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血羽神帝小说完整版,血羽神帝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血羽神帝

状态:已更新24.3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1-24 17:11:04

简介:灵魂之体,修罗之身,合二为一,俯瞰众神… 血羽出,鬼神哭,修罗现,惊天变,天残地烂,与我何干,违我心愿,杀破天地间,为红颜,斩天仙,红尘倩影路漫漫,欲成修罗断情缘,今世情缘三世还,巧遇佳人抚心寒。…

血羽神帝免费阅读

血羽神帝免费阅读第一章 神秘玉符

  华夏静海,人杰地灵,古老悠久,在世上享有东方明珠之美誉。

  然而就在这繁荣昌盛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众多黑暗势力,数百年来,彼此间争斗不止。

  多少次惨绝人寰的屠杀,多少次尸横遍野的战斗,都是为了一件叫做玉符的宝物。

  在静海市内,有着这样一个传说,只要拥有了玉符,从此之后便可以呼风唤雨,号令群雄。

  虽然玉符之威名,在静海市内如雷贯耳,但那玉符确是神秘至极,没有几人真正见过玉符的真身,更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

  人们仅仅能够知道的,便是那“凡得玉符者,方能一统静海“的神秘传说。

  ……

  静海的黎明,悄然而至,那美丽的霓虹夜景,也随之退去。

  东方的鱼肚白悄悄撕开了夜幕,灰蒙蒙的天空,渐渐地淡出了一丝光亮,仿佛刚刚出世的婴儿,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奔涌的河流,仿佛也随着朝阳的升起,变得活力四射,汹涌的拍打着海岸,震耳欲聋的海呼狂啸之声,不停地回荡在天地之间。

  海岸边上,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的青年男子,把一位浑身负伤的白衣青年团团围住,顿时间,一股滔天的杀气弥漫四周,仿佛令周围的温度,也瞬间冰冷了下来。

  “李卢松,你这样做,对得起刚刚去世的师父吗?”此时的王羽,双眸寒光爆射,冰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中年男子,厉声喝道。

  “噗…”

  此话刚刚说完,原本身负重伤的王羽,随即口吐一口鲜血。

  而王羽身上的伤口,也在暴喝声中再次撕裂,鲜红的血液,不断地外溢而出,穿在身上的那件白色衣衫,也几乎被那鲜血染成了一件血衣。

  剧烈的疼痛,令王羽险些晕厥过去,冷如冰霜的苍白面庞上,不停地抽搐着,强忍着那股剧烈的疼痛,勉强的支撑着随时倒在地上的身体。

  一旁的李卢松,听罢之后,再也无法压抑内心中的怒火,握起他那坚如铁石般的拳头,狠狠地冲王羽挥去。

  “呃”

  此时的王羽,怎么也没有想到李卢松会突然对自己出手,加之自己现在身负重伤,根本无法抵抗李卢松的这一猛烈一击。

  闷哼一声,王羽的身体,就如同那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李卢松一拳打飞了出去。

  “咚”

  王羽的身体,狠狠地摔在了岸边的岩石之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如此强烈的撞击,再加上原本的伤势,令王羽感到疼痛万分,原本俊俏的脸庞,此时确实无比扭曲,双眸之间的寒冷目光,仿佛更加浓郁了几分。

  “呦呵,不愧为静海市第一硬汉,果然硬气呀”看着被自己打翻在地的王羽,李卢松冷笑连连,神情中充满了不屑。

  慢慢走到王羽身边,李卢松收起之前的冷笑,愤怒的抓起王羽的衣领,沉声吼道:“你还有脸跟我提师父,要不是有你在,父亲怎么会把血羽门交给你,我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而你,只不过是我们李家从小收养的一个野种而已,你怎么配得上血羽门门主的身份,从今以后,血羽门的门主只有一个,那就是我李卢松。”

  此时的李卢松,神情近乎癫狂,仿佛那股滔天的仇恨,在他内心中压抑多年,今天终于得以发泄出来。

  “我知道对于师父选择让我做血羽门门主的位子,你心里不服气,但这是师父他老人家临终前对我的嘱托,我不得不照做,而你却勾结外帮,残害自家兄弟,残害师父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江山,你对得起血羽门千千万万的兄弟们吗?你对的起刚刚去世的师父吗…”

  看着此时犹如磨头一般的李卢松,王羽愤怒不已,一双彷如冰窟的双眸,紧紧地盯着李卢松,冰冷的眸光好似一把把尖刀,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听着王羽犹如炮弹一般犀利的话语,李卢松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心中的怒火骤然升起,还没等王羽把话说完,便愤然怒吼道:“够啦,不要再说啦”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利,就背叛血羽门,你还有何颜面去面对师父,又有何颜面面对血羽门的兄弟们”王羽冷声喝道。

  听完王羽的话之后,李卢松竟然狂笑不已:“对,没错,我对不起你们所有人,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只要能够除掉你,即使付出再大的代价,我都愿意,哈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久久回荡在天地之间,狂笑声中,充满了阴森的恐怖气息。

  “卑鄙”看着面前的李卢松,王羽愤然说道。

  “卑鄙?哈哈,对,我是卑鄙,不过都是拜你所赐,我真是想不明白,你到底有哪里好?我哪一点比不上你?为什么所有人都会围着你转,而我,仿佛就是一团空气,无人理睬,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不服…“

