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不准和剑灵玩这种游戏小说完整版,不准和剑灵玩这种游戏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不准和剑灵玩这种游戏

状态:已更新46.4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10-21 15:34:27

简介:祖传的数把灵剑在来到异世界之后居然变成了美少女,那就只能上了不是吗——夏天摆好迎战的姿势,抓着少女的脚脖子把她给高高举起,同时目光冷酷地看向山呼海啸般涌来的敌人们。嗯,那些家伙在一瞬间就露出了五雷轰顶般的表情,果然我在丧失力量之后还保持着身为剑圣时候的气势嘛……颇有些自命不凡地这样想着的同时。咻——咚!得意洋洋的黑发少年就此挨到了第一下攻击。方向来自于自己的身后——也就是说被友…

不准和剑灵玩这种游戏免费阅读

不准和剑灵玩这种游戏免费阅读第一章【剑圣,被打飞于大地之上】

  办公室的门口处传来一阵平缓的敲门声。随后响起的,是一个口音微微有点奇怪的少年的声音:“请问,学力战的竞技场是从这边进去吗?”

  “——是的,请进。”

  门外的人在得到首肯之后推开房门,走进了办公室里。他先是站在门口处好奇地四下张望了一圈,打量着这里的布局,然后才向前走了几步,站定在那张办公桌的前面。

  这是一间大小适中的办公室,摆着一套办公用的桌椅和一排书柜。除墙上挂着的风景画和一个放在老师脚边的垃圾桶之外,再无其他值得注意的地方。

  (正对着我的那面墙上还有一扇几乎要顶到天花板上的大门,想必就是从那里出发前往竞技场了。)

  终于确认了出口所在的位置,参加学力战的学生稍微有了一点安心的感觉。

  “先问一句,你知道打输了学力战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吗?”

  那位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老师专心致志地卷着手中的一支纸烟,漫不经心地出声问了一句。少年一边在心里苦笑着“这老师看起来好像不太靠谱”,一边点头应道:“这个我还是知道的:败者将会被退学,胜者能获得再留校察看一个月的机会,视表现决定能否继续在这里就读下去。”

  “知道的还不少嘛?行,你自己心里有个数就好。”

  检录处的老师在和他闲聊了几句之后终于直起身子,伸手推一推鼻梁上架着的那副黑框眼镜:“那么,你先自我介绍一下吧?顺便把你的学生证和校园卡都交上来,让我看看到底是不是本人。”

  “好的老师,我现在就拿给你。”

  ——他从校服口袋中把早已准备好的学生证和校园卡都放在了桌面上,然后退后两步站定在黄线之后,开口自我介绍道:“我的名字叫做夏天——不对!那个……我的名字叫做萨缪尔,是圣达尼克魔武学院人法气系一年五班的学生。因为成绩不够理想的缘故,被要求参加本次的学力战。”

  (糟糕……!一不小心把自己的真名给报出来了,到了这边之后果然还是有很多不习惯的地方……)

  所幸,眼前的颓废大叔好像没有注意到夏天之前的口误,只是皱着眉头叼起那根刚刚卷好的纸烟,在一大堆文件中开始翻找起来:“档案是哪位老师送过来的?”

  参加学力战的同学需要把自己的档案袋给交到检录处,然后由这里的老师们传给学力战的裁判员。等到比赛结果一出来,当场对败者进行退学处理、再将胜者的档案袋放回档案馆中,没有丝毫情面可言。故此,参加这种比赛的学生们都有着相当程度的心理压力,

  夏天搔了搔自己的脸颊,这个他是真不知道:“不好意思,我不太清楚。”

  “啊,没事没事。我说你的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原来就是今天上午刚送来的嘛,”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老师已经顺利找到了他的档案,顺手翻开了第一页,在看到夏天本学期的成绩单之后立马发出一声怪叫:“我的天哪——萨缪尔同学,你这人法气的修为好像有点偏低啊?”

