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望族庶女小说完整版,望族庶女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望族庶女

状态:已更新44.4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2-04-30 03:17:14

简介:  她,一个生于名门庶出,一步走错满盘皆输,付出生命的代价。一个重生,让她重回过去,此生她决定放手一搏,即便困难重重,也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择亲选偶婚嫁,她只为逃离困住她的那个华丽的“家”,路途多坎坷,她也要坚持地走下去……  感谢无音设计的封面O(∩_∩)O~  每天只要无异常状况,上传更新是必须滴~~~  …

望族庶女免费阅读

望族庶女免费阅读第一章 变了

  啊——

  一声刺耳尖叫划破漫天大雪的宁静。

  杜熙月仓惶地撇了眼身后的人,发出无声的一个“你”字,就从青石台阶上滚了下去。

  她已记不清磕了碰了哪里,在停下时,就感觉有股热浆子从头顶上泊泊流出来。还来不及想什么,她眼前的光被一个身影挡住了大半。

  “瑞香,你下手也忒狠了点……”

  杜熙月已辨不出是哪个婆子的嗓音,只觉得声音越飘越远。

  “我……我……我……”

  那个叫瑞香的丫鬟看着杜熙月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睛渐渐失去生气,吓得哆嗦地说不出话。

  “赶紧走!别磨蹭!”

  婆子到底是年纪大见过世面的人,冷静地催促丫鬟走。

  瑞香紧抿着嘴,表情有些木然,然后低头对着杜熙月喃喃说了些什么,才匆匆跟着婆子离开。

  北风吹得呼呼作响,像哀鸣又像低吼。

  杜熙月知道自己就这样被抛弃在宁坤府皑皑白雪的后山,在她即将嫁入徐府的前五天,被她最信任的丫鬟出卖了!

  愤怒和不甘刻画在她苍白的脸上,即使死,她也死死盯着前方。

  你们要我死,我化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你们欠我的,我一定会统统拿回来!

  ……

  一睁眼,春日的阳光直直地照射在杜熙月的脸上,杜熙月本能地伸出手遮住金色光芒,鼻子上沁出细细的汗。一连几天总梦见前世的死……她神情有些恍惚。

  偌大的耳房,窗户就这么一直开着,初春风轻寒,这一吹,杜熙月清醒了不少。一身薄汗,她不由打了个冷颤,低头才发现自己睡着时连个披被单的人都没有。

  外屋传来嗑瓜子的声音,不用想就知道只有瑞香敢一个人堂而皇之坐在屋里吃东西。

  杜熙月看了眼小几上的冷茶盅,也不知是何时送进来的,悠悠叹了口气。

  瑞香是她八岁那年作为陪读买进来的丫头,年纪和自己相仿。相处时间久了,自然也就把她当自己人看。在园子里,她是主子,她是丫鬟;私下里,她是姐姐,她是妹妹。久而久之,主仆间的顾忌越来越少,所谓的姐妹情谊越来越多。

  直到最后,她才知道所谓“好心”并不一定就能换回“好报”,所谓“情谊”也不一定就能换回“真心”。

  想到这,杜熙月的嘴角浮出一抹冷笑,望着窗外和煦的春光,心思暗想:难道宁坤府的风水宝地真有神灵,知我冤情,得我遗愿?

  没过多久,一个拿着鸡毛掸子的小丫鬟进屋扫浮灰,见杜熙月支着下巴的侧影,赶紧福了福:“二姑娘醒了。”

  杜熙月回头,听见外屋已没动静,含笑问道:“瑞香呢?”

  “回二姑娘,瑞香姐姐去后山摘薄荷叶去了。”小丫鬟毕恭毕敬地回道。

  杜熙月若有所思的“哦”应了一声。

  “今日几号?”

  “回二姑娘,今日初八。”

  “你确定是初八?不会记错?”

  “确定。难道姑娘忘了,今日是西院发月钱的日子。”

  “今日是发钱的日子吗?”

  “是。”

  小丫鬟看着杜熙月怀疑眼神回禀道,心里不由纳闷,二姑娘这是怎么了?怎么病愈后,相同的问题要反反复复问上好几遍。

  正在她寻思际,杜熙月从炕塌上坐起身子,往阳光充足的地方挪了挪。她眯着眼,恢复了平静的表情,字斟句酌地问:“含巧,你说我是不是太依着瑞香了?”

  这句话让含巧有些错愕。她觉得这不像二姑娘会提出的问题。

  瑞香恃宠而骄,她们都习以为常,即使旁敲侧击地提醒过二姑娘,也是徒劳。原本都心灰意冷等着熬上几年嫁人或回家。

  现在二姑娘既然自己提出来,含巧考虑到底要不要说出真心话,还是说些套路话敷衍了事。

  “没事,你说吧。”杜熙月像是看穿含巧的心思,语气软昵,微微一笑。

  含巧左思右想了一下,抬头对上杜熙月静谧而深邃的眸子,心里平静下来,话到嘴边又留了三分:“其实瑞香姐也没什么不好,是二姑娘好,容得我们这些下人的缺点。”

  杜熙月听罢,笑了笑,没有作声。她哪能听不出来含巧的意思,纵容瑞香她不否认,不然自己怎么会死的不明不白。

  现在她想做点什么,摆脱前世的厄运,起码渡过那场劫难。

  只是当前的形式对她百害而无一利。二太太嫌她晦气,明面上要她好生休息,免了她的晨昏定省也不让她在园子里多走动,凡事提早两天叫人传了话指派人去办即可。暗地里就是禁了她足。对此,老太太没发话。

  她又想到大太太,大太太是大房的妻室,按常理她在女眷中说话是有一定分量的。可偏偏大太太和二太太不和,全府皆知。以大太太的气性,巴不得看二房热闹。而二太太也绝不会让大太太插手到自己房内家事。

  杜熙月思量了一会,轻叹一声,她深知还不是把瑞香遣走的时机。

  当然,她留着她还有个原因——

  就是杜熙月想知道到底是谁想害自己……

  还有最后来的婆子是谁?

