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唯爱倒影小说完整版,唯爱倒影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唯爱倒影

状态:已更新27.79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1-07-21 12:15:46

简介:  他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却没有上演青梅竹马的戏码。  他不爱她,她都知道,却偏偏还是沦陷下去。  …

唯爱倒影免费阅读

唯爱倒影免费阅读第二章:婚后,疏离

  我没有多爱他,只是我不想我愧对他,或者说我不想看到他潦倒的样子。

  我宁愿是别人对不起我,也不要是我对不起别人。

  我总喜欢在所有的东西后面加上一个完整的句号,以便我多年以后回想的时候不至于后悔。所以,我知道,我不是在帮他,我只是想让自己没有任何的负担,哪怕这些负担原本就不属于我。

  既然当初我可以为了他而做这么大的牺牲,而现在,也就让这样的牺牲划下完美的句号。

  挥别我的爱恋。————转自苏子君**。

  苏子君和赵子华见过后,便独自走在人行道上。她笑了一下,真不知道该说是自己太了解赵子华了还是应该说那段感情还真有利用价值,一次不够,现在还来第二次。

  她始终记得,当年在美国,赵子华说,“子君,人生有很多的无奈,我有我需要肩负的责任。我不能也不应该放弃属于我的责任。至少,我不能让赵氏在我的手中毁掉,所以,你跟苏亦旻走吧。相信我,一个男人愿意这样威胁一个女子,无论他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绝对是爱极了。”

  苏子君现在都还绝对讽刺,那些话全都如同讽刺狠狠的砸在她的心尖上。

  苏亦旻用收购赵氏作为诱饵,不费吹灰之力便让她那段自以为坚固的爱情夭折。但奇怪的是,她从来也没有因此而责怪苏亦旻,也没有去恨赵子华。她的爱情脆弱得风一吹便如泡沫般碎掉,这都是她自己的问题,从来都与人无关。如果她够好,又何至于赵子华连反抗的心都没有。或者说,那些所谓的会为了某某放弃家世放弃荣华的人真的只出现在遥不可及的想象中。

  苏亦旻并非单纯的威胁,他的收购案本已经计划详尽,只等他一声口令。

  她不恨他,在这件事上,但不代表着他可以就这样去帮她选择了人生。一段感情的失败并不代表什么,不过只是为下一次恋爱吸取教训,但是一段婚姻的失败呢,这可以当做儿戏吗?

  她突然很恨苏亦旻的自私,为什么要将自己拖进这趟深水中,她明明就已经躲了那么久,还是无法逃脱这样的命运。

  原来真的很多东西都是注定的。

  回到公寓,她好好的睡了一觉,什么都不去想,不会疼,不会难受。

  第二天中午,当苏子君提着煲好的汤来到苏亦旻的办公室时,苏亦旻的表情虽是处乱不惊,但还是忍不住疑惑。在他的印象中,苏子君极少的主动,更何况是这些妻子特别“贴心”的行为。

  他抬眼在她脸上想要观察出什么来,但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你不是一向最讨厌来我公司了吗?”他记得她张口闭口都是资本家都是没有人性之类的不屑。

  “你昨天没有回家,猜想着就是在公司加班。这次又是忙什么?”她一边将汤小心翼翼的盛出来,一边开口,不过看她的样子重心都在那汤上。

  “就山岭那块土地。”他揉揉额头,确实一夜没有睡,有些疲倦。

  “先喝一口汤吧!”她递到他的手中,看到他的表情有些古怪,“怎么了?”

  “你突然对我这么温柔,我还真不习惯。”他似真非真的开口。

  “看来你是在责怪我平时都不够温柔了?”她走到他身边,然后轻轻的捏着他的肩,“前段时间去学了一下按摩的技巧,你看看感觉如何?我的力道行不行?”

  “这是想讨好谁?”他突然开口。

  “明天又该回别墅了。”她的语气有些无奈,他却笑了起来,她的眼光扫过他桌子上摆好的文件。

  “我爸也就算了,要阿姨听到你这话,那可是真要伤心了。”

  “要我妈听见你这么关心她,她一定会很感动的。”

  她停手收拾着他吃过的碗,动作很轻。他看着她的动作突然开口,“山岭那块地的开发权的竞争很是激烈。我记得你在国外留学的时候选的是市场分析与公关策略,那你来帮我分析一下这块地到底值不值我花如此大的手笔.”

