴。现如今,这个沉寂的百千年村庄的平静被打破了。

  在村子的村口有一颗相传自村子存在以来就一直贮立在那的长青不老树,此树终年翠绿,活力旺盛,就连大雪纷扬之时此树依然长青,不像其他树木一样早已凋谢,前辈们称奇就称此树为长青不老树。

  就在一个傍晚,村民们照例带着一天的收获喜悦踩着傍晚夕阳的余晖走回家,在路过村口时,一位名叫麻子的村民愣了一下,概因他天生脸上长满麻子,所以父母也就顺势给他起了个这个名字,村里人没念过多少书,大字不识几个,自然没有那种文雅的名字。

  只见麻子惊叫一声“快看,不老常青树的树叶和树干怎么变颜色了”。大家顺着他的手指一看,可不是吗,原来灰色的树干变成的暗红色,而树叶则是变成一半红一半碧绿,离远看煞是吓人。

  一位看上去长得非常壮实的中年人脸色惊恐道“会不会是不老常青树枯萎了?这可怎么办啊,要是这棵树枯萎了,咱们的村子可就大祸临头了。”

  在神祖村有个传说,说是长青不老树是和整个村落的风水相通,一命相连,树枯萎,那么村子自然也不得好,这个念头瞬间爬满了在场村民的心头,麻子的脸上吓得没有丁点血色。

  “赶紧去通知村长,快,”说着就扔下锄头拔腿就往村中赶去。

  麻子气喘吁吁的跑到村子中间,一间明显比其他房子稍大的房屋坐落在那,麻子一阵急赶到门前,砰砰的敲起门来。这时只见门被从里面打开,看上去一个有七八十岁的白须老者,拄着拐杖缓缓的走了出来,面现不悦“麻子,出了什么事情,老头子的门要是给砸坏了,可是要你给我赔的。”

  麻子看见村长,脸色一肃,着急的说道“村长,大事不好了,村口的那颗树变颜色了。”

  “村口有好多树呢,现在秋冬季节,树木凋零,颜色转换也是自然,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白须老者很是随意的说道。

  “不是,是那颗不老常青树,它变成红色了”名叫麻子的村民看着村长那不着急的神色,赶紧实话说道。

  白须老者的神色一愣,接着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快带我去看看,”说着起步就往村口赶去。倒是忘了,那颗不老常青树自己身为村长怎么可能不知道它的位置。

  什么时候村长的步伐显得这么快了,这简直和我都有的一比了。麻子看着村长的步伐心里不禁想到,甩了甩头,疾步跟上去。

  等到了村口,看见那棵树现在已经全部变成血红色,如同一个树形的红玛瑙,闪烁着妖异的红色,致使红光直冲云霄。把傍晚的夕阳渲染的血红一片,印照在附近的村民脸上。看着树木变成的玛瑙一样,白须老者仿佛是瞬间吸取了全身的力气,瘫倒在地,要不是旁边的村民眼疾手快,扶了他一下,面子可就是丢大了。不过现在谁也不会往面子这个问题上去想,只听见白须老者嘴里无意识的喃喃说道“难道祖上传下来的是真的…不可能啊…如此逆天的存在怎么会…完了…完了”。

  看见村长那苍白的脸色,四周村民的心理莫名的感觉道一阵不安,“到底是怎么回事,村长,你快说啊”名叫大壮的村民焦急的问道。

  四下村民也都把眼睛望向白须老者,竖耳倾听。“唉,我自从接手村长,自上代村长口中得知,咱们神祖村的不老常青树下面镇压这一个万年前一个非常邪恶的存在,传说,当不老常青树变血红之时,就是那至邪之物破土而出之时啊,到时血漫碧霄,九幽之地的至阴至邪之气就会弥漫长空,污秽着万千生灵啊。当时我也是当这仅仅只是个传说,没有当真,谁曾想到竟然真的出现了,这可如何是好啊……”白须老者看着四周那一双双略带惊慌的眼神,不禁深深的叹了口气。

  听到村长的话语,四周村民一阵骚乱,他们都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个村落里,啥时候听过这个恐怖的事情,一个个都是面无血色,大壮吓得浑身哆嗦“村长,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您快拿个主意啊”脸带希望的望着白须老者,看样子这个村长在村民的心理还是德高望重,心思睿智的存在。

  看着四周村民那充满希翼的眼神,白须老者沉默一阵才张口说道“现在,只能抱着一颗平常心了,祈求这个传说是空穴来风吧,大家先各自回家,吃完饭后,外面传来任何动静都不要打开门窗,知道了吗?”

