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鸿蒙圣祖小说完整版,鸿蒙圣祖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鸿蒙圣祖

状态:已更新36.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0-10-20 14:36:54

简介:  新书《仙之三国》  建宁元年,公元168年9月,一道金色闪电划破长空,随之狂风暴雨,大浪滔天,冲破了吴郡海盐城的堤坝,百姓损伤无数,州郡官员为保仕途,欺上瞒下罔顾苍生。  十二年后一个叫做屠龙会的杀手组织在扬州声名鹊起。  此组织专杀作奸犯科之人,诸公恨不得寝其皮,噬其骨。  不久之后屠龙会在扬州销声匿迹,一个叫做夏玄的男人如流星般横空出世!  (PS:看书请收藏…

鸿蒙圣祖免费阅读

鸿蒙圣祖免费阅读第001章 穿越 剑炉甲莲

  书友群66265959,希望大家都能来~。

  。

  华夏历2007年9月9日

  华夏大地,南方一座小镇,天空万里无云,一轮烈日高挂当空。

  只见一间破旧的瓦房外,有位年轻的男子正坐在瓦房外的一块大石上,手中拿着一朵血色的石莲,男子眉头微皱仰天叹道:“上天为何对我陈道如此不公?想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不说,好不容能有点本钱做点小生意,却败的我一塌糊涂,难道我真个就不能有自己的成就?如今我身无分文,到底该何去何从?”

  陈道眼角流下一滴浑浊的泪水,握着血莲的右手不由的紧了紧,此朵血莲是父母留给他唯一的一件信物,从小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口的他,连自己双亲的样子,都不曾清楚,只记得小时候那原本还未退休的老院长告诉自己,自己被仍到孤儿院门口的那天天空散落着一朵朵雪花,而血莲在老院长见到自己之时就已经带在自己脖子上,想来应该是自己父母留下来的唯一信物。

  除了这朵血莲,就只剩下一个小纸条,上面写着陈道二字,连生辰都未有留下。

  老院长是在那年的十二月十二日将陈道抱回孤儿院的,所以陈道的生日也被定在了十二月十二日,如今陈道已是一位二十二岁的青年了,自十五岁为了给孤儿园减少负担离开孤儿院之后,如今已过去了七个年头,在这七年里,陈道到处漂泊不定,做过搬运工,跑菜员,服务生,扫过大街,看过公共厕所,可以说是他能做的事都做了,皇天不负有心人,积攒了多年,陈道终于有了一些积蓄。

  在今年二月,陈道好不容易将积攒了七年的三万元钱加上朋友那借来的两万开了一间不大不小的超市,或许老天都不看好陈道,刚开不到半年就被政府勒令强制拆迁,因为这一片地方本就是要即将拆迁的地方,上任的老板得到消息后立马低价转手。

  毕竟陈道虽然出来已有七年之久,但还是第一次开店,见到令自己满意又价格便宜的店铺哪能不动心,只是如今陈道全部财产都砸在了这间店铺上,还倒欠了好友严成两万元,这半年来虽说生意不是特别好,但至少每月也有两千左右的收入,比当初给别人打临工好了很多,但如今高兴头还没过去,现在政府要拆迁,自己该怎么办?

  无奈之下,陈道只有将所有的东西能卖的卖能退的退,凑了二万还给了严成,如今自身已身无分文,连下一顿的饭都还没着落。

  正在陈道低下头颅在那叹息时,一团黑色的雷电诡异的出现在陈道头顶之上几万米处,只见黑雷四周的空间不断的颤抖,好似随时会崩溃一般,不长时间黑雷仿佛凝聚了足够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速的射向陈道,只见黑雷所过之处,空间不断的颤鸣,像是承受不了黑雷所带来的力量一般。

  而此时的陈道看着手中血莲,或许是有所感应,或许是危险靠近之时身体的本能反应,陈道皱眉抬起头来,只见头上不到百米处,一黑色的物体四周闪烁着一道道电光,在陈道还没来得及躲开之前,耳中传来“轰”的一声巨响,黑雷炸在了陈道的身上,万分之一秒之间,陈道原本手中的血莲闪起一道强烈的红光,随后消散而去,而陈道也化为了灰飞,在这个世界上一点东西也不曾剩下。

  说也稀奇,这道黑雷将陈道化为了灰飞,却不伤四周一草一木,好像从不曾出现过般,而三天后,陈道的好友严成因为打不通陈道的电话,前来寻找陈道,陈道却好似人间散发一般,一点踪迹也没留下,严成只好报了警,化为灰灰的陈道自然没人能找到,此事也只能不了了之,至此中国失踪人口上又多了个陈道的名字。

  被雷劈后的陈道在哪?是不是真的消散于天地之间了?不然,不知是人为,还是天数,原来此时的陈道被黑雷一炸炸到了无数亿亿年前,鸿蒙之气未散,混沌未出,天地未开之时。

  只见鸿蒙深处,一百丈巨蛋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照耀四周,四周不断的有一道道紫气进入蛋内,此紫气乃是由天地之间最纯的力量精华所凝聚而成,神话中鸿钧门下六大弟子成圣皆是因为鸿钧赐下的六道鸿蒙紫气方才成那天道之下不死不灭的混元圣人,可见鸿蒙紫气珍贵之处,但此时为何巨蛋周围会围绕着如此多道鸿蒙紫气?原来此时混沌世界尚未演化,本应消散天地之间的鸿蒙紫气并未散去。