  越是说到最后,李卢松的声音就越是疯狂,仇恨令他失去了理智,血红的双目,在阳光下显得格外醒目,此时的李卢松,仿佛就是一头深渊地狱走出来的恶魔,充满了阴森,恐怖。

  突然,一抹寒光出现在李卢松的双眸,冷冽的杀意铺天盖地一般,弥漫四周,李卢松再次挥起了拳头,冲躺在地上的王羽发出了致命一击。

  “好啦,毕竟你们同出一门,何必这样赶尽杀绝呢。”就在李卢松的致命一击,即将打在王羽身上的时候,一位身着白色西装,气质高雅的苍老男子从人群之中站了出来。

  苍老男子的一句话,竟然让李卢松的致命一拳,停在了半空当中。

  “白老,您这是什么意思?当初咱们可是有言在先,你帮我除掉王羽,我帮你得到血羽门,您现在不会是想要出尔反尔吧“虽然对于那苍老男子忌惮不已,但多年的心愿即将完成,却遭到了这突如其来的阻止,另李卢松不禁大为震怒。

  白老听罢,面色微微一怒,狠狠地瞪了一眼李卢松,冷哼一声,并没有给予理睬,而是缓缓地走到王羽身边,蹲下身来,细声说道:”你小子是个人物,如果不出意外,将来一定会有一番成就,李老头没有选错人,他错就错在,不该生下这样的儿子,这下可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了,哈哈哈哈…“

  看着身旁极为得意忘形的白老,王羽眸子间寒光湛湛,冷声说道:“白老有什么好就明说吧,不必拐弯磨脚。”

  “哈哈,不愧为血羽门的新任门主,果然快人快语,我就喜欢跟爽快的人打交道,既然你开门见山,我也就明说了吧,只要你交出那玉符,老夫也就不为难你了,甚至还会给你一生都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你看怎样?”白老含笑连连,却充满了阴森之气,两只眼眸中,闪烁着一抹贪婪。

  王羽闻言不有心头一震,随即便愤怒的看向不远处的李卢松,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沉声喝道“叛徒”

  迎来王羽那冰冷的目光,李卢松也是羞愧的低下了头颅,自己的父亲,就是为了保护那玉符而死,这次自己不仅仅是陷害了王羽,更是背叛了刚刚死去的父亲。

  王羽内心中对李卢松的恨意,更加深厚的几分,本想李卢松还有一点良知,不会将玉符的事情说出去,可万万没有想到,白老竟然真的图谋那玉符而来。

  随即,王羽悲痛的仰天长笑,笑声凄凉悲切,响彻天地。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王羽的嘴角,挂起了一抹冷笑,道:“白老,我敬您是前辈,有些话我不好明说,大家心里清楚便好。”

  王羽一边说道,一边摇头,另一旁的白老微微愤怒,没有理睬白老的反应,再次说道:“不过有句话您说得对,师父他老人家一世英名,就不该生下这样的儿子。”

  说到最后,王羽的声音故意增加了几分,仿佛是故意说给李卢松听得。

  “你…”

  李卢松听罢,愤怒不已,右手食指死死地指着王羽,确实气得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李卢松的双拳捏的劈啪作响,仿佛心中的怒火,正在熊熊燃烧的声音,要不是白老在场,真恨不得将王羽活活打死,以泄心头之恨。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此时,白老的心中也是十分气愤,故此威胁说道。

  “呵呵,我还有别的选择吗?”王羽冷笑一声。

  静,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着,一声不发,若不是海浪声不停地响动着,还以为时间静止了一般。

  如此安静的场面,另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万分紧张,浓浓的火药味,充斥在现场内,仿佛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呵呵,想必白老对王某已经失去了耐心吧。”突然,王羽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宁静。

  随即,王羽艰难的站起身来,颤颤巍巍的右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玉石雕刻而成的古剑吊坠。

  古剑吊坠长约十厘米左右,雕琢精致,香巧玲珑,剑柄上雕刻着一直黑色麒麟,黑色麒麟被雕刻的栩栩如生,如同活物一般。

  麒麟那两只漆黑的双眸,尽放豪气,冷冷的怒视苍天,大有一种与天地一较高低的气势。

  如此巧夺天工之作,非世上凡人之作,据说这神秘玉符,乃是从天而降的宝物,到后来更是有了“得玉符者,方可天下一统”的传说。

  “恩?玉…玉符”就当王羽掏出怀中之物以后,白老的双眸一眯,神情大为震惊,激动不已,甚至都到了语无伦次的程度。

  “玉符就在这里,白老想要得到它吗?”王羽冲白老微微笑道,神情极为古怪。

  看着王羽那副奇怪的神情,白老内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不由面色一冷,焦急说道:“不好,他要与玉符同归于尽,快,来人,给我把玉符抢过来。”

  “哈哈,白老果然聪明,不过已经来不及了。”王羽凄凉的大声笑道,随即便缓缓地向江河边移去。

  “不,决不能让玉符石沉海底,快,把玉符给我抢夺过来,若谁能抢夺到玉符,则赏金百万。”此时,白老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的冲手下们吼道。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在白老如此巨额的悬赏下,仿佛此时的王羽就是一座金山,那群黑衣男子疯狂的冲王羽杀去。

  看着冲向自己的那群黑衣男子,王羽却是哈哈大笑,笑声无比凄凉,随即便仰天长啸道:“今**佞毁苍龙,若有来世撼苍穹,师父,您对我的大恩大德,徒儿只能来世再报。”

  说罢之后,王羽便带着不甘,带着遗憾,带着愤怒,纵深跳入河中,任由汹涌的海浪冲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