  大壮带头道“是,大家都先回家吧,听村长的,晚上都别串门了,把门窗锁好”说着就起身离去。一众村民看着有人带头都一哄而散,各自往各自家里跑去。不多时,就看见家家户户的小院里都冒出袅袅青烟,生火做饭了。

  唉,大家的真是把我的话当成真了,可是他们谁又知道,其实我心里也没底啊。看着那袅袅升起的青烟,白须老者一阵感叹。

  话说那颗长青不老树的根部,直达地下千丈之深,竟然在树根的底部有一个空旷的空间,或许这就是地层和地心之间的夹缝吧。各个根系呈蚕蛹状,并不是像其他树木一样呈四散之势,要是有人能发现的话,就可以看见这个长青不老树的树根团里包裹着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严重缺少水分的干尸,照理来说,在地下如此之深,又处在树根之处,一般都是潮湿水润之地,为何竟然还会出现干尸呢。

  原来这可不老常青树的的树根不像其他树木一样,吸收大地的水分和养分,这棵树木则是吸收干尸男子身上的一种红色光芒,只见一丝丝一缕缕的晶莹红光被树根吸收后慢慢的传递到树干上再到树叶最后散发到空气当中,原来这棵树木是专为镇压这个干尸男子而种的,经过上万年的吸收,该干事男子原本晶莹白皙的身体慢慢的就被此树所吸收。而天地作神秀,造物之神奇,此地千丈之下竟是一个充满九幽的至阴至邪之气,该男子生前一定是个站在大陆顶峰的强者,虽然身陨之后,在不老常青树经年累月的不停吸收之下,身体内的能量供应不足,身体逐渐开始干瘪下去,原来一头乌黑充满光泽和生机活力的长发慢慢的开始枯黄起来,竟然开始吸收这至阴至邪之气。

  或许是该男子陨落之前是盖世强者,在地下千丈之处九幽至阴至邪之气浓郁的形成一条血红色的河流,在如此浓郁的至阴至邪之气的熏染之下,竟然在这个干瘪的身体里开始慢慢的产生一丝微弱的生命波动,有一个灵魂马上就要重新开始主在这副沉寂了上万年的躯体。

  就这样又过了上万年的光阴,这个原本脆弱的灵魂逐渐开始逐渐有意识的吸收此地的至阴至邪之气,在此慢慢的熏陶之下,逐渐壮大,开始对这个躯体进行掌控,或许是一根同源的关系,亦或者是这个灵魂是该男子生前的残存意识形成的,随身体的掌控出奇的顺利,接着只见一丝丝的至阴之气开始慢慢通过树根的缝隙被干瘪尸体所吸收,原本呈干瘪状的身体慢慢的开始鼓胀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气的气球往里面充气一样,一头原本枯黄的头发竟然慢慢的变的灰色,灰的吓人,印照着看似已经快恢复原样的身体。

  至阴之气涌入的速度原来越快,最红原本呈丝状涌入变成手指般粗细,最后至阴之气就像潮涌一般蜂拥的为干瘪的身体注入养分,慢慢的身体逐渐丰满起来,只见那双手的食指慢慢的动了一下,就像牵一发动全身似地,该男子身上传来“咔咔”的声响,原来干瘪的外层开始脱落,露出里面那苍白的皮肤,眼睛慢慢的开始睁开,而眼睛竟然呈现出灰色的瞳孔,除了灰色就没有其他的颜色,煞是吓人。接着张开嘴露在嘴的两侧竟然露出两个尖尖的獠牙,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呼”终于从那个诡异的空间里出来了,这是哪里,不会还是在那里吧。张跃心里焦急的很。原来张跃是正宗的地球人,在宿舍里看林正英的僵尸道长,正爽着呢,突然电脑黑屏,砰的一声,张跃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感觉自己到了一个混沌的地方,那里好像没有时间,没有生命的气息,就似万物没有起源的时刻,就在自己快要发疯的时候,一丝亮光慢慢的在眼前出现,瞬间就把自己吸入一个狭窄的地方,感觉自己好像能动了,就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

