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异界之池中金鳞小说完整版,异界之池中金鳞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异界之池中金鳞

状态:已更新53.3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4-03-04 11:23:58

简介:  什么,你有空间戒指,切,我铁珠在手,一界我有。  什么,你有逆天功法,切,我的功法大成连天都可屠之。  什么,你不服,嘿嘿,哥们的拳头专治各类不服  一个本应无所事事,永无翻身之日,处于寂寞空虚冷,羡慕嫉妒恨的宅男兼吊丝突然肩负起拯救世界,维护和平的重任,在这个陌生的异世界,他该何去何从?  且看一个穷吊丝如何踏上一个横行霸道、耀武扬威、飞扬跋扈的异界之旅。  YY无罪,爽文有理!…

异界之池中金鳞免费阅读

异界之池中金鳞免费阅读第一章:信春哥,得永生

  方无恨知道,自己可能要火了。

  虽然他没有找人修电脑,也没有丢手机!

  可他却是由于撸管过度,在爆发中死亡的。

  他很肯定的知道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自己会被当做或反面教材或趣事乐闻来被新闻媒体不断地报道,尽管很丢人,但他真的会火了。

  “咱这也算名垂青史了吧,只是可惜再也见不到***了。”带着这种几分愉悦,又有几分遗憾的心情,方无恨彻底丧失了意识。

  电脑屏幕上,***依然在声嘶力竭着。

  ……

  地府,一座豪华别院中。

  抬头看着这个穿着西装革履,吃着山珍海味,喝着上好美酒的男人,方无恨强忍着心头的怒火。

  “你叫方无恨?”男子抿了口酒,淡淡道。

  “是的,阎王大人。”

  没错,这男子便是那个传说中要你三更死,没人留命到五更的阎王爷。不过貌似和传说不太一样,方无恨很难把这位英俊潇洒相貌堂堂的男人和凶神恶煞的阎王想到一起。

  “你爷爷是方不败,你爹叫方胜?”

  方无恨有种暴走的冲动,心道,你他·妈到底是审案还是查户口啊?要不要再问问我儿子的名字?但迫于阎王赫赫威名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没错了,果然是你小子。你也饿了吧,来,跟老祖宗我一块吃。”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方无恨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心中怒火却更大了,妈·的,居然敢占老子便宜,小心老子爆了你菊花。

  “小子,瞎嘀咕什么呢?叫我一声老祖宗,你还不乐意了?”

  “没有没有,能成为阎王爷您的子孙后代,这是无恨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没有就好。来,咱们边吃边聊。”

  “老祖宗,您老怎么这么早就把我给叫上来陪您啊,我还没把咱老方家在阳间发扬光大呢。”方无恨弱弱道。

  “你不说还好,说起这事我就来气。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就知道看***,她有什么好的,怎么不看看咱家兰兰?”阎王面红耳赤地怒喝道。

  “兰兰不是英年早逝了嘛……”方无恨小声狡辩道。

  “这个……咳……鉴于兰兰对于人类教育事业做的杰出贡献,我地府决定让她早日脱离人间苦海,成就鬼仙业位,所以……”阎王爷干咳一声,口气虽然强硬,可底气却稍显不足。

  “……”

  方无恨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以权谋私的。

  “别转移话题,你小子一天不思进取,玩物丧志。你看咱老方家,你祖宗我当了阎王爷,镇守一方;你爷爷建立天下商行,沟通天人冥三界,富可敌国;你父亲一生专研学问,博古通今,一代大文豪。可你呢,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阎王深呼了几口气,暂时平息了心中怒火,给方无恨夹了一筷子菜,语重心长道:“老方家是我的,也是你爷爷的,可归根结底是你们这些孙子的,你得振兴家族啊!你看看人家老萧家,那萧老头把他不成器的后辈萧炎给扔到斗气大陆,结果呢,萧炎现在主宰一方啊。每次见到萧老头那副骄傲自满的神情,我就恨不得抽他两耳光。”

  阎王顿了顿,神情严肃地说道:“所以,我也决定把你派到一处异世界去历练历练,你可得给咱老方家争光啊!”

  方无恨终于知道这老家伙不怀好意了,想拿老子去给你争面子,凭什么。

  “老祖宗啊,您老又不是不知道,咱老方家九代单传啊,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方家可就断子绝孙了啊。”方无恨满面愁容,满脸凄苦,做泫然欲泣状。

  “再说,您不知道,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弱不禁风,哪里经得起这个折腾啊。老祖宗,看在您孙子的孙子,我未来儿子的份上,您就饶了我吧……”

  “今儿谁来都没用,这异界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就这么定了。”

  阎王似乎也觉得过意不去,于是压低声音道:“你小子不就是怕死吗,放心,老祖宗我给你三次死后满状态复活的机会,再传你一部我刚得到的逆天功法和一件绝世宝物,怎么样,现在肯去了吧?”

