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陌妃传:独宠祸国妖孽小说完整版,陌妃传:独宠祸国妖孽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陌妃传:独宠祸国妖孽

状态:已更新50.71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11-15 20:06:00

简介:推荐阅文新书【萌妻要修仙,魔皇求放过!】淡漠面容,满腔仇恨,她成为众人口中的祸国妖姬。奈何悸动情牵,心愿欲伴君右。仇恨却需手血刃!斩断情丝,扰乱这国家,怎盼执子之手,生死契阔?明她身份,知卿目的,应是仇人,他却只想爱顾!便是斩断她羽翼,囚其一生又何妨!后宫佳丽三千人,唯卿独宠!【PS本文接《后宫陌妃传》,可以说是陌妃传Ⅱ,但是希望新读者也能接受,如若又不懂请看旧文。陌粉…

陌妃传:独宠祸国妖孽免费阅读

陌妃传:独宠祸国妖孽免费阅读第一章 爱情之于吾何干

  浓云淡墨了无声,细雨银丝画衣成。

  映玉含苞缠双鬓,惊鸿舞袖影舒横。

  唇点朱砂戏新酒,落樱裁肩化骨囚。

  须臾空叹禅高远,回眸踏梦醉千秋。

  初夏晚晴光正好,四方院落中绿意盎然,紫色鸢尾花迎风摇曳,尽情舒展着每一瓣花脉,绽放属于自己的美丽,而院落一角一棵上不算大的树上,枝丫尽是紫色花朵,花儿不大,但胜在多,繁茂,清新的香气随着风儿飘摇,飞旋而下的花瓣儿点缀着院落下方的暖石桌凳,还有另一边几棵绿树间的秋千。

  秋千上,一个人儿双手扶绳,双眸轻闭,斜阳泼洒余晖到那张精致的面容上,散发出名为舒雅恬淡的芬芳。

  “主子。”

  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将闭眼沉醉自己世界的女子缓缓睁开,一双漆黑的眸子如含星风,静静望着,便会给人一种心情平静的感觉。

  “何事?”

  “主子之前吩咐的事情都已办好,那边的信笺如今已经被大将军府截去。”说话的女子身着白色绫罗底,绣藕色玉兰花的掌事宫女服侍,神态恭敬却不疏离,一眼便能看出乃之前所说主子的得力婢女。

  “好。”点点头,女子再次闭上双眼,如若无人一般。

  迷梦担心地看着主子想说些什么,却又不想打扰主子清静,最后化作一声叹息,转身而去。

  待女子轻巧的脚步声消失,女子慢慢睁开眼帘,剪水双眸望向远处,黛眉微蹙,饱含千言万语,轻咬下唇,尽是疼痛。

  如今,她也算失宠了,四个月,皇上没有再来昕雪苑一次,这让苏紫陌心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钝痛,一点一点腐蚀她的心。

  虽然,这种情况是她想要的,但是真正这样,却还是控制不住内心深处被掩埋的情感,控制不住会对他思念,越是思念越是疼痛,越是疼痛越是不想思念。

  还有三日便是新一届选秀,如果之前宫中那些个太监婢女还不为难昕雪苑,但是随着时间流逝新的选秀即将开始,昕雪苑的待遇再也不如从前,起码新的用度没有送来,在这个众女都整装修鬓的时候,她这里还是旧衣陈茶。

  苏紫陌本来以为,皇上上次听到宫中的流言,至少在选秀开始前会来昕雪苑质问她的,因为她知晓皇上对她有情,可是就这么突然变没了,让她有些恍惚之前的感觉是否是她自作多情?

  莫非,皇上对她其实无情?

  真是讽刺,那么之前的那些,又是什么?那样将自己从冷宫之中深情的抱出来,那样容整个朝野奏她狐媚君主……

  猛地甩甩头,一阵风来将她头脑吹醒,自己这是魔怔了!怎么会还在想这些情情爱爱的,这些,都与她无关。

  与她无关的……

  猛地抬头,苏紫陌忍住眼中的酸涩,片刻,转头从秋千上下来,迈开轻轻地步伐朝屋内走去。

  “主子,用膳吧。”思嘉将膳食陈上,没心没肺地朝苏紫陌一笑,指着菜色道:“主子,今日这几个膳食是奴婢亲自去寻得食谱让厨娘做的,养身又美味,主子快尝尝。”

  苏紫陌莞尔,朝思嘉无奈一笑,“膳食尚多,你们拿下去些自己用。”

  思嘉听到后眼睛一亮,立即点头道:“主子,主子你快用膳,等你用完膳奴婢便可以吃了。”

  苏紫陌点头,默默开动。

  才用不过几口,便听到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然后便是良璃清脆的声音:“主子!皇上来了!”

  苏紫陌动作一顿,皇上来了?

  作何?兴师问罪吗?冷冷一笑,苏紫陌慢慢放下筷子,起身向外迎去。

  良璃脸上是有几分欣喜的,她从前在御前侍奉,后来遭人陷害去浣衣局还是被主子要了来,她知晓皇上看重主子,这段时日主子的备受冷落以及淡默无言她都看在眼中,如今,还是皇上迈开了那一步,她心中自是为主子高兴。

  站在昕雪苑门口,未过许久属于皇上御驾专属的鞭声响起,然后便是周云福周大总管熟悉的声音:“皇上驾到!”

  “臣妾恭迎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年岁。”苏紫陌行了标准一礼,挑不出丝毫错处,但却也听不出丝毫激动,声音那么清冷平静,让让周围的奴婢奴才们都暗自为她着急,皇上都来了如何主子还是这般模样!

  垂着头,苏紫陌听到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待那双金丝龙纹黑缎鞋出现在自己眼帘下的时候一顿,赫赫一声,明黄袖摆一甩,从自己身边而过。

  片刻,苏紫陌起身,转过身去面容依旧淡漠如初,莲步微摇随皇上身后而入。

  看着皇上的背影,此时正扫视整个昕雪苑内室,苏紫陌见皇上不说话,自己便就这么站着,反正皇上没让坐的时候,她也不能坐。

  就这么站着,等着皇上在屋中巡视一圈,等着皇上走到自己书案旁将自己翻阅过的书随手翻阅几下,又看过自己练的字,最后,坐在自己方才用膳的位子上,坐下,砰地一声,茶盏与桌面撞击的声音。

  “你没有话说与朕听?”

  大祁的皇帝,也就是韩启璐此时就正正坐着,手还放在茶盏上,漆黑深邃的双眸复杂地盯着苏紫陌,看着她半垂的眼皮,方才茶盏撞击的时候都没有动一下,仿佛她就没有心,这让韩启璐抓着茶盏的手越来越紧。

  “臣妾以为皇上大驾昕雪苑,是有事说与臣妾的。”苏紫陌的声音淡淡,但是心中却觉得好笑,皇上自己过来摆着如此一副脸面,是希望自己笑脸相迎,倾诉对皇上的思念吗?既然他是想要来给自己教训的,何必耽搁这么多工夫。

  “哼!”一声重哼,韩启璐眉头紧皱,沉沉的声音充满怒意:“你到底是何人?”

  “何人?”苏紫陌轻声呢喃,心中尽是酸楚,抬眸,清声道:“皇上心中自有分晓,臣妾再说岂有用?”

  苏紫陌知晓,只要皇上想要知道,这个时候答案一定是清楚的,专门跑来一趟,不过是希望自己能够服软。如果说自己没有背负那么仇恨,那她一定会用心回报对待他,但是如今而言,她们二人并不适合,所以,就这么平淡下去,让她做一个失宠之人,不好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