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大道有贼小说完整版,大道有贼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大道有贼

状态:已更新21.8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5-04 17:00:00

简介: 三国,曹操率大军渡长江攻吴,却于冬至一日,夜遇东风,结果火烧赤壁,惨败而归。 东风何来? 时人笑谈:此乃蜀国丞相诸葛先生设七星台舞剑借风之功。 老子曰:上士闻道,谨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问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或许,道,就藏在那被人嘲笑不屑轻视的事物中。 所以庄子曰:道在屎尿中。 本书讲的是一个古老的虚拟游戏里发生的事。 …

大道有贼免费阅读

大道有贼免费阅读第二章 恐怖法贼!

  “永远不要逞强!这里是虚拟世界,打不过就跑!跑了再重来。”这是引师的第二句告诫,同样是保身为上。

  苏恪一直记着这句话,他知道他这回碰见的是一个远比他强大的对手,他的任务酬劳不过是五百个晶元,跟对方死磕根本没有意义。

  虽然心中有些期待见到对方的力量,但苏恪终究不是傻瓜,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他心中已萌生退意,而在游戏中最好的逃跑方法就是退出游戏。

  直接退出并不是不行,但如今有强敌在侧,直接退出极有可能出意外,甚至有可能导致他心神受损,影响他的职业前途。

  所以他在寻找一个安全的退出机会。

  虽然没人,但声音再次在脑海中响起:“年轻人,别紧张,我可以让你走,但你得答应我,对胡晖的事进行保密。”

  苏恪心中不解:“保密?那狐妖自己都不知道保密,他的事早就被系统记录在案,我保密有什么用?”

  他觉得这神秘人脑子有问题。

  “呵呵,年轻人你有所不知,此处天机已被我蒙蔽,真正了解事情前后的外人就只有你一个,只要你不管这事,游戏公司就永远无法得知胡晖的具体情况。”

  这话中透着十足的自傲,顿了一顿,声音中变成感慨:“唉,年轻人,我实话说吧,今日是这胡晖得道升天之日,你看天上月满如银盘,接引之路已经打开,所以他才无法隐藏自己的道行,却并非是有意要暴露。再者,胡晖善人之名名副其实,一生无半点恶迹,他以狐身苦修道业上千载,殊为不易,作为他的师父,我希望他能得善果。”

  苏恪静静地听着,越听心中越惊,这什么人,竟然能隐瞒系统的视听,还有什么所谓的得道升天之日,还有一头狐狸竟然能修道上千载,修的又是什么道?

  这都是他没听说过的手段,隐隐地,苏恪感觉到了一个庞大的神秘世界就在他的眼前。

  他想起了引师第三句告诫:‘《道》太古老了,里面隐藏着太多太多可怕的东西,有些东西你不要碰,更不要好奇,离的越远越好!”

  这话很有道理,用来明哲保身那自然再好不过,但苏恪心里始终燃烧着一团火,他不甘心。

  他不是不甘心任务失败,他对狐妖也没什么仇,不过任务要求而已,放了就放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甘的是对方语气中透出的那股高高在上的俯视。

  “凭什么我不能听,不能看,不能碰。众生平等,为什么别人能,我却不能?连去争取一下都不能?”这是苏恪内心最深处的想法。

  等神秘人说完,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胡晖的事我不关心,但你比我厉害,今天我认栽了,我走!”

  “不,小哥,你心中还有不服。”神秘人声音却再一次响起:“你是不是想,等你离开此界,就将今天观察到的数据上报给游戏公司,或者换取一份现金奖励,又或者寻找机会再来探查?”

  苏恪更惊,因为神秘人正说中了他心中的想法,他说的两个选择,他都准备去干!现在的后退,只是为了做好充分的准备卷土重来。

  他再来,却不是为了狐妖,而是想要弄明白道界真正的秘密。

  神秘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他一直显得很温和的声音多了一丝冰冷的凌厉:“小哥,你是个年轻人,经历的事少,还不知道什么事该管,什么事该放手。如果我有闲,我或许会好好教你,末了再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但最近我事务繁多,却不想再多事。”

  话中已经带上了杀机,苏恪心中一片冰凉,他知道他现在非常非常危险,但更加恐怖的是,他不知道对方会用什么手段对付他,更不知道他将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你想怎么样!?”苏恪转头四顾,试图寻找对手所在,但周围全是模糊的树影,即使是望气术也看不到对手的任何踪迹。

  “对不住了,小哥。”

  “术二,庚金剑气!”

