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尸乱唐小说完整版,尸乱唐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尸乱唐

状态:已更新53.2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09-01-30 00:38:50

简介:  大唐天宝年间,辽西丘陵之间,一个奇怪的僵尸苏醒了,他的脑子里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事物和概念,却又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简单的欲望驱使他浑浑噩噩的活着。然而,命运让他降临,便注定不平凡!摩尼教、中原道门、北疆大巫、南疆蛊祖,纷至沓来,像一股股狂风般,卷动他的命运之舟……在大唐的盛世和即将到来的安史之乱中,僵尸李弼将何去何从?…

尸乱唐免费阅读

尸乱唐免费阅读06章 柳城

  晨光透过纱窗,洒在满是香靡气息的室内,给混乱的空气注入一点儿清新。

  在清晨少阳之气的刺激下,李弼猛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卧室,这里的确存在于记忆中,但却不是自己的记忆。

  霍然坐起身来,李弼轻轻的翕动鼻子,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腐臭和女子香气混合的味道,这种味道让李弼一阵的恍惚,他突然感到一丝悲伤、一丝空虚。

  虽然莫名其妙的逃脱了死亡,可是却与世界格格不入!

  洗剑和洗枪躺在床两边,尚未醒来,她们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眉头微皱,似乎还在做着噩梦。李弼无可奈何的一笑,想起昨天晚上的“遭遇”,当时这两个小丫头手脚忙乱,居然差点儿把李光弼的皮扯下来,李弼一着急,轻轻把她们击昏了过去,毫无疑问,“好事”告吹……李弼又花了半宿的时间用自己凝练的“我识”清洗这两个小丫头的记忆,结果累得要死,三更天才“睡”下。

  僵尸本不需要睡觉,但用“我识”梳理清洗别人的记忆实在是很劳神的事情。

  清晨的阳气使李弼无法继续沉睡,“蒙皮”的感觉也难以忍受,他索性起身,趁着全家人都还在熟睡的时候,跑到后院,把李光弼的皮褪下,点火烧掉。经过一夜的适应,李弼可塑性极好的身体已经完全长成李光弼的模样,没有一丝的差别,而且阳光对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伤害,只要用活人的阳魄护住自己纯阴的“我识”就好,而一个活人的阳魄足以支撑三、四天的时间。

  忙完这一切,府中的佣人们也纷纷起床干活儿,柳城这座小小的军镇逐渐喧嚣起来。

  李弼凭着吸收的记忆,熟门熟路的找到雍希颢,这家伙正和一群契丹贵族少年聚在院落的偏僻之处赌钱,因为李光弼家是这一支契丹中的王族,“李”姓是唐王朝的赐姓,并非本姓,按照传统规矩,这一支契丹中的各部落都要派出自己的子弟随侍在王族身边,虽然王族和唐室的关系越来越近,在契丹部落里的威望不断降低,可是规矩就是规矩,谁也不敢带头反对,那些契丹少年就是契丹各部落酋长的儿子们。

  雍希颢正赌到兴头儿上,只见他额角冒汗,脸色通红,双眼紧盯这不断晃动的骰盅,根本没注意李弼的存在,直到发现眼前的骰盅僵在空中不再摇动的时候,这才一惊,“忽!”的猛转过身来,脸色苍白的看着李弼。

  李弼所冒充的这个李光弼平时对待这些少年侍从十分严格,少年们都很怕他,却不知道李光弼早就知道这个“聚赌之所”,却因为考虑到“张弛有道”而从没来过这里,只当不知道。少年们此时见了李弼,都吓得站直了身子,心头乱跳,不敢稍动。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少主人”用奇怪的目光扫了他们一眼,就好像没看到骰盅和赌资一样,拍拍雍希颢,叫他整点人马,准备出城,接着便施然走开。

  众人如蒙大赦,慌手忙脚的收拾了赌具,接着迅速拾掇衣装,牵出骏马,显示出李光弼平时严格训练的水准,不到一刻钟,三十骑契丹少年全数聚集在前院之中。

  李弼早已骑上一匹高头大马等候他们,在众少年到齐后,耀武扬威的一挥鞭子,“出城!”

  三十一骑英武少年飓风似的卷出府门,这李府乃是边疆异族府宅,又是修在军镇之中,甚是粗旷,说是府第,却修的和军营似的,大门宽阔高大,三十一骑陆续驰出,一点儿都不嫌拥挤。

  三十一匹各部落中挑出的最好的马在柳城狭小的街道上,用一百二十四只巨蹄砸起一人多高的尘土,挟着如雷的轰鸣冲向柳城南门,一派无法无天的嚣张架势。

  按照往常的规矩,南门守军远远的听到马蹄声就应该打开大门,“躬送”李家人出城,可是今天不知道怎地,李弼带着少年人马直冲到城门前,大门还是禁闭,少年们忙急拉缰绳,城门下顿时一片骏马嘶鸣。

  雍希颢想着“戴罪立功”,立即纵马上前,怒吼道:“城门官?死哪儿去啦!?快开城门!”