  苏子君后退了一步,拿着保温瓶笑着,语气也是轻松之极,“这些麻烦的事还是交给你们男人来做。”

  他幽幽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直到那一扇门被轻轻的关上,他才拿起电话,“派人跟着苏子君,看她这段时间都和什么人有所接触···”

  苏子君出了他的办公室,站在原地抚了抚胸口,没有人知道她此刻会多紧张。如果苏亦旻记忆力够好,就应该知道她的数学是她中学时期唯一的骄傲,能和全年级第一媲美的数学成绩,但偏偏别的科目成绩平平。

  她对数字有着天生的敏感。

  她先回了趟公寓,睡了一下会儿后,然后查了一些网页。所有的网页全都是苏亦旻着手的收购案,不乏溢美之词去赞美他的商业头脑,但更让她注意的是,苏亦旻的所有工程中没有出过一起剽窃案。所有的评论家都说苏亦旻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但她今天所见到的一切,他在这方面根本就没有费多少心思,如果哪一个员工真的别那家公司收买出卖公司的机密,这都是很可能发生的。但真的从没有出现过一起剽窃。

  她又仔细分析了那块地,正处于开发区,无论是做娱乐城还是商品房都可以说是稳赚不亏,虽然只是以合作的方式共同使用。但苏亦旻早有计划要做本市最大的娱乐城,那这块地他是势必要拿下来了。

  她想了一下脑中的那个数据,这可行吗?虽然这个价格也不算是离谱。

  把电脑关上,她给赵子华打去电话,“还是上次那里见面。”

  再次见到赵子华,她心里竟然有一**上就要解脱的感觉了,是啊,一切都要结束了,她和他。她看着这个曾经给过自己温暖的男子,他会因为自己一句玩笑话就在凉亭里等五个小时,也会小心的记住自己的每一个喜好,会记住每一个节日。但现在,她却一点都不想去回忆。

  她坐下,喝了一口杯子中的液体,只一口,她的心便跳了一下。他还记得,自己从不喝咖啡,只要一碰咖啡就会胃疼。所以,他换成了饮料。她轻轻的吸了一口气。

  “知道了底价?”赵子华开口,这是他唯一翻身的机会了。

  “你就那么自信我会为了你而背叛我丈夫?”她表情淡然,幽幽的看着他。她就想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到这样的自信。

  “我能有什么信心?我只能说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现在赵氏岌岌可危,在前几年就已经一年不如一年,尤其是苏亦旻要收购赵氏的消息出来,赵氏的股票大幅的上升,但在他一句停止收购后,股票又迅速掉下,几乎都快崩盘。那次事件给赵氏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这一两年都快要退出人们的视野了。”

  “你的意思倒是我的责任了?”她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

  “我只是陈述了一下我的现状而已。如果你觉得这都是我应该得到的,那就当我什么也没有说。”

  她看他一眼,“我希望这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她的手指沾了水,然后在桌子上写上一个数字。

  “这是底价?”他眉头皱了一下,然后看着她。

  她点头,“这确实是远辰的底价,但却不是你能拿下这块地的底价。”

  “什么意思?”

  她并不回答,“赵氏的实力根本就无法拿下这块地,即使拿下也没有办法运营。你何必一定要追逐这块地?”

  “我自有办法,而且只要拿下这块地,我就能让赵氏起死回生。”赵子华的眉宇间全是一股狠决,不达到目的绝不罢休。

  “如果你真想拿下这块土地,那就在这个底价的基础上增加两千万。而且,如果要赢远辰,那就再在这个基础上又加三百万。这三百万应该就是和北辰的差价,即使北辰更具有实力,但当竞标书在同一个水平时,这个价格更加会让准备以这一块土地发家的林氏满意。”

  他打量了她好几眼,“我可以相信你吗?”

  “你可以选择不信。”

  “苏子君,你是提供了一个商业机密。但我赔上的是我的所有身家。”

  苏子君还想说什么,突然觉察到了不对,她打翻了桌子上的杯子,水一直流到地面,“赵子华,这绝对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从此以后,你最好不再相信我,而我也绝对不会相信你。我们后会无期。”

  说完,她绝尘而去。

  柯华跟着苏亦旻来到这个高级会议室,这个时候里面已经坐着来自各个企业的优秀团队,在利益面前,也没有几个人愿意退缩。苏亦旻笑了一下,柯华老老实实的看着自己的老板,他似乎没有一点的担心。

  “你看看蒋氏派代表来了吗?”半响,苏亦旻才淡淡的开口,却是说着与之不相关的话。

  柯华确认了两遍才回答,“没有。”

  苏亦旻点点头。

  先在众公司一一的进行阐述,再淘汰一些完全没有实力的公司,下一轮才开始竞价。竞价都写在标书上,这个价格就显得相当的重要。在柯华准备交上的时候,苏亦旻突然阻止了她,“在原来的底价上加两千万。”

