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辉煌刺客小说完整版,辉煌刺客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辉煌刺客

状态:已更新62.3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06-02 21:00:29

简介:  故事,从少年刺客出村寻找师父说起……  …

辉煌刺客免费阅读

辉煌刺客免费阅读第一章 老人与剑

  光明纪二零一三年,盛夏,午。

  烈日高挂在天空,仿佛是要驱散世间每一丝阴凉般的拼命的释放着热量,就连躲在树荫下的蝉都热得脱了力,一声不吭的挂在树干上。

  著名的甘露避暑山庄正位于布里克大公国的西南方,这里背山靠林,四季如春,气候宜人。据说现任的布里克大公每年夏冬两季都一定会来到这里住上一两个星期,舒舒服服的过一段悠闲、懒散的日子。

  甘露避暑山庄的门前是一段笔直的大路,虽然只是土路,但压得十分平整,大路的两边是一棵棵修剪得整整齐齐、高矮相同的矮树,哪怕只是乘坐马车行驶在这条路上也是一件极为惬意的事。

  然而,在距离避暑山庄大门约两三公里的位置,一条羊肠小道歪歪斜斜的插进一旁的树林深处,羊肠小道与平整的大路交界处缺了几棵矮树,好像是一排整齐的牙齿中间突然缺了两颗,不仅显得十分难看,还有漏风的危险。

  追求完美的贵族们经常劝慰布里克大公找人补上这颗“缺牙”,可大公虽满口答应却一直不肯付之行动,似乎颇以这颗“缺牙”为傲,很多贵族对这条小道通向何处很感兴趣,奈何小道实在太窄,马车根本无法驶入,而贵族老爷、太太们的双脚十分高贵,又怎么可能亲自去走这种根本不像路的路呢?因此这条羊肠小道的神秘感一直保留到了今天,有可能还会一直保留下去。

  羊肠小道的尽头并不是贵族口中相传的藏宝地,也不是有猛兽守护的泥泞沼泽,更不是大公情妇的居住地,这里只有一个极小的小村子。

  这是一个极小的村子,仅有五间房屋、一个猪圈及一片果园。五间房屋中有四间都极小,一间略大,猪圈里最多能养十头猪,果园则种植着七八十棵苹果树,村子后面是一片很大的树林——事实上小村就是在一片树林开垦出来的空地上建成的。若硬要说出这里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就是村子里的猪圈干净得好像是大城市里的宾馆大厅,别说是猪粪,就连湿泥都见不到一片。

  小村几乎从来没有外人踏足过,哪怕是布里克大公都不会轻易踏入小村,这里的村民初看时十分普通,但相处久了就能发现,这些人身上都有一种泰然自若的非凡气质,似乎连皇帝老子都不会放在眼里。

  此时,小村旁边的树林里,正发生着一件足以惊动整个大陆的事。

  一位身着灰色魔法袍的老魔法师正与三名持剑武士对峙着,老法师身上有许多伤口,鲜血虽早已不再流淌,但老人那微微颤动的身躯却显示着他已经疲惫到了极点,似乎随时都要倒下。站在老法师前方不远处的三名男子衣服样式和颜色都不尽相同,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持剑的姿势也各不相同。

  四个人身上都没有任何伤口,精力依然旺盛却无意向老人靠近,这显然违背了武士与魔法师战斗时的固定模式——众所周知,除了弓箭手和魔法师本身以外,几乎年有近战职业与魔法师交战都会尽量的拉近与魔法师的距离,无论是为了打断施法还是为了给魔法师造成伤害。

  也不知是不敢还是不能,三名男子却始终站在原地不动,就像是三具练习魔法用的人型靶子,唯一显示他们还是活物的证据就是那谨慎的盯着老法师的眼睛,似乎在等着他施法。

  凉爽的微风吹过,吹得树叶互相拍击,发出了“哗哗”的声响。

  四人对峙地点约五十米外有一株小灌木丛,一个身着黑衣,大约十一、二岁,胖胖的小男孩正躲在后面观望着,大概是因为紧张,他的手指在干燥的土地上不停的摸着、画着,带着温度的沙土从他的指尖流过,将他的十根手指涂成了棕色,看起来十分滑稽。

  小男孩名叫霍格,从小就生活在这个神秘的小村子里,是一个被师父养大的孤儿,也是一名令人谈闻色变的刺客。

  霍格是一个十分平凡的男孩,唯一的爱好就是喜欢触摸东西,喜欢指尖上传来的那些奇妙的触觉,无论见到什么都想要去摸一摸,感受到了触摸物的质感之后才肯罢休,就连火他都去摸过一次,当然,只有一次。

  几分钟过后,对峙的四人开始说话,由于离得较远,霍格没办法听清楚他们的说话声,只能隐约听到“末世”两个字,之所以能够听清,是因为老法师在说这四个字时的语气有些激动。

