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亮剑:疯了吧,你管这叫边区造?小说阅读,亮剑:疯了吧,你管这叫边区造?完整版

强推热门穿越小说亮剑:疯了吧,你管这叫边区造?,这本小说的男女主人是姜天逸李云龙,作者是半梦春休。简介:这一次上路,两人放慢了脚步,不再像之前突围时那般急速行走。每走不一会儿,天就渐渐泛白起来,慢慢地,从东方的雾气先有些微红,随着时间的推移红色越积越浓,便突然划出一线鲜红,那鲜红里突然跳出一个通红的光轮…

亮剑:疯了吧,你管这叫边区造?小说阅读,亮剑:疯了吧,你管这叫边区造?完整版

《亮剑:疯了吧,你管这叫边区造?》第3章 初见李云龙

这一次上路,两人放慢了脚步,不再像之前突围时那般急速行走。

每走不一会儿,天就渐渐泛白起来,慢慢地,从东方的雾气先有些微红,随着时间的推移红色越积越浓,便突然划出一线鲜红,那鲜红里突然跳出一个通红的光轮。

看着初升的太阳,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脚踏着厚重的黄土地,姜天逸这才有了一种真实的感觉。

至于昨夜发生的一切,潜意识只当做一场异常逼真的梦,梦里所有的一切都将会随着黑夜散去,伴着光明而驱逐。

直到看到黎明曙光的这一瞬,姜天逸才觉得自己真正代替前身融入了这个世界。

这时姜天逸也感觉到从昨晚穿越过来,那种讲不清道不明的一丝隔阂感也烟消云散。

这时脑海里,也出现了系统的机械声:“叮,恭喜宿主真正融入这个世界,接下来请宿主再接再厉,早日完成任务,提升等级权限。”

走在前面带路柱子这一剑似乎也感到了什么,回过头来来回回地看了看姜天逸。

柱子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只是有种感觉:

面前这后生似乎变得更加亲切了。

姜天逸看着回首盯着自己的柱子,好奇的问道:“看什么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一边说着手还一边往脸上擦,好像要擦掉什么污泥似的。

“没…没什么!就是好奇看看而已。”

看着略显慌乱的柱子,姜天逸也不在意,继续问道:“这里新一团的驻地还有多远啊,都走了半宿,整个人累得都要散架了。”

“快了,翻过前面那座小山坡就快了,也就20公里而已!”

听到柱子的回答,姜天逸心底一万个草泥马飘过,什么叫做20公里而已啊,以为我是机器不会累啊,好怀念那辆二手小吉利。

一想到这,姜天逸更是觉得两条腿都加了铅沉重到不行,似乎每走一步腿都要断了。

“系统,快出来十万火急,有重要事情要问你?”

脑海中再次传来机械的声音,“宿主,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啊,先说好,在你没有完成任务获得积分之前,我是不会给你提供任何物质帮助的。”

听到系统的声音,姜天逸迫不及待问道:“万能的系统大爷啊,我想问你,能够兑换那种增强体质的物品吗?”

听到姜天逸的问题,再加上现在遇到的情形,系统立马就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了,还是那副老样子,不紧紧不慢的回道:

“可以啊,但那暂时还不是你这个穷光蛋能兑换的,本系统建议宿主还是抓紧时间完成任务,当然后面完成任务了,说不定你就可以兑换加强体质的物品了。”

听到系统的回答,姜天逸瞬间又浑身充满了动力,似乎前面20公里的路变成了200米。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再多说话,只是埋头前进,期间仅仅只是简简单单地休息了两次,然后又继续上路了。

头上的太阳越走越近,不知不觉都来到了正上方,虽然1月底的太阳并不热,但疾行四五小时后,身上还是微微出了些汗。

看着一望无际的山坡,姜天逸忍不住再次向柱子问道:“差不多有四五小时了,离驻地到底还有多远啊,又累又饿的,我昨晚到现在还没有进过一粒米啊!快受不了了。”

柱子回头看着摇摇欲坠的姜天逸鄙视的说道:“才这么点路就受不了了,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哥阔少爷,白长这么大的块头,这点苦累都受不了,想当初团长带着我们打鬼子时候,可是夜行50公里,全团上下1000多人没有一个落下,早上更是还要袭击鬼子的补给队伍呢!”

