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素手谋心小说完整版,素手谋心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素手谋心

状态:已更新34.5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10-31 11:34:58

简介:景耀十七年,冬,大雪纷飞。爹娘下落不明,生死未知,年仅六岁的柳昭和就被大伯父大伯母赶出家门,无家可归。 站在雪地里,柳昭和小小的脸上漠无表情,只有嘴角的冷笑表明了她的心情。今日,你们算计我、弃我如敝履,来日,必会叫你们跪地仰望。八年后,礼部侍郎号称不知所踪的女儿,带着风雷之势,震响了整个京城的天空。踏着鲜血和阴谋,她为自己和家人正名,光明正大的活在阳光下,荣耀归来。…

素手谋心免费阅读

素手谋心免费阅读第一章:凛冬

  晨曦的微光刚洒落在琉璃阁的屋顶上,映衬着天地之间一片银装素裹,清冷寂静。

  燃烧着银丝碳的房间,温暖如春,躺在锦被下的小人儿却睡得极为不安,眉头紧锁,甚至还有细微的汗渍,身体不停的扭动,似乎是被梦魇着了。

  柳昭和觉得极冷,寒意一丝丝的沿着脚趾头往上攀爬,仿佛一条冰冷的小蛇,紧紧地缠绕着她,让她心悸又惶恐不安。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快醒醒,小姐!”

  一个焦急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柳昭和猛然一惊,慢慢回过神来,睁开了眼睛。

  “小姐,可是做噩梦了,没事,醒过来就好了。”

  柳昭和看着她,高瘦的身材,但并不显柔弱,小巧的瓜子脸上两只圆圆的大眼睛,很是可爱。

  衣衫有些凌乱,想是起地匆忙。

  “月见”

  柳昭和的眼神渐渐清明,声音却嘶哑。

  “是,小姐,奴婢在。”

  月见抿了抿嘴唇:“小姐可是担心二爷和二夫人?”

  柳昭和没说话,撑着床榻想要坐起来,月见连忙扶她起来,为她掖好被子。

  “你也上来吧,别冻着了。”

  月见犹豫了一下,从脚踏上拿过自己的被子披在身上,稍稍坐在床边。

  “小姐不要太过于担心,大爷和大夫人这几天一直在派人外出打探消息,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传回来的。”

  “但愿吧。”

  柳昭和仿佛喃喃自语,抬头看到床边包的像个粽子的丫头,圆滚的只要动一下就能从床榻上滚下去,咧了咧嘴角。

  她伸出有些僵硬的手指,抓住月见紧拽着被子的手,想要让她往里一些,以免真的掉下去。

  “小姐!”

  月见声量微微提高,既埋怨又担心。

  “小姐身上这样凉怎么不叫奴婢,若是伤了身体可怎么是好?”

  说完又觉得不妥,赶紧下床将炭盆移得近了些,大眼睛里盈满了水光,“都怪奴婢睡得太死,都不知道把炭盆移地近一些,害小姐受冻。”

  “月见。”

  柳昭和叹了口气,握住月见的双手。

  “你摸我的手,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已经这般暖和,是我心里有事,不怪你。”

  五天前,爹爹和娘亲接到一封来信,匆匆忙忙的收拾了行李出门,那时天气晴好,丝毫不见有风云变幻的端倪,但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依然带了一队护院在身边。

  可是,两天之后风云变色,京城开始下雪。

  百年难得一遇的大雪。

  随之而来的,是京城各个店铺的物价上涨,越来越寂寥的街道,和越来越多的乞丐。

  已经五天了,爹娘音讯全无,大伯派出去的人,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柳昭和的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可是她什么也做不了,她现在只是个六岁的孩子。

  “也不知爹爹和娘亲,为何如此匆忙的出门,这眼看着就要过年了,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到年后再出门呢?

  月见也是摇摇头。

  “二爷和夫人走的很是匆忙,都来不及准备什么,想来是出大事了,不过小姐不要担心,二爷和夫人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嗯。”

  两人就这样一直坐着。

  天光大亮的时候,柳昭和准备起床。

  “起吧,拿衣服过来。”

  “奴婢这就去。”

  月见转身去旁边的屏风后把衣服拿了过来,是一件石榴红的夹袄长裙。

  月牙白的腰封和裙摆上零星的淡雅梨花刺绣,越发衬得这件衣服精致耀眼,如同三月春日枝头上的怒放的桃花。

  月见一脸的惊叹,圆圆的大眼睛里瞬间光彩流转。

  “小姐,你看,这件衣服真好看,听说是京城里最好的制衣师傅和绣娘做出来的,你看这刺绣,真是好极了!”

  柳昭和听着月见的连番赞叹,眉头轻皱:“这是什么时候做的新衣服,我怎么不知道。”

  “小姐你忘了,这是半个多月前二夫人亲自出门去为你定做的,说是新年将至,特别为你做一件喜庆的衣服,一家人开开心心热热闹闹的过年,前几天才送过来。”

  柳昭和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小丫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前几天,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月见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前几天奴婢去外院的时候正好碰见那绣娘上门送衣服过来,大夫人路过,就直接拿走了衣服,说是想借鉴一下这上面的花样,等看完了就送到二房来。”

  柳昭和觉得有些奇怪:“是大夫人跟你说的吗?”

  “不是的。”月见连连摆手,“好像是大夫人身边的木槿姐姐看见奴婢了,奴婢记得当时大夫人当时看了奴婢一眼,然后就说了这些话。”

  “你的意思是,是木槿看见你,示意了大伯母,然后大伯母就跟绣娘说了这些话,你在一旁听见的?”

