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至尊上门狂婿最新章节,至尊上门狂婿免费阅读

小说《至尊上门狂婿》是一本十分好看的书,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昆仑姜瑶,主要讲述了:看到这里,姜瑶忍不住开口了,说道:“不是的爸,叶昆仑……拎来的东西很好,是从古玩市场淘来的一个古董。““古董?“姜安一愣,脸色这才好了一些,看了一眼叶昆仑又问道:”那古董得值不少钱吧?二叔还看得过眼吧……

至尊上门狂婿最新章节,至尊上门狂婿免费阅读

《至尊上门狂婿》免费试读第16章 对不起

看到这里,姜瑶忍不住开口了,说道:“不是的爸,叶昆仑……拎来的东西很好,是从古玩市场淘来的一个古董。“

“古董?“姜安一愣,脸色这才好了一些,看了一眼叶昆仑又问道:”那古董得值不少钱吧?二叔还看得过眼吧?他的收藏可是很多的,一般东西还是入不了他的眼,要是假的,就更不用说了。“

姜瑶不敢把五个亿的事情说出来,怕把自己的父亲吓到,只是说道:“那古董还可以,城里的郝老板也来了,说那是真的,价值还可以。”

姜安一愣,这才点了点头,又诧异地看了叶昆仑一眼:“你哪来的钱买古董?该不会是把退伍费全糟蹋了吧?你不会真想让我家养你一辈子吧?”

叶昆仑笑了笑,说道:“没有,我只是运气好,让一个老板两百块钱把东西卖给我了。”

也许是有些劳累,姜安没有再说下去,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我得去休息一会,开了三个小时的会,头都开晕了,明天我去接任大典,就不用煮我的饭了。”

等姜安回到卧室,叶昆仑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大帅,领导已经同意了,只要你愿意来做这个负责人,接任大典谁来出席都可以。”

叶昆仑淡淡说道:“那给我再弄两个出席资格吧。”

“出席资格?大帅您不是说不来吗?感情兜了这么一圈,你是想看我闹笑话的?”

“不说了。”

叶昆仑直接挂断了电话,这更是气得影牙痒痒,但也只得去照做。

叶昆仑通完电话之后看了一眼在一旁收拾屋里的姜瑶,这个出席资格正是他替姜瑶准备的,毕竟今天在寿宴的时候也看见了,姜瑶一直受到欺压,很是委屈可是又无可奈何,这个接任大典规格很高,尽是名门参加,就连姜家都没有资格,或许靠着黄嘉祥能带进去一两个人,自己虽然暂时不想暴露身份,但让姜瑶开心一点总是可以做到的。

七年的耽误,还是要一点一点地来弥补。

夜。

叶昆仑和姜瑶回到了卧室。

因为他们是夫妻,而且屋里也没有多余的房间,所以理应住在一起,但虽然两人结婚七年,但这却是第一次同房,况且七年之后相见都好像陌生人,这更是让气氛尴尬不已,很是奇怪。

所以走进房间,姜瑶就停在了门口,脸上很是纠结。

自己和闺蜜都没有睡过一张床,更何况一个大男人?

叶昆仑知道姜瑶的想法,所以他径直走了进去抱了一床被子开始铺在地上。

“你……干什么?”

“我睡地上。”

“睡地上……会着凉吧?”

“在边野习惯了,睡不惯床。”

姜瑶要信不信地点了点头,很快上了床,钻进被子里。

关灯,床上地下两个人却都睁着漆黑的眼睛,没有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忽然异口同声地说道:“对不起……”

两人皆是一愣,姜瑶的道歉,还是为了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情,而叶昆仑的道歉,却不仅仅只是今天。

两声对不起让两个人都是沉默了,姜瑶的肩膀忽然耸了耸,泪水就抑制不住地从眼眶之中无声流出。

七年的等待,七年的委屈,这七年里,她可以说是承受得太多太多了,几乎处于绝望之中,很少有女人能从这七年里挺过来,特别是在这最美的年华里。

结婚的时候,自己才十九岁,可是转眼过去,今年已经二十六了……

压抑,悲伤,委屈在这一瞬间全部都被释放了出来。

这些都是七年里所默默忍下的,七年以来以及积累成了一条大河,而现在,面对这个离开七年的老公所说的一句轻轻的“对不起”,让姜瑶心中的那道堤坝瞬间瓦解,情绪全部倾泻出来。

姜瑶压抑着自己,让自己不哭出声来,但叶昆仑却将这些委屈痛楚听得一清二楚,他沉默地望着天花板,没有说一句话。

他还是那样相信,行动远比任何言语更加有力。

这七年里,我已经负了灵儿,不会再辜负你了……

一大早,叶昆仑就起了床,开始严谨地收拾自己的被子。

姜瑶被这种声音吵醒,睁开眼疑惑道:“你要干嘛?”

她的眼睛由于昨晚上哭过,现在还有些红肿。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姜瑶纳闷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说完,叶昆仑嘿嘿一笑。

“神秘兮兮的……”

姜瑶这么说着,很是好奇叶昆仑究竟要带自己去哪里,所以也只好开始起床。

叶昆仑要带姜瑶去的地方,当然就是大典,两人上了一俩的士,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怎么这么气派……”

下了车,姜瑶忍不住赞叹道,她转过头去,惊喜地看着叶昆仑说道:“这是哪儿?”

叶昆仑微微一笑:“记得你爸昨天说的那位负责人吗?这是今天为他举行的接任大典的地方。”

姜瑶神色一变:“接任大典?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

“我托朋友弄到两个资格。”

“两个资格?”

姜瑶刚想说这接任大典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都要以为叶昆仑是在开玩笑了,但一想叶昆仑昨天的表现,也是这样自信的样子,画是真的,而且后来自己还听说,姜俊家送的那块石头也被敲开了,果然和叶昆仑所说的一模一样。

难道是真的吗?

虽然感觉不可思议,但姜瑶却只能相信了叶昆仑。

“走吧,大典快开始了。”

就在这时,另外一人忽然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哟,这不是姜瑶吗?叶昆仑?你也来了?你们不是离婚了吗?怎么还这么亲密?”

这人正是姜俊,昨日他送的玉石因为叶昆仑的话搞成那个局面,让自己的父亲十分不满,自己也是对这叶昆仑十分憎恨,但因为那幅画的原因,本以为自己一辈子没办法报复,却不想在晚上的时候家里接到了消息,

说那晚上陈素芳打电话向老爷子去道歉,说明了情况,原来叶昆仑那幅画只是在古玩市场淘来的,并不是买来的,也就是说,这叶昆仑仍然是个谁都能踩上一脚的废物,充其量是个运气好点的废物罢了!

郁郁不乐,还是黄嘉祥这个姐夫答应带自己来大典见见世面,这才让黄俊舒心了一些,可正在广场上走着呢,远远地瞧见叶昆仑姜瑶两人,当即就跑了过来。

小说《至尊上门狂婿》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