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游戏风云段泽晨耿天txt下载百度云资源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游戏风云》,它的作者是林朴,主角是段泽晨耿天。主要讲述了:祝时雨跟着杨沛然在几个房间都转了转,看这里十来个工位上大部分都已经坐满,井井有条,脸上温和地笑,恭维说道:“老杨,你这摊子搭得真不慢啊!”“还行吧,一半老手,一半新人,有得磨合的。”杨沛然接受了恭维,…

游戏风云段泽晨耿天txt下载百度云资源

《游戏风云》免费试读第30章 沙子

祝时雨跟着杨沛然在几个房间都转了转,看这里十来个工位上大部分都已经坐满,井井有条,脸上温和地笑,恭维说道:“老杨,你这摊子搭得真不慢啊!”

“还行吧,一半老手,一半新人,有得磨合的。”杨沛然接受了恭维,说得不卑不亢。

“你办公室呢?”祝时雨转着身子找,不解地问道。

“这么小地方我要啥办公室?我和策划坐一屋,我不也就是策划吗?”

“那要是有人要找你谈业务呢?”

“那就会议室啊,你找我是来谈事情的?”杨沛然有些惊讶,一边说一边就引着祝时雨到会议室坐下,会议室里一张桌子,六七张椅子,一边墙上挂着个黑板,画着些擦了大半的工作安排。

祝时雨坐下,手搁在桌上,笑嘻嘻地看着杨沛然,先不说话,等着杨沛然问。

“说吧,什么事儿。”杨沛然知道这是祝时雨非为公事而来,心里也稍微放松。

“给你说个事儿,封神项目有个美工,叫吴子嘉,你还记得吧?”

杨沛然跟过一个月封神项目,记得这个人,“挺爱画画的,油画架就摆在窗边,没事儿就去画几笔,我记得。他怎么了?”

“就是那个油画架,昨天常勇给它踹了,吴子嘉也是暴脾气,脑子发热,一巴掌就打过去,结果当然是常勇把他给开了,这一点我得绝对支持常勇啊!”

杨沛然对常勇更熟悉,一下子便想到那会是怎么回事,以及怎么个场面,哪怕不中其不亦远矣,心里叹息,表面上并不流露,“啊,这样啊,然后呢?”

“还能有什么然后,当然吴子嘉得走人啊。”

“你就给我说这事儿?”杨沛然连祝时雨想说什么可还没直接说出来也想到了,有些拿不到注意该放还是该堵,犹豫了这么一下。

“我觉得吴子嘉是个人才,这么放走太可惜了,要不你这儿把他收下来?”

杨沛然可以直接回绝但没有,而是陷入沉思。

往前资金紧张的时候必须一个萝卜一个坑,后来资金稍为充沛,杨沛然也赞同祝时雨因人设事的策略,因为一个员工如果真是人才,花点成本留着他,就当是个孵化项目,没准儿能成大才,比放他到市场上流进竞争对手那儿更划得来,甚至他自己和这个新公司就是这么来的,因人设事,祝时雨来这边原来是为了和自己商量这个。

“老齐那边的美术全到我这边了,四个人老实说已经有些超配,再多一个,实在太臃肿了。”杨沛然话虽然这么说,实际上他不这么看,美术是游戏开发里费效比最直观而正向的部分,美术人力投入得越多,最终效果表现就会越好,看得见摸得着。甚至老齐那边原先是五个美工,过来的只是四个,宽泛一点说这并不是问题。

“这就是问题所在,你还不懂吗?”祝时雨神情变得严肃,轻轻摇头,“和其他部门相比,你的美工是个独立王国,他们能同时来,也能同时跑掉,以及他们有默契地做点什么不该做的事,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是让他们不满意,一整个地抱团反对你。你这么做真是失策!”

祝时雨说的,的确是职场常存在的问题,杨沛然无法反驳,“多一个吴子嘉,能解决这个问题?”

“掺沙子。”祝时雨压低声音,凝重地说了这三个字,神情凝重里又有些得意之色。

有一点陈年的怒气在杨沛然胸中升腾起来,“这法子你这些年没少针对我用吧?”

祝时雨一愣,脸上先是一怒,接着是委屈,两者拧作一起,神情尴尬,恼火地说道:“你在说什么呢?”