  心里咯噔一下,夏天勉强保持住一脸的诚恳之色:“没错。因为我接触人法气的时间还不够长的缘故,只有这样的修为,所以在实战课上面只拿到了一个零分。”

  老师头也不抬地比对着入学档案上面的照片,啧了啧舌头:“嘛,人法气的修习一般都是从六岁开始的吧,你这修为有点说不过去啊……算了,也不提这件事情了。总成绩就一下子少掉了一半实在是有点可惜啊。”

  夏天连连点头:“的确是很可惜啊。”

  “然后文化课的成绩也是夸张到令人费解的程度——”

  “在这所学院里只能算是一般般的水平。”

  “话说,这两年的分数比重有调整到这么夸张的地步吗?”

  “实战测试和文化测试各占一半,应该是和以往一样的。”

  “没错吧?所以最后你在这次月考中拿到的分数是……”

  “是……总分的十分之一。”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夏天不禁老脸一红。

  “姑且让我问一下,你在这里填上去的真的是文化课的成绩,而不是那些菜鸟冒险者的平均年龄吗?”

  夏天被大叔那句犀利的吐槽给噎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支支吾吾地勉强答道:“那个,是这样的……因为我对通用语掌握得不太熟练的缘故,上课的时候都听不太懂老师在说什么,成绩就只有这种水平了。”

  颓废大叔停下手中的动作,定定看着夏天:“真的假的啊,连通用语也不会用?人法气修习也不是从六岁开始的,你说你修习的时间不长……你是哪里人?”

  夏天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目光游移着:“这个嘛,不知道老师您之前有没有听过……在大陆最东边,有一个叫做东土大唐的地方,那就是我的老家。”

  在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夏天明显偏开了视线,特意不去看那老师的眼睛。而与之相对的,大叔似乎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摸着自己的下巴露出了沉思之色。

  “东土大什么?”

  “东土大唐。”

  “东土什么唐?”

  “东土大唐。”

  “什么大唐?”

  “东土大……老师,你那边检录结束没有啊?学力战再过十分钟就开始了,要是没能按时到场那就直接按弃权处理了。要是因为这个原因被直接退学的话,你说我该找谁哭去啊?”

  眼见夏天在自己面前露出一副急得跳脚的样子,老师咂咂嘴巴,用空着的那只手拍了拍手中捏着的那个档案袋:“行了行了,我现在就送你过去,绝对不会迟到的……哦对了,差点忘了这茬:先把你的武器亮出来给我看看,比赛前还要先登记一下你这次使用的武器的类型。”

  这样说着,颓废大叔慢吞吞地站起了身子,回头拿下了墙上挂着的一串钥匙。就在他打算就此开启那扇通向竞技场的大门的时候,一阵金铁交鸣的响声忽然响彻了整间办公室。

  被吓了一跳的老师猛地回过头来,在脸上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哗!你这是在干什么啊,突然这么搞一下……想吓死我吗?”

  另一方面,夏天也没有料到自己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连连赔着不是:“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之前以为这个剑匣已经修好了,所以我才背过来的……没想到果然还是不行啊!”

  一边在口中说着“不好意思”,夏天一边半蹲下身子,在检录处的大叔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把一把地捡起那散落一地的四五把长剑。等到他终于收拾好自己面前的几把武器,老师这才回过神来:“我再确认一遍……只是一场学力战而已,你就要带五把剑过去?”

  你是怕一把剑不够用吗?换句话说,你是想用多大的力气去砍你的对手啊?!都是一所学校的同学,相互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小伙子你这是想犯罪啊——在看到那剑鞘中一闪而逝的寒光之后,大叔吞了吞口水,打消了把上面那句话说出来的想法。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夏天理所当然般地点了点头,当先向着那扇大门走去,“我练的就是同时用五把剑的剑法,难道套装武器不能登记吗?”