  月见点头:“是的。”

  柳昭和愈发觉得奇怪:“那这件衣服怎么又到了我们手里?”

  “是昨晚晚膳前木槿姐姐送过来的,说是大夫人觉得这衣服样式和绣花都是顶好的,因此一时忘了归还,还请小姐不要见怪。”

  说到这儿,月见咬咬嘴唇,似乎有些不安,委委屈屈的看着柳昭和。

  “小姐,奴婢以为大夫人拿走了衣服肯定会知会二夫人的,所以就没告诉你,昨天你精神不好,我一忙就忘记了。”

  说道最后,月见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不可闻,柳昭和有些好笑。

  “没事,现在知道也不晚。”想到月见说这是娘亲特意给自己定做的衣服,柳昭和忍不住伸出手,用指尖细细描绘着上面的刺绣。

  针脚细密,绣线光泽流转,仿佛只要自己稍一用力,那花瓣就能掐出水来。

  确实是极好的女工。

  “木槿还说了别的话没有?”

  月见抬起头,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娇憨可爱:“呀,木槿姐姐还说,如果小姐喜欢,可以这几天就穿,说不定二爷和二夫人就回来了,若是看到小姐穿这身衣服,一定会很高兴的。”

  柳昭和收回手,看着那红得耀眼的衣裙,一声轻笑,平静如波的眼睛里有了波澜:“高兴,就不知道是谁高兴了。”

  月见不明所以:“小姐,你在说什么?”

  柳昭和摇摇头,看了一眼那衣服:“没什么,换一件颜色素一点的,这件等爹娘回来了之后再穿给他们看也不迟。”

  “好的,小姐。”

  最终,柳昭和选中了一件天青色的袄裙,素淡的颜色,映衬着柳昭和白皙的面庞,越发显得双眼黑亮幽深。

  月见觉得这一身太素了,就挑了一件火红的狐裘,要给柳昭和披上。

  柳昭和本想拒绝,可是看着月见期盼的眼神,又想到那件石榴红的衣服和大伯母的态度,心里慢慢有了一个想法。

  穿戴整齐后,柳昭和带着月见前往大伯母居住的玲珑苑。

  柳府人口并不复杂,只有大房和二房七个正经的主子,其他杂役奴婢共计四十余人。

  柳府柳老爷子只有大房柳长青和二房柳长贤两个儿子,大伯父柳长青和大伯母陈氏玉碗十一年前结为连理,育有两子。

  兄长柳珉川,次子柳珉诚,柳珉川如今十岁,已在学堂读书,但生来就体弱多病,而柳珉诚只有两岁,由陈氏带在身边教养。

  二房相对就子嗣单薄一些,柳长贤和苏氏阿容成亲也十余年了,却只有柳昭和这一个女儿,现年六岁。

  柳老爷子早已过世,但却留下遗训,十年之内不得分家。

  柳家以从商的身份起家,柳长青继承了老爷子的天分,药材生意做的红红火火。

  而柳长贤,从小读书勤奋,聪慧伶俐,凭借着自身努力和当今圣上大赦天下时颁布的一系列人才选拔诏令走上了科举之路。

  虽然目前还只是七品的京官,但总算让柳府有了读书人的清贵。

  柳家大房从商,二房入仕,尽管走的路不同,但一家人相处和睦,其乐融融,再加上人口简单,内外一片风光霁月。

  “小姐,你慢些,奴婢都跟不上了,别湿了鞋袜。”

  耳边传来月见的轻呼,柳昭和回过神来。

  原来是自己想这些太入神,越走越快,月见一路小跑,额头上都有了轻微的汗渍。

  柳昭和掏出自己的手帕:“擦擦。”

  “多谢小姐,奴婢自己有帕子的。”月见一脸激动,但还是没有接柳昭和的手帕。

  柳昭和笑笑,收回了手,面向这偌大的园子。

  柳家既有经商又有从政的,柳府的布置自然不会小家子气,占地面积相当可观。

  虽是冬日,寒风凛冽,雪如鹅毛,可这院子里并不见冬日的萧瑟,大片的红梅、翠绿的竹子以及一些柳昭和叫不上不名字的植物,妆点着这个雪白的世界。

  柳昭和说不上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见过这样的大雪了,万籁俱静,唯有雪花簌簌落下的声音,安静而美好。

  还有那一片红梅,覆盖着白雪,愈发显得娇艳,风骨突出。

  柳昭和拢着双手,看着这一片红梅白雪,突然开口:“月见,你看眼前这景色,是不是很美。”

  月见顺着柳昭和的视线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柳昭和。

  银装素裹的背景中,自家小姐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廊下,火红的狐裘鲜艳明亮,映衬着如雪的肌肤、璀璨如夏日星空一般的眼睛,又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清冷,欺霜傲雪。

  月见笑嘻嘻的开口:“奴婢觉得还是小姐更美,比这什么红梅白雪好看多了。这冰天雪地的有什么好看的,听说当初还是大夫人执意要中这片梅林的,说是二爷是柳府的第一个读书人,又有着读书人的傲骨和志气,因此特意修建了这片梅林。”

  “为我爹特意修建的?”柳昭和长眉一挑,语气中带着玩味。

  “奴婢听到的是这样说的。”

  “看来,我这个大伯母不简单呐。”

  柳昭和一甩袖子,转身,“月见,我们去给大伯母请安。”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