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江湖剑客情小说完整版,江湖剑客情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江湖剑客情

状态:已更新57.7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9-11-08 16:45:08

简介:江湖不是千百年来,挑灯看剑的世界,却是少年成为梦想的舞台。江湖中的剑客,少年轻狂,热血满腔。江湖是浪子的归宿,一入江湖深似海,魂转梦萦回不得。一杯酒下肚,高玉成眸子散发出光芒。他的剑跟眼睛一样光芒锐利。三月初三,春雪初晴。…

江湖剑客情免费阅读

江湖剑客情免费阅读红粉骷髅面 英雄少年情

  江湖,剑客,情。

  江湖,不是千百年来醉里挑灯看剑的世界,却是少年们梦想成为英雄的舞台。

  江湖不知起于何时,lang子,草寇漂泊江湖。

  这是剑客的江湖。

  江湖中的剑客,少年轻狂,热血满腔。

  江湖是lang子的归宿。一入江湖深似海,魂转梦萦回不得。

  清晨,朝雾未散,日r已东临。

  田野山村间的年轻人,背着剑,依依不舍的辞别心爱的恋人,目光坚定的看向远方,志向满怀。

  剑长三尺,人正年轻。

  恋人的话不胜娇xiu,恋人的离别缠mian悱恻。

  阿郎!少nv轻声的呼唤,目光似有泪光。

  少年心中一阵jidang。

  可他目光落到处却是远方。

  少#的话语挡不住少年行走的脚步。

  那年轻人要到哪里去呢?年轻人志在千里。

  志在千里,他当然要去千里外了。

  千里之外是什么?当然是江湖!

  江湖上热血换得名利,所以江湖上充满杀戮,血腥。

  江湖上不但有杀戮还有鲜花!

  这些花不但美丽yao艳,而且夺人性命!

  因为这些花是一个杀手组织,这些杀手都是年轻漂亮的nv人,她们人不但长得是一朵鲜花连她们的代号都是花朵的名字。

  这里充满着花的香气,女人脂粉花瓣的香气。

  花牡丹,玉笑珠香。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liu。

  花牡丹看上去那样高贵,仪态万方。

  死在她手上的,不是风liu鬼,是冤魂。

  她是一个杀手。一个温rou美丽的杀手,她的mei,也是男人最致命的武器。

  一个mei丽的女杀手远远要比毒蛇还要危险。她在等。等机会。

  等她要杀的的是第十四个人。她杀的都是江湖很有名的人。

  第十四个人很有名。

  有名的人。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白首盟,势力牢固就像热恋中的qing人,海誓山盟不可分离,江南武林中近年来白首盟的地位可谓翘首。

  白首盟位于苏州城正中,城中庄园恢宏博大,红墙高深,庭院林立,白玉铺阶。城中城,城中还有八城,有府中府,府中还有三十六府。走廊九九八十一迂回串联三十六府,八十一迂回的走廊兵士成千上万,九步一人,这三十六府还有一百单八位高手riye守护着,铜墙铁壁,固若金汤。若想在府中行刺那就好像蜉蝣游不过大海,燕雀飞不出苍穹。府中张灯结彩,玉阶红毯。白首盟盟主沈剑飞今年四十又二,正当壮年,豪气干云,英姿焕发,人生得意。他便住在三十六府之中,府中烧好的炭火铜盆上烤着极neng的小黄牛肉在他嘴里嚼着鲜neng多zhi,披着新置裁剪得体的狐裘大衣躺在极舒服的羊毛躺椅上,身边两位面容姣好的侍nv不停地往他的酒杯中添酒。

  他身高八尺一寸,一身学士打扮,看上去红光满面,绝不像武林豪杰,盟中当家,一派之主。因为今天是他大喜之日,他有十一位妻qie,等会他要换上大红的新郎服,而今四十又二娶一个年方二八的佳人,小黄牛肉为他提供充沛的能量,虽说冬季已进入尾声,春风入苏回暖,但天气还是格外的清冷。

  办喜宴的大厅,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能参加白首盟喜宴,能在这大厅喝酒的人绝对都不是普通人!俗话说道一将功成万骨枯,高处不胜寒,越是成功树立的仇家也相对越多,新婚宴,对于新郎官来说是个好日子,对于仇家来说固若金汤的沈府,这更是一个绝对行刺的好机会,对于这种事情,沈帅这个外表粗狂内心细致的人绝对安排的很好,沈剑飞更相信自己儿子的能力,接待客人的汉子都是身手敏捷,他们的眼睛擦的很亮,能保证任何的细节不会缺漏。招来临时的厨师,喜娘,来的每一位宾客,每一个人从出生,他们做的各种各样的事沈帅都了解的很清楚。

  绝对安全!绝对没有差错。

  洞fang花烛夜,宾客喧闹声中。白首盟宴请的酒,绝对都是好酒!好酒也更容易醉人!