  柯华一愣,但还是照做。

  交上标书,最后由主持代表宣布谁中标。

  苏亦旻很悠闲的坐在那里,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落后于人。

  下午,代表终于在最后的审核后作出陈述,“我代表林氏对这次的竞标案作出最后的选择。这块土地并非完全的出售,而只是以合作的方式寻找合作伙伴,感谢各位对林氏的厚爱。在所有的计划中无疑远辰是做得最好的,也是最有实力的。但是很抱歉,我们一致认为赵氏的标价更符合我们的价位。”

  苏亦旻猛的站起来,似乎不相信一般。

  但他耳边却传来对方的声音,“相信我们和赵氏会有很好的合作···”

  苏亦旻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他低沉着声音,“查清楚赵氏的报价。”

  柯华不敢懈怠,立即去查。

  苏亦旻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从空中被人狠狠的推下来,找不到一个支点。

  柯华上了他的车,“苏总,赵氏的底价比我们多了三百万。”

  他握紧方向盘的手更加的紧,一回到公司,他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这个时候,桌子上已经放好了快递来的照片,照片中的苏子君和赵子华似乎正因为什么事闹翻了,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不善。

  他还记得对方在电话里说,“苏太太和赵子华并没有任何亲密的动作,而且他们的交谈似乎并不愉快,苏太太还在一气之下打翻了桌子上的水杯····好的,我会将照片快递给你。”

  他手中捏紧照片,“交谈并不愉快吗?”

  这么多年,在商场上他成功的秘诀便是谁都不肯相信,哪怕是在这些大事件上。所有关于底价的方案,他总会在最后的一刻才做决定,这也是虽然别家公司总是觊觎却总得不了手的原因。

  但这次···

  他躺在转椅上,心情跌落到谷底。

  因这次没有拿下山岭,整个公司的气氛都显得格外的沉闷,几个月的努力全都在这一刻付之东流。在这片无形的战场上,残酷无处不在。

  苏亦旻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回到公寓,刚进门就听见电视放出的声音,他扫一眼屏幕,然后才将目光放在苏子君的脸上。她轻轻的笑着,展现出一脸的青春美好。

  他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

  “今天真早。”她只看他一眼,然后又将目光放在电视上。

  “案子结束了自然也就空出时间了。”他淡然的开口。

  她一直看着电视,过了一会才意识到他一直都看着自己,这才露出了微笑,“那就去洗澡吧。我看完就去做饭。”

  她的语气自然从容,他站起身拿上睡衣便进了洗手间。

  她坐在那里沉默了半响,关上屏幕,然后去了厨房。

  他出来后,等了一会儿便可以开动了。

  小桌子上有七道菜,但这七道全都是苏亦旻最爱吃的家常菜,连那青菜汤都是他最爱的。如果是平时,他会觉得自己的心情一定因此变得很好,但这个时候,他却感到一丝的压抑。

  她见他一直看着桌上的饭菜,有些奇怪,“怎么了?”

  “这些菜全都是我最爱吃的。”

  “哦。那有什么不对吗?”

  苏亦旻吃了几口饭才看她一眼,“我突然想到,其实你还挺了解我的。”

  他的话音刚落下,她的手明显的抖了一下,然后展出一个微笑,“你是我丈夫,了解你一些吃饭的爱好是很正常的。”

  他不再开口,只是他比谁都清楚。她即使做饭的时候会给他做他爱吃的饭菜,但也绝对会给自己做一两道爱吃的饭菜。

  吃过饭,他找出一部电影,闲闲的看着,然后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对了,你怎么不问一下我这个案子进行如何?”

  苏子君笑了一下,手中拿着那团毛线钩着,“还有谁会不放心你的啊。”

  “这样啊。原来你以前一直都不问我工作方面的事,只是因为你相信我。”他看着她,“那这次我要让你失望了,山岭被赵氏拿下了。”

  苏子君一愣,“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很想拿下那个可以和林氏合作的案子的吗?”

  “这个和拍卖不一样。”他叹了一口气,“是我大意了,让别人钻了空子。”

  她小心的打量着他的脸色,“对远辰有很大的影响吗?”

  他的手揉着她的头,“别担心。还不至于。”

  她狐疑的看着他,想开口再说什么,但看到他眼里的疲惫,还是选择了闭嘴。

  这一夜,他似乎打定主意折腾她。而她也尽可能的去配合他,极尽缠绵。事后,她窝在他的腋窝里喘气。突然想起了她们新婚之夜,那个时候,她拼命的想要挣扎,而他就似乎想死死的控制住她。两个成年人在床上似乎在进行着一场战斗,虽然结果是她输了,但至少也没有让他好过,这样想起来,她觉得自己虽败犹荣。

  在黑暗中,他的眼睛分外的幽深,在那眼底好像有着跳跃的火苗在不断的上升。

  他的手抚摸着她的肩,然后一翻身,又将她压在身下,他的声音喑哑,“子君,我们要一个孩子吧!”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