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异界逐神小说完整版,异界逐神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异界逐神

状态:已更新146.0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05-16 23:26:22

简介:  皇甫辕自小就向往修仙,却阴差阳错的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没有仙,只有神。然而神已殒落,世上只留下蕴含着神奇力量的【幻晶瞳】。皇甫辕虽然不能修仙,却走上了另一条神奇的旅途………

异界逐神免费阅读

异界逐神免费阅读001.镜子

  “吱呀—”

  这是一间没有任何光线的房间,可随着房门被推开,一缕昏黄的光线从门外射了进来,在地面之上拉出一条长长的人影。

  “啪嗒—”

  房顶的白炽灯被打开,整个房间顿时大亮,也将进入房间的人影照的清清楚楚。这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的少年,面容俊秀,却略带稚嫩,肤色虽然白皙,但脸色却显得过于苍白了。略显瘦弱的身材,再加上他的气质,若放在古代很可能会被归于文弱书生那一类。

  少年随手将门关上,却没有立刻向房间深处走去,就那么站在门口,目光扫过房间内的每一件东西,他的目光快速扫过房间正中放置的书桌,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水杯、几摞纸质文件袋,都没有让他的视线停留哪怕一秒。

  当少年的目光越过书桌,扫到后面的多宝格的时候,他的目光就变得谨慎多了,每一个格子里上面放置的东西,都能留住他的视线,区别只是时间的长短不同而已。

  “这件瓷器上次见过了,这件也见过,香炉……也见过,那是……这把剑,上次应该没有这把剑!”少年嘴里轻声嘀咕着,直到他的视线停留在一把青铜古剑上的时候,眼睛突然一亮,几个大步走了过去,步伐稳健有力,与他略显文弱的气质并不相符。

  少年一把抓起长剑,认真的审视了几秒钟,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左手抬了起来,轻轻地将左手拇指在剑刃上划过,一滴鲜血瞬间染上了剑刃,使得剑刃的颜色变得更深了一些。

  少年缓缓将手放下,双目却一直紧紧盯着剑刃,眼神中带着几丝紧张和期待,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目光中的期待逐渐变淡,失望的神色缓缓爬上了他的面容。

  “这把剑也不是……”

  少年失望的摇了摇头,随意的将长剑放了回去。目光顺势一扫,停在了书桌下面。

  “咦?!”

  少年惊喜的轻呼了一声,但很快便将自己的嘴给捂住了。他快步走到书桌后面,那里的柜门正敞开着,柜子里面放着一个保险柜,让他惊喜的是,这个保险柜的门也敞开着。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本来没想寻你,却不想今天终于见到你了!”

  少年低声嘟囔着的同时蹲下身去,目光快速扫过保险柜上层放的几摞钱,堆成体型的金砖,最后停在了保险柜下层,那里放着一面青铜镜,这面镜子的纹饰简单,镜面锈迹斑斑,看上去似乎很普通,但就是这么一面普通的古镜,却给人一种古朴大气的感觉,最起码在少年的眼里绝不普通,因为他知道,能放在这个保险柜里的东西,绝对不可能普通。

  少年将镜子拿在手中,冰凉的触感让他精神一振,举起之前被划破的手指,微一用力,逼出了几滴鲜血,将其涂抹在了镜面之上。

  “吱呀—”

  就在这时,被少年关上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出现在了门口。

  “啊……”少年被吓了一跳,从地上弹了起来,同时将镜子放在了身后。与老者对视一眼之后,少年呐呐的道:“老爷子。”

  “哼……”老者轻哼一声,算是对少年有个回应。

  老者慢慢想着书桌走去,少年也背着手缓缓向一旁挪动着,两者之间始终拉开着一段距离。

  最后,老者停在了之前少年所在的位置上,目光淡淡的扫过了敞开的保险柜,然后抬起头来看了少年一眼。房间安静的可怕,不知道过了多久,老者轻轻叹了口气,开口道:“说吧,怎么回事?”