  一番短暂的交谈过后,老法师重重的叹了口气。现在的局面对他来说极为不利,哪怕是站着,他也无法比前面的三个敌人站得更久,所以他不得不先动。

  只见老法师低声念了一句魔法咒语,同时抬起左右手分别对准了离自己最近的两名持剑男子,然后双手轻轻向下一压,那两个男子连哼都没哼一声就突然消失了。

  这并不是单纯的消失,而是被压成了两张肉饼,就好像被一块突然从天而降的巨石砸中,大量的鲜血与碎骨在他们变扁的同时从他们身上喷射而出,形成了两片血幕。从一个站立的人到变一张肉饼只花费了一瞬眼的时间,看起来确实很像是忽然消失了。

  而就在老法师抬手念咒的同时,第三个持剑男子也终于动了,他抬起剑以极快的速度冲向老法师,穿过了血肉与骨骼形成的血幕后终于冲到了老法师身前约三米处的位置,他曲膝、下蹲,然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连人带剑跃起刺向了老法师,与此同时,他的嘴角边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名男子的举动同样怪异,一名武者跃起刺敌通常是为了快速拉近与目标的距离,然而这个人却是冲到了老法师的近前才开始跃起。更怪异的是,他这全力的一跃居然只跃出了一米多的距离便重重摔在了地上,变成了第三张肉饼。

  虽然死得很彻底,但男子的微笑并不是无的放矢——他的剑成功的刺进了老法师心脏的位置。

  红色再一次笼罩了这片草地,不仅有第三名男子身体里喷挤出的鲜血,老法师的嘴里也喷出了大量的血液,他颤抖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老法师的身后有一块石头,正好可以让他靠在石面上,他那长长的白胡子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大半。老人用力的喘息着,像是想把全世界的空气都吸进胸腔里一样,而他的胸腔则像是一种特殊的转换装置,吸进去的是空气,呼出来的却是鲜血。

  “是……是谁,出来吧。”老法师似乎连灵魂的力量都用上了,才成功转头看向了霍格藏身的灌木丛,说出了这几个字。

  霍格混身一震,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耗尽生平所学、如此慎重的潜行到了这里,却被如此轻易的识破。

  颤颤微微的走出灌木丛,霍格心中十分害怕,他毫不怀疑老法师轻轻抬手向他所在的方向一压,他就会立即变成第四张肉饼,就连逃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老法师抬头看了霍格一眼,看到偷窥者只是一个手脏得像是一年没洗过、胖敦敦的小孩子,便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整个人松懈下来。

  霍格走到了老法师三米外停下了脚步,刚才第三名男子跑到这个距离后才开始起跳,那说明这个距离之外是安全的,至少相对安全,与此同时,他一直在注意着老法师的手,若是某只手忽然抬起来指向他,那么他一定会立即纵跃横移,尽量避免血骨崩离的悲惨命运。

  老法师呆呆的看着双腿的地面,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看向霍格,似乎那种被称为“回光返照”的奇怪力量忽然涌进了他的身体一样,他说话不再费力,变得流畅起来:“小伙子,你愿意帮我个忙吗?”

  霍格想了想,点了点头,他认为既然老头让自己帮忙,自己也答应了,那就是自己人了,老头也就不好意思去杀他了。

  老法师在法袍上摸索了一阵,掏出了一块雕琢精美的木制牌子,将木牌递向霍格,说道:“将来,如果你有空的话,请将这块牌子交给斯特劳亲王国海格尔魔法学校的索恩·阿克塞尔大魔法师,并把我的死讯告诉他,我叫马萨·维尔。”

  霍格先是被老法师的动作吓了一跳,甚至都忘了逃跑,看到伸向自己的那只手并没有向下一压,这才小心的往前走了几步,从老法师的手上接过木牌。

  棕黑色的木牌还带着老法师的体温,上面没有字,只有一些复杂、漂亮的花纹,看起来十分古老,摸起来也十分舒服,霍格动作缓慢的将木牌装到贴身衣服的口袋里。

  老法师满意的看着霍格的动作,确信自己没有托错人,却不知道霍格那小心的举动都只是在防着他突然发难而已,并不是怕损伤那块木牌。

  老法师并没有将“末世浩劫”这四个字告诉霍格说出来,因为他不想害死霍格和索恩·阿克塞尔大魔法师——几乎所有曾经调查过这四个字的人都接二连三的死去了,“末世浩劫”似乎是死亡的代名词。

  可惜老法师不知道,自己先前因为情绪激动,声音比较大,“末世”二字已经被霍格听到了。

  霍格也不知道,他无意间看到的这场战斗已经偏转了他的命运,无意间听到的那两个字则决定着迪卡勒大陆的命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