  苏恪心中感觉到了可怕的杀机,‘锵’地一声拔出剑来,想也不想,绕身一圈削出,一圈耀眼的白金色剑气激发,呈螺旋形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剑气所过之处,树枝断裂,树叶飘飞,空气轰鸣,一切阻拦之物全都被斩断,断口光滑如镜。

  剑气的攻击锋芒一直冲出去二十多米才开始衰弱,又冲出三十多米,这才渐渐化作光点消逝。

  这是二阶的术,非常强大,已经超越了普通玩家所能达到的力量极限。

  也只有这样的力量才能对付那些术贼,苏恪以往遇到的对手,从无一人敢于正面对抗剑气锋芒。

  但这一次情况却完全不同,庚金剑气冲出,苏恪心中的危机感不减反增,隐藏在黑暗中的锋芒似乎已经逼近到了他的咽喉,他感觉到了凝如实质的杀机。

  “善攻者,敌不知其所以攻。小哥,你的力量还停留在浅薄的术艺上。你的天赋上佳,心性刚健,如果不是这次意外,你的未来应该会有大成就,可惜,唉,可惜了。”

  苏恪感觉自己几乎要疯了,心中吼叫着召唤系统的术力:“术一,五行遁木!”

  五行遁术,能让自己身体高速穿行在五行之内的物质之中,瞬息可越十里,是苏恪最后的保命技。

  他现在站在大树上,大树即木,所以就是遁木之术,术一出,系统瞬间回应,苏恪就感到自己身体出现熟悉的虚化感,他往大树树干上猛一靠,准备融入其中逃跑。

  “砰”一声响,以往百试不爽的五行遁术这回竟然失灵了,他一下撞在树干上,后背撞的生疼,身体虚化感也随之消失不见。

  他的保命遁术竟被对手中途拦截!

  苏恪知道自己这回估计是真碰上了法贼,果然是无比恐怖,难怪引师当时脸色会这么沉重。

  他现在已经没招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办法,那就是拼着心神受损,强行退出游戏。

  只要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回到现实世界,游戏内一切都和他无关,他就算受伤了,以后也可以慢慢休养恢复。

  但就在他念头刚起的瞬间,他脑子里就响起了‘轰隆’一声炸响,声音极大极猛,震得他整个人一阵迷糊,同时他感觉自己脑子里似乎出现了一缕刺眼的白光,刺得他整个人都蒙了。

  白光之后是一阵黑暗,浑浑噩噩之间,他感觉自己一直在往下落,往下落,周围传来许多凄厉的哭声和吼声,恍惚间,他似乎还听到对手说了一句:‘咦~竟然没晕过去,那算你倒霉。’

  算他倒霉?怎么个倒霉法?苏恪完全不知道。

  他发觉,他竟然无法退出游戏,呼唤游戏系统得不到任何回应,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是朝着一个未知的地方缓缓坠落,坠落,始终不见底。

  .

  滁县县外的大树上,苏恪的游戏肉身如落叶一般从树上摔落在地,这肉身强横至极,摔在地上仍旧完好无损,但却已经没了气息。

  约莫一炷香功夫之后,有一缕明光从滁县胡家大院升起,朝天上明月奔去,天上也落下一线光柱,接引着明光升入天空。

  奇景显形,方圆数十里可见。

  又过片刻,大树旁凭空浮现出两个朦胧的光影,其中一人的面目隐约可见,正是胡大善人胡晖,另一人却完全被清光蒙蔽。

  “师父,这人就是天庭降下的兵劫吗?”胡大善人问。

  “正是,此人十分可怕,你远不是对手,不过为师已经替你挡过。这人的主魂已经被我打落九幽黄泉,永世不得超生,再不会来找麻烦了。”

  这一刻,谁也没有看见那团清光后透露出的眼神,其中透出的却满是‘恨不能为我所用’的遗憾。

  这术士天赋着实难得,如能在他手里雕琢,未来指不定就是他这一门和人斗法时撑场面的人物啊。真是可惜了。

  胡善人心中有些不忍,叹口气,走上前,一挥手,地上泥土分开,出现一个两三米的土坑,一阵风吹过,这肉身随即滚落其中,土坑合上。

  “你因我而死,入土为安吧。”胡善人对土坑作了一揖,然后转身对身边人道:“师父,弟子尘缘已了。”

  “那就走吧。”

  两个光影原地消失,滁县县外只余下一个无名土堆,还有一些被剑气切断的树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