  巨型蛋中是何物?只见蛋中有四团巨型的紫色光芒不断凝聚又四散开来,其中最大的一团有五十多丈的紫色光芒凝聚,好似一具人体一般,其面孔模糊,但四肢已然显形,紫色光芒下有一座血色的三十六品莲台,不断的散发出一道道血气融入人形光芒中,好像人的血脉一样,在光芒中游离不定。

  而其余三团紫色的光芒不断的从最大的那团光芒中穿梭而过,或绕在最大的那团紫色光芒飞舞,只见三团光芒,一为剑型,一为炉型,还有一团光芒好似一件霸气冲天的战甲,但又确不断的在变化,有时化为一件其貌不扬的紫色长衫,又有时化为一件披风,变化之道不可谓不妙。

  混沌不计年,不知过了多久,一万年或者十万年或者百万年,只见那原本百丈的巨型的大蛋如今只剩五米长宽,但其光芒却更胜从前,周围千万丈之处都被巨蛋所散发的光芒所笼罩,而巨蛋中原本的几团光芒,如今也来了个大变样,其中原来那一团最大的光芒如今已是完完全全的化为一个人形,只见其面孔三分像似原来被黑雷所劈的陈道,但又不完全想象,虽然前世陈道长的也不赖,身体素质也不错,但和如今起来怕是天差地别一般,如果此时的那些个追星族看到陈道模样,必定会为其绝倒,随着陈道周身散发着一丝丝紫色的光芒,其面孔时而欢笑,时而痛苦,时而狰狞,双手不断的捏紧又放开。

  而原来的三团光芒,如今已完全化为了一把长剑,一紫色八角炉,一件紫色战甲,只见长剑剑柄上有一块深紫色的玉石,剑柄古朴无华,剑刃锋利无比,不时的颤动给周围带来一丝丝及其细微的空间裂缝,再看那个紫色八角炉,炉身上刻着山川大地,风雨雷电,周身不断的冒出一道道紫电,炉内有三十六颗散发彩色的珠子,珠子不知由什么凝结而成,散发出一股股恐怖的气息。

  最后一件便是那件霸气之极的战甲,让人一眼望去,双眼便会一阵阵刺痛,只是不知此三样为何宝物,想拿盘古斧虽然由六道紫气所化,但绝无这般恐怖的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蛋内传出一道像是梦中刚刚睡醒的轻“嗯”声。

  “这是哪里?地狱吗?我死了吗?为什么四周都是墙?难道是在医院?”只见陈道睁开双目疑惑的看向自己的周围,陈道意识逐渐清醒,仔细一看,见到自己站在一朵两米宽大的血红色莲台上,看上去有点眼熟,左手***上去还有一股血肉相连的感觉。

  再转头一看,在自身周围有三件东西,但不知为何却漂浮在半空中,疑惑不已的陈道,走上前去左手抬起,轻轻的碰触到了那把宝剑的剑柄上,只见一瞬间长剑发出一道紫色光芒射入陈道眉心,而陈道在那一瞬间明白了许多,原来此剑名为鸿蒙剑,可斩天地万物,无所不破,其内有一剑界浩大无边,而此剑一直跟随着自己身边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所化而成,而陈道自己此时也终于明白自己居然穿越了?在手机起点网上不知道看了多少篇的穿越小说陈道怎会还不明白,自己中大运了!刚才一瞬间,剑所射出的那道紫芒中蕴含着伴随自己多年演化而来的鸿蒙决上篇也被陈道完全获悉。

  陈道满脸疑惑上篇是什么意思,随即将注意力集中在脑子里的鸿蒙决上,自身神识便陷入其中不可自拔,自觉自己身在云端,好像天地尽在手中一般,无数的法则涌入脑中,而此时陈道周围的鸿蒙紫气更加快速的进入陈道体内,陈道的肉身也在以恐怖的速度在强化,原来此鸿蒙决上篇分三重,第一重为炼体每重又分四个境界,练至顶峰可至九天玄仙初期,第二重为修神,看其字意便知乃修炼元神之法,第二重顶峰可至准圣顶峰之境,第三重为悟道,只要从第二重进入第三重便可进入混元圣人之境。

