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寻龙奇书(陈原王虎)在线免费阅读

火爆新书寻龙奇书主角是陈原王虎,主要讲述了:我和虎子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也发现我们的书店确实缺少必要的灭火设施。尤其是我俩的宿舍,窗户上面有铁栅,铁栅外面有窗板。门朝着书店开的,书店那边倒是有前后门。一旦书店着火,我俩就被堵在里面,只能活…

寻龙奇书(陈原王虎)在线免费阅读

《寻龙奇书》免费试读第35章 难觅香踪

我和虎子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也发现我们的书店确实缺少必要的灭火设施。

尤其是我俩的宿舍,窗户上面有铁栅,铁栅外面有窗板。门朝着书店开的,书店那边倒是有前后门。

一旦书店着火,我俩就被堵在里面,只能活活烧死。

我和虎子骑上三轮车去供销社买了四个大水缸回来,一次只能拉一个,我俩足足拉了四回。

在房前和屋后各摆放了两个。

另外,我们买了水管,接上水管给水缸里注满了水。

我们准备了水桶,铁锹,还拉了一车沙子卸在了后院。

大娟子觉得稀奇,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虎子说是联防队要求的,要防火防盗。我们怕把大娟子吓到。

这天傍晚下班的点儿,李闯来了,进来的时候捧着一个纸包,里面是驴打滚儿。来了之后就打开了,我们大家一起吃。

一边吃,李闯说:“陈原,明天最后一天了,你到底去不去公园啊!”

我说:“我去公园干啥?”

“嘿,你倒是稳得住。这胡家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上蹿下跳了。这两天你没去,三爷也没让我来这里打扰你,说你可能在分析公园的地形呢。”李闯这时候噗嗤一声笑了,说:“胡家几乎倾巢出动了,这两天那才叫一个热闹,胡家前前后后三十人,几乎住在了公园里。众多好手在公园里点了几处穴,也没找到那大墓。后来干脆胡家人说公园里没有大墓,要是有,他们肯定就找到了。”

随后又说:“我可是听说,这次胡家下了血本儿了,竟然把风水宗师李半仙儿都给请来了。你知道李半仙儿的威名吗?”

我笑笑摇摇头,没说话。

李闯这时候小声问:“陈原,公园里到底有没有大墓啊,这两天我好奇偷偷去看了下,山清水秀的,像是埋死人的地方吗?”

我只是一笑说:“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大墓。”

“得了,三爷让我来,就是让我问问你,明天你到底去不去。要是不去,学会就宣布你也没找到大墓算了,和胡家打个平手也挺露脸的。”

我笑着说:“可是我什么都没干啊,这就平手了?这并列第一来的太容易了吧!”

虎子在一旁说:“就这么着吧,别较劲了。今晚过后,我们好好干我们的书店。”

我知道虎子啥意思,现在不适合和胡家为敌,被人盯上的话,我和虎子就没办法去大龙沟了。

现在最关键的可不是什么公园大墓,而是去大龙沟上游找铁瓦乌龙殿。

李闯得到了消息之后,借了一本书就和大娟子一起回家了。

我和虎子知道,对方要害我们不会在这个时候。

我俩去外面吃了东西,回来之后,可就不敢睡觉了。我俩都觉得这放火的人会在后半夜来,但是也不能大意。

在前半夜,我俩就坐在书店里面看书。只要外面一点火,我俩立即就能发现。

到了后半夜,我俩就熄了灯,假装睡了。但是哪里敢睡啊!

我俩分析,要是来放火的,必定是前后一起来,一起/点火,把前门后门的路都给我俩堵了,活活烧死我俩。我俩干脆就爬上了房顶,蹲在上面注视着下面。

虎子小声说:“老陈,不会是假消息吧!”

我说:“这种事只能宁可信其有。我觉得不像是假消息,毕竟这种假消息没有意义啊,只是骗我们买几个水缸吗?我们不至于买几个水缸就破产吧!”

