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结婚下酒菜小说完整版,结婚下酒菜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结婚下酒菜

状态:已更新45.2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11-20 14:59:56

简介:爱情就像一杯毒酒,无药可解。要么不爱要么爱的彻底。…

结婚下酒菜免费阅读

结婚下酒菜免费阅读第一章 初次相亲

  一家新开的茶楼,内饰不错,最主要的是人少,安静。

  阴采如拿着一份晨报,介绍人说见面的女孩拿着一份日报。介绍人出生在解放前,而阴采如初次相亲也跟特务接头似的。

  见面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阴采如在一家外企上班,迟到是要扣工资的,日复一日,他养成了守时的习惯,尽管是短短十分钟,对他来说十分钟可以决定几百块钱的去留,看来未曾谋面的女孩松散惯了,虽未见面,想象中的印象却大丢其分。

  果盘瓜子沙拉,茶楼服务员生怕顾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统统上齐。

  “先生您慢用。”服务生微笑道。

  吃饱喝足,谁来茶楼消磨时间。阴采如倒不是怕花钱,他自尊心强,怕被放鸽子。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迟了。”卫影看了眼阴采如手边晨报,确定无疑她才落座,“路上堵车,来晚了,不好意思。”

  阴采如没有立刻顺着她的话说下去,他默默给卫影倒了一杯茶:“味道不错,可以尝尝。”

  五分钟的沉默,他们要不喝茶要不打开手机,各玩各的。

  沉默是可怕的,就算离开,也要找个恰当的理由。

  阴采如刚要说话,卫影却先他一步礼节性笑着说:“不好意思我是第一次相亲,所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你别见怪。”阴采如冷冷道:“我也是,不知道说什么。”

  阴采如看了看手表,憋了一会儿他说:“不好意思,我想我应该走了。”

  卫影一惊,急忙道:“哦是吗!”卫影起身,走在阴采如前面,果盘瓜子沙拉丝毫示动,水倒是喝了不少。卫影拿出钱包要付帐:“多少钱?”

  “那位先生没知诉您他已经付帐了么?”

  卫影回头,阴采如早没影了。

  “采如不是爸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任性了,相亲不丢人,女方也不错,跟你一般年纪,找个差不多的结婚吧,也了了我和你妈一桩心事。”出门前阴采如他爸反复做他思想工作,父亲的话始终纠缠着他的思绪,一会儿回家他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家,原本是爱的巷湾,可草草结束的相亲却令阴采如觉得家就是敌人的据点,去了就是一死。他下意识拿起手机拨通通讯录里面的号码……

  “喂!石头,方便去你那儿住一晚么?”

  电话那头传出声音:“不行,今晚我女朋友在,怎么回不了家了?”电话那头传出嘲笑的声音,阴采如果断挂断电话。这世界真是没天理,论长相没长相,论工作没工作,嘿,总有络绎不绝的女孩子屁颠屁颠跟着他跑。

  阴采如经常出差,旅馆住多了,可每一次安然入梦,还是家里的席梦思舒服,那就回家吧,反正要面对。

  一路上,阴采如反复琢磨理由,总不想听父母机关枪似的唠叨个没完没了。

  老阴乐呵呵迎上阴采如,拍拍他的肩膀:“你小子行啊,终于开窍了。”

  阴母附和道:“谁说我们家儿子是个书呆子,还蛮招女孩子喜欢的。”

  阴采如一头雾水:“爸妈你们说什么呢?什么招女孩子喜欢?”

  “人家女孩子看上你了,就看你态度了。”阴母拿出老人机,翻开信息给阴采如看,那份喜悦,这么多年,也就他当年考上重点大学。

  阴采如懵懵的,勾勒好的理由一一报废。“行行行,好好好,我知道了。”阴采如试图打马虎眼。

  “你别行,也别好,我和你爸都等着你态度呢!”阴母比老阴还着急,介绍人是她老姐妹的老母亲,几十年的交情。知道糊弄不过去,阴采如心说还是摊牌吧!

  “你都急死我了,你看看你妈,看看!”老阴指着阴母一头的白发,五十岁的人。阴采如心软了下来,微微叹口气,再看看他那揪着脸,紧蹙眉头的父亲,无奈道:“你们别急啊,我没说不同意,那就试着处处?”

  “处一定要处,还要用心处。”阴母嘱咐道。

  阴采如脑子乱乱的,回到房间便蒙头大睡,最好忘掉相亲这茬事。

  一觉醒来,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来一条短信,约明晚吃饭。阴采如看完短信,想都没想直接删掉。

  吃完晚饭,阴母进厨房洗碗,阴采如陪老阴看电视。“我和你妈商量过了,准备拿出积蓄为你买套房子。”老阴冷不丁说。

  “买房?咱家三室一厅够住了。”

  “婚房,给你结婚用的。”

  “八字还没一撇呢,您着什么急!”阴采如伸个懒腰,“困了,您看着,我睡了。”

  “坐下!”老阴厉声道,估计整栋楼的邻居都能听见。阴采如乖乖坐下:“爸,您都多大年纪了脾气还没改气大伤身。”

  “你也知道我年纪大了,那你怎么不早点结婚?非要等到我和你妈躺床上半死不活你才开心,才满足?”老阴越说越激动,他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除了上学那点事没让他操心,哪件事他们都操啐了心,尤其是人生大事,“必须端正态度,我说的是必须,眼看着街坊四邻的孩子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每次出门我和你妈都提心吊胆生怕他们问‘你家采如结婚了么’,你让我和你妈老脸往哪搁?”

  “爸,结婚无关乎脸面,你们心思太重。”

  “放屁!”老阴怒火中烧,“别跟我讲你那一套,给你个底线,今年结婚。”

  “爸,结婚不是赶集,动动嘴皮子生意就做出去了。”阴采如逆反道,“结婚是我的事,您也别太上火,顺其自然,别逼我。”

  “你?”

  “你们父子俩这又是怎么了?”阴母走出厨房,一手拿着抹布,一手拿着碗,“有话好好说,大晚上的吵吵楼上楼下听见还不笑话。”

  “你瞧瞧他现在,一句好话听不进去,非给他气死。”

  “明天我搬出去住,你们眼不见心不烦颐养天年吧!”

  话音刚落,老阴脚底下的拖鞋嗖的从阴采如头顶飞过:“混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