  又是哪房的下人?

  若没人做主,就算给下面人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谋害一个小姐,即便是庶出。

  “二姑娘若没有其他吩咐,奴婢就下去了。”含巧见杜熙月有些出神,秉了一句,准备退下。

  杜熙月回过神,点点头,哂笑道:“都是自家姐妹,日后若见瑞香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提醒一下她,免得被旁人看了笑话。”

  这话说得和气,可掐头去尾地一听,有些微妙。

  以前瑞香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连二姑娘都不说个“不”字,下面谁敢说个“不”字。现在瑞香有不对的地方要提醒一下她,而且还要一个比她低一级的丫鬟来提醒。

  含巧虽然不明白二姑娘和瑞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她感觉瑞香的得宠持续不了多久了。

  “二姑娘!二姑娘!今天府内西南门那边有集会!”瑞香一进屋就兴高采烈地嚷嚷,还扬了扬手里薄荷叶。

  “你想去吗?”杜熙月垂了眸子,淡淡问道。

  瑞香见二姑娘脸色不好,有些迟疑。

  含巧也瞅了眼二姑娘的脸色,在一旁附和道:“瑞香姐姐还是在屋里陪着姑娘吧,今天集会人多,免不了嘴杂。到时有人看见瑞香姐姐到那玩,还不知道怎么秉了二太太听呢。”

  “小蹄子,要你多嘴!”瑞香呛了含巧一句,白了她一眼。

  “我是好心提醒瑞香姐。”含巧嘟囔着嘴道。

  杜熙月倒一脸平静,也没说任何话,只是揭开茶盅盖,看着里面的清绿的冷茶汤道:“茶凉了,换一杯热的来。”

  “我去换!”瑞香抢先一步拿过茶盅,胳膊肘把含巧拐到一边。

  这一拐没轻没重,正好拐到含巧的胸口上。

  “瑞香,看看含巧怎么了?”

  只见含巧捂着胸口蹲在地上一时半会不起来,地上还有眼泪大颗大颗滴落的印迹。

  瑞香连看都不看一眼,不在乎地道:“二姑娘别管她,她就是仗着年纪小,娇气着呢!”

  “胡说!”杜熙月面带愠色,提高声音说,“好歹是自家姐妹,你刚才撞她一下以为我没看见,她年纪小经不起你一撞,还不赶快把她给扶起来看看。”

  瑞香从未见过杜熙月对她发怒,吓白了脸,搁下茶盅,唯唯诺诺去扶起含巧。

  含巧咬了咬嘴唇,脸上还挂着泪痕,吸了吸鼻子,挤出个笑脸道:“二姑娘,我没事……”

  “没事就在这里歇会。”

  杜熙月说着,使眼色给瑞香要她搬个小杌子给含巧坐。

  瑞香以前哪受过这样的委屈,二姑娘为了一个小丫头凶自己不说,还让自己给她搬凳子去。想到这些,她眼眶一红,也不顾含巧还疼不疼,就把含巧带到榻边的小杌子上,往下一甩,为自己争辩道:“姑娘以前从不会这样待我。今天既然为一个小丫头说我,到底瑞香哪里做得不好了?”

  这话说得理直气壮,甚至带些质问的口气。含巧想瑞香这次完了,正等着看二姑娘如何收拾瑞香。

  半晌,杜熙月斜睨了眼窗外,垂了眸子淡淡地说:“我乏了,下去吧。”

  瑞香本来还有满肚原委要说,没想到对上二姑娘不冷不热的态度,极其失望地看了二姑娘一眼,努力控制满眼打转的泪水不掉下来。她蠕了蠕嘴没说出一句话,忽然调头跑了出去。

  含巧没想到事态会演变到瑞香夺门而出的地步,心不由揪起来,她以为二姑娘会怒不可歇地发脾气,本能地喊了声:“二姑娘……”

  “随她去……”杜熙月只是静静地看向外屋说道。

  含巧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人,心里想:二姑娘变了。

  不过她打从心底高兴。起码她以后不用怕被瑞香无端端的欺负了,二姑娘会替她撑腰。

  想到这,含巧有些自惭,方才二姑娘问话时,自己还留半句。早知这样,她就应该把心窝的话都讲给二姑娘听。

  于是她决定把搁下的冷茶拿出去换了。

  “你好些了吗?”杜熙月见含巧起身走动,关心问了一句。

  “嗯。”含巧点了点头,又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最怕疼,所以刚才才忍不住掉泪的。”

  杜熙月“嗯”了一声,拾起炕塌上翻开一半的书,接着看下去。

  过了一会,含巧拿着新泡好的茶走进来,重复着刚才瑞香的话小心地问道:“二姑娘,西南门那边今日办了小集会,你真不去看看吗?”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