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燃烧大明小说完整版,燃烧大明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燃烧大明

状态:已更新124.8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9-01 00:06:44

简介:明末让人魂牵梦绕的时代,武义有幸来到这里,那就要改变这段历史。军队,要重获荣誉,塑造军魂,扬我国威,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商人,你们不应该做囊虫,用你们敏锐的鼻子去给国家创造财富。民人,你们不会再麻木不堪,你们会因为身为大明子民而骄傲,知道这国是谁的国。士子,快从牛角尖里出来,权力争夺算什么,你敢跟天斗跟地斗吗?我就要燃这死气沉沉,变成滔天烈火!…

燃烧大明免费阅读

燃烧大明免费阅读第一章 武大郎

  天色明丽,但却是死气沉沉,无风都能刮起一层的黄土,因为已经百日没见过一个雨点,正值三伏天,闷热的空气就要榨干这所有的水分,只有那顽强的野草,枯黄之色却生意盎然。

  不大的场院上三个女人顶着烈日辛勤劳作,身上的土布衣裳,就如同被晒干失去颜色,但还是挡不住这刘吴氏那健美婀娜的曲线。

  “刘家婶子,你说我那兄弟到底是个啥人呢?”若有所思的刘吴氏忍不住开口问着,满怀心事的她停下来,直起腰,在襦裙上擦了把手上汗水。

  事情还要从两天前说起,她在灰河坝子里捡回来个男人,一个撞破脑子奄奄一息的年轻男人,想起自己那死去都没有个尸首刘家哥哥,她就咬着牙把这个高大的男人背了回去,天见可怜,他也活了过来,只是忘记很多事,连自己从哪里来都不知道,老人说是撞破脑子留下了病根。

  摘选野菜的刘黄氏笑了笑,正了正在臂弯里刚三个月大的小儿子,婴孩可爱的嘟着嘴睡得香甜,她揽了揽额前粘在汗水上的头发,这才回话道:“你就放心吧,那是个实在的后生,没见那眼睛跟一潭水似的,肯定不是坏人。”

  一句话也让刘吴氏露出笑容来,虽然自己也觉得这样,但从别人口中说出来就不一样,心里更加踏实了,随即又说道:“那他头发怎会那么怪呢?”

  身穿田园衣裙的花氏咯咯笑出声来,随意的说着:“有啥怪的,这年月吃不上饭的太多,那开朝太祖早些年不也是当了和尚,我看了没有戒疤,而且外面啊,那些吃人的鞑子兵肆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祸害多少人,我看他就是慌不择路逃过来的。”

  被这么说,刘吴氏笑容又增添一分,眼睛也笑弯了,咬了咬嘴唇,还想继续开口讲,毕竟这个人身上的怪处太多了。

  但这个时候,花氏已经开口了,用手指触着身旁的刘黄氏挤眉弄眼的看着这个小婆姨,阴阳怪气的说着:“嫂子,你是没见着武大郎的身子,不得了,壮的跟头骡子似的,那身上结实的跟铁疙瘩一样,我看有小娘子是睡不着喽。”

  刘吴氏刚要推碾子,结果被她说得脚下一个踉跄,脸色红的跟猴屁股一样,也委屈的很,大眼睛里水汪汪的,她家里就一间房一盘炕,她能咋办?

  “啐!你这不知羞的,谁家盯着男人的身子看,也不怕长针眼。”刘黄氏推了那花氏一把,鄙弃的笑骂着。

  这花氏也不气,相反的带着羡慕,接着也调笑说道:“那牛犊子似的武大郎,能装下刘大哥还有余富,这要在炕上压着你,你不得喊破天喽。”

  刘黄氏顿时就瞪起眼睛,拍打她手臂,骂道:“你这婆娘要不得了,想汉子想疯了吧,要不我把我那当家的借你算了。”

  两人也笑成一团,花氏扬了扬还有几分姿色的脸,得意的说道:“呸,谁要你那老货,想的美,要是武大郎,乖乖了,还不得让人三天下不得地啊……”

  这刘吴氏原本未过门的童养媳,那刘家子就埋身矿场下面了,看那精致的眉毛聚而不散,脸庞绒毛都未脱落,两条腿跟并直的筷子似的,还是个雏儿,哪里能听得这些,只觉得浑身都火热热的,被衣服摩擦就更热了,偏偏这两个长舌妇,毫不忌讳,这女人大起胆子,说起荤话来,就是男人都脸红。

  刘吴氏又被打趣,推着碾子也有一下没一下的,倒是这碾子咿呀咿呀的声音接连不断,弄得她心烦,几次都要跑掉。

  低矮的土坯房,房间内光线昏暗,黄色的窗户纸也破了几条缝隙,能算上物件的大概就是这木制的织机,被人珍惜的放在房间的角落,落手处光滑如玉,可见主人勤奋,武义就坐在织机前的唯一木凳上。

  不知头晕还是错觉,总是飘忽不定的感觉,谁又能想到他一个现代的士兵,结果遭遇爆炸就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从身上衣裳还有接触其他人的服饰来看,绝对最原始的手工制作,没有一丝现代气息,这也肯定不是他熟悉的世界。

  对于未知他充满了畏惧,还好身体还是自己的,这也是他唯一值得庆幸的,他原本以为套话不难,有过专业训练的他还专门掌握两门外语,但这次他有些气馁,因为根本没有用,想想一屋子七大姑八大姨的七嘴八舌,甚至都不能插口,更无奈他听得半懂不懂,是多么恐怖,反正在他眼中比战场都更加的难受,让他头晕目眩。

  通过观察,他也猜测出来,应该不是现代了,因为他去过沙漠,那种原始地方,土著都或多或少的有些现代的气息,而这里丝毫见不到痕迹,难道跟手机里小说一样,他穿越了?

