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儒门剑道小说完整版,儒门剑道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儒门剑道

状态:已更新32.8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5-12-30 23:37:37

简介:  剑者,百兵之君,立于诸兵之上。  持剑者,上决浮云,下绝地纪,妖魔尽灭,巫蛮皆亡。  这时剑修的时代,更是文人时代。  剑道,即文道,以文练心,以心持剑。  秀才持剑,十步斩妖邪;举人掌剑,山破水倒流;进士御剑,十方自惊魂。  圣人剑道立,以剑道行文道,以文道代天道,以天道开辟人族大道。  此时,正是妖魔、巫蛮横行,人族凭借剑道之利与之三足鼎立。…

儒门剑道免费阅读

儒门剑道免费阅读第一章 济平少年

  “杀!”

  伴随着一声暴喝,一个约莫十六岁的少年手中长刀猛然挥舞,刹那间就是斩出六六三十六刀,刀光闪耀,形成一片刀网,刀网罩下,就见一只扑啸而至的豺狼身上鲜血飞溅,惨叫一声倒地而亡。

  一刀斩杀一狼,少年却没有丝毫停顿,继续放声一喝!

  “杀!杀!杀!”

  一步不停,每踏出一步,就是一片刀网斩出,连续三声暴喝,便连斩三只豺狼,到得最后,血色的刀网笼罩而下,让旁边的人都是为之心生胆寒,不敢直面以对。

  围攻来的豺狼不过十数只,而且这些豺狼多有欺善怕恶之本性,剩余下来的豺狼,在见到少年如此威势,加上其他人也不弱,顿时‘呜咽’几声,丢下七八具尸体就此逃走。

  直到这时,少年才是放下刀刃,回首看向一旁结阵自守的四人。

  “按着老规矩,这一次回去之后我要分到三分之一的好处,你们可以拒绝,但要考虑清楚后果会如何。”

  少年直接开口,语气当中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但其他四人相互看看,虽然很有些不甘心,但全都点点头没有任何异议,甚至开口讨好说道。

  “这一次若不是小刀哥你带着我们,我们也收获不到这么许多,而且说不定还有性命之危,小刀哥你拿三分之一是应该的。”

  小刀,就是这个将要满十六岁少年的名字,或者说代号。

  卫国,东州,开河府,济平县,武堂弟子。

  这就是这少年和其他四人的身份。

  这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身份,卫国在每一州每一县都会设立武堂,收容无家可归的少年,并且教习武艺技法,当然普通百姓人家也有不少会将自家子弟送入武堂学艺。

  而在武堂弟子待到十六岁满之后,既可选择另谋出路,也可正式加入武堂学习更厉害的武功。

  听起来不错,但实际上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武堂弟子从十岁开始就必须自力更生,对于那些主动送入武堂的人来说,往往能得到家中的补助,从而只是接取一些安全的任务,但对于小刀这样的孤儿或者贫苦人家而言,就必须要进入山林当中拼斗。

  时到如今,小刀已经亲眼见过三十多人身亡,而这一次也是武堂颁布下来例行的巡逻任务,巡逻济平县周围

  所以在武堂之内,名字不重要,需要的只是一个能互相称呼的代号。

  今日巡山的任务已经完成,斩杀野兽十数,最后卖掉之后一共得到五两白银的收获,而小刀拿到自己的那一份就与其他四人分道扬镳。

  事实上,若不是任务分配,小刀也懒得与其他人一同组队,对于小刀而言,这些陌生的家伙总免不了要提防几分,反而是发挥不出实力。

  “加上这一次,又有了半两金。不过离着下一次济平学院招人的时间就那么几日,如果错过,那这一辈子就要埋在武堂了,看来时间上是有些来不及了。”

  拿到银钱之后,小刀其实并没有离开,比起其他人,有着前世宿慧的小刀早早就定下了自己的目标。

  虽然前世安逸的世界与这一世所在完全不同,但小刀早早已经有过了解,若说在武堂的成材机率是百分之一,那若能加入学院,成材的可能就是十分之一。

  微微皱眉思量片刻,小刀就有了决定,来到文书楼一个有些獐头鼠目的人身前,见到有人走来,那家伙在坐直了身子的同时,眼睛才是瞄去。

  “哟!这不是小刀嘛?终于决定还账了不成?”