听出柱子话语里的鄙视,姜天逸现在是多余的一句话都没力气反驳了,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老子活到27岁就还没走过这么长的路,更还别说全是这些破山路,简直要了老子大半条命。

柱子似乎看出了姜天逸即将到了崩溃的边缘,赶紧说道:“再坚持坚持马上就到了,翻过前面那座山,再穿过一条河沟就到了,要不我们先休息会,然后一鼓作气直接到团部。”

姜天逸此刻连说话的气力也没有了,只用行动表示了自己的选择,噗呲一声,姜天逸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地上轻轻掀起一阵尘土。

柱子也随即坐下来休息,只是状态要比姜天逸好很多。

“哎,兄弟,你这身体不行啊,走这么点路就气喘吁吁的了,平时得多锻炼才行啊!”

看着姜天逸疲惫的模样,柱子好心的劝道,然而姜天逸并不领情,只是上下看了看柱子,内心一阵无力吐槽。

头顶的太阳渐行渐远,已经朝着逐渐朝着西方往下走,稍作休息两人继续上路。

终于翻过了这最后一座土坡,柱子用手遥指正前方一处若隐若现的村庄,问道:“看到了没有,我们团部就驻扎在那里,下山穿过这条河沟就到了。”

姜天逸顺着柱子手指的地方望去,前方大概300米左右,可能因为是村子的缘故吧,一眼望去有许多大树,透过树的枝丫,还能隐隐约约看到几间房屋,村子的上空还升起缕缕炊烟。

顺着山坡的羊肠小道来到河沟,继续穿过河沟,前行至村头。

姜天逸和柱子正准备要进村的时候,突然马路两旁的树丛里窜出几个年轻的战士围着他们俩,手中提着枪也指着他们。

“不许动,你们是什么人?赶紧老实交代。”

姜天逸看着明晃晃的几条枪口对着,心里咯噔一下,内心是慌得一笔,生怕他们小手一抖,身上多处几个眼子就嗝屁歇菜了,也不敢多做什么动作,只能用眼神示意柱子,让他赶紧说话。

柱子看着周围围指着他们的枪内心也是一点不虚,伤感的回道:“我是新一团在阳寿县的侦查员,这次回来是有重要情报向上级报告,叫你们负责警卫的李排长过来吧,他认识我。”

柱子这么一说,几人也并没有放松警惕,只有其中一名战士朝村子跑去,剩下几人继续拿枪围着两人。

不过短短两三分钟的时间,刚刚跑进村子的那个小伙就带着一个身穿灰色军服的战士朝这边走来。

隔着还有十多米,身穿军服的李排长就大声说道:“原来是柱子你们回来了啊,他们是加入的战士还没见过你,所以才会这样。”

话音刚落,围观的战士也发现闹了个大乌龙,赶紧收回枪,连声道歉。

待到李排长走近时才发现陌生的姜天逸,好奇的问道。

“这是你们侦查队新发展的同志吗?怎么这次你们队长没跟你们一起过来啊!”

柱子带着哭腔哽咽的说道:“我们队长他…他为了掩护我们牺牲了!”

“什么!怎么回事?”李排长的语气瞬间尖锐起来。

“一时也说不清,您还是带我去见团长吧,队长有重要情报让我向团长报告。”

“行!”

“小王,先带这位兄弟下去休息,我带柱子去见团长。”

姜天逸这会也不急,反正早晚都会见到李云龙的,也不多说就跟小王去休息了。

“报告团长。”李排长隔着门帘朝屋内的李云龙请示。

“进来吧!”

李云龙坐在炕上,就着几个花生米,手里端着半碗地瓜烧就喝了起来,看到跟在李排长身后柱子,惊讶的问道。

“柱子是你回来了啊,咋没看见队长啊?”

“队长他牺牲了,他是为了掩护我们而牺牲的…”

“你他娘的,快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昨晚不知道鬼子发了什么疯,突然集结所有的伪军、保安团在陈家沟一带带大肆的搜捕,我和队长刚好在那一带活动,就被小日本包了饺子,后面队长为了掩护我突围,自己吸引敌人的注意,最后牺牲了。”

李云龙把酒碗往桌上狠狠一放。

“这群小鬼子在陈家沟突然大肆搜捕,肯定发生了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重要事情。”

柱子听到李云龙的话立马说道:“我和队长在胡家沟的行动的时候,救了一个逃出来的武器专家,他非要我带他来见您。”

李云龙听完,立马下命令:“李排长,你赶紧把他带过来,我有话要问!”

这一边刚坐下休息没过多久姜天逸,就被李排长带去见李云龙了。

掀开门帘一进屋姜天逸就看到坐在炕上的李云龙。

李云龙的模样并不特殊,反而十分普通,板寸头,中等个子,长得很匀称,就是脑袋略显大了些,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大概就是那炯炯有神的双眼吧,锐利的眼神盯着,好像要把自己剥开来一样。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