  “我进来的时候,柜门就是打开的……”少年的声音刚开始很小,但很快就大了起来。

  “辕儿,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放弃吗?”老者微微摇头:“当初我就不该给你讲那些故事,否则也不至于让你变成这个样子……”

  “真不是我打开的,不信您可以看看柜门上,是否有被撬开的痕迹。”少年梗了梗脖子。

  “算了,是不是你打开的并不重要,里面的东西在哪?”老者的目光一转,盯着少年背向身后的手臂。

  少年神情执拗的抿了抿嘴,并没有要开口回答的意思,只不过背在身后的手掌,下意识的捏了捏古镜。

  “哎……”

  老者再次叹了口气,神情复杂的看着少年,眼里带着几分懊恼和怜爱。看着少年那张俊俏又执拗的面孔,老者精神出现了一阵恍惚,过去种种如电影般在他的脑海里流动着,片刻之后,他的目光变得迷离起来。

  这个少年复姓皇甫,单名一个辕字,而这个老者则是少年的祖父。就像每个祖父那样,老者对于自己这个孙子,同样疼爱有加,可以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小的时候皇甫辕总愿意缠着自己这个祖父讲故事,老爷子也愿意孙子跟在自己身边,每天晚上,皇甫辕都是听着老爷子讲的故事入睡的。就这样一过就是几年,然而,故事终究有讲完的那一天,当老爷子将自己这辈子知道的,适合小孩子挺得故事都讲完之后,便开始发愁了。

  按他的意思,孩子也四五岁了,这故事讲完了就讲完了,也没必要再讲下去了。然而,小皇甫已经养成了听故事睡觉的习惯,老爷子这一不讲故事了,他就开始又吵又闹,怎么也不肯睡觉。一连过了好几天,小皇甫都睡不好,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是精神萎靡,看的老爷子怪心疼的。

  为了能让自己这个孙子睡个好觉,老爷子无奈之下,又开始讲故事了。不过,这个故事可和之前讲的那些童话故事不同,而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一个传说。这个传说在老爷子心里,其实也和童话故事差不多,所以他也没有在意,便将这个传说当成故事给皇甫讲了。却没想到,这个故事一讲,却改变了小皇甫的命运。

  故事的内容听起来比较奇幻,据老爷子讲,这是关于祖先的故事,皇甫家的祖先曾经是一位仙人,而且还是强大无比的仙人。在那个时代仙人虽然不多,但也绝对不在少数,法宝、仙草、灵兽、妖怪等传说中的存在,在那个时候,却属于比较常见的。

  而皇甫家的祖先,掌管着三件在那个时代,都属于绝顶的法宝,其中就有十大神器中的昆仑镜,而昆仑镜据说拥有穿梭时空之力。而皇甫家的祖先,也凭借着三件法宝纵横整个世界,而鲜有敌手。

  有一天,大批天外来客突然降临,他们拥有庞大的身躯,强横的肉身以及远超人类和仙人的力量,除此之外,他们可以不凭借任何法宝,就能操控各种元素来进行攻击和防御,他们自称为神。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自称为神和自称为仙人的双方,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冲突,仙人想将这批天外来客赶出去,而这些神则想占领这片富饶而充满灵气的世界。在经历了数年惨烈的战争之后,整个世界被破坏,大陆因为战争而四分五裂,滔天的洪水席卷所有陆地,在这片洪水当中,几乎所有生灵都因此而丧命。

  然而,双方的战斗却没有因此而停止,反而进入了白热化,双方纷纷离开地球,不停地转移战场,至于最后谁胜谁负,却没有人知道答案。

  过了许多年之后,洪水逐渐退去,其中一座大陆重新恢复生机,各种生命开始孕育,虽然灵兽、妖怪、仙草等已经不复存在,灵气也因为之前的大战泄露一空,但各种新生命在适应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开始了蓬勃的发展。

  皇甫的祖先在多年之后,重新回到了这里,娶妻生子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而关于之前那场战斗的结果,他却从来没有提及过,只是将自己的一身本事,传给了后代。可惜的是,由于缺少灵气,以及各种灵草、灵兽,他的后代再也无法修仙,只传承了一些强身健体的武学和格斗技巧。

  好在,皇甫的祖先手段高明,寻遍五洲四海,翻出了一些灵兽的尸骨和法宝碎片,竟然将他所掌握的三件顶尖法宝中的两件,给仿制了出来。虽然威力无法给真正的法宝相比,但却是凡人可以使用的。至于那面昆仑镜,毕竟属于神器的范畴,就算皇甫的祖先手段高明,却始终无法将其仿制出来。

  然而就在这两件法宝仿制出来没多久,皇甫的祖先刚教会族人用法的时候,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之前那场大战除了皇甫之外,还有一个幸存者,遗憾的是,这个幸存者并不属于仙人一类,它属于神阵营中的一个时空操控者。