  很快,城门楼儿上探出个脑袋,正是那城门官,对着楼下的三十骑少年喊道:“公子勿怪,今日奉都督大人之命,紧闭城门,若无军令,不可开城!”

  雍希颢听到此话,居然一收嚣张的气焰,驱马跑到李弼身边,小声回道:“少主人,军令紧闭城门,看来是奚族或者别部契丹有所异动,我们柳城位处前线,甚是危险,今天还是在府中歇息为好!”

  原来此时大唐的东北疆界内,实力最为强大的便是契丹族和奚族,这两只都是从鲜卑分化出来的民族,其中奚族分为五部,之间还算团结,而契丹族虽然人数是奚族的数倍,但分支更多,对大唐的态度也不统一,有的契丹部族早已经归化唐朝,比如李楷洛、李光弼这一支,而有的还在过着游牧生活,时常入寇大唐境内烧杀抢掠。

  柳城作为边疆军镇,自然要经常面对不逊的契丹和奚族的进攻。

  然而李弼却不把这战争警报放在眼里,他对外界所知甚少,经过地底的一战,自信心早已经爆棚,觉得凭着这具刀枪不入、力大无穷的身体,天下尽可去得。况且,去遏径山“说服”冉闵对于李弼来说是大事,他不想继续耽搁下去。

  营州都督府就在柳城,李弼从李光弼的记忆中调出营州都督府的位置,拨马赶去,其余少年莫名其妙,只好紧紧跟随。

  现任营州都督也算是李家的熟人,土生土长的柳城本地人,名叫史思明,是经常到李府上走动的,毕竟这一片管理的都是契丹等胡族,而契丹李家在这些胡族中具有相当的影响力,而在李光弼的印象中,对此人却有一个评语:面善心恶,宜敬而远之!

  李弼却不在乎这些,他感觉自己就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过客,对一切都没有畏惧,对一切又都很好奇。带着一群少年径直奔到都督府门前,矫健下马,马缰自然有随后紧跟的雍希颢接过,李弼大摇大摆的向都督府内走去。

  府衙的门房远远见到李家大公子过来,知道得罪不得,忙迎出来,点头哈腰的谄笑道:“给公子请安,请公子在前堂稍候,小人立即去请都督老爷!——上好茶!”

  李弼随意的点点头,跟着门房走进待客的前堂,这营州柳城乃是常历战火的边镇,平时也没什么琐事,因此都督府内很是冷清,其实柳城商贸发达,中原和草原的特产就在此地聚集交易,只是那个市场却不归营州都督管理。

  很快的,史思明穿着一身甲胄走进前堂,此人看上去三、四十岁的年纪,长着一张马脸,满面风霜吹打的痕迹,一双细长的眼睛时刻眯着,牢牢的han住其中摄人的精光,三绺长须挂在胸前,乍一看去,整个人充满一种神秘的魅力。

  “李大公子!稀客!稀客啊!难得大公子来到我这清水衙门,呵呵,龙仙,去叫人整治一桌酒宴,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必要和李大公子喝上几杯!”

  所谓“龙仙”则是史思明的心腹大将,名为刘龙仙,常跟在史思明左右,此人高额窄颊,鼻高眼深,和史思明一样,都是柳城杂胡的后代,只是比起史思明,此人更近于西域回纥的血统。

  看到刘龙仙转身就要去安排,李弼忙站起来,他哪里有功夫在这里吃酒?拦住刘龙仙说道:“不敢烦劳都督,小民此次前来,就是请都督传令打开城门,放小民一行人出去,小民有些要事,回城后必然厚谢都督大人!”

  史思明闻言一愣,随即沉吟道:“这……李公子,本都督也不瞒你,昨日夜间接到军报,辽水、黄水上游刚刚降下一场大雪,今年冬天草原上的日子恐怕不好过,奚族四部共二十五、六万族人抗命南迁,可是朝廷总不会放他们进关内的,这幽州之地哪里还有地方?全是归化契丹族的地盘,眼看这仗就要打起来了,我也正要和老夫人商量,营州契丹中,贵府可是王族啊!这样吧,公子也别记着出城了,先引我拜望一下老夫人,也好有个决断,毕竟首当其冲的,也是贵部契丹嘛!”

  李弼没想到史思明会说出这样一番话,这些事他一点儿都不知道,不禁心中有些恼火,因为草原上的消息,营州契丹族绝对应该比史思明更早得知,却没有人来告知李府,摆明了不把李氏契丹的王族地位放在眼中。李弼虽然是冒充的李光弼,可是那种被人无视、轻视的感觉也被他一并继承,再加上李光弼记忆的影响,心里十分的不痛快。

  当即面色一冷,拱手对史思明说道:“多谢都督提醒!小民先自回去安排,随时恭候都督大驾!”说完,转身匆匆离开。

  目送李弼离开,史思明突然低声问刘龙仙:“你闻到了么?”

