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都市极品邪医小说完整版,都市极品邪医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极品邪医

状态:已更新39.3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2-20 15:48:41

简介:常常听到一句话,人是被逼出来的,你诬陷我入狱,行,我定会十倍奉还。你想过河拆桥,行,我会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滴水之恩定当涌泉,欺辱之殇必以血祭!且看易翱在修得九天妖瞳决后,是如何从一个普通人蜕化为世间的主宰!我是易翱,一位亦正亦邪的外科医生!…

都市极品邪医免费阅读

都市极品邪医免费阅读第一章 九天妖瞳决

  距离华夏都城一百公里开外,放眼望去,寂静人稀的公路上,几辆防备十分严密的押运车辆正有条不紊地向着目的地行驶着。

  不远处,距离押运车队不足几百米的地方,一辆满载着高粱杆子的马车正不紧不慢地迎面驶来,不时还能听见那匹毛发已经有些暗淡的老马低沉地喘气宣泄声。

  马车上,一位上了年岁的老人正低着头,悠闲地摆弄着他的大烟枪,直到押运车队与马车擦肩而过,

  缓缓地吐出一缕浓烈呛鼻的白烟过后,才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呵,又来了一帮罪孽深重的人啊!”

  整个车队的中部,是一辆载满了犯人的押运大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能坐上这辆车的人,随便拉出一个都是臭名昭著的犯案重犯。而他们此次的目的地,则是被誉为华夏监狱界的死亡谷,鸠山监狱。

  至于死亡谷的名号那也可算由来已久,传闻自华夏四十年代开国之初。鸠山监狱便早已存在,而在当时,这座监狱就被政府用于关押各种秘密罪犯,以其坚不可摧,残酷至极的管理模式而著称,据当地附近一带历来的传言,只要是进了这座监狱就没见活着出来过的人!

  而论述起它的历史,便和华夏近代史一般,称得上一部厚重的血泪史册,随着岁月的推移,几经更迭,这座令人闻风丧胆的城墙堡垒依旧傲然屹立,如同一道鬼门关,静静的等候着他的那些‘小鬼’!

  驾驶室内,两名全副武装的羁押人员正在一脸悠闲地抽着手中的香烟,不时的还和身旁那位肥胖的老司机谈笑几声。

  而他们所在的位置与车内的这些重犯也仅有一道铁门的距离。

  突然,一声猛烈的金属撞机声从车厢内传来,这一声势大力沉的声响瞬间便成为了一场混战的导火索,

  “我曹你妈!敢他妈动我?老子他吗干死你!”

  “动你怎么啦,草。来啊,鳖孙!”

  随着两人扭打在一起,这股因为冲动而酝酿的荷尔蒙便如同瘟疫一般席卷开来!一时间~烽烟四起,混战在即!

  “一帮蠢货!”脸上已经被岁月留下痕迹的羁押警一脸不屑吐了口唾沫,眼看嘴上的香烟燃烧殆尽,便连忙又续接了一根,看他淡定的模样,似乎对这样的暴乱早就习以为常。

  直到车厢内的动静越来越大,看上去一脸忠厚的肥胖司机这才有些不安地说到:“老张,都这个仗势了,还不管管?”

  不等老张说话,一旁的另一位羁押警小李有些玩笑地开口回应道:“别急啊,这帮蠢货都是精力旺盛的主,让他们再折腾折腾,只要不把车整翻了,啥事都没有!”

  身旁的老张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后,便又自顾自地抽起烟来,云雾之间,这张冷漠且模糊的脸上,竟有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之势!

  骚动持续发酵,不一会,战斗便已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但此时~有一个人却让人倍感困惑!

  只见他位于车身后部靠窗的位置上。正一脸眉头紧锁地安坐着,整个人仿佛置身事外一般,

  他的双眼微眯,单手托住下巴,注意力全集中在了窗外黄沙遍地的山丘上,脸上遮不住的冷漠忧愁。

  最终!这场打斗大么持续了十来分钟,而它的终结者,便是老张手里的那杆长枪!

  “都他娘的给老子住手,谁在动老子一枪蹦了他,我倒要看看谁他娘的真不怕死?”

  当暴动停止后,大约又过了半个钟头,三辆保持着统一速度的押运车辆最终才停靠了下来。

  望着前方高约10米,附加着搞科技电网的复古墙壁,之前那个独自望向窗外一脸冷漠的男子心中不禁有些怅然若失,“然道自己往后的几年真的要在这暗无天日的监狱中度过?”

  接收室内,坐在物品看管所内的阴霾男子正凝视着身前的这个男人。

  “姓名?”

  “易翱”

  “东西都点清了吗?”当面色阴霾的狱警看到桌上摆放的物品后,眼神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疑惑与不解。

  “一本发黄的旧书?这上面是什么鬼画符?”

  “那是小篆。”易翱回答道。

  “咦?还有一套手术刀?”

  这次易翱没有接话,只是认真注视着桌上那套精美的手术刀,脸上不由的露出了疼爱般的微笑,就好似凝视恋人般的感觉,这可是他买给自己最贵重的礼物。

  “我之前是个实习外科医生。”易翱微微的挺起了胸膛。微笑的回答道。

  “哦?按照规定,这套手术刀收压,至于这本破书你可以带着,好,下一个。”

  说着,面色阴霾的狱警便将那本看上去破旧不堪的旧书随手朝着易翱扔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旧书本以一个偏差巨大的角度从易翱的身边擦过,随即朝着更远的方向飞去。

  易翱来不及发怒,连忙跑上前去,将刚刚落地的书本拾入怀中,随即转身对身后注视他的几名狱警投来了感激的微笑,这一系列的举动让原本想要看笑话的狱警竟有些索然无味,只得连忙吩咐人将易翱带走。

  望着易翱离去的背影,一同排队等候的其他囚犯纷纷露出了不屑的眼神,心中不禁想着“就这样的软蛋是怎么来到这所臭名昭著的监狱的?要知道,鸠山监狱收容的可都是作奸犯科的重犯。”

  然而这些却无法再影响易翱内心喜悦的心情,相比于那套精美的手术刀,易翱更在意的便是这本以小篆书写的旧书,这可是他从小就一直珍藏在身边的最重要的宝贝,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长这么大,就连自己相依为命的母亲以及同窗四年的宿舍死党都不知道它的存在,对于这本书的珍爱程度可见一斑。

  如果当时在场有懂的小篆体的人在场,便会发现,这本看上去已经有些发黄的书本封面赫然清晰的映着五个大字“九天妖瞳决”

  这可是易翱在五岁那年偷摸着自家的存钱罐,整整花了5块钱从一个老道士手上买下来的。如果不是当时老道士数钱的样子实在太猥琐,易翱绝对会认为他定是某座仙山当中的偶尔出世的老神仙。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