“你就说有没有吧!”杨沛然咬牙低声地说,在一瞬间他已经梳理过了许多个名字,除了他亲手带的几个策划之外,每个后来加入的员工都像是。

“当然没有!”祝时雨说得斩钉截铁。

两个人目光尖锐,相互狠狠地瞪着对方,身体姿势凝固不动,虎踞龙盘一般,僵持了一会儿,杨沛然先松弛下来,身体靠向椅背,他想到了常勇,常勇其实就是个反例,既是他亲手带出来的,但看上去他更像是祝时雨的人。

“我说过,我不会挖那边任何人,就算你说他已经被常勇开了,那也不行,我和常勇关系这一年很不好,我接收他不要的人,他岂不是更恨我了?”杨沛然平静地说道,还有一个可能性他想到了但没说出来:这其实是个苦肉计,有人塞一个奸细到这边来,他不想去猜这有人是谁,是常勇还是祝时雨。

“我是专门来,真心向你推荐一个人才,你想东想西就是不肯想想这个人对你的项目到底有没有用,扯的都是些没用的。这是你地盘,要怎么样都随便!”祝时雨站起身来,说完拂袖而去。

杨沛然没起身,继续坐了一会儿,他觉得祝时雨说得没错,他用许多理由拒绝接收吴子嘉,没一个是这个人究竟有没有用,如果未来项目失败要做检讨,这恐怕已经是败相的征兆了。他接着回想吴子嘉是个什么样的员工,毫无疑问,那是个艺术气质颇为浓厚,大部分也循规蹈矩,或许偶尔怒火上头的年轻人,犯不了大错。如果他到这边来,放进美术组的确有掺沙子的效用,那不是自己想要的;但反过来说,如果王子良真的把美术组当作他自己的私家禁地,自己有什么可以反制的手段呢?

成功不成功的产品他已经做过许多遭,深知产品不该要到上市前一个月才开始做市场宣传,而应该更早得多,如果宣传从一开始就启动,而且宣传的品质超过寻常,那会不会才是游戏软件营销的正道?在这一点一个艺术家就比一个纯粹的游戏美工要有用得多了。

他思来想去,计议已定,便出去找着萧莉娜,把吴子嘉的联系方式给萧莉娜,“通知这个人明天来公司上班。”

“上班?”萧莉娜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惊讶地问,“不是面试,是让他直接入职吗?”

杨沛然也一愣,意识到自己安排的顺序出了错,但他无心纠缠,说道:“是祝总那边安排的,直接入职吧,他岗位是美工,定岗在美术组。”

这边确定,他才去把王子良找到会议室,和他交代了会有一个偏向市场的美工入职,暂时放在他组里,平时也可以适量地安排美工常规工作量,那些都是他可以胜任的。杨沛然一边说,一边留意观察王子良的反应。果不其然,王子良不大乐意,但他也才刚入职不久,只在情绪上稍有流露,还是做出职业式的接受和欢迎来。

“太好了,我们原先团队就是五个人,这下我们又回到习惯的分工上了。”王子良脸上的欢欣也不完全是虚假的。

萧莉娜按杨沛然递的条子给传呼台发了信息,没过一会儿她桌上的电话响起来,她接了起来,“嗨,您好。”现在还没有公司名,只能这么说。

“我是吴子嘉,请问你是哪里,找我有什么事?”一个带着南方口音的男子温和地说道。

萧莉娜怔了一下,说道:“我这边是杨总的新公司,还没有名字——”

“啊,我知道,我知道,没事儿,我知道杨总,请问有什么事儿吗?”电话那边急急忙忙地打断萧莉娜的话,接着又问。

“是这样的,杨总和我确认过了,通知您明天早上九点钟到这边报到,入职。”

“啊,这样啊,那我可以现在就过来吗?”