  这位神刚一出现,就被皇甫的祖先发现了。为了不让新兴的家园遭到破坏,皇甫的祖先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将其铲除,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经过一番颤抖之后,皇甫的祖先虽然战胜了对方,但却无法将其杀死,在紧要关头,对方划开了空间,打算逃回他的家园。皇甫的祖先祭出昆仑镜,也跟着冲进了对方划开的空间,没过多久,那个空间便开始剧烈震荡起来,紧接着,一片昆仑镜的碎片,从里面弹射了出来,而那个空间也在昆仑镜碎片出来之后,彻底消失了。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皇甫的祖先,而皇甫的后代,则想尽办法将昆仑镜的碎片修补成了一面镜子,务求做到与真的昆仑镜一样。然而,毕竟他们不是闲人,就算修补的镜子与真正的昆仑镜再一样,也不具备昆仑镜那穿越时空之力了。

  皇甫家族一代传一代,经历了各个朝代的往来更替,家族由兴盛到没落,再有没落到兴盛,就仿佛再不断循环重复着历史。在这期间,仿制的两件顶尖法宝都失落或者损坏了,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而那面没有什么作用的仿昆仑镜却神奇流传了下来。

  当小皇甫听自己祖父讲述这一切的时候,便被故事中那神奇的法宝,飘渺的仙人所迷住了。从此以后,他再也不对其他事物感兴趣了,一天到晚的缠着老爷子,希望能够从他那里多听一些关于仙人的风采。

  奈何老爷子所讲述的内容中,尽管有一部分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但大部分都是他自己演绎出来的。到最后实在编不出来了,便再也不给小皇甫讲述相关的故事了。

  小皇甫苦缠无果之后,便将注意力转移到那面仿制的昆仑镜上面了。每次一见到老爷子,便缠着他将昆仑镜拿出来,然后好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上面,好来一个滴血认主。

  这面仿制的昆仑镜虽然始终无法展现它的神奇之处,但毕竟是祖上传下来的,老爷子自然不会让小皇甫哪去胡闹。结果,小皇甫从此就有了一个毛病,凡是见到什么古物,都想上去滴血认主,有事没事就往老爷子这跑,希望能够找到什么修仙秘籍、法宝之类的东西,可惜仙法秘籍太过飘渺,就算真的找到,小皇甫也不一定认识。所以他便将寻找的重点放在了法宝上了。

  要说法宝,其实同样飘渺,但法宝有一个特性,是修仙秘籍所没有的,那就是法宝可以通过滴血认主来辨别,而修仙秘籍则不成。这也是小皇甫总惦记着滴血认主的由来。

  这要搁在一般人身上,可能只会将老爷子讲的故事当当成笑话听,是绝对不会去尝试的,但皇甫这个人颇为执拗,认准的东西就很少放弃,属于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

  皇甫辕自认为找到了一条寻找法宝的明路,便将全身心都扑到这上面来了。

  小时候由于体质弱,又有家人或佣人跟在身边,小皇甫得到的机会不多。而且有好几次被老爷子逮个正着,为此还挨过老爷子几次教训。

  为了转移小皇甫的注意力,老爷子便将那位祖先家传下来的古武【云龙拳】传授给了他,并且将【云龙拳】夸上了天,想尽办法往那位祖先身上靠,希望小皇甫一练上古武之后,能将到处滴血认主这件事给抛在脑后。

  老爷子这一招貌似真起到了作用,小皇甫自从习练了【云龙拳】之后,确实老实了许多,老爷子为此还高兴了许久。却不想真相远不是他想得那么回事。

  事实是小皇甫在几次滴血认主之后,察觉到他的年龄实在太小,身体素质也不能与成年人相比,自己那点血根本禁不住滴血认主这么消耗,如果长此以往,自己非挂掉不可。

  而修炼了【云龙拳】之后就不同了,尽管年龄不大,可身体素质却有了很大的改善,不仅身体更加强壮,体内的血液更加充足,即便损失一些,恢复起来也比以前要快上许多。

  有了这个发现之后,小皇甫修炼起来就更加疯狂拼命了,身材看起来虽然依旧瘦弱,但身体里的肌肉含量却在飞速增长,没有必要的脂肪则相应的减少着。

  而随着身体上的变化,小皇甫也逐渐不再隐瞒他对法宝的渴望,凡是见到以前的老物件,古董、古剑一类的东西时,他便无论如何都要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上面,为此,他没少因为失血而住进医院,也没少被自己的家人呵斥,甚至严重到了要被关禁闭的地步。

  好在,随着小皇甫年龄的增长,心性越来越成熟之后,这种近乎于魔障的情况也逐渐好转。然而,即使这样,逮到机会皇甫依然会玩出一些滴血认主的把戏来,偷跑进老爷子密室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只不过比起小的时候,多了几分理智和克制。

