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替爱娇妻:高冷BOSS的蜜宠小说完整版,替爱娇妻:高冷BOSS的蜜宠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替爱娇妻:高冷BOSS的蜜宠

状态:已更新110.5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2-06 00:00:00

简介:“医生,可以只保孩子吗?”在医生帮她戴上氧气罩的那一刻,女子突然问道。 听见她的问话,医生微微一愣,眼中全是不解。 “人活着,真的好累,我想休息,很想。”看着头顶上方,女子似在向医生说话,又似在呢喃,在回忆什么。 她,在产床上,而他,却与别的女子在一起。 她不过是他闲时的玩具,随时可以丢弃。。。。仅此而已。。。。五年后。再遇。他冷笑,你再也无法…

替爱娇妻:高冷BOSS的蜜宠免费阅读

替爱娇妻:高冷BOSS的蜜宠免费阅读第1章:医生,保孩子吧!

  医院内:

  担架车轮滑动的声音在走廊上响起,它快速朝手术室的方向前进着,架车上,躺着一名腹部隆起的女子,满脸汗水并毫无血色,嘴唇咬得泛白,这一切都在说明她此时所承受的痛苦有多大。

  医生与手术相关人员紧随在架车的前后,而在他们当中还有一位穿着休闲装,年约七旬的老者,只见他紧随在架车一旁,气息虽有点喘息,却也没停下脚步,而他看着女子,脸上那担心与焦急则显示他与女子定有关系,同时也将他的内心感情表达了出来。

  “等,等一下。”快要来到手术室门口时,女子突然颤声对医生开口。

  “孩子,怎么了?”听见她的声音,老者慌忙上前握着她的手,并开口询问着。

  看着眼前老者,“爷爷,他,会来吗?”中途停下,咬了咬嘴唇之后,女子继续问道。

  “他,他会来的,我已经跟他打电话了,现在应该快到了。”看着女子眼中流露中的期盼,老者犹豫了一下,而后肯定说道。

  “是,是吗?”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女子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

  她知道,他不会来了,他不会来,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眼睛胜过相信她的解释。

  “爷爷,能把你的手机给我用一下吗?”一会儿之后,她再次开口。

  听见她的话,一旁医生微微皱了皱眉,但碍于对方的身份,他没有开口阻止。

  看着女子,老者脸上露出犹豫,“孩子,放心吧,他不相信你,爷爷相信你,爷爷相信你不是那种人。”他开口说着,却没有拿手机的动作。

  看着老者,女子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抬手。

  唉——叹息一声,老者将电话给了她。一切都是冤孽啊。

  颤抖着手接过手机,颤抖着手指按出一组在心中根深蒂固的号码,她将其放在耳边。

  嘟——嘟——嘟——

  “求你,接电话,求你。”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嘟嘟声,女子在心中乞求着。

  “告诉你,就算她死了,我也不会去看她一眼,所以,你不用在打电话了,死了这条心吧。”终于,电话在响过四声之后被对方接起,但对方那带着明显厌烦及厌恶的话语也直穿她心脏。

  那一刻,女子感觉自己似停止了心跳。就算她死了,他也不会来看她一眼,这就是他的答案吗?原来,她真的一点都不重要。

  “谢谢!我知道了,还有,我爱你,很爱。”动了动嘴角,女子开口,最后两个字小得轻如呢喃。

  听见她的声音,对方没有开口,女子也没有说话,两人就这样沉默着。

  突然,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女声,听见这声音,女子瞪大了眼,然后,手慢慢无力的放下。

  啪的一声,电话落至地上,翻转两圈之后,屏幕呈黑色。

  “爷爷,我进去了。”过了一会儿,看着一直用担心表情看着自己的老者,女子开口。

  待对方点头之后,她被医护人员推进手术室,门关上,在隔绝了与外面的一切那刻,泪同时从眼角流下,而身体的痛也早已被心里的痛所压过。

  “医生,可以只保孩子吗?”在医生帮她戴上氧气罩的那一刻,女子突然问道。

  听见她的问话,医生微微一愣,眼中全是不解。

  “人活着,真的好累,我想休息,很想。”看着头顶上方,女子似在向医生说话,又似在呢喃,在回忆什么。

  活着,真的很累啊,特别是被心爱之人误解之后,对方厌恶的话语,听在心里如凌迟,从来不曾想,心,原来真的可以痛到没有感觉。

  冷氏集团,它是一家跨国集团,虽不如小说中一样,是xx地区第一大集团,经营范围覆盖关于金钱的每个角落,但,再怎么样它至少也可以排进世界五百强。

  从建立之初至今,短短三十年时间,它便由一家只有几个员工的小公司发展成为了现今拥有员工上千的大集团,经营也从国内发展至国外,子公司更是开了一家又一家,咳咳.其实,话说,这些业绩貌似都是八年前由冷氏第三代接手之后才发展起来的。

  说是第三代吧,又好像有点不对,因为冷氏第一代的儿子在没来得及接手公司时,便因意外,与爱妻双双生亡了,独留下一子,也就是现今的冷氏总裁——冷析耿。

  冷析耿,人如其姓,看着他,你会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北极,据可靠消息,此人从不曾露笑脸,不管对谁都是一脸千年冰山样,今年二十八岁,与小说男主角差不多,同样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而且,也同样帅到让女人疯狂,男人撞墙的地步。二十岁接手公司,然后就开始运用那颗不得了的大脑对集团制定一长串计划,八年时间,事实也向众人证明了他的才干与能力。

  等等,以上完全为公孙雨晴的听说,至于事实是否也同样如此,嗯.还有待商量。

  转身,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电梯,抬手,将散落到脸庞的头发弄至耳后,深吸一口气,公孙雨晴转身,继续手上的工作,不管集团的总裁到底是什么样,那跟她都没有任何直接关系,因为她会见着对方的机率大概只有千分之一,所以,我擦,我擦,我使劲擦。

  “小晴。”

  啊——

  因为后背突然被人拍打了一下,正在努力工作的公孙雨晴忍不住大叫出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吓着你了。”听见她的叫声,来人慌忙说道。

  “没,没事。”转身,看着来者,她一边拍打着胸口,一边结巴开口。

  没事?没事才怪,她刚刚差点因为惊吓过度而“魂飞魄散”。

  “雪姨,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待心跳恢复正常之后,公孙雨晴开口问着刚刚唤着自己的长辈加同事。

  “哦,你看我这记性,是这样的,我住那隔壁邻居有个儿子,今年二十五了,至今还没有交到女朋友,昨晚去他们家串门时,他爸妈在说,叫我给。。”

  “雪姨,你这话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意思吧?”对方还没有把话说完,公孙雨晴便瞪大眼,嘴角带笑的问道。

  “是啊。”听见她的话,雪姨点了点头。

  “你放心吧,那孩子,昨晚我也见了,长得一表人才,而且,人家不但在一家大公司上班,还是一个不小的官呢,他们说时,我就想到你了,丫头,你今年也二十三了吧,也老大不小了,合适就找一个呗。”雪姨显得苦口婆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