虎子这时候从身后的挎包里拽出来一根暖气管子递给了我,说:“老陈,拿着这个,等下见到人来了,我们下去就打。这东西打不死人,用着放心。”

我接过来,在手里颠了颠,然后紧紧地捏在了手里。

这根暖气管子有八十厘米长,太长了惯性太大,短了距离又不够。这个长度最得心应手。被这家伙砸上一下,保证骨折。

我俩一直蹲了一个多小时,腿都蹲麻了,我俩就蹲一会儿,坐一会儿的。

到了一点多的时候,胡同口那边有动静了。来了两个骑着自行车的人,这两个人到了书店门口停下了,借着路灯看的清楚,其中一个手里拎着一个白塑料桶。

这货下来拎着桶就左看右看。此时已经凌晨两点了,街上哪里还有人。他到了书店门口就往门上泼。我和虎子在屋顶上直接就闻到了汽油的气味。

虎子大喊一声,直接就从屋顶跳了下去。

这一下,可是把这泼汽油的人吓坏了。

要不怎么说做贼心虚呢,这货扔了汽油桶,转身就跑,摔了个狗啃食。自行车也不要了,爬起来接着跑。

另一个一看这情况,早就骑着自行车跑掉了。

虎子飞奔去追,而我这时候看到后院有火光。

我朝着虎子喊:“别追了,救火!”

虎子飞奔回来,我俩翻过墙头到了后院,这火已经烧起来了。

水桶里早就准备好了水,水缸里的水也是满的,几桶水下去,这火也就灭了。

我和虎子互相看着笑笑,虎子说:“一群宵小之辈,蝇营狗苟,不堪一击!”

我说:“贼嘛,就这点本事了。”

我俩打开后门进了书店,开了灯。然后我俩就坐在书店里,虎子弄了一只熏鸡出来,我俩就坐在这里喝了起来。虎子抓着酒杯说:“老陈,这不用说是胡家人干的。但是我不明白的是,他们为啥要烧死我俩呀?有那么大的仇吗?”

我说:“我们不是胡家人,不知道胡家人在想什么。也许我俩让胡家太难受了吧。尤其是明天,他们很怕我去公园把那穴给点出来。”

虎子听了之后,慢慢抬起头看着我说:“老陈同志,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你找到了?”

我点点头。

虎子把酒杯往桌子上用力一戳,一拍大腿说:“太好了。老陈,这胡家对我们都下了死手了,我们也没必要装怂了吧。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俩好欺负,好歹现在我俩在这四九城也算是有一份了。不能就这么认怂!”

我嗯了一声说:“是啊。这胡家太欺负人了。”

我这时候把那信纸拿出来了,展开后看着那娟秀的字迹,我说:“给我们报信的,你说会是胡娴吗?”

虎子听了后嘿嘿笑了,说:“老陈,你是不是惦记上人家了?我可是打听了,整个京城基本上都知道胡家有个胡娴生的是美若天仙,但是问谁又都没见过她。就像是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我笑着说:“这比过去窑子里的花魁还难见啊!”

虎子说:“窑子里的花魁花钱就能见到,但是这位胡娴小姐,那不是有钱就能行的。多少的军队大院的子弟,多少官家的少爷,包括商界精英,都去拜访过胡家,求着见见这位胡娴小姐。愣是谁都没见成。”

我这时候撇着嘴说:“怕不是有麻风病吧!”

虎子听了之后指着我哈哈笑了起来,说:“老陈你不厚道,有这么说自己对象的吗?”

我也哈哈笑着说:“拉倒吧,我越听你说越觉得瘆得慌,我怎么觉得这胡娴小姐是个鬼啊!”

我和虎子一共喝了半斤酒,也就到量了。

其实这酒就是压压惊而已。

第二天一早,工人来了,看到火烧过的痕迹,问怎么回事,我和虎子说失火了,多亏救得及时,没有什么损失。

工人们随便问了两句,就开始干活了。

大娟子来了之后,我和虎子就骑着大挎子出了门,直奔公园。

我们到了公园的时候,是上午九点。

刚到门口,我就看到了罗会长和他的那个灵性十足的孙女。

罗会长手里正拿着一卷图纸,行色匆匆。看到我之后愣了下,随后大声说:“陈原,你不是说不来了吗?”

我说:“有始有终,最后一天了,我过来看看。”

“也好,你们先进去管理处。我随后就到。”说着就挥挥手,示意我们开着车先进去。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