  但即便如此,祖孙二人的关系却远没有以前亲密了,甚至皇甫再也不叫他“爷爷”,而是一直用“老爷子”来称呼他。

  今天,老爷子从保险柜中取了一些东西,由于走得急,所以忘了将保险柜给关上了,出了大门才想起来,保险柜中的东西非常重要,他又不好让别人进自己的密室,只得匆匆赶了回来,这才有了眼前这一幕。

  “上哪去!”老爷子回过神来的时候,皇甫辕已经蹭到了门边上,眼看就要夺路而逃之际,却被老爷子给发现了。

  “我……”皇甫辕张了张嘴,和老爷子对视了一阵之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无精打采的回到了原地。

  “哈哈……”老爷子看了皇甫一阵,突然大笑起来,笑声就仿佛止不住了一般,浑厚的笑声在小小的密室中回荡着,震得皇甫辕的脑袋都有些晕了。

  笑声渐渐停歇,老爷子轻轻拭去因为大笑而泛起的泪花:“看你的样子好像很困惑,是不是不知道我在笑什么?”

  皇甫辕摇了摇头。

  “呵呵……”老爷子微笑着摇了摇头,自嘲的道:“我突然发现我以前实在是太傻了,你想滴血认主,就滴血认主好了,我又何必拦你呢?现在你看……想必昆仑镜应该就在你的身后吧?而且在我进来之前,早已经被你滴过血了吧?可结果呢?还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早知道是这种情况,当初我就应该早点让你在这上面滴血,也不至于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老爷子真的很后悔,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是钻牛角尖还是撞邪了,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过了这么多年才明白。

  “现在你应该相信了吧?”老爷子看着愣在那里的皇甫辕,轻声说道:“我早就和你说过,那些毕竟只是传说,只是故事,哪怕他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也当不得真!”

  “老爷子,我……”皇甫辕的精神有些恍惚,许是信念崩塌的缘故,皇甫辕一直坚持的东西,忽然被证实是错误,虚幻的,一切都是妄想,他有些承受不了,看着老爷子的眼神有些迷离。

  “哎……”老爷子缓缓站了起来,张开双臂走了过去,此时的皇甫辕在他眼中就如同受伤的流浪猫一般,让人忍不住想将他抱在怀里,好好的保护他。

  然而,老爷子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双目圆睁的盯着皇甫的身后,一副见到鬼的摸样。

  “老爷子……”皇甫辕微怔,他察觉到了老爷子的表情有些不对,下一刻,就见老爷子的面容变得扭曲,不止他的面容,甚至老爷子的身躯还有他周围的空间也变得扭曲起来。

  “辕儿!”老爷子大叫了一声,飞快的朝着皇甫辕扑了过去。

  皇甫辕虽然看不到身后的情况,但老爷子却能看见,皇甫辕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扭曲的大洞,就如同科幻影片中的黑洞一般,疯狂的吞噬着什么,形成一道道向内流的气浪,而黑洞的正中间,则站着皇甫辕。

  “爷爷……我……好冷……”

  皇甫辕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伸出手臂,想要抓住冲过来的老爷子。然而,下一刻,老爷子便消失在了他的眼前,所有的光亮也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四周围一片黑暗,皇甫辕就觉得自己的周围似乎有无数条手臂在撕扯着自己的身躯,剧烈的疼痛让他有种随时会被撕成碎片的感觉,紧接着,他的脑海嗡的一声,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辕儿!”

  老爷子大喊着冲到了皇甫辕之前所在的位置上,不过却没有在最后一刻拉住他,眼睁睁的看着皇甫辕从自己的面前消失了。老爷子呆滞的看着一片狼藉的密室,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只能在嘴中反复念叨着“辕儿”这两个字。

  “辕儿……你在哪?你去了哪?难道这昆仑镜还能再用不成?可……可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人能使用它啊,就连滴血认主之前也有人试过,为什么!为什么别人都不能将其认主,只有你能?难道你的血液有什么特殊不成?或者是……你的血脉最接近那位传说中的祖先?”

  好半天,老爷子逐渐回过神来,却怎么也找不到皇甫辕突然被带走的原因:“乖孙儿啊,你就这么走了,可要我怎么办?难道要我告诉你父亲,他唯一的儿子被昆仑镜带到了不知道什么空间当中,而他要做的不是悲伤,而是趁着年富力强,赶紧再生一胎,好延续皇甫家的血脉不成?”

  老爷子自嘲的笑了笑,看上去却跟哭似的。

  老爷子无力的摇了摇头,缓缓的向着密室外面走去,就在他快要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些动静。老爷子的脚步一顿,意识到不对劲的他,立刻回过头来,下一刻,他则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