  他可不是空想的文艺青年,所以他还是要挣扎着,希望突然有人跳出来拍着他肩膀大笑,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

  房门大开,在门框两边还有几个小脑瓜,黑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看,好像看外星人一样,他就不信,大人能做好一切不留痕迹,孩子应该很难。

  几次尝试,孩子们不是一哄而散,就是提防的看着他,不进来,也不接近,让他有些失去耐心,但胜负就在此一举。

  还好,他在草原时候,跟着连长学过草编手艺,草叶很快就在他手中变成了一个栩栩如生的蚂蚱,这次终于凑效了,孩子们的眼睛里都亮了起来,玩具对他们的吸引可是非常巨大的。

  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挡不住诱惑,走过来了,也如愿得到了这个蚂蚱,武义兴奋的打个响指,没有吓到孩子们,相反更引起他们好奇。

  武义没有露出太多痕迹,不动声色的套话,用最普通的口气说道:“谁给我找来电话,我就送他游戏机,随便选。”

  “油喜鸡?!比烤鸡还好吃吗?”小三伢子瞪大眼睛,免不了咽下口水,希翼的问着。

  不得了,这简直影帝水准了,还是个孩子,武义心中说道:心平气和,心平气和……

  他就不信了,孩子肯定会有破绽,他继续编蚂蚱,笑着对孩子们说道:“现在,你们必须告诉我身边发生的一件大事,我就给你们一个。”

  趴在他腿上的三伢子马上就叫着,但被他阻止了,这个小机灵鬼,不用他说,挑个最老实的孩子,让他来说。

  这个豁牙的孩子盯着他手中的蚂蚱,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突然想到了,兴奋的说道:“我想到了,我娘亲说过的,外面的建州鞑子兵杀人不眨眼,还专门吃小孩子呢。”

  手里的蚂蚱无声掉落地上,小孩子心疼的捡起来,放在手里就不撒手了,武义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建州鞑子兵?”

  “恩。”得到孩子们的肯定答案,让武义更加凌乱。

  “这个算是,谁还有其他的?”武义没有认输,他继续的问着。

  这次,武义的手有些僵硬,手艺也被影响,但不影响孩子的渴望,都歪着脑袋的想呢。

  “我爹昨天晚上趴在我娘亲肚皮上,说今年的年景还可以,准备给我要个弟弟……”一个孩子说着。

  武义黑着脸的阻止,这个就不用说了。

  “谁知道今年是哪一年?”武义问着,但这些孩子都摇头,没有知道的,支支吾吾说不上来。

  “我想到了,我姨娘是军堡的,她说大小曹将军就要带领大军回来,到时候,肯定把鞑子兵都打跑了,这个算不算?”一个稍微大点的孩子露出笑容来,得意的说出来,几个孩子不由懊恼,他们也听过,但没想起来。

  武义对明末还有清末的历史印象更深刻,每次都是咬牙切齿,捶胸顿足,这次是个意外。

  “那现在就是崇祯年了?”武义问道。

  孩子们点了点头,有快有慢。

  “给你们照相!”接着他做出按快门等动作,孩子们都迷糊的看他。

  “完蛋了……”武义刚才就是抓住思维的惯性瞬间,除非受过严酷训练,不然做不到这种自然反应,就是间谍也会中招,也明显不是孩子做得到的,他们肯定没有骗他,他现在终于认命了。

  “武大郎,你怎么不编了?我也想要……”手里空着的孩子着急了,打断了他的忧伤,武义差点吐血。

  “我娘亲他们就是这样叫你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反应这么大。

  武义还要挣扎一下,他不能认输,露出一个最亲切的笑容,“我叫武义,你们可以这么叫我,或者叫我武大哥,但绝对不能叫我武大郎,也不能让你们身边的人这么叫,不然,以后我都不给你们编玩的了。”

  真的是哭笑不得,但必须不能叫这外号,太抬不起头来了,他这一米八七的身高,部队里出名的尖兵,哪里武大郎了?你说个看看。

  傍晚了,外面木门也被推开,孩子们一哄而散,看身影是嫂子回来了,虽然年纪不大,但人家早婚,武义也能接受这个称呼。

  “怎么下地了,头好了吗?”刘吴氏关切问道。

  武义急忙站起身来,感谢刘吴氏的关心,感激她救命之恩。

  随后也有些脸红,因为他现在还真的成吃白饭的,不是没有想过做点事,他也会做饭,但这里还真的行不通,用火镰不说,没有锅,做饭就是用那个砂锅,也只能看着这个小嫂子忙前忙后,手脚利索的送上一碗浆糊粥,他不挑食,但这麦壳也太多了,见到她也没挑出来,只能咽下去。

  很快新鲜劲儿还没过去的村民们就上门了,对于这个不大的村子来说,一个新面孔可是值得好奇一阵子的。

  武义又逃不了被围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