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一笑春花小说完整版,一笑春花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一笑春花

状态:已更新43.9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1-12-16 13:16:54

简介:  一份真情何所依?  笑泪福祸悲欢离,  春意缱绻人微悸,  花开叶落子自惜。  一朝穿了,醒来时,美人说:“给我打,往死里打···”至此开始一连串的倒霉事件,卷入各种漩涡。  装穷乞丐男笑眼如花,似真似假地说:“我可以把自己赔给你!”  双重人格大BOSS冰山化温水,柔情款款地说:“你说过的,你以后只嫁我……”  ……  几番欢喜几番愁,谁人得意…

一笑春花免费阅读

一笑春花免费阅读第一章 异世

  第一章异世

  “给我泼醒这个小贱人!”

  一间阴暗、封闭、潮湿的石室内,一个红衣女子一手执鞭,一手指着铁桩上绑着的白色身影,嘴里正恶狠狠地斥着。红衣旁边站着两个黑衣劲装男子,其中一个手提木桶,听到红衣的命令后,毫不犹豫地将桶里的凉水朝白色身影泼去,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另一个黑衣人也无丝毫动容,仿佛眼前什么事也没发生。

  昏昏沉沉中,我只感到浑身上下先是一阵火热,继而是一阵寒凉。

  睁开眼,似有雾气附在眼上。一阵朦胧中,我仿佛看见一团燃烧着的火焰,在灰蒙蒙、冷清清的视觉范围内,格外耀眼,也让人隐隐地感到温暖。

  “还不清醒么?”一声冷笑响起,眼前的“火焰”晃了晃,“再泼一桶!”

  听到这又狠又冷的声音,我脑中有什么清晰了一下,又马上混沌了。紧接着,浑身又是一凉,我脑子一紧,眼前立刻清明了起来。

  首先引入眼帘的,依然是一团红艳,继而,我眼前一亮。

  那是怎样的一个美人啊!肤如雪,鬓如黛,垂髫青丝似墨云,两腮绯红似霞光;眉虽飞挑而不失婉,眸虽含怒而韵更生,鼻虽紧皱而愈显巧,唇虽微颤而媚入身;一套红锦流云裳,一身秀丽窈窕致。真真是又媚又艳,又俏又娇!而脸上的生气之色,更将她衬得如霞下红芍,妩媚极了!

  我正浸在惊艳之中,浑然未觉红衣美人的熊熊怒火。

  “小贱人,还没清醒吗?怎么,才这么些鞭子,你就受不了了?发什么呆呀!”她怒道,继而好像看见了我眼中的惊艳,脸上立马浮现出得意之色,“怎么,和我认识了这么多年,终于发现我比你美上不知多少了吧,哈哈哈···”

  我恶寒陡生,终于发现情形不对了。

  为什么她是个古装美人?为什么说和我认识了很多年?头上不断有水顺着发丝流下来,我低头甩甩水,看见我的身上也是一套古装服,不禁有些疑惑。身子虽被绳子捆得紧紧的,却并不影响我打量,这···怎么看怎么不是我的尺寸!且鞭痕道道,血迹斑斑,还湿淋淋的。水将有些血迹晕开,说不出的触目惊心,凉意从脚底升上全身。我不禁吞吞口水,心思一阵翻转,暗道,难道我,穿越啦?

  说好听点叫穿越事件,说难听点叫借尸还魂事件,现实生活中的白日梦事件,网络小说界中的正常事件,科学界中的离奇事件,我脑中的绝不可能事件——现在发生了!!!

  惊啊!能不惊么?穿越啊!传说中的宁可相信葛朗台建基金也不相信穿越的事情发生了啊!恐啊!能不恐吗?借尸还魂耶,鬼额,虽然是我,还是觉得阴森森的,毛骨悚然啊!

