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清穿之福晋贤良小说完整版,清穿之福晋贤良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清穿之福晋贤良

状态:已更新27.9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8-01-05 14:23:59

简介:  身为不臣不弟暴悍贪庸阿灵阿之女,是如何才能让雍正大帝不曾对她憎恶?又是怎样让那个果敢勇毅的果亲王对她一往情深、从一而终?她真的没有孩子吗?要如何面对朝廷、亲族的责难?抑或另有隐情?来从轻松愉悦的田园风光另类感受那波澜壮阔的九龙夺嫡大业吧!…

清穿之福晋贤良免费阅读

清穿之福晋贤良免费阅读第一章 初醒

  “盈淇,盈淇。”似乎有人一直在呼喊,盈淇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孩她娘,淇妹儿醒了!”眼前一个穿着青靛色的补丁衣服,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坐在床边,看见盈淇睁开眼,激动得热泪盈眶的。

  “真的真的?”同样穿着青靛色粗布衣服,但似乎因为浆洗多次而颜色变浅很多的妇女正端着一碗乌七麻黑的药走了进来。

  听见男人的话,忙放下走中的碗,快步走到床前。

  “感谢天老爷,张大夫说只要今天能醒,就没事了。”周赵氏摸摸盈淇的额头,“已经不烫了,她爹。”

  男人周春贵也激动的点点头。“幸好没事,不然我们怎么对得起……”周春贵猛地收住了话。

  “赶紧喂药,等会药凉了。”倒是周赵氏迅速的反应过来。把男人赶在一边,自己则在床边坐下,把盈淇半扶半抱在胸前,准备喂药。

  盈淇正迷糊间,就见周赵氏把黑乎乎的药端在自己嘴前。一口下去,“扑”的一声,苦得她马上又喷了出来,幸好周赵氏喂过她多次了,知道会呛一下,也没把药碗端开,药全部喷在碗里。

  “乖淇,好不容易才熬的药,要乖乖喝完哦。”周春贵哄着她,周赵氏则继续端着碗强行喂她。

  盈淇皱着眉,这叫什么药呀,苦得要人命一样。自己从来没喝过这么苦的东西。平时不是都一颗药丸解决了。

  挣扎了半天,看了这奇怪的两口子,见他俩一脸坚持,看得出来药是必须要喝的,于是憋着气,一股脑全喝了下去。

  “苦,糖,糖。”苦药喝了至少也给点糖吧,盈淇这样想着。

  “乖淇,家里没糖,喝点白水吧。”见她喝了药,周赵氏忙把她放床上躺好,自己又跑出去打了半碗白水。

  盈淇一看,就着刚才喝药的碗打的,不是等于又喝一次,摇摇头,算了,自己还是忍着嘴里的苦好了。

  周赵氏见她不喝,也没勉强,把一床破旧的被子拖来她盖上,“你再睡会。”就和周春贵出去了。

  这是个什么事啊!盈淇有些无语。刚才她迷糊劲一过,就发觉了自己的不对。

  自己被那个妇人周赵氏抱在怀里,明显小了一大截,摸摸小腿小胳膊的,就发觉自己,估计,可能是穿越到别人身上了。

  这个就是在起点YY久了,穿也无所谓了似的。问题是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态啊,看这两夫妻身上穿得个破破烂烂的,唉,怎么这生活就比上辈子还凄惨的呢。

  人家那些穿的主角们不是都是金枝玉叶、闺阁秀女吗?怎么自己就这么吃不饱穿不暖的感觉呀。

  仔细打量着这个屋子,头顶上陈旧的房梁,偶尔几缕阳光透进来,看得出来是破洞的瓦楞,除了自己躺着的木床,床边有张小四角几子,刚才周赵氏拿的碗应该就是放在上面。几上有把半截的木梳,整个屋里就再别无一物了。

  “妹妹,妹妹。”盈淇正在思考着,突然一个小男孩跑了进来。“妹妹,你好了?我给你捉鱼去。”

  男孩穿着一身浅蓝色粗布衣服,长长的麻花辫子一甩一甩的,似乎是急急忙忙跑进来的,一额头的汗珠子。

  “富毅,别闹你妹妹。”周赵氏急急追了进来。“叫上你爹去捉鱼去。妹妹已经没事了,还要多休息一下。”

