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点柔唇小说完整版,点柔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点柔唇

状态:已更新39.0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09-05-11 14:15:51

简介:  六岁时,她随寡居的娘亲进了连府,从此后便一直生活在继兄花样百出的整蛊和欺压之下。八年后她已经习惯了躲藏与忍让的生活,然而她的继兄却忽然之间改变了对她的态度,开始百般地讨好她想要弥补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他为什么会欺负她?又为什么要讨好她?为什么他总是在她想要原谅他的时候又做出让她讨厌的事情来……  --------  唇角新书《凤灵》简介:  她,本是天地所生的神鸟凤凰,自由…

点柔唇免费阅读

点柔唇免费阅读第一章 兄妹有旧怨

  我尽量地将身子缩在假山脚下的石头后面,因为担心,所以将手中《红娘子传奇》的书页也揉皱了。可是现在不是心疼书的时候,因为连月歌那道听上去亲切又好听的声音正在花园里叫着我的名字。

  “青儿?小青儿!你躲在哪里?快出来吧,哥哥看见你了!”声音听上去清亮悦耳,然而我却不由的身子一抖,更加地往石头缝里挤了挤。出去?出去再被他欺负?这八年来,他哪天不会整我?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好象不欺负我,看不到我的狼狈他就不开心一样。我又想起了这八年来的生活。除了六岁那年随娘亲进入连府的第一天,那个长的清秀可爱的连月歌曾今笑嘻嘻、乐滋滋地拉着我的手带我玩时曾今感觉到一点友好外,从第二天开始,我便生活在了恶梦中。

  连月歌比我大两岁,他是南楚大商人连昊天(也是我现在的继父)的独子。很多人都说他聪明伶俐,这一点从我见到他的第二天开始就承认了,不仅承认,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还在心中为他加上了诸如“欺负弱小、机诈狡猾、虚伪恶劣”等等的评语。

  我又想起了入府第二天,我刚刚在伺候娘亲的丫头珠儿的帮助下洗漱完毕,连月歌就蹦蹦跳跳地来了。

  他叫娘亲二娘,很懂事地施了礼,然后笑嘻嘻地说要带我去和他一起跟先生学习。可怜我被他头一天的友好和可爱所骗,而娘亲则是直到现在还没有发现他的真正面目;所以我高高兴兴地跟着他去了。

  然而,仅只是早上先生教导我们的两个时辰里,我就惊愕地领教了他掩藏在温和笑容下的恶劣。他总是会在先生转过身或者不注意的时候拉扯我的头发,而在我愤怒地瞪视他时还要冲我扮鬼脸;更可恶的是,他甚至在把我气的就要暴发时恶人先告状地向先生大叫:“先生,青儿妹妹不好好听你讲课,她正在瞪我哩。”于是在先生看到我恶狠狠瞪着连月歌的眼神后,一边摇头一边恨铁不成钢地说了一大堆什么女子要温婉娴淑啦,学生应尊师重教啦等等等等,好似我就是一块朽木不是可雕之材一般。

  八年了,然而每次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我的心里都会充满了惊愕与委屈。然而当时,先生看到我委屈又不解的眼中含满的泪水时反而更加生气。而那个始作俑者却往往扮作好人,一边笑嘻嘻地说我年纪小不懂事要先生不要生气,一边装模作样地说下学后他会教我写字。然后我就看到了先生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似乎对他这个得意门生的表现十分欣慰。他却不知道,他的这位得意门生在下学之后是怎样“教”我的。

  终于在我再也忍受不了捂着脸上被他涂上的墨迹哭着去向娘亲告状时,他却脸上画着一只大大的乌龟然后一边用手挠着脑袋,显得很不好意思地蹭到了娘亲面前;一边小心地看看哭的一脸泪水的我,好似心虚一样地和娘亲倒谦:“二娘,对不起!我是在和青儿妹妹闹着玩的。嗯,下次只准她往我脸上画乌龟,我不会往她脸上画了……”

  结果可想而知了,我被娘亲责备了一顿,而他却成了那个被安慰的、受欺负的、懂事的好孩子!我清楚的记得当时的自已睁着一双不敢相信的眼睛愣愣看着他的样子。看到他在从娘亲手里接过安抚他的糖果后,却“懂事”地分出一半给我时偷偷地对着我挤眉弄眼的样子,我敢发誓,他脸上的那只大乌龟十成十是他自已画上去的!然而娘亲不会相信地,(也或者她根本不在乎这些小事)不但是娘亲,就连珠儿也不相信。她笑着帮我们洗干净脸上的墨迹后,居然还跟他倒谦!说什么他比我大果然有哥哥的样子,还要替我这个小的不懂事的小姐说声对不住!我简直要气疯了,然而只有六岁地我却不知道应该怎样指证他。