  看到是小刀,那人顿时有些不耐地说道,同时整个人也是垮了下来,恢复了方才那种懒散的模样。

  这人姓方,在这武堂的文书楼负责文案,账目之类的事情,不过别看这人有些獐头鼠目的样子,但实际上乃是童生出身,而且颇得堂主信任。

  不过此人颇为有些喜欢偷奸耍滑,好吃懒做,所以一辈子也只能是个童生,做些文案的事务,根本没有可能更进一步成为秀才,更没有修行剑道的可能。

  “张师爷,我要借钱。”

  小刀面对这张师爷嘲讽的话语置若罔闻,直接就说明来意,不过听上去小刀这不像是在借钱,反倒像是伸手拿钱。

  “借钱?你如今欠了武堂九两黄金十九两白银六十二铜钱,还想从武堂借钱?”

  果然不出意料,张师爷当即哂笑而道,没有半点掩饰的意思,一开口就让附近的人全都是听闻,随即引得一道道鄙夷、嘲讽的目光落在了小刀身上。

  身负债务在武堂当中算不得什么,毕竟武堂招收了大量孤儿小子,所有的食用都是记债,但显然没有什么人能欠下这么多的债务。

  平日执行的武堂任务总还算有不少的收获,以之用来偿还武堂的账务虽然不足,但也不少。

  另外若想要离开武堂,那么这债务就必须要了结,以小刀现在的身家,又不是特意送入武堂进行培养的人,根本不可能偿还得起。

  要知道一两黄金可就足够一家寻常百姓半年的用度还有剩余,数目可不在少数。

  可以说,欠下这么多债务的小刀就已经相当于卖身给了武堂。

  而之所以如此债台高筑,除了小刀从来没有偿还过半分钱,反而是连连借债之外,更重要的原因还是眼前这位张师爷。

  “张师爷,以往我借一铜钱,你就给我记三铜钱,我也不是不知道,可从来没有任何伸张的意思,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小刀静静地看着张师爷缓缓说道。

  “什么借一铜记三铜的?你的债是确确实实的,难道还想在武堂赖账?”

  张师爷冷冷一笑,这种事情他做得多了,不过大部分他都孝敬上面的人了,上下的关系都已经打通了,就算这事情捅出去,也是对小刀不利,他根本就不怕,有着上面的人开口,小刀一个小子的话,谁信?

  反正一应账务往来都是他记下,记多记少,还不是他一支笔的事情?

  当然,相比其他人,小刀每一次吃了亏从来不吵不闹甚至完全一副不知道的样子才是最大的原因。

  从小刀身上,张师爷委实是收刮到了不少好处。

  “我之所以不声张,就是在等这帐足够高。因为我知道那么一件事情,欠钱的人才是大爷。”

  小刀冷冷一笑,盯着张师爷缓缓说道,真就以为自己的钱那么好拿?

  “欠别人一二两银子不还,急的就是自己,欠别人一二两金子不还,急的就是别人。张师爷,若是过些时候我十六岁做选择的时候,选择离开武堂会怎么样?”

  本来一直在哂笑的张师爷听到小刀的话先是一愣,随后就是想到了什么,整个人不可置信地看着小刀,拢在袖中的右手已经是微微有些颤抖。

  张师爷已经想到若小刀做这样的选择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所以他不由得又惊又怒起来。

  所有武堂弟子在十六岁的时候都要选择,是否离开武堂,但对于那种选择离开武堂而与武堂又有账务未清的人,那么就会被强制派发任务。

  欠的钱越多,那么任务也就越难,而基本过了一两白银以上的都免不得要动手争斗,也就是如此,不少‘有志气’的人因此而死。

  而若是那人在完成任务之时直接身死,那么这帐就会记在武堂的帐上。

  这本来算不得什么,每年都会有几笔这样的帐,但那些帐少则几两白银,最多也不到一两黄金,自这济平武堂开设以来就达到过小刀这么大的账单。

  事实上一般情况也不可能会有人欠那么多钱,一来各个有志向的人会是尽可能还上,二来武堂也不会随随便便借了又借,让人欠到那么多钱。

  只怪这方师爷够贪心,一次又一次让小刀欠帐,让钱落入自己的口袋。

  现在只是账面上的欠账不会有来查,但若爆了出去……

  “武堂上面还有堂主,十两黄金的债务他不会那么容易接下,而记在帐上的虽然可以上报销帐,但这么一事传出去其他人就算不怀疑,也足以是让堂主颜面扫地。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拿一个替罪羊,反正那替罪羊本身也不干净不是?”

