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琴剑奇录小说完整版,琴剑奇录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琴剑奇录

状态:已更新36.4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21-12-05 22:33:10

简介:一剑两琴,天下闻名。这句话在江湖流传多年。本书主要讲述昆仑派众弟子卓青飏下山追查历代查访的湛卢剑、焦尾琴、绿绮琴的过程中所发生的的江湖奇遇,揭开了一剑两琴引发的众多仇杀、阴谋、决裂,期间更是与岳阳梅家清络、江南云篆、姑苏乐坊彩笺等几人产生交汇和爱恨聚散,并展开对社会、理想、人际、感情的反思。该书将会展现以卓青飏为代表的昆仑派,以及江南留云庄、峨眉云栖禅院、潇湘门、百花谷、朝廷等多个门派以及混迹…

琴剑奇录免费阅读

琴剑奇录免费阅读第一章 负任下山

  咸阳古道,日落西山。秋风一吹,衰草纷纷折腰。驿道岔路,长亭孤立,有人正吹着一曲羌笛。忽听得马蹄声声,由远及近扬尘滚滚,一匹白色骏马踏风而来。

  马上一名青年,身穿一身灰蓝色的长衫,背上负着一柄剑,头戴一顶斗笠,虽罩着面巾,但依然觉得秋风扑面,难掩尘霜。正行到岔路口,既无界碑,又无指示,那青年一拉缰绳,胯下的白马便驻了足,只见那亭里一名老者,粗布麻衣,鬓发皆白,也并不看他,兀自吹着笛子。亭外拴着一头青驴,正低着头吃草。青年跳下马,拿个随身的包袱,步入长亭。

  青年抱拳行礼道:“这位老伯,晚辈有礼了。”

  老者并不答话,直到一曲笛音奏罢,才回过身来,眼前的青年,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瘦削的脸庞,高挺的鼻梁,脑后梳着一个髻,额前几缕头发也被风吹散了,背上长剑剑柄上刻着两个隶字“星月”。

  老人捻须道:“有什么事?”

  青年道:“在下昆仑派卓青飏,向您打听一下,要往咸阳去可怎么走。”

  老人伸手一指道:“于此朝东去便是咸阳。少侠风尘仆仆,可是要赶去江南?”

  卓青飏抬眼一看,老人虽是佝偻着背,灰布袍子打着几个补丁,但精神矍铄,落拓萧疏,倒像是个教书的夫子。青年躬身行礼道:“正是。老伯何以得知?”

  老人道:“老朽家住在向北十五里的乔家村,每日都要到前边的十里镇沽酒。这几日,咸阳道上忽来了七八拨人马,车马萧萧,急匆匆地赶着要去江南。于是老朽妄加猜测,少侠也是这同路人。”

  卓青飏道:“听闻人说,江南风光秀丽,想来多是慕名游览者。”

  老人叹道:“是啊!江南好,风景旧曾谙。当年一别,已经二十年。”

  卓青飏道:“天色不早,晚生还要赶路,就此告辞。老伯保重。”

  老人道:“莫急,莫急。老朽也要往十里镇去,正好同路。”说着就跨上驴背,又道:“十里镇再向东只有一个驿站,你就是快马加鞭也没法在天黑之前赶到。倒是听老朽的,莫急着赶路,今晚就在十里镇歇宿,明天一早出发,天黑前准到咸阳。你再在咸阳向东南行上一两日,于那岭中穿过一条山谷,就到汉水江畔的青苇渡头,乘船前往江南,不但行事便宜,而且还能沿途欣赏中原风光,可谓上选。”

  卓青飏听他说得有理,道:“多谢老伯指教。”便也跨上马,与老人并辔而行。老人气定神闲,又引笛就唇,笛声清亮,婉然如清泉出涧。

  卓青飏举目只见万里青天,有几只大雁,正悠然南飞。

  老者停住吹笛,道:“老朽这一曲《忆江南》,还请少侠品评。”

  “晚辈不通音律,不敢置喙。”

  老者微微一笑,并不介意,伸手一指,道:“十里镇到了。”

  卓青飏顺着老者指的方向一看,远处仿佛有一座小镇,青瓦片片隐于绿杨丛中,更有一面破烂的红色酒旗迎风招展。老者早已眉开眼笑,拍着驴臀,朝前跑去。

  卓青飏也是好酒之人,无奈师父交代本次下山支援身负重任不得贪酒误事,路上这两日都严于律己,恪守戒规,未免有些美中不足。见那酒旗飘扬如招手,只得紧跟着老者一路前行。刚从柳下穿过,就听到乒乒乓乓兵刃打斗的声音,矮屋门前正有三人围攻一名大汉。那三人都二十岁上下年纪,统一穿着紫色的衫子,身量也差不多,每人手里拿着一柄如月弯刀,正在搏命一般地进攻。而那大汉已有四十多岁,肤色黝黑,腆着一个肚子,披着一身葛布破烂衣服,虽然人数不占优势,但把手里的一条铁链子舞得密不透风,倒也没有落于下风。

