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不朽神帝小说完整版,不朽神帝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不朽神帝

状态:已更新35.1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02-08 00:06:29

简介:  少年叶冲天,为救父命独步前往白驼山求金丹。不料途中误打误撞竟得到了长生大帝的至宝长生殿。在器灵九尾狐劝诱之下,少年懵懵懂懂接受了长生大帝的传承。岂料,却一步步踏上了一条逆乱苍穹的非凡之路!  新书上传,急需收藏推荐,走过路过的朋友请多多支持!…

不朽神帝免费阅读

不朽神帝免费阅读第一章续命金丹

  冰封三万里,飞雪罩乾坤。

  大地之上,怒风如刀。山野之间,草木萧瑟。

  山坡之上,有个村子叫着小叶村。就如同它的名字那样,小叶村是个巴掌大的小山村。只有稀稀落落的三四十户人家。

  在村口有家小小的药铺叫着“叶氏百草堂”。叶老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夫。几十年来,叶老大夫治好了不少病人。由于这个山村远离城镇,偏居一隅,贫穷落后,故而人们生活得很是艰苦。而叶老大夫很多时候都是免费治病的。因此人们见了面,都尊称他一声“叶老善人”。

  叶老善人有个儿子叫着叶冲天。这孩子天生聪颖,于是他便早早地把一身医药知识倾囊传授给了这孩子。他勤奋好学,果然不负叶老厚望。虽然今年才十六岁,但是一身医术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现在是清晨,叶冲天已采摘了满满一竹篓药材,步伐轻快地走进了叶氏百草堂里。只见他瘦削的脸上带着一丝喜色,刚一脚踏进院子里便大声道:“爹,我回来了。今天运气太好了,竟采摘到了一株极为罕见的雪灵芝。”说着,从背上取下了装着药材的竹篓,捧着一株雪白雪白的灵芝,兴冲冲地向屋子里跑去。

  “咳咳~”突然间,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叶冲天急忙推开了房门。但见这是一间卧房,靠着墙的地方摆着一张破床。床前有一张灰白色的桌子,上面有一盏漆黑黑的油灯,豆大的灯光正在缭绕着淡淡的黑烟。借着昏黄的灯光可以看到,这间卧房墙壁上已布满了蜘蛛网一样的裂纹。风呼呼的自裂纹中吹进来,吹得灯光不断摇曳,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而叶老大夫此时就躺在床上,当叶冲天看到父亲的时候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只见叶老大夫此刻蜷缩在一团,就好像秋风中的落叶般正在瑟瑟发抖。而最为让人吃惊的是,昨天满头的黑发,现在竟已变得斑白如霜。

  “爹!”叶冲天面色大变,一个箭步便跑到了床前。

  叶老大夫嘴唇蠕动了几下,艰难地叫道:“小天……”

  叶冲天抓起父亲的手腕,稍一把脉便感觉到父亲的脉搏时强时弱,紊乱无比,不由大吃一惊。再看他的面容一片灰白,眼窝深陷,神形憔悴。一夜之间,变化之大,端的是非同小可。

  叶冲天急切地问道:“爹,您的脉象时强时弱,五脏六腑似有积伤……这是怎么了?”

  “唉~爹昨夜里……受了风寒……”叶老大夫喘了口气,声音嘶哑地道:“引发了昔年内伤……”

  “内伤?”叶冲天面色巨变,一颗心开始往下沉。

  “不错。”叶老大夫说道:“爹从前乃是江湖上一个小门派的修士。修炼了一种强化肉身的练气功夫。不想一不小心竟走火入魔。以至留下了内伤”

  “门派?练功?走火入魔?”叶冲天心中不解,疑惑地问道:“爹,您说的这些孩儿怎么从来没有听您说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说来话长,咳咳……”

  眼见父亲神情痛苦,剧烈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叶冲天急忙从手中的雪灵芝上摘下了一片叶子,喂进了叶老大夫的嘴里,说道:“爹,这是我刚采摘的雪灵芝。虽然不能根除您的病情,但料想能够压制您的伤势。”