  夜渐深,一轮明月光亮,漆黑处邪恶正在潜伏。

  沈剑飞拖着喝了七斤竹叶青的身子走进屋子,屋子里充满了胭脂,花瓣,nv人的香气。

  龙凤烛正红,透着一股妖异的红。

  红幔遮面,体态风u的新娘子羞怯怯,忸怩怩的坐在红烛下,新娘子斟了一杯酒。新娘子声音娇滴:“相公,你我共饮此杯中酒!”沈剑飞眼睛发光,他已不年轻,酒量也不如从前,对于那种事,他本来已没有太多的兴趣,可是自从遇见了她,她似乎有种mo力,让他yu罢不能。

  jiao杯酒不能不喝,对于新郎来说这种酒越喝越年轻。

  烛光下酒如血,新娘子的手却略显一些苍白,苍白的接近惨白,没有血色的惨白。这酒好像有点不同,他也说不出,酒一入喉只觉浑身一颤,他摸了新娘子的手臂,格外的冰,冰的他毛孔直竖。风从何处来?

  “你怎么这么冷?”他问。

  新娘子一笑:“窗子”。

  一扇窗被风吹开,暖炉的碳不知何时熄灭。

  “原来如此。”他心寻思。他摸了摸头,酒喝太多了。

  他去关窗。

  “嘿,嘿,嘿”

  一声阴森恐怖的笑,刺耳的笑传到他耳朵。

  “谁!?”他一声喝问。

  “相公怎么了?”

  “你听见笑声没有?”

  “笑声?”新娘子jiao笑:“是这样的笑声吗?”

  新娘子如银铃的笑,多qing又温rou,wen柔如shu噬骨。

  绝不是这样的笑!

  可除了这…

  夜深寂寂,哪里有笑声?

  风像是呜咽的哭。

  “呼”的一声,风又吹开了窗。吹起了新娘子的裙摆。裙摆下同样的白皙。一种接近于青的白。沈剑飞并没有看见。

  “夜深了。”

  “嗯。”

  新娘子又一笑:“夜深了该入睡了”。

  沈剑飞眼睛发亮:“是了”

  沈剑飞走过去,脚步有些踉跄。

  又一阵风,风吹起新娘子头幔。

  头幔下半张脸,半张脸秀丽绝伦,红唇you人。

  沈剑飞得意的笑,手扶过去,新娘子身子有些单薄。新娘子更加jiao羞,头更低了,沈剑飞更加得意。

  掀起头幔。

  幔落。人脸现。

  沈剑飞目光惊骇脑袋如炸。

  森森白骨,半边人脸半边枯。

  眼前的景象,让你尖叫而声带失效。

  这是幻想?

  红唇流出腥臭。

  这是幽灵?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一声尖笑。

  匕首突现。

  新娘子出手并不慢!沈剑飞的反应也不慢,可是,只见白光一闪,他便倒下了。

  跟他头颅一块消失不见得的还有的是藏在沈府的江湖至宝碧眼金蟾!一张影响武林人士性命安危的解毒千金方!

  时值冬季,江南武林门派的大部分弟子忽在一夜之间中了一种蛊毒,令许多名医束手无策,而白首盟恰巧在湘西找到了这个解毒方子,所以这个方子不但可以救人,更可以增加白首盟在江南武林的威望,十年一次武林盟主大选,白首盟把握这次机会就可以控制江南武林门派,可惜方子因为时间问题还没来得及应用。

  碧眼金蟾是江湖武林至宝,江湖传闻,碧眼金蟾里面有一个藏宝图,藏宝地方埋得的是几十年前纵横武林绝世高手在隐归海外时为了不让自己的秘技失传,永失海外,所留下的成名绝技,武器!这是江湖武林人士,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东西,这解开金蟾的秘密却一直没有人参透。这两样东西流落出来江湖上却像炸了锅,一下子就沸腾起来!都想借助这两样东西纵横江湖,无敌天下。