  大叔摇头晃脑地叹了一口气,把手中的钥匙插进面前的锁孔中,然后伸手推开了那扇门:“不是我说啊,小伙子:比赛中允许你拿到手上的只有一把武器哦。”

  夏天的脚步一停,没再多说什么,前进的速度很快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水平。在长达数百米、低到逼近两人头顶的长长甬道中,他快步跟在检录处老师的身后,低声的自言自语没有被除他之外的第二个人听见:

  “……若是这次能成功施展出御剑术的话,剑的数量对我而言便没有任何分别。”

  即使能用的只有一把,我也能够把眼前的对手给全部击败——他的双眼中闪烁出这样的强烈自信。

  而那莫名其妙的自信的来源是……

  “好歹我也曾经是一位剑圣嘛。”

  夏天自嘲般地笑了笑,脑海中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了一颗蓝色星球的影子——

  ※

  五分钟后。

  终于站在了竞技场上的夏天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确认了一遍站在自己——或者说,己方——对面大约十公尺远的对手们,犹犹豫豫地举起了右手:“那个,裁判员先生……我稍微有点在意的事情,能先问个问题吗?”

  “嗯,请问吧。”

  在这间被严格控制了入场人数的竞技场里,看台上的观众只有寥寥几个人,所以夏天的声音才能这样轻易传到站在场下的裁判员的耳朵里。那位慈眉善目的中年胖男人笑眯眯地看向夏天,主动出声询问道:“是不知道【斩将刈旗】的比赛规则吗,还是说决定放下手中那把叫做『湛卢』的自带武器、打算用我们提供的制式武器进行比斗?”

  “不,以夺取双方阵营最后方的旗帜为唯一胜利条件的规则我很清楚,我也没有要把这把剑换下去的打算……”

  否定了对方提出来的两个假设,夏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又一口气,然后才用颤抖的手指指向对方队伍中那位如铁塔一般高大的壮汉,控制不住地大喊起来:“——你把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看起来几乎有四十岁开外的家伙也叫做学生吗?你看看他那两只比我的大腿还粗的胳膊、看看他高过我们三个头的身高,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比赛好不好啊啊啊啊啊?!”

  裁判员用眼睛扫视了一圈竞技场——左手边这一方:眼镜男、粉毛少女加上一个黑发剑男;右手边这一方:肌肉棒子、巨型肥宅和一个留着鸡冠头的竹竿男——脸上的表情没有出现丝毫变化:“在我看来,好像实力都差不多啊?觉得这场比赛不公平一定是你多心啦。”

  “差不多个鬼啦!你倒是快点给我换一批对手——”

  以充耳不闻的态度面对着夏天发自灵魂的呐喊,裁判员高举起自己的右手,然后重重一锤子砸在一旁的锣鼓上面。

  “——那么接下来,就请大家一起来做一下类似相互厮杀的事情吧?”

  在嘴角如新月般弯着的裁判员发出号令之后,站在夏天正对面的肌肉壮汉在第一时间便发动了攻势。

  “给我好好记住这四个字吧——库烈艾尔,”几乎是在一瞬间,那个肌肉棒子就以和他的体型完全不相称的灵活速度突进到了夏天的面前,露出一个狰狞的笑脸,“是把你从这所学院里面清理出去的人的名字。”

  “不,不用在这里给我放狠话也可以……”

  没有去管夏天又说了一句什么话,他像是早有准备一般利落地下蹲、沉肩、摆肘、出击,最后将双手拎着的巨锤重重击打在夏天的身上。这一击是来得又快又狠,夏天只能勉强靠着自己剑圣级别的反应速度提起湛卢剑挡在身前,却还是没有办法抵抗那股沛然巨力的侵袭——

  (果然,在丧失了剑圣的【力量】之后,仅凭【技术】是没有办法抵抗这种纯粹的暴力的啊。)

  夏天苦笑着冒出这个念头,放弃了抵抗……接着,他的身体离地而起,整个人如蝴蝶般高高飞舞在空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