  从那天开始,每天早上连月歌都会笑嘻嘻地来找我,而娘亲却根本不理会我畏惧的眼神,将我推到他的跟前然后带着温和地笑容看着他拉着我的手离开。我已经知道了他的狡猾,也领教了他的恶劣,可是先生不知道,珠儿不知道,娘亲更加不知道。她们不知道那个可恶的连月歌总是会想出各种方法来捉弄我,比如故意将洗笔砚的水洒到我的身上;比如在我经过地时候忽然伸出一条腿将我绊倒;比如提着一条毛毛虫在我眼前晃动直到把我吓哭……

  在和娘亲哭诉了几次却总被连月歌用比我更惨的模样出现在娘亲眼前而蒙骗后,娘亲生气了,她第一次骂了我……我永远记得当时心中的委屈和愤怒,可是娘亲她不相信我!没有人看到连月歌欺负我……不,还有人看到了,比如大娘,还有她身边的丫环。有几次连月歌整我整的特别狠,而那几次,大娘带着她的丫环都看到了,可是她们却没有如我希望的那样阻止他,反而会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他欺负我,然后悄然的离去。

  我渐渐地明白了,我不可能从别人那里得到帮助了,我只能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偷偷地哭,然后想尽一切办法的藏起来不让他找到。

  我不再企图向娘亲告状,也不再被整后只知道哭,我开始漠然地对待连月歌每天对我做的那些恶劣的事情。头发被扯乱了,我不会梳理,就只好对娘亲撒谎说是自已不小心被树枝挂乱的;衣服被打湿,也说是自已不小心打翻了洗砚水;甚至是被他故意绊倒擦伤的手脚,也说是自已不小心搞的。我这样做时,连月歌反倒像没了兴趣一样,虽然仍会时时不忘捉弄我,却也不像刚开始那样时时刻刻地盯着我了。于是我就会带着一本书然后趁他不注意找个地方躲起来。

  连月歌很快发现了我的行为,这让他很兴奋,以为找到了新的游戏,就是和我捉迷藏。每天先生讲课时,他不再捉弄我,等到下学之后,他就会笑迷迷地看看我,然后晃晃悠悠地离开,有时也会故意的丢下一句:“游戏开始了哦,小青儿要藏好了,哥哥马上就会来找你的!”

  我不理会他可恶的笑容和语言,顾自地取了自已想看的书然后找个地方藏起来。就这样八年过去了,而这个捉迷藏的游戏却一直在进行着,因为当我被他找到藏身之处后,等待我的,依然是他的捉弄。

  “青儿!连青儿……难道真的不在这里?奇怪了,她藏到哪里去了?”我听到连月歌自言自语的声音渐渐远去,仔细地听了听,确定再没什么声音后,我轻轻地吐了口气,身体也放松了下来。他终于走了,我看了看周围地石头和花草,它们将我瘦小的身体掩藏的很好。

  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腿脚,我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坐了下来。忽然,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不由地抬起头向上面的假山上看去,还好并没有看到我担心的情景,只看到假山上的一棵小草在轻微地颤动,我心中一松,看来是太过紧张了,只不过是一棵小草被风吹动而已。如果真的是他找到了这里,恐怕迎接我的就是一盆子冷水,或者是其它的什么了。我又开始看起手里的书来,不一会儿,就被红娘子的传奇故事吸引住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觉得光线变的暗了起来,我揉了揉发酸的脖子和生涩的眼睛。抬头看了看天空,那原本像棉花一样的白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镀上了一层金色,没想到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看来今天又躲过去了,我知道这个时候的连月歌一般都是在和他那个神神密密的师傅学武。

  是回去的时候了,娘亲还等着教我女红呢。合上手中的书,我从藏身处站了起来,眼前忽然一黑,只觉得有些天旋地转,我的身子晃了晃赶紧伸手扶住了身旁的假山石。又来了,最近一年来,我时常会这样忽然的眼前发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但是我没有告诉娘亲,怕她担心。

  我扶着假山站了好一会,等到那种晕眩的感觉慢慢消散之后,转身爬上假山翻了过去。我知道一个姑娘家这样爬上爬下的不雅,可是为了躲开那个恶劣的家伙,这种不雅的事情我做的太多了,以至于现在已经是架轻就熟习以为常。

  回到娘亲住的偏房时,珠儿正在帮娘亲顺气,我一看就知道她的老毛病又犯了,连忙将手中的书丢到房中的圆桌上跑过去扶住了她。

  “娘亲,你怎么样?要不要叫大夫来?”

  娘亲看到我,勉强笑了笑拉着我坐了下来。珠儿看到娘亲不再喘了,倒了一杯茶水递到了娘亲手上。

  “娘亲,谁气着您了?”看着娘亲喝了口茶水,又恢复了往日的平和安然,我微皱着眉头问道。我知道,如果不是被气着了,她的病一般是不会发作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