  “哦,雪灵芝?”叶老大夫眼睛一亮,艰难地把雪灵芝叶片慢慢地嚼碎吃了下去,原本灰白的面色渐渐的有了一丝血色,良久良久才舒了一口气,轻轻叹息道:“今日幸好有雪灵芝,要不然爹恐怕就要……”

  叶冲天心里一颤,连忙说道:“爹,您不要乱说。您不会有事的。”

  “唉……”

  叶老大夫长叹一口气,缓缓说道:“今日雪灵芝虽然暂时压制住了爹的伤势,但料想他日必然会再次复发。等到雪灵芝服用完的时候,一样劫数难逃!人终有一死,爹年纪大了,死不足惜。孩子,你也不要太过担心。”

  叶冲天眼睛一红,紧紧抓住叶老大夫干枯的大手,坚定地说道:“不,爹,孩儿不会让您有事的!请您告诉孩儿,有没有办法把您这病彻底治好?”

  “爹这病是昔年练功的时候走火入魔留下的。”叶老大夫慢慢说道:“如今想要彻底根治,恐怕不太容易啊!”

  “练功?走火入魔?”叶冲天疑惑不解地问道:“爹,您说的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所谓练功,就是依照功法秘籍修炼,从而开发人体的潜能,做出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手破岩壁,撕裂虎豹,更甚者飞檐走壁等等,拥有种种超乎常人想象的力量。”

  “哦,原来如此。”

  叶冲天似懂非懂点点头,接着问道:“那走火入魔是什么意思?”

  “走火入魔,简单来说就是练功练岔了。轻则会留下非常严重的内伤,而重则有可能当场就死亡。”

  叶老大夫唏嘘地摇摇头,感慨地说道:“修炼一途,非常艰难凶险。是以,爹才会在走火入魔以后远离江湖,隐居在这里。不想昨夜寒气入体,还是引发了昔年的内伤。”

  叶冲天担忧地问道:“那爹爹,难道世上就没有彻底治疗好您这内伤的办法了吗?”

  叶老大夫沉吟道:“办法也不是没有。除非……”

  叶冲天精神一震,急忙问道:“除非什么?爹您快说啊!”

  “除非……”叶老大夫沉吟片刻,缓缓说道:“除非找到传说中的续命金丹,才有可能治好爹的病。”

  “续命金丹?”叶冲天疑地问道:“那是什么?”

  “据说那是道家高手用灵花异草炼制的灵丹妙药。传说普通人服下这种丹药不但可以治疗百病,还可以延年益寿。而修道者服下这种丹药,更可以增加修为,端的是神妙非凡。只不过,我等凡夫俗子,又去哪里去寻得这异常珍贵的续命金丹呢?”

  叶冲天眼中露出了一丝向往之色,迟疑地说道:“爹爹,这丹药真的像您说得那样神奇吗?”

  “是的。”

  “您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那是很久以前~”叶老大夫眼中露出了回忆之色,慢慢说道:“那时候你刚出生,有一个为了斩妖除魔而受了重伤的修仙道士逃到此地后,在咱们家养伤期间所说的。而且说来你这名字就是他给你取得呢。”

  “哦?”叶冲天疑惑地问道:“修仙道士是干什么的?”

  “爹也不是很清楚,据那人所说当修为到达一定境界的时候可以刀枪不入,御剑飞行。甚至吞云吐雾。更甚者到达一念花开的地步。”

  “这么不可思议?”叶冲天眼中露出了震惊之色,突然说道:“爹爹,既然那人懂得这么多,说不定会知道哪里会有续命金丹也说不定呢?”

  “嗯,对了~”叶老大夫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面色一喜道:“那道士临走的时候,曾经留下了一封手书。说是以后若是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带着他的手书前去白驼山,穹苍派去找他。”

  叶冲天激动地问道:“那……那手书在哪里?”

