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顶级盛宠之娇妻有毒小说完整版,顶级盛宠之娇妻有毒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顶级盛宠之娇妻有毒

状态:已更新58.85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9-03-19 11:40:00

简介:  一个是风流雅痞,一个是假面淑女,一个浪荡不羁,一个桀骜不驯。用楼老爷子的话说,他们就是天生一对!  他是高高在上的新城集团大少,万花丛中过,却——片叶不沾身!  她是名声赫赫的天才设计师,五年深情错付,一朝沦为全城笑话。  被逼婚,他见她,很是不屑:“传闻中那个给别人做了五年嫁衣的蠢女人?你嫁我,岂不是会扯我优良基因的后腿?”  大手一挥:“不娶!”  她一声嗤笑:“三十岁…

顶级盛宠之娇妻有毒免费阅读

顶级盛宠之娇妻有毒免费阅读第001章 飞鸟尽,良弓藏

  12月初,全球著名时尚杂志GT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从纽约飞往安城。不日,时尚界传出一条重磅新闻。

  作为安城本土服装设计公司的BELOVE即将与GT签约,两家公司将在来年合力推出GT中国版!

  在与GT签约前的一个小时,季殊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

  短短十二字,她看完,怔了一瞬,而后冷冷一笑,随手就要删掉。

  这时,苏世擎走过来,见她脸上的笑容格外的冷艳,朝她正在操作的手机屏幕上看了一眼,随即,黑眸中划过一道暗光,不经意地问:“谁的短信?”

  季殊已经删了消息,抬头看见他,脸上的冷色褪去,但语气依旧有未褪完的淡漠:“不怀好意的人!”

  苏世擎看了她一瞬,然后伸手拍拍她的削肩:“现在正是我们与GT签约的关键时刻,难保有不死心的人使出极端的方法来破坏。我们要做的,就是确保签约顺利进行。”

  季殊点头,对上他看过来的视线,微微一笑:“放心,我知道。”

  从她与苏世擎共同创立公司开始,他们的目标就是与GT合作,成为安城甚至是全国知名的服装设计公司。如今,目标即将达成,岂会因为一个连名字都不敢透露的小人发来的一条离间短信而错失机会?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短短十二字的短信,却着实用心良苦,心计毒辣!

  如果她和苏世擎中间稍微有那么一丝不合,如果她对苏世擎有些许的不信任,接下来的签约都有可能发生意外。

  不过……

  季殊明亮的双眸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冷光,她不会允许这个意外发生!

  上午十点,签约仪式进行地格外顺利。

  在季殊代表BELOVE在合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那刻,坐在会议桌左侧的苏世擎,漆黑的双眸深情地注视着她的侧脸。

  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没人注意到,他那双搭在膝盖上,隐藏在桌子底下的双手却是紧紧握在一块。

  当季殊与GT那位副总经理握手合影时,他相握的双手捏得更紧,手背上的青筋因用力过度而高高鼓起。

  不出意外的,再一次,季殊与BELOVE上了新闻热搜。

  提起安城首屈一指的设计公司BELOVE,很少有人知道它的老总是谁,而季殊这个名字,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甚至,在与GT签约之后,时尚界流传出这么一句话:没有季殊,就没有BELOVE。

  苏世擎看到那条新闻,抬手将桌上的白瓷茶杯砸在了办公室雪白的墙壁上,洁白的墙壁上流下一大滩茶渍。

  ……

  冬至那天的清晨,安城的天空飘下几片雪花。

  这时外面的天还没亮,季殊合上刚完成的设计稿,揉着发涩的眼睛,走到窗边,拉开窗帘,隔着飘窗看见路灯下飘零的雪花时,紧抿的嘴角松开,露出一个浅浅的笑。

  她记起跟苏世擎合伙成立公司那天,也是这样一个飘着小雪的早上。

  忽然间她便没了困意,反而,想去见他。

  她粗略地算了算时间,如果她现在赶去他的公寓,应该刚好天亮,在他们去公司之前还可以一起吃个早饭。想到他拉开门看见门外的自己,会作如何惊喜的反应,季殊的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想起他那双含着深情的双眸,季殊连心跳都不由得快了几分。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她拿上衣服去洗漱,之后拿了车钥匙就匆忙出门。

  黎明来临之前的安城,街道上灯火辉煌,片片飞舞的雪花在路灯下旋转飘落,偶尔有轿车从旁边车道飞快驶过。

  季殊双手握着方向盘,轻挽嘴角,彻夜未眠的疲倦早不知丢哪儿去了,心跳的依旧有些快。她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一声,跟苏世擎在一起都五年了,竟然还会因为期待见到他而心跳加速。可真是没出息!然而,嘴角扬起的弧度又在提醒她,在苏世擎面前,她就是会这样的没出息。

  当她赶到苏世擎所住的梨苑小区时,天刚蒙蒙亮。

  梨苑小区她来的次数不多,有时苏世擎把文件落在公寓,又走不开的时候,她会来跑趟腿。

  没想到小区里的保安竟然还认得她,问都没问的给她开门,她冲保安道了声谢,轻车熟路的上到苏世擎的家所在的楼层。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不打招呼就跑过来,站在房门前,她觉得自己有点任性,却又由着自己的小任性。

  因为,她还有一个重大的决定要告诉他。

  她按响门铃,门铃响了好一会,里面仍没传来任何动静,就在她犹豫是不是要离开的时候,紧闭的房门却开了。

  猛然间看见赤着精壮的上身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季殊的两颊瞬间通红,忙别过脸,不好意思地说:“我是不是来得太早了?”

  苏世擎仅穿着一条浅灰色的睡裤,单手撑在门框上,微微拧着眉。待他看清房门外的人,目光不着痕迹地往身后的屋里瞥了眼,问她:“你怎么来了?GT的设计稿今天就要交给对方,你画完了?”