  其中一个紫衫人叫道:“胥子明,识相的话,就赶紧交出来。”声音清脆,倒是女扮男装。

  那大汉粗声大嗓地道:“百花谷的武功,老子压根儿瞧不上。”

  正说着,另两个紫衫人,分别从左右直攻胥子明下盘。胥子明一个纵跃,从怀里一抓。只见寒光一闪,两个金黄的暗器分击紫衫人的眉心。紫衫人倒也灵活,竟然就地一个转身,流风回雪般地退几步躲开。暗器便插进地上的烂砖中。

  卓青飏只见那暗器的形状怪异,既像一只张翅的蝙蝠,又像一只成熟的菱角,只是用黄金打造的,插在地上,十分耀眼。卓青飏心底猛地清明,忽记起师父曾经讲过江湖中二十多年前冒出一个亦正亦邪的大侠胥子明,人送外号“菱蝠盗侠”,只是没想到长得其貌不扬。

  胥子明虽然长得臃肿,但刚才于紧急关头,一身纵跃再用暗器逼退进攻,倒是临危不乱。稳稳落在地上,笑道:“百花谷,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吗?”

  只听一声娇叱,忽地一团紫色影子如同鬼魅倏然而至。胥子明正要招架,就听“砰”的一声,被一掌击在胸口。胥子明两百斤的身子一下子被击飞,落在十步开外,他倒也逞强,迅速翻身起来御敌,但还是口中直吐鲜血。

  卓青飏和胥子明,这才看清刚才的那团紫影,竟然是个娇滴滴的女子,额上画着花样,浓眉高鼻,脸色白皙,身量苗条,立在街上,烈烈西风吹来,衣袂飞扬。

  胥子明惊道:“碎雪掌,你是百花谷主?”

  那女子道:“胥子明,倒也有些见识。速速交出《芙蓉诀》,我可以饶你一命。”

  胥子明冷笑道:“西域百花谷,众人都道武功神秘莫测,但我胥子明却未必放在眼里。我行走江湖二十载,偷的是金银,抢的是歹人,别说《芙蓉诀》这等入门心法,就是三十六式飞沙手,碎雪夺命九招的绝学摆在我的面前,我也不屑一顾。”

  卓青飏听他说的凛然,心中敬意油然而生。胥子明和卓青飏却不知百花谷的入门功法修炼最为艰难,凡是入门功法修行正确,后来的武功更会事半功倍。《芙蓉诀》更是百花谷几代翘楚历经多年参悟总结的心法口诀,因此被奉为百花谷至宝。百花谷主道:“百花谷甚少涉足中原,我派武学,你何以得知。”

  胥子明轻笑一声道:“《芙蓉诀》,你西域视作瑰宝,我中原睥为烂泥。中原江湖,武林门派多少泰斗,武功奥秘层出不穷。少林寺达摩院、武当山紫霄宫、江南云家千幻堂、峨眉山云栖禅院对于各派武学都有记录研究。我数年前就在一册名为《武林流派编撰》中看到过,西域百花谷绝学飞沙手三十六式,碎雪掌九式,招式讲究迅捷奇诡,但威力不足,与少林寺大金刚掌、如来千手掌、韦陀掌、丐帮降龙十八掌相去甚远,还及不上崆峒派的七伤拳、昆仑派的玉碎昆岗。你问我何以得知,恐怕中原武林,就连初学功夫的三岁孩童都知道这回事。”

  百花谷主明知道所谓三岁孩童不过是胥子明的夸大其词,不足以信,但还是又惊又怒,惊在中原武林博大宏远,怒则在胥子明所言大为戏谑。于是强忍怒气,对左右道:“绑了。”

  先前被胥子明逼开的两名紫衫女子从腰间抽出绳子上前正要捆绑胥子明。卓青飏听胥子明推崇中原武功,更提及昆仑派玉碎昆岗的绝技,心中既喜又佩,见胥子明落于下风,便从马上纵身一跃,蓝衣翩跹,立在胥子明前面,道:“在下听这位胥先生说得诚恳,恳请谷主放过他。”

  百花谷主瞪他一眼,道:“你又是何人?”