  小男孩富毅看了看床上的盈淇,点点头,“好吧。妹妹,我晚点来看你哦,我和爹去捉鱼来给你熬汤。”没等盈淇做出回应,又匆匆跑了出去。

  盈淇被打断了思路,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

  周赵氏进来看了看她,见她没睡,上前给她拉了拉被子,“盈淇,你再睡会。”盈淇点点头,暂时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又怕她问上问下,自己漏了口,干脆就闭上眼。见她听话的睡了,周赵氏才出去了。

  晚上时分,周富毅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娘后面,周赵氏端了一碗鱼汤,里面有两条小鱼,盈淇老远就闻着一股鱼腥味,不过想起人家特意去捞的鱼,还是憋着气给喝了,果然没油没盐,就这样白熬的。

  “娘,我喝好了,剩下的给哥哥喝吧。”“妹妹你喝,喝了才能快快好起来。”周富毅小嘴舔了舔,看到白白的鱼汤,确是一副很眼馋的样子。

  “我喝饱啦,哥哥你喝好啦。等我好了,我们再去捉。”“富毅喝吧。”周赵氏看出来她似乎确实不想喝了。

  “嗯,那爹和娘你们喝吧。”周富毅还是很孝顺的。“没事,你们还长身体呢,爹和娘下次喝。”周赵氏笑道。

  于是周富毅咕噜咕噜地很快就把鱼汤喝了,盈淇有些无语。

  这样躺了两天,盈淇的身子基本就好利索了。

  从周赵氏口中她也陆续知道了自己和这个家的一些事情。她家一共4口人,都住在周家村,整个村就一个大族。她爹周春贵,她娘赵玉兰,嫁给她爹就改名周赵氏了。

  生了一儿一女,就是她哥哥周富毅和她周盈淇。周富毅小盆友现年5岁,比她现在的小身子儿大1岁,她4岁,都是按照周岁算。她爹是独子,没有兄弟姐妹,往上追溯,她祖父母也已经过世,亲一点的也是叔祖父母这些亲戚了,因此他们家也没什么帮扶的人,就是自家祖父母留下的小破屋和几亩薄田。周赵氏是隔壁村的,家里人倒是有点多,往上外祖母在,和周赵氏平辈的还有她的两个哥哥嫂嫂,下面有个弟弟弟媳,一个妹妹,哥哥都有儿女了,弟弟这边刚成亲没多久,妹妹还没嫁人。她们家还没分家,除了她这个嫁出来的女儿,都住在一起的。家境也很贫寒。

  至于是什么朝代,看她爹和哥哥的辫子就知道了,应该是清朝。

  不过是清朝什么时期,就完全不知道了。毕竟这可不能随便问的,到时露陷自己是穿的,可就惨了。在自己的时代叫穿越,在这个时代,可就直接代表的是鬼上身啊,非把自己给烧了不可。

  穿都穿了,日子还是要过的,要低调啊要低调。

  “爹,爹,我要跟你去犁田。”一大清早,盈淇就自动醒了。这两天自己一个人在家差点闷死。

  虽然有时哥哥也会来陪她,但很多时候他还是要去帮爹娘做事的。

  好不容易身体好了,可以到处看看,也了解一下自己现在生活的环境。

  “不行,你身体才好一点点,等会出去风寒了怎么办。”周赵氏正在弄早餐。

  这里的人都是吃两顿,巳时和戌时各一顿,也就是上午十点和晚上八点左右。“你娘说了算。”周春贵笑着望着宝贝女儿。

  也许是因为就这么两个儿女,周春贵和周赵氏都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对自己这对儿女都很宝贝。

  盈淇对她爹努努嘴,转过却扭到周赵氏的身边:“娘,要不我等会给爹送饭去。”

  “你找得到路?”周赵氏笑道。“哥哥找得到啥,我和哥哥一起去。”盈淇望着蹲在那烧火的周富毅道。

  穷人家的孩子也不讲究什么君子远庖厨之类的。这两天,看她哥什么活都帮着干。“那也行。”周赵氏想想便同意了。

  “那你把你哥刚换下来的那件外套穿上再去,已经晒干了。”农家的娃儿都是要帮着大人做事的,四岁的女娃虽然还小,但已经可以帮助大人做些简单的事了。“嗯。”盈淇点点头。

  “娘,我去看看鸡今儿生蛋没?怎么我还没听见它叫呢。”盈淇想着还有会,自己早点别的乐子吧。

  “哈,你也知道她叫了才会生啊,今天还没啼叫,应该还没生。你去看着玩吧。别走近了哦,不然公鸡非啄你不可。”