  刘龙仙轻轻点头,“腐臭味儿,很淡,这个李光弼出事了!”

  “嗯!”史思明面露微笑,“他似乎什么都不懂啊,我听不到他心脏跳动的声音,听不到他血液流动的声音,呵呵,他甚至没有呼吸!看来,是一只还不懂得伪装的僵尸,大概是刚刚出世吧……可是他的力量不弱,能够不受阳光的影响,这已经是金尸的水平了……”

  “确实难得,”刘龙仙眼睛一亮,“不如……想办法引他入教,充实我宗力量!”

  可史思明却摇头道,“不忙,先看看再说,若是一个草包,引他入教只会招惹麻烦,皇上禁绝我教,我们可都是见不得光的人!走吧,先去李府。”

  “是。”

  李弼又带着三十个少年跑回李府,心里窝着一股火儿,不知道是受了李光弼灵魂的影响,还是他本就这么好胜,总觉得心里有气不得不出。进府后跳下马来,直奔后堂正房。

  李光弼的母亲李氏,也就是史思明口中的“老夫人”,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她虽然是一介女流,性子却十分刚强,甚至比普通男子还要火爆,以至于外界都传说李氏长着五绺长须、不男不女,其实是谣言。

  可是当屋子里再没有外人的时候,面对着自己的“儿子”,李氏那种少见的刚烈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娘,奚族南下的消息,你知不知道?”

  李氏一声低叹,“不仅仅是奚族啊!秋暖冬寒,十月大雪,北风日烈,今年草原上白灾小不了,除了奚族外,契丹、鲜卑、靺鞨、突厥,都会有部族南下,估计会有四、五十万的人口,其中可出十余万战士。”

  所谓“白灾”,就是发生在大草原上的大冰雪灾害,会冻死大批的牲畜,于是游牧民族只能南下劫掠,贮存过冬的物资。

  “为什么不告诉我?”其实李弼这话问的有些亏心,他刚刚继承李光弼的身份,时间还短,再怎么认同这个身份也不会产生多么强烈的感情,这时候说起这种话很有一种做戏的感觉。

  “光弼,我们李氏归化大唐已经有三、四代人了,男人们都当的是大唐的将军,带着大唐的府兵打仗,女人娶的也是大唐赐婚的女子,我当年……也是唐宫的一名宫女,这样几代下来,部落哪里还认得王族的男人?要不是借着李氏的威望和在朝廷中的影响,那些部落早就把我们撇开,即使是现在,他们暗地里恐怕已经产生新的王族了吧?……光弼,对于我们李氏来说,现在有两条路,一是全族迁到京师去,随你父亲去军队挣出一分军功,二是重新收拢部族的力量,不过……难比登天!”

  李弼的“愤怒”已经被“老娘”无奈的情感所淡化,大概是体内阴气为主的缘故,李弼比普通人更容易冷静,他在李氏面前来回踱步,片刻之后,有些期待的问道:“……娘,我们这一族在这里还有多少力量可用?”

  “你决定了?”李氏收起她难得一见的软弱,双眼饱含感情的望着李弼,“你是咱家的长子,若是走第一条路倒也安稳妥当,可这第二条路……你可要想好……”

  李弼自信的一笑,“娘,我决定了!我要他们重新见识王族的威严!”

  李氏幽幽一叹,“也罢,你平日里就热心军旅,绝不是能够安分的人,我也不阻你,城外东面六十里外就是李家的草场,哪里有三位老家人管着,都是你父亲的亲兵嫡系,派来作为守护李家的力量,三位老家人名叫李延凯、李延庆和李延龄,当年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那里还有一千五百精选的契丹勇士,此外,李家直属的部族也在那片草场附近,部落能有两三万的人口,几十万的牛羊,大概可以拿出五千的战士,奚族南下的信息,就是他们传来的,家里能够提供给你的,就只有这些了……”

  “好!足够了!”李弼根本不在乎自己的部族有多少人手,这些人只不过是个幌子,“一会儿营州都督史思明来访,还请娘亲说服他,让孩儿出城组织人手迎战!”

  李氏默默点头,忽然有注视着李弼,柔声说道:“如果独力难支,一定要撤回柳城,这里经营百年,不是那么容易攻下的,而且奚族也未必敢正面触怒大唐!”

  李弼心中一震,面前的“母亲”两鬓花白,在这塞北风霜之地,人们都会更快的衰老,这个“素不相识”的老妇人的目光居然让他有那么一丝的愧疚。

  “娘亲放心,孩儿不会蛮干的!”