  卓青飏躬身道:“在下昆仑派卓青飏。”

  胥子明和百花谷主显然一惊,百花谷主上下打量了一下,见他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诧异道:“天苍苍,野茫茫,唯夸英雄卓青飏。说的就是你?”

  卓青飏自小就在昆仑山长大,师从昆仑派玉灵子道长,学成后更是常年在陕甘青疆一带地区锄奸惩恶,行侠仗义,得了草原牧民们“天苍苍,野茫茫,唯夸英雄卓青飏”的赞誉。这次是奉命第一次踏入中原。

  卓青飏道:“谷主过誉了。”

  百花谷主道:“要想让我放了胥子明,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说罢,便一挥右臂,伸出一掌,犹如奔雷闪电迅然而击。卓青飏没料到百花谷主一言说罢便立即动手,只见一只白皙的手掌迎风而来,掌中绘着一只灿如火焰的花朵,手腕上还有几只金镯环佩叮咚。正是百花谷的碎雪掌。

  卓青飏本可避过,但顾虑身后的胥子明会被掌风伤到,只得掣出背后长剑,挡在胸前。看似随意一档,但剑尖早已对准百花谷主手腕大陵穴、太渊穴。若百花谷主立志强攻,势必会被星月剑的锋刃削掉手掌。但卓青飏本为救人,该招只是要逼退百花谷主,非为伤人,因此只守不攻。百花谷主眼见寒光一闪,只得収手出腿。卓青飏手中长剑变刺为削,笼住下盘,百花谷主一个回转纵跃,紫色裙衫中伸出左右双手如同弯钩,忽然向卓青飏左右各攻了十七八招。卓青飏长剑迅捷无比,剑影霍霍,或刺或挡,或削或劈,竟然都抢先一步挡住了百花谷主的进攻。

  百花谷主退后几步,心想此次来中原另有要事,不便多结仇家,叹口气道:“光是昆仑派的一个年轻小子,我已非对手。罢了,我们走。”带着几名手下翩然远去,消失在风中。

  卓青飏高声道谢:“多谢前辈手下留情。”回身看见胥子明勉强撑住身体没有倒下,忙一把扶住他,道:“前辈伤重否?”

  胥子明朗声说道:“并无大碍。自古英雄出少年呀,卓兄弟你武功盖世,仁侠典范,胥子明自愧不如。”

  卓青飏谦然道:“前辈过誉了。”便扶他往酒家行去。

  十里镇不过一个小村庄,那酒家仄仄的,鄙陋破烂,四处漏风。卓青飏抬头一看,那面红色的酒旗上依稀可见三个字“罢酒坊”。骑驴的老人早倚在一张木桌前自斟自饮,自语自夸,刚才门外的殊死搏斗倒一点不曾影响他的酒兴。

  卓青飏扶胥子明坐下,还未开口。胥子明高声喊叫:“小二,来一坛子好酒,再切些肥鸡牛肉。我要和卓兄弟好好喝几杯。”

  酒保伸个懒腰,揉揉睡眼,说道:“这位客官,您可知我们这店的名字?”

  胥子明并未注意,卓青飏道:“可是唤作罢酒坊?”

  酒保上前道:“这里正是扬名十里的罢酒坊。”酒保见卓青飏和胥子明一脸疑惑,解释道:“客官像是外地人,并不知道小店的规矩。小店的酒,人称‘赛杜康’,都是十年以上的陈酿,百里挑一,酒劲浑厚,但量产很少。所以每天打酒售卖不可超过五坛,再想豪饮,却也不得不罢。为此得名罢酒坊。”说罢朝着骑驴老人一努嘴,道:“刚才这位客官打光了小店的酒。您要是想喝,还是明日赶早些来吧。”

  胥子明拍案叫道:“放屁放屁,哪有这样的道理。你这明明是酒店却不卖酒,订的这是哪门子的规矩。速速去取好酒来。这是赏你的。”说罢从怀里摸出一锭金锞子扔在柜台。

  酒保眼见锞子金光闪闪,忙笼了袖子罩起来,笑道:“客官打赏本该遵命,无奈小店今日所剩的那点酒都被这位乔老先生买光了。”卓青飏这才知道那骑驴老人姓乔,想是常来光顾这家酒店,和酒保相识。

  胥子明怒发冲冠,起身揪住酒保的衣领,道:“再不取来,信不信我杀了你。”

  酒保像是司空见惯,道:“客官若是不信,大可前后搜查我这小店,果真是没酒了。明日的酒要等到寅时才会送来。”