  “知道了,娘。”家里就这么一只公鸡一只母鸡,周赵氏宝贝得紧。

  “爹,你走不,我同你一起。”“行。”周春贵洗好脸,便上前牵着盈淇的手一起走出了屋子。

  “爹,你先去,我等会来找你。”“行。”出了堂屋,盈淇对周春贵挥挥手。周春贵便大步流星地走了。

  他们家虽然破旧,房子还是够的,估计也是当时为了她爹能娶到她娘才盖的几间房子。

  她和她哥富毅可是各自都有自己的一间房呢,这个在穷人家是极少见的。估计也和他家几代单传有关。

  后面三个里间靠着小山坡,前面一间堂屋,堂屋左边是厨房,前面则是个小坝子,坝子左侧周赵氏给公鸡和母鸡用茅草做的窝,坝子右侧还有条小溪,有山有水,他们家住的地方其实还是很不错的。

  来到鸡窝,公鸡和母鸡都在坝沿边啄青草里面的小虫,见窝里没有鸡蛋,母鸡也没下鸡蛋的兴趣,盈淇耸耸肩,又转身回到厨房去了。

  家里面虽然说不上一贫如洗,不过也仅够温饱而已,算起来也不错了。

  因为几亩薄田是自己家的,不需要象别的佃农要租地主家的土地,一年忙碌下来上交了地主和官府就没剩几许了。而自家只需要缴纳二分之一的粮税,勉强还是够一年的温饱。多的也没有了。

  自个现在这小胳膊小腿的也不能做什么,让盈淇有点郁闷。真是应了QQ空间那句一偷回到解放前啊。

  春天了,总要找点什么可以发家致富的啥。

  虽说别的女主角穿来都万贯家财的,自己现在一贫如洗啊,可要是一直都一贫如洗,那才真正丢穿越女主的脸呢。盈淇雄心壮志地幻想着。

  “哥,我们等会给爹送了饭,去挖野菜行不?”盈淇想想,自己毕竟才来,什么都不懂,还是多问问小毛头比较好。

  “行。”周富毅小盆友也是爱玩的,“我问看娘还做啥事不,不做了,我们约上林子一起去前面山上挖野菜。”

  林子大名周佳林,是周富毅的死党,他家隔盈淇家很近,因此两家娃儿都爱一起玩。“行。”多个人还安全些。

  问了周赵氏,周赵氏同意了,于是两娃爬在厨房的桌子上吃了早午饭,也就一碗杂粮粥。

  大米和着野菜熬的,米粒完全就是清澈见底,据说这还是好年景的呢。

  吃了两天,盈淇就觉得自己已经达到前世减肥的目的了,增加家庭收入迫在眉睫啊。

  这样吃下去,自己和周富毅估计也得长成竹竿了,虽然竹竿很美丽,可自己可没兴趣常年这般挨饿受冻的啊。

  然后把他们爹的杂粮粥,稍干一点的,就是多了一点野菜的,盛了一大碗,用一个她爹自己用竹子编的篮子装好,周赵氏就准备叫他们出门了。

  盈淇可不同意了。“娘,风一吹,都冷了,你找块布搭上嘛。”估计这么多年来,她爹都吃的冷饭。

  “没啥布呢。”周赵氏对于闺女突然的说法,有些奇怪。“没事,你爹这么多年都这样吃过来的,你们走快点,就不冷啦。”

  “那我们走了。”盈淇彻底无语,唉,路漫漫其修远兮呀!“对了,娘,我们给地送了饭,就去山前捡点野菜再回来哦。”

  “行。”估计都是捡习惯了的,周赵氏倒啥都没多说就干脆地答应了。

  于是周富毅去院里又背了一个小背篼,而盈淇就进屋去加了一件富毅的衣服,然后出来提了篮子,和周富毅一起出门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