  话说白首盟,沈剑飞死了,家不可一日无主,白首盟必须另立新盟主,

  白首盟昔日赫赫有名的三位当家“神龙三首”。

  大当家沈剑飞“混天龙”。二当家“胜天龙”胜云天,三当家“玉玲龙”谢玉,其中三当家谢玉早在五年前离开中土,对于三当家江湖知道的少之又少,其下有五位护法,名为“长生木”,“不灭火”,“无极土”,“太虚金”,“无极土”分别镇守白首盟势力范围之内的四方。最有资格继承白首盟主位置的当属二当家胜云天。胜云天无论名望声誉比起沈剑飞可以说有过之无不及!他忠义,正直,仁义!甚至有人说他为白首盟立下的汗马功劳,就连白首盟主大当家沈剑飞都比不了,还有说沈剑飞多次提议白首盟盟主位置给胜云天都被胜云天给拒绝了。当然对这个位置一直惦记着的还有沈剑飞的儿子沈帅!沈帅是五护法之首“无极土”镇守中央也就是权利核心的沈府,沈帅在白首盟崛起到确立在江南武林地位可以说功不可没!沈帅为人有勇有谋而且够狠,他收服整合江南陆上三十六镖局!水路七十二码头,也曾北上沙漠追的天山三鹰从他们手上夺得碧眼金蟾,也曾湘西之行取得解毒千金方,他的aiqie曾tou着对她闺中密友回忆起说:他如金刚铁打般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多达七十多chu。但沈帅在帮中的影响力仍不及胜云天。但最后坐上白首盟盟主位置的却是沈帅。

  沈帅坐上白首盟的位置,首要的目的就是要找出杀父的凶手。

  可却没有一点线索。因为最有嫌疑的新娘子忽的就消失了,无影无踪。有人就私下的传新娘子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凶手在查,丧事还需要办。

  白首盟,城中城,府中府,沈府府中喜堂换灵堂,喜事变丧事。一口楠木棺材正当中,沈剑飞的十一qiqie和几双儿女在嚎啕大哭。参加婚礼的宾客霎时间在凭吊。在这时,白烛光突然窜动,灵堂守卫灵柩的三十六卫士忽的就倒下了,像风一样吹倒了,倒下了就再也没有起来!

  一股香气弥漫,难道灵烛有问题?

  宾客一时间慌乱起来!“大家不要慌!来人……”

  话音刚落,忽的听的门外鼓声阵阵,急如暴雨落地。这是紧急鼓,只有敌人入侵才会响起。

  是“”有人擅闯沈府!

  空气中忽的花瓣片片。

  只见四个素衣纤裹的nv子抬着一顶奢华华丽的红轿,轿子前后各有四个人,轿子后四位n子笛声吹奏,轿前n子列两行手中一花篮,花篮中的花瓣随着轿子缓缓落下,每个人脸上都蒙着面纱,看不清本来面目。

  沈府一百单八位高手迅速集结,出剑,剑花如雨,剑光满天往轿子洒去。红轿條忽从地而起,众人霎时惊奇:这些到底是什么人,能抬起厚重的红轿子在空中如履平地,这轻功江湖中可以名列前茅了。轿中忽然想起一个声音:白首盟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

  住手!一个平淡而威严的声音喝住一百单八位高手。他上前抱手道:在下胜云天,烦问阁下来此有何贵干,还请下轿到府中一叙。二当家胜云天他说的话极为客气有礼,就像他的人也一样。

  不必了!轿帘微动,只见轿中人手微动,从轿中一封淡紫色的书信带着厚重强劲内力飞出来,胜云天仿佛看不见伸手接住,内劲在他身边化作了一阵风,众人暗暗赞叹胜云天武功高强。轿中人道:剑中骄子果然名不虚传。我是送信之人,今信已送到,不叨扰诸位了。笛声起,花瓣落,轿子又像来时一样又去了,胜云天道:有劳送信!留下喝杯茶吧,不然怪胜某招待不周了!说着一股内劲催发往轿子打去,轿帘微动,胜云天的内劲便在轿子周围无形无踪了。一百单八位高手这时候手动,拔剑,身起!胜云天打了个手势示意道:不必追了。胜云天打开信件。

  白首盟,云天盟主启:

  闻君雅量,素来剑术颇有造诣,有剑中骄子之称。

  小子向来不才,初入江湖便听得先生大名,仰慕已久,力诚邀江南武林豪杰观之,斗胆以剑会。

  书下坠文:三月初三,西阙山,翠华亭,盼与君见,不负仰慕之情!

