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三国曹昂传小说完整版,三国曹昂传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三国曹昂传

状态:已更新59.15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08-28 22:34:18

简介:  穿越成曹昂不是新闻,穿越成小时候的曹昂却是新闻。  这时老爹曹操还在尽职尽责做着济南相,生母早死的曹昂还没有被丁氏收养,妾侍之子的身份让他备受欺凌,而野心勃勃的族兄们也正在一旁虎视眈眈。  在这混乱的汉末,谁能够力挽狂澜、只手遮天?!  尽在《三国曹昂传》!…

三国曹昂传免费阅读

三国曹昂传免费阅读第1章 师从曹仁

  窗外那只烦人的大公鸡又开始“喔喔喔”叫个不停,曹昂将被子用力蒙在头上,可还是能清楚地听到那烦人的“闹铃声”。

  该死的,又要起床了!作为一个习惯于晚睡晚起的现代人,穿越到古代最大的烦恼就是晚上没事干、早上起得早!此曹昂可不是彼曹昂,在他十岁的躯体里面,隐藏着一个现代人的灵魂。

  生活在现代的那个“曹昂”,虽然只有着一份收入不高的工作,但他下班之后总可以打个魔兽玩个CF,看看“校内网”上同学们那各种让人羡慕的动态,再偷偷浏览下**上的各种成人漫画。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只是在同学聚会上的一场酩酊大醉,竟让他穿越至汉末,成为了牛人曹操的长子——曹昂!

  生活在汉朝的这个“曹昂”,打小聪明伶俐,而且性情刚直,很受曹操喜欢。只是因为自己是妾侍之子,在家族中的地位并不算太高。就为了得到父亲信中的一句夸奖,“曹昂”日夜苦读,结果疲劳过度,某天更是不小心从马上跌下来,昏迷不醒。最后魂飞魄散,白白便宜了穿越者。

  曹昂自穿越以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终于熬过了最开头的十余天,熟悉了自己的身体,也熟悉了周围的环境。虽然这过程听起来惊险,其实却平淡无比,因为曹昂只是个妾侍刘氏的儿子,而刘氏在黄巾之乱时便因为难产而死。如今已过去很长时间,谁会注意到他这个孩童的异常呢?

  “少主,起床了!起床了”窗外有人不停拍打着窗户,疾声叫道:“再不起来,可就要迟到了,到时候你可别骂我!”

  “就起,就起!”曹昂一个激灵,连忙从榻上翻身下地,从一旁的衣架上取过一身汉服裋褐来,匆忙穿了起来。好在穿越已有些时日,总算是没有穿错。等他穿好衣服后,连忙将屋门打开,窗外那人便赶忙走了进来。

  曹昂对那人说道:“小乙哥,快,帮我梳梳头。”

  那小乙点了点头,便从几案上取过一个缺了几个齿的旧木梳来,认真替曹昂梳起头来。一边梳头,小乙一边说道:“少主,其实你不用这么早起床的!你书读得这么好,就算是不练武,在家里也是佼佼者,干嘛这么玩命呢!你的伤还没好利索!”

  小乙是曹昂的生母刘氏留给他的唯一奴仆,虽然只比曹昂大了三四岁,却有一身好气力,而且对曹昂忠心耿耿。只是为人过于憨厚,有时显得有些个愚笨。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没有发现自己小主人最近的异常,反而被曹昂套了不少话去,让曹昂慢慢融入了现在的生活。

  曹昂笑了笑,挠了挠头,“小乙哥,你别在这里宽慰我。文武兼备,方为君子。过去我只是死读书,身子骨差得很,如果不奋起直追,那就算是满腹学识,也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酸书生而已,有什么前途?!父亲领兵平定黄巾之乱,凭借的是一身武艺和韬略,可不是临阵作诗!”

  小乙讪笑了一下,也觉得曹昂说的很有道理,他手中梳子不停,很快就将曹昂的头发分成左右两半,在头顶上各扎成一个结。

  现在曹昂只有十岁,称得上是总角之年,还不能束发,只能扎起这两个羊角来。屋子里也没有铜镜,曹昂往水盆里扫了一眼,看着整齐的两个小角,对小乙的手艺还算满意,又夸了他两句。

  两个人很快收拾妥当,便往族中的演武场跑去。现在天空中刚刚泛出鱼肚白,月亮和星星都还没有下班,整个演武场里空荡荡的,除了负责值守的两名家丁,根本就没有别人。

  曹昂笑着跟那两人打了个招呼,将院门推开,熟练地跑到了僻静处,果然发现那里还有没扫干净的鸡毛。他不由得微微一笑,从旁边扯过一个扫帚来,认真扫了起来。小乙也跑到了器械那边,认真地擦拭起兵器来,同时也为曹昂放哨。

  过了没多久,曹昂就将那些个鸡毛扫成了一小堆,随手在地上挖了个小坑,然后——他就从那小坑的坑底看到了前几天埋下的狗骨头。曹昂无奈地叹息一声,又换了一个地方,这才将那些鸡毛埋好,并在上面用力跺了几脚,将浮土踩结实。

  忙完这一些,曹昂便打起拳来,等他浑身冒汗的时候,曹仁才赤着上身,仅着一条牛犊短裤走了过来。

  曹昂停了下来,冲他行了一礼,而后低声劝道:“叔父,拜托你下次偷鸡摸狗的时候,吃完了,一定要打扫得干净一点,每次都要让我来给你收尾!要是让别人告诉祖父,咱们曹家出了个偷鸡贼,那大家还不得笑死!”