  鸿蒙不计年,不知过了多久,陈道从顿悟中醒来,以神识入体,只见体有三百六十五彩珠成周天星斗之状分布在自己体内。

  彩色的珠子在陈道体内不断的运转,每一颗珠子给陈道的感觉都是无比的浩大,仿佛拥有无尽的力量一般,但陈道想将神识探入其中之时却受到了巨大的反弹,毕竟境界未到陈道境界未到,此珠乃是鸿蒙紫气演化而来,其内不知蕴含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将神识退出体内后,陈道已明白了许多,知道自己此时身在鸿蒙紫气未散,混沌天地未开之时,而陈道的境界也从原来的灵仙之境直至准圣顶峰修为,只差一步便可踏入那混元圣人之境,或许时机未到,或许是其他原因,陈道修至第二重顶峰就再也无法前进寸步,只能从顿悟中醒来,大家或许不明白,为什么陈道这几亿万年在混沌中沉睡修为才灵仙之境,其实陈道并不是力量不行,而是道行不够,毕竟陈道一个普通人的心性怎么可能拥有圣人级别的力量?修道亦是修心,一场顿悟能从灵仙到准圣也算是超级逆天了。

  陈道醒来后看看了其余二物,一为紫色八角炉,一为紫色战甲,陈道左手拿起紫色八角炉,如鸿蒙剑一般一道紫气进入陈道眉心,随即陈道便明白了紫色八角炉名为鸿蒙炉,天地万物无物不可炼,化后天为先天,化灵宝为至宝,并且得到了鸿蒙决的中篇,但是陈道想将神识探入其中之时便感觉到一股巨大的阻力,陈道眉头皱起疑惑的自语道:“中篇?上篇第三重已至圣人之境,中篇会达到什么程度?下篇又到什么程度?难道圣人之上还有其他境界?为什么从未听说过?真是奇怪。”

  陈道放下手中的鸿蒙鼎,走向最后一件战甲旁,陈道双手拿起战甲,战甲也如同前两样鸿蒙至宝一般一道紫气射入陈道眉心,知其甲为鸿蒙甲,世间无物可破,当然陈道也不会百分百相信,毕竟力量到了一定程度不是防与不防的问题了,战甲自身带有一世界,可变化各种样式,同样陈道也得到了鸿蒙决下篇,但亦是无法透入其中,陈道也只能作罢,陈道心神一动,鸿蒙甲便自觉的套在了陈道身上,陈道摸了摸身体,感觉大小完全合适,而且战甲给陈道感觉如同血莲一般好似原本就长在自己身体上。

  陈道想起此战甲可随意变化样式,便心神一动,只见战甲化为一紫色长袍,手摸上来好像是摸在海绵上一般,虽然战甲变化了样式,但是陈道感觉到此甲防御之力并未下降,陈道脸上挂起一丝笑意,非常满意这件战甲,毕竟如果原来那般模样,出去不给人惦记上才怪。

  陈道随手拿起鸿蒙炉与鸿蒙剑收入战甲自身所化的一个大世界,战甲自身所化的大世界并无一物,如外面混沌一般,一片空虚。

  站在莲台前面,陈道双手***着莲身,越看越觉的熟悉,心神一动顿时想原来世界自己父母留给自己的那朵血莲不就和这个血莲一模一样吗?只不过是变大了很多。

  陈道心里想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只记得好像我是被一道黑雷所劈,当时我手中拿着的血莲也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感觉啊,真是够奇怪的,而且看上去这朵血莲虽然比鸿蒙三宝差了点,但其内也蕴含着一颗彩珠,如此恐怖的气息,肯定不是凡物,不知确是什么东西。”

  陈道随即闪身坐到莲台之上,将神识探入血莲之中,顿时陈道便感觉到自身似乎身在血海之中,到处都是浓密的血液,而且无数血液正往自己身体流去,流进体内的血液全身一个大循环后,便化为一股精纯的血色能量,而且陈道感觉到自身血液虽然能量比血莲中的血液精纯了许多,但却又同根同源,两者并没有什么区别。

  陈道心神退出血莲,双眼看着血莲道:“你我本为一体,我身中血液也应是你所化,既然如此我今名你为鸿蒙血莲,是为我本命法宝。”

  血莲也似通人心般,居然莲身带来一阵微微的颤抖,好似高兴又好似对陈道这个主人表示谢意一般。

  陈道见血莲如此通灵也一阵心爽,随即想道:“如今我也应该有个道号,既然所有宝物都有鸿蒙二字,那我就叫鸿蒙道人吧,虽然不知道盘古什么时候出来开天,但想来也不久远了。”

  陈道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的蛋壳,想道自己如今已是个准圣境界的强者,应该能破壳而出,便运起全身法力一拳往前方打去,虽然蛋壳培育了陈道亿万万年,但本身就好像一个过滤器一般,并没有吸收什么力量,所以也挡不住陈道的全力一拳,随即“砰”的一声闷响,巨蛋应声而裂。

  陈道从裂缝中穿梭而出,唤出鸿蒙炉收了这孕育自己千万年的蛋壳,毕竟能孕育自己千万年的东西绝对差不了那里去,以后至少可以用其材料拿来炼宝,想陈道这种本就非常节省的人怎会有不收之理?

  陈道收起鸿蒙炉,转身对四周看了一看,只见混沌一片黑暗,分不清东南西北,也分不清自己身在混沌何处,只能拿出鸿蒙血莲坐在莲台之上,闭上双眼悟道去了。

  毕竟在洪荒这个大神遍地走的时代,修为才是最重要的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