  “刷”,一道鞭影闪过,我只觉身上一麻,之后便是火辣辣的疼。思路一停,我怒火大盛,招谁惹谁啦我?!正想发火,眼前又是一道鞭影压下。

  “啊!”我头一侧,痛呼出声,怒火被疼痛暂且压了下来。紧接着,鞭子更是如雨点般甩下来。

  “叫,叫什么叫!你个小贱人,你以为我怕你?以前你是风光,不过如今,你还不是落在了我的手里?”纤指在我脖子处一点,她目光轻蔑,满眼的嘲讽之色。

  我大怒,你倒是说清楚老娘什么时候和你结下梁子了?老娘连状况都没搞清楚好不好?!正想大骂,嗓子却一阵干哑,说不话来,想起红衣女子刚刚的动作,莫不是点了我的哑穴,传说中的点穴神功?惊奇之后,我一阵无奈,只能恨恨地盯着她。

  她倒是并未在意我的态度,只是眼中的嘲讽之色更甚。只见她轻启丹口,水润的朱唇斜勾起,唇瓣在灯火跳跃的空间里显得十分魅惑。“呵”,她冷笑声,玉手抬起,红色的广袖随藕臂滑下,极尽美丽,削葱根的纤指缓缓抚上我的脸颊,颇有几分挑逗之意。

  汗一个···

  因为刚刚的凉水,我的脸颊本是凉透,此刻却感到一阵温暖从她指上传来。

  正在我怔忡之时,她又突然娇笑开去。“呵呵,你一脸愤愤,定是恨透我了。我可不敢自诩为好人,我承认,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人,”话锋一转,吐气如兰,她媚眼如丝,“不过,你以为花姬就是好人了?哼,也只有你这种白痴才以为她是个好人吧,哈哈哈哈···”

  我无语,想不通怎么着我就从她身上感到温暖来着?莫非是因她一身一身红衣,给了我视觉冲击,颜色效应?

  “哼!”她眼一斜,莲足从我身边慢慢踱开,长长的红衣裙角在地上拖曳。我这才发现,这屋里还有两个黑衣男子。我苦笑,只因这红衣女郎太过耀眼,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才未看见这两个人吧!有些人,天生就有招眼的光华和魅力,让人将目光停留在他们身上,极尽炫目,仿佛夜空中的月亮,虽然周围群星繁多,却总比不过它的灼灼月华···

  她慢慢地转身,朝我似有深意的一笑,一双翦水瞳秋波横生,极尽妩媚,像一道银河,晃了我的眼,直到很多年后,我都清清楚楚的记得这双眼,蛇蝎美人这个词语,我也在那刻体会得真切而透彻。

