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豪门美娇妻小说完整版,豪门美娇妻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豪门美娇妻

状态:已更新74.7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8-10-11 01:07:00

简介:  本文是一篇腹黑总裁独宠美娇妻的故事,一对一,温馨暖文。  欢迎入坑!  第一次见面,她骑自行车不注意撞了他,两人双双倒地。  第二次见面,另一个女人挽着他的胳膊出现在她的面前向她挑衅,而她却不记得他了。  第三次见面,他一脸欠揍的出现在她面前,张口就要她赔偿西装的钱。  苏默不明白,为什么晏城首富会整天在自己屁股后面向自己追债要西服的钱!她不就是撞了他溅了他一身泥吗? …

豪门美娇妻免费阅读

豪门美娇妻免费阅读第一章 苏默?名字还挺好听!

  第一章

  十二月的晏城,已经是很冷了,特别是昨天晚上刚下了一场雪,路两旁光秃秃的树干上长满了雪花,格外的耀眼,看得苏默眼睛有些涩涩的。

  苏默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欣赏着周边的雪景。

  真是漂亮啊,一眼望去,雪白一片,星星点点,衬得这座城市格外的亮堂。

  突兀的铃声打断了苏默的思绪,她刹住车也没有下来,一脚蹬着脚踏,一脚撑在地上维持平衡,从口袋里掏出粉白色的手机。

  低头看到‘家’来电时,她盯着手机良久,但好像心思也没在手机上,最终她还是拿起耳机插上接起了电话。

  “喂,”她一边说这话,一边又开始骑着自行车往前走。

  “死丫头,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苏默刚一出声,那边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嚎叫起来,接着,苏默的耳朵又在她预知的情况下还是被聒了一下,“你是不是不想接电话!啊?!”

  最后一个字的声音出奇的大,完完全全的把妇女的愤怒表现出来。

  苏默眉头紧蹙,脚下的动作没停,只是心却在慢慢的变凉,这就是自己的母亲。

  “妈,我没有。”她无力的解释的着,“我刚做家教回来,正在路上骑着自行车呢。”一句话解释了为什么接电话慢的原因。

  然后,那边的女人好像抓到什么重点一样,立马转移话题,语气也没有刚刚的强硬,“做家教去了,发钱了吗?”

  “还没有,下星期发。”苏默低声回答。

  “那行,你现在留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把剩余的钱都给家里打过来。”女人毫不客气的要求。

  这下,苏默的眉头蹙得更紧了,嘴角抽搐着,忍下心中的怒气,尽量使自己心平气和,“妈,上个月我不是才打回去2000块钱吗?”还没有20天好吧,苏默心烦,丝毫没有注意到前面有一个小水沟,此时正有一个修长的身影正往这边走过来。

  “俊平高三了,什么都要钱,我要给他补营养,买资料。”那边的女人咕哝了一句。

  听这语气,苏默就知道是假的,“那我上个月…”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就被她的惊叫声取代。

  等她反应过来,苏默已经摔在地上了,她也整个被自行车压住,此刻,她只有一个想法:疼!很疼!

  只是…

  躺在地上的好像不是她一个人,还有…

  一个男人…

  此时,男人正抿着唇看她,眼神犀利又带着肃杀,苏默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是她把她撞倒的吗?

  所以,现在是在责怪她?

  苏默被他犀利的眼神吓得垂下眸不敢说话,可是依然感觉到寒冷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

  苏默咬着唇,眼睛挤得死紧,不知道该怎么办,幸好此时手机传来母亲的声音。

  “死丫头,怎么不说话啊!”,这时也顾不上害怕了,苏默连忙用尽全力把身上的自行车挪走,捡起手机放在耳边,因为刚刚使用耳机接听的,此刻不知怎么就按到了外音,母亲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苏默,马上把钱打过来,我不…”还没等女人说完,苏默就赶紧挂断了电话,转身去看刚刚的男人。

  此刻男人已经站起来了,正一脸狐疑的上下的打量着她。

  眼前的女孩年纪不大,睫毛弯而密长扑闪扑闪,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此刻正无辜的看着自己,好似在内疚;白嫩的脸上有一处红痕,鲜红的血从伤痕处蔓延而出,十分突兀。只是,这并没有让她的美貌减分,反而增加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这女孩是妖精吗?

  唐曜看着这样的苏默,呼吸一窒。

  苏默看眼前的男人一直看着自己,感觉心里毛毛的。

  “先、先生,您有没有怎么样?”

  应该不会遇到碰瓷的吧?

  苏默有些紧张。

  应该不会吧,这个人身上的西装看上去价格不菲,这样一个看起来一个年轻又有为的男人应该不会为难一个女孩吧。

  “好像有事的是你。”听到女孩问他有没有,唐曜真是无语了,她都划破脸了,还担心他。

  都感觉不到疼吗!

  “啊?”苏默被他问的莫名其妙,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问,“我怎么了?”

  女孩无辜又勾人的眼神令唐曜呼吸又是一窒,唐曜平复好内心的波澜,抬手指了指苏默的右边脸。

  苏默下意识的抬手去摸,果然,湿乎乎的,展开手还有一些血,苏默无所谓的垂下手,又看向面前的男人,刚想说些什么,手机又响了,她只好去看手机,看到手机的屏幕,她果断按了拒接,然后关机。

  “先生,您有没有磕到碰到?”挂掉电话,苏默的情绪已经恢复正常,语气也没刚才的小心翼翼。

  刚刚女孩的动作,唐曜都看在眼里,手机明明显示着‘家’,又联想到刚才中年妇女的声音,难道那个人是她妈妈吗,不过要是她妈妈的话怎么可能开口向女儿要钱呢?