  男人还没睡醒的声音略微沙哑,听得季殊面色更加通红,完全没有注意到男人躲闪的目光,她点头:“画完了。”随即又说:“世擎,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说完,她转过头,亮晶晶的双眸看向他。

  明亮的杏眸,带着期待和一丝羞赧,与往常那个冷艳高傲的季殊天差地别,苏世擎竟怔了一瞬,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场景。

  只不过,缅怀的情绪还没来得及滋生,很快他又想起前几天的新闻。他重新看向眼前的人,搭着门框的手指紧了紧,片刻,他说:“好。在外面等我一会,我去穿件衣服。”

  季殊“哦”了一声,往后退了半步,等他关门。

  乳白色的实木门关上一半,她低头整理围巾的时候,半掩的房门中,她低垂的视线里多了一双赤裸的纤细的女人的小腿,伴随着一道娇媚的女声传出来——

  “世擎,是谁啊?”

  季殊整理围巾的动作生生止住,猛地抬头,撞上了一双惺忪迷离的媚眼,眼睛的主人半抱着身边的男人,嘟着嘴撒娇着抱怨:“这么一大早的,很没礼貌哎!”

  如同被一道雷劈中,她完全僵在原地,眼看着房门在女人的声音传出来之后关闭的动作停顿了一瞬,随后“砰”的一声被关上。

  世界似乎静了一会,安静地让她能听见自己的血液在血管中流动的声音。

  半晌,她回神,大步上前,按下房门密码锁的密码。

  “咔”的一声,密码锁应声而开。

  门后,裹着白色浴袍的女人,两条白皙的胳膊攀住苏世擎精壮的上身,仰着头亲吻他的下巴、喉结,嘴里含糊不清地解释:“我不知道是她,要是知道,我肯定不出来。别生气了,好不好?”

  似乎是因为听到房门重新开启的声音,女人亲吻男人的动作止住,转过头来。

  同时看过来的还有一双如千年潭井般望不到底的黑眸。

  季殊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拳,甚至因为用力过度,指甲掐进了肉中,她却没有丝毫察觉,脸色比窗外飘落的雪花还要白上几分。紧紧咬着牙,一双杏眸盯紧了那双黑眸。

  “你先回去。”苏世擎扯开攀在身上的胳膊,对季殊说。

  “她是谁?”

  “先回去,回头再跟你解释。”

  “我问你她是谁!”

  季殊几乎是吼出来的,朝他扬起手,却被一只更有力的大手捉住,苏世擎冷下脸庞:“季殊!”低哑的声音含着警告:“你闹够了没有!你看看你自己,现在像个什么样子!”

  似乎是为了验证他的话,季殊一转头,玄关处的穿衣镜里,映出两个女人的模样。

  一个面若桃花,眼含春水,妩媚动人。一个脸色憔悴,顶着一双堪比熊猫眼一般的黑眼圈。

  她狠狠愣住,什么时候,她竟成了这般模样?

  镜子里,面若桃花的那个女人勾着唇朝她比出一个中指。

  她顿时怒火中烧,手中小巧的钱包朝那个女人砸去,却被苏世擎轻易夺走,随手把钱包扔出门外,同时被关在门外的还有一个她。

  “在公司等我!”

  苏世擎的声音穿透实木门传到季殊耳中。

  她听得那么清楚,脚下不受控制地往后一退,后背撞上冰冷坚硬的墙壁,“砰”的一声,痛得她闷哼了一声,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瞬间就模糊了视线。

  透明的液体顺着脸颊滴在唇边,一种又咸又涩的味道迅速在口腔中蔓延,季殊被这苦味刺激回神,抬起袖子狠狠地抹了把脸,捡起自己的钱包就大步离开。

  轿车从梨苑小区离开,如同一支白色的离弦的箭,嗖得冲进大路,在早高峰,如同横冲直撞的猛兽四处狂飙。

  “大早上的,赶着去投胎啊!”

  不时有被逼停的轿车,车主从驾驶位的车窗伸出头来,大骂。

  季殊恍若未闻,或者,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胸口仿佛被一块巨大的石块狠狠地压住,她想要喘口气,却感到窒息。

  轿车汇入主道,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多,她拼命按着喇叭,然而,望见的仍是前方如长龙般的车流。

  季殊忍不住低声骂了句,一打方向盘,轿车驶向旁边的岔路,刚上岔路却听见“砰”的一声巨响传来,接着,她整个人受惯性猛地朝前冲去……

  恍如世界都转了几个圈,待季殊回过神,脑子里只有嗡嗡的声音,眼前的场景天旋地转。

  似乎有谁打开了她的车门,又将她从车上拉下来,她看见面前停着一辆车尾变形的黑色轿车,一个颀长的黑色身影站在轿车边。

  她晃晃脑袋,想看清轿车边的男人,却晃得眼前的场景更模糊了。

  “总裁,是BELOVE的季殊。”

  耳边响起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季殊努力朝对面的人望去,那人却像会分身术般,有无数的影子在重重叠叠。

  “我会赔偿。”季殊说。

  她的吐字不是很清晰,一只手在身上摸来摸去,没有摸到钱包,她挣开抓着她手臂的男人,踉跄转身,趴在驾驶室的座位上,两只手在副驾驶的储物格里胡乱地摸,然后摸到一张方方正正的卡片。

  “上面有我的电话。我知道,我全责。”

  她说完,把卡片塞进站在轿车边一动不动的男人的口袋里,指尖从他上衣的口袋离开时,脑门上似乎被一道灼热的光烫到,让她在转身离开的时候,双腿一软,接着——便没了知觉!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