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赋春归小说完整版,赋春归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赋春归

状态:已更新48.3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5-13 22:03:01

简介:  北宁侯府大夫人一觉睡过去没能再醒过来。  傅瑜锦睁开眼,发现自己竟回到了出阁前。  难道还要再嫁一次?和周老大貌不合心不合地过日子?  不!这一次她要为自己而活!  周渊言:她既然不会是我大嫂了,那我做什么都没关系了吧!———–和氏璧加更!!!!完结小说《盛世嫡宠》欢迎来踩踩!…

赋春归免费阅读

赋春归免费阅读第一章 一朝梦回少年华

  傅瑜锦悠悠地睁开眼睛,红色的床帐,红色的被褥,红色的窗花,连身上穿的裘衣也是耀眼的红色。

  她最不喜欢红色了,傅瑜锦的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把她的房间弄成现在这番模样,昨夜还好好的,怎么睡了一觉醒来就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

  “来人!”

  “大小姐!”

  傅瑜锦微微皱眉,有多少年没有人唤她大小姐了,她是侯府的大夫人,北宁侯府人人谈之色变的当家人。

  抬头看向来人,傅瑜锦有一下子的怔楞,眼前的少女不过十七八的模样,长的只能算清秀,此时正垂首立在床前。

  丫鬟名唤白桦,是傅瑜锦的贴身丫鬟,她性子清冷,也不是那种会讨人喜欢的性子,傅瑜锦并不怎么喜欢这个丫鬟,可碍不住是母亲给的人。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

  白桦是她出阁前的贴身丫鬟,早在二十年前就不在自己身边伺候了,此时却站在自己面前还是这般年纪,怎么能不令她惊诧。

  白桦见傅瑜锦许久没有说话,低声询问:“奴婢伺候小姐起身?”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素手微抬,示意白桦将她扶起来,傅瑜锦虽然心中迷茫,脸上却不露半分。

  白桦一面躬身上前,一面回道:“回小姐,已经快巳时了!”

  傅瑜锦面色微愠:“怎么没早些唤我起身!”

  “夫人吩咐不让奴婢们吵到您!”白桦小心地看了傅瑜锦一眼,见她没有发怒,才继续道,“您明日大婚,没几个时辰能休息的,夫人怕您吃不消今日便让您好生歇着,吩咐奴婢们谁都不准打扰您!”

  傅瑜锦粗粗扫了一眼,这正是她住了十四年的闺房,即使自己出阁后母亲也一直给自己留着。

  明日自己要出阁?

  傅瑜锦不禁皱眉,自己这是回到了二十年前?

  “夫人让人给您炖了参汤送来,您一会儿要不要用些?”

  “嗯!”傅瑜锦微颔首,现在早过了大厨房早膳的时间,这参汤必然是母亲特意为她留着的。

  “夫人还命人送了一副赤金头面来,小姐要不要瞧瞧?”

  傅瑜锦皱眉,以前的她就最不喜白桦张口闭口都是“夫人”怎样怎样,感觉她是母亲放在自己身边的眼睛,是以她素来不怎么亲近这个丫鬟,出阁时更是把她留在了府上。

  想起母亲,傅瑜锦微微叹息。

  母亲只得了她这一个女儿,没能为父亲生下嫡子,娘家又是那样的情况,这让她一直在傅家抬不起头,她温良淑德了一辈子,也对自己的女儿愧疚了一辈子!

  “不用了!”傅瑜锦兴致缺缺,这婚她是不打算结的,这头面看不看都一样。

  当初她撞破周家大少爷周渊承和云妙伊的私情,母亲劝她为了傅家的颜面忍下。

  傅瑜锦暗笑自己傻,母亲在傅家一辈子低头做人,她若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事情来,母亲必然更觉无颜面对父亲和祖母,怎能容忍事情闹大。

  在母亲的苦苦哀求下,傅瑜锦最终还是妥协了!

  因为这件事,母亲觉得愧对自己,她曾经也恨过,不过如今只觉得她可怜又可悲。

  出阁前傅瑜锦把白桦留下了,她不想自己身边永远放着一双别人的眼睛,即使是自己的母亲。

  明天就是婚礼了,这婚可不是那么好退的,北宁侯府和傅家是绝对丢不起这个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回到二十年前,但是老天爷既然让她重新来一次,这次说什么她都要为自己活!

  “伺候我洗漱更衣!”

  “是!”

  一众丫鬟鱼贯而入,傅瑜锦则有些失神,此时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把亲事退了,那件事自然是最好的机会。

  可是二十多年过去了,很多事情傅瑜锦都有些记不真切,自己到底是在哪个院子撞破周渊承和云妙伊好事的,她有些记不清了。

  不过不要紧,有人会自己送上门来的。

  “小姐!”此时一个丫鬟快步走到傅瑜锦身边,左右看看一副很不好说的样子。

  傅瑜锦心中冷笑来了:“有事?”

  见傅瑜锦没有屏退左右的意思,丫鬟倾身上前低声道:“周大爷让人传话来说是有要事找您!”

  “有说什么事吗?”

  “没有,只说周大爷在临辉阁等您!”

  傅瑜锦不慎在意地微颔首:“知道了,你下去吧!”

  “小姐!”

  “怎么?我做什么还得和你报备?”傅瑜锦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丫鬟。

  “奴婢不敢!”丫鬟只觉得一股寒意直窜心房,不自觉地跪了下来,小姐还是原来的小姐,却让她感觉害怕,这是从未曾有过的。

  傅瑜锦扫了跪在地上的丫鬟一眼,实在是记不起她叫什么名字了,朝不远处几个小丫鬟道:“你们两过来!”

  “小姐!”

  “给我掌嘴!”

  跪着的大丫鬟闻言,忙不迭道:“小姐饶命,小姐饶命!“

  “我说要你命了吗?”傅瑜锦看向边上不知所措的两个小丫鬟,“要我教你们如何掌嘴?”

  “奴婢遵命!”

  丫鬟不敢再多说,低垂着脑袋由着两个小丫鬟一巴掌一巴掌打得啪啪直响。

  傅瑜锦冷眼看着哭的梨花带雨,脸已经被打得红肿的丫鬟,在自己面前耍花样,那也得看能不能担得起这后果。

  傅瑜锦看着这一室的红,实在是没什么兴致,起身便要离开了屋子。

  指了在门外候着的两个老妈子道:“你们两给我进去看着她们!”

  两个老妈子面面相觑,采薇平素在小姐面前还算得力,今儿怎么就惹了小姐不高兴,不过她们自是不敢多问,只躬身应是。

  “白芷!”白芷是她的心腹,自己在北宁侯府熬了二十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也只有她,自己信得过的人亦只有她。

  “奴婢在!”

  “今日来府上的小姐们被安排在哪里了?”傅瑜锦随意问道。

  明日便是傅瑜锦出阁的日子,按照惯例今日和她交好的小姐会来府上陪夜,傅老自打入了阁,来巴结的人也就更多了,即使知道傅瑜锦不会找她们陪夜,但是几乎半个京城的官家小姐都巴巴地跑来了傅府。

  若是以往傅瑜锦自然是懒得去搭理这些小姐的,不过这会儿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回小姐,各府的小姐被安排在临春园!”

  傅瑜锦点头:“嗯,我们过去看看!”转头看向白桦,“你也一起!”有些人还是放在眼皮子底下安全,免得节外生枝。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