  搞什么,僵尸?是不是山寨版的?把手伸到眼前,看着那闪烁着青幽幽光芒长达三寸的指甲,猛地一摸自己的牙齿,从手上的触感告诉他有两个两寸的獠牙正露出嘴面,张跃都想哭了,上一世自己看了一个电视剧叫我和僵尸有个约会,感觉里面的僵尸真的很是威风,就假想自己若是变成僵尸会有多好,最起码不用为伙食费犯愁啊。没想到,自己竟然穿越成为僵尸。

  人都是这样一种生物,表面上自己不怕任何一样东西,想立刻拥有,但是当那样东西出现在自己眼前或者是得到那样东西时,就会害怕异常,像古时候的叶公好龙一样。

  张跃看着自己这一身的僵尸装扮,不禁苦笑一声,既来之则安之吧,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生活就像是强奸,没有办法反抗就干脆享受吧。

  张跃如是想到,霍的,张跃感觉自己脑袋好像是被强行塞进去什么东西一样,撕裂般的头痛潮水一样涌来,

  “吼,吼”

  一声声仿佛似来自宇宙洪荒之地狂暴嗜血的野兽嚎叫,震得树根寸寸断裂,至阴之气形成的血红色河流仿佛像烧开水一样,咕咕的往水面上冒着水泡,树木开始逐渐从根部往上开始慢慢变成红玛瑙一样,逐渐的往上蔓延,直到树顶开始形成一股浓郁的尸气直冲汉霄。

  “吼”

  又是一声似荒兽般的吼叫,只见张跃抱头撞击地面,砰砰的撞击声中,出现了奇怪的一幕场景,头部在剧烈的撞击中依然白皙无比,没有任何的损伤痕迹,反而地面被撞得是一个个脑袋般大小的窟窿,要是张跃能看到的话就会惊奇不已,自己的头部啥时候变得这么坚硬了,貌似比上一世传说中的铁头功还要厉害啊。

  撕裂般的头痛潮水一样涌来,一波一波的不断冲击着他的神经,脸上呈现出狰狞的表情,脸因过度痛楚都严重扭曲。

  突然,感觉大脑里有一样东西忽然间碎了一样,接着潮水般的记忆片段涌入识海,看着一个个仿佛是玻璃碎片似的碎裂记忆,头痛开始缓慢的减少,眼睛里冒出的丈许灰光开始缩进瞳孔,慢慢的瞳孔变成混沌一样的灰色。

  感觉到出现自己识海里面的东西,张跃慢慢的自己开始梳理这些散乱的片段,突然从这些画面中冲起一股狂暴嗜血的气息,瞬间融入识海等到张跃去寻找时这股狂暴的气息早已销声匿迹了。

  张跃发现在这些记忆片段中,都是一些断断续续的,不过最大的那些记忆片段中,出现了许多漂浮在半空的人,在那混乱般的战斗,陨落的强者像雨点一样从上空凋零。只见一个自称是萧晨的男子狂霸的一笑,“血煞老贼,你欺人太甚,哼,老子我就是要打破这天,破碎虚空而去,你能阻拦我不成!”说着手举一件看似像前世的红缨枪一般的兵器冲天而起,枪上冒出冲天的红芒,噗的一声,往虚空一刺,霸道的能量狂涌而出,空间呈水波一样的涟漪,慢慢的一个旋转的五彩空洞慢慢的在虚空产生,逐渐扩大,该男子转身对身后的一群人“哈哈,老子我破碎虚空成神而去,你们这些蝼蚁能奈我何!哈哈哈”充满豪气的大笑蔓延看来。

  霍地,笑声猛地止住,只见该男子脸色一变“血煞老贼,你竟然敢耍阴招”,该男子的脸上慢慢的出现一丝丝黑色,快奔到漩涡处的身体开始轻微的颤抖,慢慢的速度越来越慢,看着那扩张到近五米的五彩漩涡,慢慢的缩小,眼中不禁露出强烈的不甘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