  她又微微笑,对着我,看着我,却又不是对我说。

  她说,给我打,往死里打···

  ~~~~~~~~~~~~~~~~~~~~~~~偶是初到的~~~~~~~~~~~~~~~~~~~~~~~~

  “淅淅沥沥┈淅淅沥沥┈”

  朦朦胧胧中,感到周围一阵氤氲,我试着动了动,却浑身无力,头也昏昏沉沉的。有什么敲打在我身上,几分疼,几分痒,几分凉。呵呵,是雨…

  一会儿,感觉头脑清醒了些,这时雨已经停了,我使劲睁开眼,入眼的是刚刚才下过雨,现在仍是有些水汽的天空,灰蒙蒙的,像高龄老人的眼。这里是片森林,四处不知名的树上还挂着晶莹的雨珠,雨珠向下滴着,“滴滴答答”地响,那声音在这有些空寂的森林里格外的清晰。

  我沉沉地吁了一口气——幸好没死!刚穿就死不是太倒霉了吗?当时只顾着痛倒是没那么恐惧,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后怕!生命可一定要珍惜才对啊!

  可我就不明白了,她不是要置我于死地吗?怎么又放了我呢?难道是其他人救了我?如果是这样,那又是谁救了我呢?当时头脑糊涂,她应该是想置“我”于死地才对,救人的人也是想救“我”。不晓得这身子的前主人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又犯了什么事,这如今都摊在我头上,我又对此一无所知,要怎么办才好?按现在的状况看来,那美女该是知道我已逃出了应该会派人来抓的;而救我的人自然是站在我这边的,也一定把我扔在红衣美人不知道的地方,安全性是有的。他(她)不露面,是不想让我知道,我便也不去知道,反正知道是谁我也不认识。

  感到身上稍有了些力量,我挣扎着站起身,身上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嘶----”忍不住歪了歪嘴角,这美人还真是狠呐!发现可以出声,我又试了试讲话,一切正常,看来穴已经解了。只是话从自己嘴里说出的,却不是自己熟悉的声音,感觉怪怪的。几滴水滴顺着发梢流到我嘴角,有些涩涩的味道。衣衫上的污垢、血迹和稀泥混杂,狼狈得很,差点辨不出衣服的本色。我摸了摸身上,没找到一点钱,而这衣服,摸着挺光滑,应该是上好的料子制成的。

  扫视了四周几遍,没发觉有人,便是有人,也不是我这种没武功的人看得出来的。没有则好,即便是有,我也当没有。反正我又不是“我”了,对“我”也一无所知,干出的事也没啥可考究的,不是么?

  如你所见,我终于是接受自己是穿越女的事实了。摸摸脸,是陌生的触感,估计长相也不是我自己的了,再看手,皮肤粗糙,掌上略带薄茧,像是个洗衣服的,“我”是不是个丫鬟呢?可那红衣说,“我”以前威风,难道“我”是个练家子?

  哎,不想了,反正现在,总归是自由的!

  眼看着这天又要“浇花”了,我跌跌撞撞地走出森林,衣服被荆棘挂的更破。出了森林,是片草地,我又逆着风胡乱走了一会,才见一条官道,心里一喜。果然,又行了一刻,我便看见了一道巍峨的城墙。

  雨已经开始下了,并不大,我加紧步伐,一口气冲了过去。

  城门口站着几个士兵,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看起来和这城门格外相配。我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看见城门上方雕着“锦州”二字。那二字处处透着高贵和洒脱,夹杂着若隐若现的霸气,即使隔着雨帘看也不衰减半分。

  “好字!”不知不觉的,我脱口而出。

  “那是当然,这可是当今皇上亲笔所提啊!”

  循着声源,我向右偏偏头,只见一三十左右的道士,他一手托拂尘,一手持纸伞,着一身青蓝色道袍,一双灰布鞋。素白清雅的白纸伞下,我只见得他的侧面,却已感到他是个长相不凡之人,待他转过头来看向我时,更是让我又惊艳又惊讶!

  只见他眉如聚云,目似清涛,鼻如悬胆,口似新蕊,齿如积雪,肤似润玉,长相俊美不凡,就如…就如兰花一样,美得出尘!微愣之后,我脑中竟只有一个念头——如此美男子,当道士真是可惜了!

  见我一脸遗憾,他只是笑笑。隔着蒙蒙细雨,那笑容云淡风轻,却是超凡脱俗,大有仙风道骨的风范,我不禁“啧啧”出声,一个美男子当道士当到这境界,真不容易呀!

  不想我竟把这话脱口说出了!看他表情,他并未有甚情绪波动,只是微微一笑,便抬脚向前走了两步,我正想他是不是生气了。却见他又回过身来,走到我面前,把伞递给我,说道:“既是相见,便是有缘。这把伞就送给姑娘了,快些回家吧!”然后就又不疾不徐的走了。

  “谢谢”我朝他的背影说道。雨中,那青蓝色道袍轻曳,微微飘起,仿佛雨一点也没影响到它的轻灵。

  “家么?”我瘪瘪唇,暗道,“可是远的找不到了呢!”,握着伞柄上他刚刚握着的地方,有丝丝温热传来,竟暖到了心里去。我抬头看了看那把伞,伞身上印着朵玉兰,真是贴切了伞主人,清丽,脱尘。只是,伞的边缘居然有些个小洞!刚刚没发现,大抵是因为只去看人了吧!哎,又是个天生魅力的人,不知和那红衣美人一比,孰更抢眼?

  “果然还是有好人呐!”我打着伞,淡笑,继而悠闲地向城内踱去,心里却狂吼着,今晚在哪混呐!现在我可是一穷二白,两袖空空,又冷又饿啊!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