  胥子明眼见骑驴的乔老抱着一个酒葫芦饮得正酣,酒香扑鼻,但看酒保不像撒谎,只得强忍怒气。

  骑驴乔老眼见门外落日西沉,悠然吟道:“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

  胥子明心想这酒店乏酒,但想必是有酒窖储藏,明日趁着寅时送酒打探到酒窖所在,定可喝个痛快。计上心来,便一手牵着卓青飏,笑道:“卓兄弟,既然这里无酒,咱们便明日再来吧。咱们到前面投宿去。”

  卓青飏向骑驴乔老拱手,道:“在下告辞了。”

  那骑驴老人已有些薄醉,随手一摆,口中道:“老人七十仍沽酒,千壶百瓮花门口。道傍榆荚仍似钱,摘来沽酒君肯否。”

  卓青飏出门牵了白马,听胥子明高谈阔论。两人边说边走,看到一家客栈,胥子明出手阔绰,要了两间上房和一桌酒菜。胥子明拿来两个酒杯斟满,道:“卓兄弟,今日有幸与你共饮,哥哥我敬你一杯。”说罢一饮而尽。

  卓青飏干了一杯酒,道:“胥大哥,小弟此次下山,师命重任,因此不敢贪杯。和大哥共饮,实属平生乐事。但今日小弟只陪一杯,未来若有机会,大哥可上昆仑做客,小弟与大哥酣畅痛饮,不醉不散。”

  胥子明晃晃手里的白瓷酒壶,笑道:“卓兄弟,今宵有酒今宵醉呀,况且就这一壶酒,平平淡淡,不足以醉你我,权当助兴。”说着又为卓青飏斟满一杯。

  胥子明又喝了几杯,拉过椅子凑近卓青飏,说道:“卓兄弟,今晚咱们就去探探这罢酒坊的酒窖,看看这‘赛杜康’到底是个什么不得不罢。”

  卓青飏听他如此说,倒真是应了胥子明盗侠的名声,道:“小弟明日一早就要赶路,有负美意,大哥勿怪。”

  胥子明眼见卓青飏严谨端方,与自己行事作风大相径庭,便也不多劝说,喝罢一壶酒,虽然兴致索然,但也草草了事,回房睡了。

  卓青飏睡不着,想着临行前师父的嘱托,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卓青飏是昆仑四大弟子之一,排行第三。蒋白生是昆仑首徒,武功心智向来出类拔萃,多年来一直奉命在江南行走,受中原各大门派影响,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二师兄岳赤渡近年来也在燕赵齐鲁驻留,在江湖上多有美名。而此次下山,师父命卓青飏赶往江南支援大师兄,行事听任大师兄调遣。更是飞鸽传书要求二师兄岳赤渡同时南下。兄弟三人共聚,想必是极为严峻艰难的任务。卓青飏猜不透,也想不清,便翻身起来推开窗,只见一轮明月正挂在空中,秋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树梢不时传来几声夜枭的啼鸣,衬得四下里更是静悄悄的。

  忽然只见不远处的林间扑棱棱地飞出几只夜雀,卓青飏不禁回想起师兄转述的师父当年给他赐名的事情。二十年前昆仑派掌门玉灵子道长下山,途径天山脚下正赶上有匪徒行凶,便出手击毙歹徒。百姓血流如注,哭声不绝,玉灵子道长既痛又悲,更是在几具尸首之间发现了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并未气绝,有人说这是牧民卓老三的儿子。眼见稚子无依,玉灵子道长便将孩子随后带回了昆仑山。到达昆仑的时候已是傍晚,恰好有一只青雀衔着一朵梅花闯进昆仑堂的廊檐上,鸣叫几声便飞走了。玉灵子道长随手捡起落在地上的梅花,捻须微笑道一声:“青雀一飞而过,此子便叫青飏。”

  遥想当年事,卓青飏面容微笑。忽听到蹄声,只见刚才雀跃之处的林间有人赶着一辆驴车越行越近。车的右侧挂着一盏白纸糊的灯笼,发着幽暗的光。正所谓老马识途,大约那驴子也走得习惯了,并不需要驾者牵缰扯绳、吆喝挥鞭,兀自走得熟悉和轻快。

  卓青飏抬头看看月已西行,仿佛已是寅时,心中料想这驴车恐怕就是来送酒的。只听得隔壁门响,随即就听到胥子明敲自己房门,并轻声叫道:“卓兄弟,成大事不拘小节。我们去尝尝那‘赛杜康’的酒就回来。”

  卓青飏本也无眠,且的确想见识一番十里大名的佳酿,加上少年心性,便打开门,道:“好。我陪大哥走一遭。”两人边掩了房门,找个院子角落纵身跃出墙外。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