  无名小子玉成顿首,顿首!

  沈帅道:“二叔,你说这个人会不会是凶手派来捣乱的……”

  胜云天道:“应该不会……”

  “哦?”

  “白首盟在江南武林的势力还说的过去,凶手绝对不会这样明目张胆……看信这只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而已”

  “那这事……”

  “这事我自有打算。”

  沈帅不在说,他的心里亦自有打算,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线索……

  江湖武林中的剑客高手,都貌似偏爱白色。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白云城城主叶孤城,一身白衣飘飘,似云中仙。万梅山庄一剑吹血的西门吹雪,白衣似雪。高玉成却麻衣灰衫。他怀中抱着的两位mei人。白衣如雪,mei人如酒。

  酒是好酒,浙江绍兴陈酿的十八年的n儿红。美ren饮酒。鲜红yu滴的脸颊。如红透的苹果.马车舒适宽大,高玉成品酒车中。高玉成英气焕发,半月前,他击败了江南武林高手,身似云鹤空起舞,一剑轻吟上九天,剑中骄子白首盟的胜云天。

  胜云天,十四岁成名。曾击败武当空木道人于解剑池旁,空木道人发誓终生不再用剑。挫华山掌门华松青于绝峰。华松青令门下三千弟子三年不得出西岳。

  高玉成犹记得那天,天很蓝,微风。那天观战人如潮水。江南武林人士大半都会于此,还没有哪个没出茅庐的少年敢堂堂正正去挑战用剑二十几年打败几百个武林高手白首盟二当家的胜云天,那一刻他就是大家眼中的璀璨新星。也有人会猜测他能在胜云天手上走的了几招落败。

  三月初三,

  春雪初晴。三月的春天本来就是这样的,空气中还夹杂着淡淡泥土的清香。

  “你想出名”?

  “对”!

  “好!年轻人,果然是年轻人”!

  “年轻人就应该这样”!

  “出名可以有很多的好chu”。

  “你可以出名也可能要付出很多代价”?“我知道”。

  “出名可能还要付出血的代价”。

  “我知道”。

  “你愿意”?

  “我愿意”!

  “很好!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从我手中这把长剑上出名”?

  “结果怎样”?高玉成问道。

  胜云天的剑,纯钧。

  其光如出shui芙蓉,江湖上不认识他这把剑的人很少。他的人与剑,十四岁成名于江湖。华服光鲜,锦袍坠玉。人未到,那种高贵的气势就已经袭来,就如同三月的春风。三月的春风融化过多少寒雪,剑下就流淌过多少想要成名的热血!

  高玉成麻布灰衫,他的剑,冷,如雪。他的人就像寒冬中盛开的腊梅。

  不付出代价又怎么能出名呢?今日一战,胜者名利,败者死!

  一个神相不俗,一个妙品不凡。

  西阙山南峰翠华亭。

  交手在山峰,对峙半空中。

  高玉成道:请!胜云天道:请!两个人请字音未落,剑已出鞘。高手相争,命在瞬息。

  剑如巨蟒百般绕,刃比饿狼鬼神愁。蟒缠身命不留,狼下口人难走。微风,就像胜云天的剑气,虽温rou,却又像春风化雨般融化,剑气看似平淡,却招招致命,只取要害。只见两人左攻右挡,前后相迎。一来一往身影交错,疾如风,快如电。稍有差池,身慢便休!