电话那边萧莉娜似乎听见了一声欢呼,以及接着急促的鼻息,她没遇过这样的状况,楞了一下,“行吧。”

“那好,我知道你们在哪儿,具体的门牌号码是?”电话那边接着问。

“泸定路34号,四栋1门,708室。”

“好,我一会儿就到,谢谢,谢谢,谢谢。”

放下电话,萧莉娜有点儿恍惚,觉得有哪里不对,但一时想不起来,接着忙手头另一件事,整理老齐那边公司移交过来的发票,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想起美术组缺一台电脑,借给了程序组的段泽晨。这事可大可小,她犹豫了一会儿,回想起电话里吴子嘉的声音,急切又柔和,最后一连三声谢谢,声调里流露出感激,让她感觉如果今天入不了职的话他就会流落街头似的,这阻止了她再发一次传呼过去劝阻他过来的念头,反正明天是入职,提前到今天又有什么不妥?

下午一点多,出去吃饭的人们陆续回来,一个身材瘦高的年轻男子扛着箱子,手中提着一个什么架子,艰难地爬上七楼,靠在楼道口的墙上气喘吁吁。

“哥们儿,你是到这儿入职的吗?”跟在后面上楼的袁宝庆友好地问。

“是。”那年轻男子一只手扶在木架上,身材佝偻着喘气,另一只手抬起冲着对方打了个招呼。

“那就进去吧,我帮你提箱子。”袁宝庆说着,一边提起那人的箱子,掂量了一下,“可够沉的啊!”

“多谢,那是……全部家当了。”年轻男子感激地说道,他收起木架提在手中,被旁边的段泽晨抢了过去,“我帮你拿这个。”

三个人客客气气地进了七零八室的门,袁宝庆把那男子引导萧莉娜的房间,“丽娜,有同事来报道。”

萧莉娜正准备趴桌上瞌睡一会儿,以为那吴子嘉就算今下午就到,也没想到才上班几分钟就到了,好像是赶着不迟到一样,这就不能是一般人。

“我是吴子嘉,我来报到的。”年轻男子走到萧莉娜的桌子前面,有些愣住的样子,变得更加害羞似的,“你就是上午和我打电话的人吗?”

“是我,这儿只有我,我姓萧,萧莉娜,公司的行政,”萧莉娜一边对袁宝庆和段泽晨说道:“他东西就暂时放这儿吧。”又转身对吴子嘉说:“我带你去见你的主管。”

吴子嘉哦了一声,跟着萧莉娜出了屋子,又回到刚刚进来时经过的大开间,那儿有五个工位,四台都有人坐着。

萧莉娜引着吴子嘉到王子良面前,王子良猜到了,站起身有点儿为难地对萧莉娜说:“他现在来了没电脑啊,昨天不是借给那谁了吗?”

“嗳,是,有点儿急,我已经给杨总说紧急去调拨了,今天你暂时安排一下吧。”萧莉娜恳求地说,吴子嘉一付落拓的样子,和她在电话里听到的正相仿,她对这类人有天然的偏袒和同情。

“没问题,没问题。”王子良连番地说,接过了吴子嘉,先是自我介绍,然后挨个地介绍其余几位同事。

他安排吴子嘉先在那空着的工位上坐下,用A4纸手绘几张他喜欢的场景和人物构图,这样他好接下来安排他的具体工作。

吴子嘉在随身的挎包里摸出炭精笔,在打印机那边取了几张A4纸,便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沉思一会,简笔画了一付人在江边的构图,接着是一张城郭的愿景,再接着又花了一张仕女荷锄,拢共一个小时不到,他把这几幅构图都交给了王子良。

王子良一时没新的安排,让他“自己熟悉熟悉环境”。他回到工位上磨皮擦掌地坐了一会儿,去到行政室把油画架提了出来,在美术组这边开间的空处找着一次光线明亮的所在展开来布好,又由挎包里取出一卷已经画了一半的画布展开在画架上,自己提着凳子在画架前放好。

他没忘记到王子良面前问可不可以在有空时画上几笔,王子良爽快地答应了,也不无嘲讽,“这才是咱们美术人的本份啊!”

吴子嘉得了允许,跨坐在椅子上,手托下巴望着那张未完成的油画面前,长久沉思。那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半身像,姿态宛如《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形象端庄沉静,颜料只抹了画布的一部分,像是远未完成,空着的部分又像是有意的留白。

他凝视画中的女子,沉思许久,还是没有下一笔,叹息一声,搁下笔,起身到画架前将画布取下来,又卷起来收回到挎包里。

小说《游戏风云》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