  曹仁摸了下鼻子,嘿嘿一笑:“不是有你这个大侄子嘛,叔父下次一定注意!叔父也是没办法,练武就得多吃肉,可咱们族里武学的伙食实在是太差!”

  他说着说着也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转移话题道:“来来来,你把昨天学的那几招再练练,叔父给你把把关!”

  曹仁今年只有十九岁,目前正在武学中学习。可能是因为天赋异禀,他的武功进步很快,除了夏侯家的几个硬茬子,曹仁可是打遍族学无敌手,号称曹家年轻代第一人!也许是因为曹昂的灵魂来自现代的缘故,放荡不羁的曹仁与曹昂很是投缘。加上曹昂最近总是帮着曹仁放哨把风,曹仁无以为报,也只能多指点下曹昂的武艺。

  且说曹昂听到曹仁此话,连忙扎了个马步,认真地打起拳来。别看他只有十岁,基本功倒还算扎实,而且这段时间以来,曹昂空闲时便对这套拳法反复练习,现在打来倒也很是熟练。

  曹仁站在一旁,眉头却皱得越来越紧,最后忍不住叫道:“停!停!”

  见曹昂收住拳脚,曹仁皱着眉头说道:“拳法是什么?是用来打人的!就算是些套路,也该有杀伤力才对,打起拳来,更是要有冲劲!你看看你的拳脚,软绵绵的,就像是红袖招里的那些舞姬,你是给人家按摩吗?!来来来,你打我胸口一拳!”

  曹昂环顾左右,见并无外人,这才抡起一拳,用力朝曹仁的胸前砸去。就听“咚”的一声,这拳头正砸在曹仁的胸口,震得曹昂手腕微麻。

  曹仁冷冷一笑,怒声说道:“这是拳头吗?我还以为是在给我挠痒痒呢!前几天我怎么跟你说的,要用气!气沉丹田,以气御拳。想象着一股气在你身体里游走,带动你的胳膊、手臂,乃至于你的拳头,然后奋力打出去!出拳要果断,下手要迅速!再来!”

  曹昂听了曹仁的评论,连忙集中精神,不过,让一个现代人立即感悟到内息,显然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匆忙打出来的这一拳,虽然带着呼呼风声,却还是没有多少力度。

  曹仁皱了下眉头,“别慌,用心想想,沉下心来!别浮躁!”

  曹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想象着一口精气慢慢经过自己的五脏六腑,沉入了丹田;想象着一股暖暖的气流顺着自己的手臂,从肩部到肘部再到腕部。一边想象,他一边顺势行动,猛地挥出一拳,正砸在曹仁的胸口!

  曹仁身体微微一晃,便将这一股力道轻松卸开。不过他还是笑了笑,高兴地说道:“这才对嘛,不过力道太小,还是跟挠痒一样!其实这功夫说起来玄乎,就是个运气的窍门,想要掌握它们就四个字,勤学苦练!”

  说到这里,曹仁往周边看了下,见周围无人,便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油光铮亮的帕子来,塞到了曹昂手里。曹仁摸了下鼻子,压低声音说道:“快把这收起来,这上面绣了些运气的法子,乃是咱们武学里教头家的不传之秘,我前些年费了好大的劲,才从他那里骗……要过来。上个月你练功的时候就该交给你的,只是我当时没有顺手的帕子,这才耽误了这么久……你回去洗洗上面的油渍,然后仔细学学,多练练!”

  曹昂很是无语,他看着这油乎乎的手帕,再看看曹仁那诚挚的笑脸,也只能叹息一声,将它揣在了怀里。

  曹仁又摸了下鼻子,笑着说道:“来来来,你再按刚才的法子,再打我一拳!”

  曹昂点了点头,慢慢运气,而后猛地挥起一拳就往前砸来。曹仁这次却没有硬接,而是往旁边一撤步,右手已经顺势抓住了曹昂的手腕,脚顺便再往前一绊,就将曹昂摔到了一旁。

  不过还没等曹仁点评这一招,一旁就有人高声叫道:“打得好!”

  声音很是突兀,吓了曹仁一哆嗦,他猛地转头,见旁边却是刚跑过来的曹安民那厮。

  就见曹安民气喘吁吁地冲曹仁施了一礼,笑着对他说道:“叔父刚刚那一招,实在是帅气!对付曹昂这样卑贱的妾室之子,就该这般不客气!依我说,像他这样没有教养的孩子,长大了也是咱们曹家之耻!这段时间家里出了个偷鸡摸狗的小贼,说不定就是他这厮!哎,叔父,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叔父,叔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