  看的人是战战兢兢汗如雨。

  突然胜云天剑气一变,剑花一抖,如莲花般绽放,微风成暴雨,柔剑成重刃,仿佛有万钧之力向高玉成刺去,高玉成回剑直挡已无前进法,高玉成身后是万丈悬崖,看似已经再无退路。突然,胜云天站在那一动不动,高玉成已经感觉到身后的凉汗呼呼的往外冒。此时他也一动不动,他心里知道自己身后是万丈深渊,心里千万不能慌,心慌则意乱,稍有差池,不是跌落悬崖粉身碎骨,便是被一剑刺喉。自己不动,便是还有半分反败为胜的机会。而胜云天也不动,他已经看出来此时若出击高玉成便有半分反败为胜的机会,而且他的身后是悬崖死路,此时出击就算是胜了,也是胜之不武,胜云天绝对不会让这种机会和情况出现,他要消磨高玉成那孤高的傲气和意念。高玉成便不战而败。两个人纹丝不动。下面的人看的确是心惊肉跳。胜云天像长在山峰上的石柱巍然不动,目光充满杀气的看着高玉成。武学中,静远比的动的争杀还要可怕。剑尖距离高玉成的喉咙不到三寸,两个人都在等,等待对方的露出破绽。高玉成心里知道胜云天二十几年临战经验,自己这样耗下去只会有两个结果,要么葬身悬崖深渊,要么倒在胜云天的剑下,所以必须寻找机会,就在他念头在脑子里的刹那,胜云天用尽全力使出一剑。高手之争胜负便在一招间。“一剑封喉”本来就是他的必杀之技。胜云天身心无他物,人剑为一ti。胜云天封锁了他的左右退路,高玉成已经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在这样情况下任何人都无法躲过胜云天这一剑高玉成必死无疑!高玉成后空翻腾纵身一跃,跳下悬崖,众人不禁为高玉成的死亡感叹。就在人们为高玉成感叹时,忽的一声如白鹤般飞出,众人心里着实捏了一把汗,只见高玉成凌空从悬崖下飞了上来,原来,在他纵身的一瞬间,他看见了悬崖下有突出的石块。用后脚和衣带勾在上面,借山石飞了上来。众人感叹高玉成的应变和武功修为确实之高。胜云天用尽真力出了一招,真力难聚已无后劲。胜云天道我败了。高玉成道你没败。“你只是没有想到我掉下万丈悬崖还能活着。如果我身后不是悬崖而是一面墙的话,我已经死在了你的剑下。我从悬崖上来,你本来还有机会,但你并没有。所以论实力,你并没有败”。

  “很好”。

  胜云天道:“我已经很有名,今日之后你将更有名”!

  成名于剑,就势必献身于剑,献身于剑,死而无憾!

  剑客成名可以带来很多的名利,一旦败了,那就只有死!所以这是英雄的尊严,也是英雄的悲哀!

  “有名的人就要担负起责任,你现在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活着!你要记得你的责任”!

  “有时候活着不单单为了自己,更多是为了众人,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高玉成深深地把这句话记在心里。

  一个人再强大也有难办的事,这时候胜云天选择了死计,用他二十几年的江湖名声和他的生命,去完成一个关系江南武林和一干人等的安危和身家xing命。这个责任现在就需要高玉成来扛。

  高玉成问“这些事你为什么不交给沈帅去做他是白首盟的新盟主?”

  胜云天道。

  “有些事需要有些人合适的人去做,这些事他都不适合……”

  “哦?”

  “换个人不行?”

  “有些人天生就是做这些事的材料?”

  “他不是?”

  “他有他要做的事情。”

  “看来你要我做的这些事情一定很艰难。”

  胜云天一笑。

  “每个人的事都不容易……”

  “你也是?”

  胜云天又是一笑。

  高玉成心中有些难受。因为他知道这笑意味着什么,他并不在乎这些事,他知道胜云天这笑意味着他自己将用自己的生命去完成这个计划……

  “这件事现在就你我知道……”

  “那用不用告诉他们……”

  “不用。”

  “他们现在不知道,但是我想他们需要知道的时候一定会知道的……”

  胜云天拿出半块玉佩。

  “这就是信物。明天之后计划以信物联络!”

  高玉成看着他“这个计划你必须要死?”

  “人总有一死……”

  “不一定非要是现在……”

  “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现在已到了关键时刻,碧眼金蟾解毒千金方丢失,而那些隐藏背后的黑暗势力一丝都没有浮出……若是按照这样下去到了新一届江南武林盟主选举恐怕不但白首盟没有任何机会甚至江南武林正派也会受到覆亡的波及……”

  “你有没有想过现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你若一死那些黑暗势力就更加得意了……”

  “正如此我们才有机会!”

  “若是那些人没有任何动静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这代价未免太大了……”

  “做事情就一定要付出代价的!”“或许是生命的代价!”

  高玉成是懂得享受的人,美酒,绍兴儿红。美nv溢香阁双姝。现在酒已尽,人已走。高玉成身上的酒气和胭脂味混成一股lang子气息。

  他的心是ji寞的。

  他知道男人的承诺和责任就像生命一样重。胜云天已经为了责任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现在要把这份责任接下来。他已经答应了胜云天。

  谁人能懂!唯有lang子ji寞。

  寂寞如酒,短暂过后让人头痛。胜云天让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招摇过市。

  马车在江南最大的赌档,大富翁赌坊停下,赌坊在白马湖旁春晖园边恢宏而立。这是他要去的第一个地方,也是胜云天唯一让他去的地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