  强烈的好奇心使他想要了解这个女孩,他嘴角微弯,带着一丝坏笑。

  “确实碰到了。”

  呃,碰哪了?苏默上上下下看了看他,不明所以。

  “对不起啊,”虽然看不出来到底撞到哪里了,道歉还是必须的,随后想了想和他打着商量,“先生,要不这样吧,我们去医院,你哪有不舒服我们让医生检查一下。”

  “现在没有不舒服,可是我不保证以后会不会不舒服?”唐曜看着她认真的回答,好像他真的有一天会不舒服一样。

  苏默一时怔住。

  什么叫他不能保证以后会不会不舒服?

  真遇到碰瓷的了?

  苏默这时才上上下下的打量他,一米八五的个子,立体的五官,好看的脸型以及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更是称的这个男人格外的耀眼。

  不知为什么,苏默从这个男人身上看到了高贵的气质。

  这形象怎么看都是男神而不是个碰瓷的啊!

  苏默这么打量他,男人就站在那不动,一副任人观赏的样子,苏默这着这样的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任命的说,“那这样吧,先生,我是附近鼎风大学大二的学生,我把手机号给你,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陪您去医院,如是我的责任我一定会负责的。”

  说完,苏默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意思再明显不过,不是她的责任她也不会承担当冤大头。

  苏默的话外之音男人怎么可能不明白,不过他也不生气,耸耸肩膀,一副他很好说话的样子。

  “OK!”

  切!还OK?她还ko呢!

  不理他小人得志的样子,苏默轻哼一声,不再废话,从书包里拿出纸笔,写下一串数据递给他,“给你,如果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男人看了看她,还献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对她挥挥手,“再见!”说完退到一旁给她让路。

  苏默瞥了他一眼笑笑,心里却冷笑一声,骑上车就走。

  再见?

  最好不见!

  看那一抹倩影越走越远,男人嘴角的弧度也越来越大,直到看不见她。

  男人拿起刚刚女孩留下来的纸条,嘴里默默念着。

  “苏默?”

  “名字还挺好听。”他笑笑又自言自语说了一句。

  刚把纸条收起来,手机就响了,手伸进衣兜把手机掏出来,看到‘爷爷来电’,他努了努唇,又砸吧一下嘴,接了起来,声音非常的恭敬。

  “爷爷。”他温声唤道。

  “曜,到地方了吗?见到人家女孩没有?”那边苍老有劲的声音传来,是他的爷爷向军旗。

  “去着呢,爷爷。”说着低头看了看身上满是泥土的衣服,嘴角抽搐一下又抽搐一下。

  要穿着这一身去相亲吗?

  “行,好好给人家相处,好歹也是向氏的合作伙伴,就算是不喜欢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把女孩晾在一边知道吗?…”那边的老人不知道这边的情况,自顾自的说着。

  手机那边的老人依然在说着,年轻的唐曜已经伸直握着手机的手臂,眉毛轻挑,嘴角微抿,随意的不行,等着那边把话说完。

  哎,远离啰嗦,远离相亲!

  那边终于说完了,唐曜又把手机收了回来放在耳边,笑道,“爷爷,不说了,我去相亲了。”

  说完也不管那边又开始说和女孩见面需要注意什么的爷爷直接挂断电话。

  鼎风大学南区5公寓314宿舍

  回到宿舍已经12点半了,苏默放下书包随后就把自己摔在了床上,做了一上午的家教,还撞了人,真是有够累的。

  忽然苏默想起刚刚撞到的男人了,她狠劲的甩了甩脑袋,无奈,脸盲症的她已经忘记他的长相了,不过有一点她还是记得的,那就是很帅!

  印象中,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把他劲瘦的身材展露无遗,身材一定很棒!对了,身高也应该超过一米八五,毕竟自己只到他的肩膀。

  最后,苏默总结出了一句话——

  她今天撞了一个高富帅!

  不过,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苏默在心里默默骂了自己千百遍,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花痴了,对了,还没回母亲的电话呢?

  转而又想,不回了,下午把钱寄回去算了,反正每次不都是这样的吗,最后都是要寄钱回家的。

  “默默,你回来了?”随着门吱呀一声响了,甜美的女声传了过来。

  苏默也没有回头,继续躺在床上,“嗯,下午终于没事了。”

  这时刚刚的女孩已经坐到她床边了,苏默继续说着,“潇潇,下午你干嘛去啊?”

  “我没事啊,怎么了?”许潇潇不明所以。

  “我想出去逛逛,给我弟弟买一些资料,你知道的,他都高三了,很重要的阶段,所以想买些习题给他寄回家。”苏默边说边坐起来。

  “行。”苏默家里的事情,许潇潇知道一些,当下就答应了。

  “对了,”须臾,许潇潇又问道,“你和孟晨晨是怎么回事?她现在到处造谣说你端架子,耍大牌?”当然还有更难听的,许潇潇没有说。

  苏默怔了一下,随即无所谓道,“让她去说吧,我无所谓。”

  她的事情还忙不完,哪还有空去在意其他的。

  “可是也不能由着她去污蔑你啊!”许潇潇替她打抱不平,那个孟晨晨明明就是仗着自己的父亲上市公司的总裁就觉得自己是个公主,还总是在男生面前表现的很大方的样子。”

  “心机婊!真想撕烂她的嘴!”

  许潇潇咬牙切齿的说道。

  “好了,别多想了,我们休息吧,醒了出去逛街,你不是一直都嚷嚷着我没有和你一起逛街吗,今天下午陪你逛到最后,绝无怨言,怎么样?”苏默笑着保证着。

  “好,这是你答应我的啊!买完书之后就陪我买衣服!”许潇潇伸出食指指着她说。

  “放心吧,不会反悔的。”苏默笑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