  李氏没再多说,起身向屋外走去,一出房门,立即恢复平时严厉刚烈的模样,干脆利落的支使府中下人们准备迎接都督大驾。

  史思明和李氏的见面很简短,双方都是爽快的人,史思明一出李府大门,立即吩咐城门官放李弼一行人出城,史思明有他的打算,扮作李光弼的这个僵尸可是奇货可居的东西。

  李弼也不耽搁,他从心底里不想面对家里那个老太婆李氏,李氏的眼睛中总有一种情感,让他难以面对。

  柳城闸门在身后隆隆落下,李弼看着城东广袤的原野,心中松了一口气,可是周围少年侍从们却是面色紧张,毕竟出了城门,就要在旷野上面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钻出来的千军万马。

  雍希颢圈马靠近李弼,轻声问道:“少主人,我们去哪儿?”

  李弼嘴角微扬,轻松问道:“隶属于我李氏契丹的最大部落,在哪里?”

  雍希颢立马回头喊道:“默啜可突!过来!少主人问你家事!”

  顿时一少年应声而来,此子长得颇为雄壮,十五、六岁的少年膀大腰圆,高有八尺,浓眉大眼,拍马奔到李弼身前,朗声问道:“少主人,叫可突作甚?”

  李弼看这爽利少年,心中欣赏,也不客套,直说道:“你家部落聚居何处?速带我去!”

  “哎!”默啜可突爽快答应,纵马当先领路,却又忽然兜马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李弼说道:“少主人,有些话我就直说了,你别怪我!”

  李弼一愣,当即点头,“你尽管说!”

  “哎!”默啜可突憨厚的答应,“少主人,你们李家都在唐国做官,部族里除了我们这些被派来跟着李家的人,根本没人认识你们,现在李家的话也就只能对酋长说说,酋长听不听还不一定,族人肯定是不听的,我们默啜部现在可是营州契丹第一大部,其实……其实已经代替你们李家王族的位置了,我的父亲虽然是默啜酋长,可是我母亲只是一个女奴……我不顶什么用的……”

  李弼点头表示明白,这个默啜很坦率,说明白自己地位底下,只是派到王族应景的人,默啜酋长根本不会考虑这个庶出的孩子,好在李弼也根本没打算利用默啜可突什么。

  “知道了,带路!”

  “是!”

  契丹默啜部活动范围大概是土护真河上游,在营州柳城的北方,三十余骑少年很快就找到一个小部落,打听到默啜部王帐的所在,花了一天的时间才赶到,默啜酋长听说王族长子到来,面子上做的很足,大礼将李弼迎接进王帐之中。

  李弼心中暗喜,默啜鞨利这番作为,说明他在明面上还是看重李家王族的声望和作用的,起码还不敢公然叛离大唐的控制,在这种情况下,李弼有信心让他无法拒绝自己的条件。

  “鞨利叔叔,您身体可还硬朗?”李弼搜检李光弼的记忆,发现并没有这位默啜鞨利的鲜明印象,只好叫着好听的上前寒暄。

  “哈哈哈,好好好!”默啜鞨利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年纪,性格似乎十分爽朗,就好像他派到李家的那个默啜可突,见面就给了李弼一个热情的熊抱,“老鞨利硬朗着那!唉……这一晃有好几年没见过你了,都长这么壮了!不愧是王族的好汉子!你父亲身子还好吗?当年,我就是像可突跟着你一样的跟着你父亲啊,呵呵……”

  “父亲他身体尚好……”李弼和默啜鞨利一边寒暄客气,一边步入鞨利匆忙安排的筵席,分宾主坐下,李弼懒得兜圈子,直言问道:“鞨利叔叔,北方各族南下的消息,您可知道?”

  默啜鞨利面色镇定,从容答道:“知道,很多远方的部族带来消息,奚族、契丹、靺鞨、突厥、室韦各族都已经赶着他们的羊群上路了。”

  “叔叔有何打算?默啜部可是我们营州契丹中最强的部落……”

  “强?呵呵,北边几十万人,我们再强有什么用?话说回来,光弼你家可是营州契丹的王族,我们还是听王族的,王族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李弼微微一笑,似乎很满意的表情,“王族的意思很简单,让所有踏过黄水,行走在土护真河岸边的奚族人,全都变成明年草场的肥料!”

  鞨利顿时一呆,吃惊、不信、疑惑、思索、恍然一系列的表情走马灯似的在他的脸上上演,最后定格为略带兴奋的怀疑,“光弼啊,老鞨利有话就直说了,不要说默啜部,也不要说王族,就是整个营州都督府地面上所有人加起来,也凑不齐五万战士啊!拿什么和北边的人打啊?!莫非……王族能求得大唐的援助?”

  李弼神秘的一笑,“鞨利叔叔,我要说,此战必胜,原因么……原因在西南!你可愿助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