  “就在爹的身上……”叶老大夫说着,小心翼翼地解下了腰带,从中取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张。那纸张只有巴掌大,虽然已经发黄,但却没有一点破损的迹象。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作的。

  叶冲天接过纸张如获珍宝,只见上面写着“白驼山,穹苍派,外门弟子云天翔。今日欠你一个人情。他日如有需求,可带着贫道亲笔手书至穹苍派来找贫道。以报今日之情”两行字迹,力透纸背,显见写书之人功底颇深。

  看罢白云翔留下的手书之后,叶冲天暗自琢磨,为了治好父亲的病,无论如何也得去白驼山穹苍派一趟,想着便问道:“爹,白驼山在哪里您知道吗?”

  “怎么?你要去白驼山,去寻找白道长?”

  “不错。”叶冲天重重地点点头,坚定地说道:“为了治好爹爹的病,无论如何,儿子都要亲自去一趟。”

  叶老大夫担忧地说道:“可是你自小就没有出过远门。而爹怕你也像爹爹一样练功走火入魔,便没有传你功夫。你如今身无缚鸡之力,而且据说白驼山离咱们这里足有三千里之遥,你怎么去?”

  “爹,这个您不用担心。”叶冲天摆摆手,暗忖:“为了治好爹您的病,就算是爬,儿子也要爬到白驼山穹苍派。”想着便道:“您只要告诉儿子白驼山的方向就行了。”

  “那~好吧。”叶老大夫眼见儿子意志坚决,只得长叹一口气道:“从咱们这里一直往北走……”

  “叶老伯,叶大哥~”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自院子里响了起来,“你们在吗?”

  “是小花啊。”叶冲天说着打开了门。

  只见院子里站着一个衣着朴素的女人,身边跟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那孩子穿着一身棉袄,小脸冻得通红。但眼睛里却洋溢着笑容。手里捧着一个山石打磨成的粗碗,碗里有几个杂粮面煎饼还在冒着腾腾热气。

  看到叶冲天,这孩子一溜烟跑了过去,把碗送到叶冲天的面前道:“叶大哥,你瞧瞧我娘做的煎饼可好吃了,你跟叶老伯快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叶冲天心里一暖,接过碗道:“好好~花婶外面冷,快到屋里坐。”说着把那女人让进了屋子里。

  花婶名叫花小蝶,跟叶家乃是多年的老邻居了。花小蝶的丈夫早年到山里砍柴不幸被毒蛇咬伤,中毒身亡。这些年来,叶老大夫没少接济花小蝶母女。是以两家走得很近。这不做个煎饼还跟叶氏父子送过来尝尝鲜。

  花小蝶刚一走进屋子里,就看到了床上躺着的神形憔悴的叶老大夫,不由大吃一惊,关切地问道:“叶老哥,你这是怎么了?”

  叶老大夫苦笑道:“我我……”

  叶冲天暗叹一声,接过话头道:“花婶,实不相瞒。我爹昨夜受了风寒,得了病。而且这病非常严重。眼下只有找到续命金丹,才有可能彻底治好。不过这续命金丹非常难得,我打算亲自去寻找。只是我离开以后,就没有人照顾我爹了……”

  花小蝶当即说道:“小天,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只管去找那个什么金丹吧,我来照顾你爹。”

  叶冲天冲着花小蝶深施一礼道:“多谢花婶!”

  花小蝶仰怒道:“嘿,你这孩子,跟花婶还客气什么。给你爹治病要紧,你赶紧想办法去找金丹吧。”

  “好,我爹就麻烦您了。”叶冲天转头望着父亲道:“爹,您在家好好静养,等找到续命金丹以后,我会尽快赶回来的。”说着,就去收拾东西去了。

  叶冲天穿上棉衣,披上羊皮,带上足够吃上十天半月的煮地瓜,收拾好一个包袱,拎着一根手腕粗的防身棍子,站在门口深深地凝望了父亲一眼,说道:“爹,您多保重!孩儿走了!”

  叶老大夫欲言又止地点点头,叮嘱道:“路上小心,早去早回!”

  “孩儿省得!”叶冲天挥了挥手,转身大步离去。

  出了院子,叶冲天沿着崎岖的山路,向着北方白驼山所在的地方赶去。

  谁也没有想到,叶冲天这一走,最终却走上了一条逆乱苍穹的非凡之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