  就在这时,小刀话语声声传入张师爷的耳中,可听在张师爷耳中却直如同邪魔低语,可偏偏每一个字都是说中了他心中的担忧。

  “行事正派的堂主大人难道还会为了底下一个小小的师爷遮掩?更何况这位置盯着的人不少吧。我知道师爷您的厉害,更明白师爷您明白事理。如今我想借得三两黄金,不知可否?”

  “三两黄金?好!好!借!”

  在小刀的一番话之下,这张师爷的脸色一青一白,最后狠狠一咬牙递出了三两黄金。

  这钱虽然是由他来执掌,但却是属于武堂而非他个人钱财,若是出了什么问题,他也脱不了身。

  “多谢了。”

  接过黄金,小刀对于张师爷的怒视并没有半点理会,直接转身就走,而那张师爷在小刀离开之后,当即怒冲冲地在帐本上记上,一下就将小刀的账务提升到了十六两黄金。

  不是张师爷记吃不记打,而是他根本不相信小刀真的敢接取离开武堂的任务。

  只要小刀选择留在武堂,到了那时小刀就是武堂内部的人,他有的是办法可以从小刀身上榨取到更大的价值,而且到时候小刀这一套可就没法再用。

  对于这些事情小刀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去理会,拿到了钱之后当即径直来到东城文堂。

  东城学堂乃是教导各种文学的地方,虽然也是知识启蒙之地,但与武堂不同,这是私人设立,想要在其中学习知识,就必须要有足够的钱财,若没有足够的财力绝对是进不了这地方。

  小刀这时候连进门的资格也没有,只能是在文院外面等候,一直等候了半个时辰,才陆续有人从里面走出来。

  对于不时投来的高傲神情小刀完全视而不见,每一次见到这些人,无论年纪大小都会是如此,文人地位可不同武人。

  对此小刀很是明白,虽然只是最基础的文字教授,但进到这文堂,未来远远超过武堂,因此值得骄傲也是十分正常。

  直到最后一个中年文士慢慢走了出来,小刀才是赶紧迎了上去,将自己所有的钱财全都掏了出来。

  “见过方先生,耽误了方先生的时间真是不好意思,这一次我凑足了金钱,希望先生能花费些时间进行指导。”

  之前小刀就为此花费了七八两黄金,那些欠账就是因此而来,所以听到小刀所言,方先生也不吃惊,反而是微微摇摇头。

  “你还真是不死心啊。不是任何认识那一百个生僻字就可以进到济平学院当中学习的。我之所以说每十两白银交你一字也是为了你好,希望你能知难而退而已。虽然说十万三千六百多字莫说是童生就是秀才都未必能完全精通,所以要入济平学院也不需要识得那么许多字,但仅仅只会百字那就未免有些容易惹人发笑了。”

  说是如此一说,但这位方先生还是快速的接过了三两多的黄金。

  虽然这位方先生不是张师爷那种不思进取之辈,但他如今也只是童生,而且因为自身天资所限,想要继续进一步成为秀才还要刻苦攻读,这其中必然是有不小的花费,所以才会在课外也对小刀进行指点。

  文道每想要进一步都不是那么容易,没有强大的进取之心根本不可能办到,单指这一点方先生就远比那张师爷让人敬佩,也无怪一位是先生,一位只能是师爷。

  “你听好了,我只说一遍:餶、穯、礸……”

  三十个极为生僻的字从方先生口中一一道来,边念边在空中临空书写,临空所书之字约莫能存留片刻,而后又是书写下一个字。

  三十个字一一书写来花的时间不多,但也不少,在全都一一教过一遍之后,方先生也是额头见汗。

  “好了,前前后后我已经教过你一遍,不过我还是要说,就算你能听闻一遍就将我所说所写全都记下,过了最基础的一门槛,但你连最基本的字都不懂,根本不可能进到济平学院。”

  对于方先生最后的感叹小刀完全没有听见,他已经全身心是投入记忆方才所得,要将之全都记在心中。

  见到小刀如此执着,方先生也忍不住微微一叹,露出了几分惜才之色。

  “可惜,就算你有天赋,肯刻苦,但有些事情还不是凭着这点事情就能办到的。想进入济平学院你还是只能做梦而已。”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