  “你小子要是闯不出一番成就,就给我永远在那鸟不拉屎的异界呆着吧。还有,去了异界就得全部靠自己了,老萧家可也没有给萧炎任何帮助呢,所以,别怪老祖我不为你撑腰!”阎王爷适时恐吓道,接着拿出一本好像刚从厕所取出的草纸摸样的古书,一颗破破烂烂的“铁珠”,一股脑全塞给他。

  “冥界的审美观真是独树一帜!”方无恨还是强忍着暴走的冲动将“宝贝们”接了过来,心想用这玩意冒充秘籍去骗小屁孩的棒棒糖还是可以的。

  “……老祖宗,这……这不合适吧?其他人同意么?”方无恨欲哭无泪,心想连阎王爷都推崇的宝物肯定不简单吧,谁知却是垃圾一样的东西。

  “哼,有什么不合适的,我是冥界之主,我说合适就合适,谁敢有异议,老子砍了他。”阎王爷霸气外漏。

  “……”

  方无恨欲哭无泪,心中百般不愿,但却再也不敢表露出来,唯恐阎王爷大义灭亲。

  “我再送你一份大礼。”阎王伸出手指,在方无恨额头上一点,一道黄光便进入了方无恨的脑袋。

  “这对你转世后的身体有大用处。”

  “老祖宗,那我还用喝孟婆汤么?”方无恨一脸担心道。

  “这个……咳,鉴于孟婆汤的制作花费了大量鬼力物力,而我地府近年来又经费不足,为了能更好的服务于鬼民,我地府决定取消喝孟婆汤这一流程,所以……。”阎王虽然大义凛然,可底气却是稍显不足。

  “……”方无恨看着这一桌山珍海味,心道这地府的经费果真是“不足”的。

  “对了,老祖宗,我还不知道您老的名号呢,也好让我时常瞻仰您的风采。”方无恨心道等老子知道你的贱名就去天桥下打小人,不信咒不死你,额,是咒不活你才对。

  “嗯,你记好了,老祖宗我姓方名长春,人称春哥是也。”

  信春哥得永生!

  方无恨突然想到生前网络上的名句:“信耶稣者,死后成神;信如来者,死后成佛;信春哥者,死后满状态原地复活。”看来这话也并非毫无根据,原来信春哥,真的可以满状态复活。

  ……

  一生的经历在方无恨眼前不断的上演,那些熟悉的人,熟悉的事,一幕幕拉过,方无恨的眼皮渐渐沉重了起来,脑袋眩晕,终于陷入一片黑暗。

  没有人发现,刚刚还威风八面的阎王此时却陷入了沉思,一脸迷茫。

  “希望是他吧,否则……”阎王语音颤抖道。

  ……

  天武大陆,昊天帝国,风岚郡,天龙城。

  春日里风和日丽,碧空如洗,万物争春。

  与外界的生机勃勃相反,今日的方男爵府一片肃杀之气。

  此刻方府的护卫一个个神情紧张,面色严肃,如临大敌般严阵以待,好似随时都可以进入战争状态,剑拔弩张之势显露无疑。

  方府议事大厅之中,一堆人围在一起窃窃私语,整个大厅喧闹异常,虽然人多口杂,但气氛却极其压抑。

  “家主,王神医怎么说的,难道无恨就真的没救了?”一位久未开口的老者说话了。

  “经脉俱断,武功全废,想要恢复何其之难,无异于逆天夺命。不过也并非无救,王神医说只要有天冲境的高手为无恨逆天改命,续接经脉,即可恢复。可是,天冲境那样的存在又岂是咱们能见着的。”方家家主方静言叹了口气。

  “就算能见着,人家又凭什么帮咱们呢,据说就连咱们帝国的皇帝也才仅仅天冲一重天呢。”

  “可惜了,一个天才又陨落了。”

  “我就说过刚易断,锋芒毕露不好,果然应验了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方无恨废了,玄天大人肯定的重新收徒,我也还是有机会的。”

  人们心思各异。

  突然,一个侍卫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家主,玄天大人传来消息,让咱们别再为无恨大人操心了,他说,无恨大人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连玄天大人都放弃他了么?嘿嘿,果然是墙倒众人推……”

  ……

  方男爵府,一座风景别致,雕梁画栋的别院里。

  少年一如既往地修炼着,一层朦朦胧胧的光晕笼罩在他的身体表面,给人一种飘然出尘的错觉,让这平凡的少年多出了一分神秘。

  良久之后,少年睁开了眼睛,一双灵动的眸子此刻却渐渐恍惚了起来。

  “还是不行么……”低低的自喃声,忽然毫无边际的从少年嘴中轻吐了出来。

  “武功全废,丹田破裂,经脉俱断,不能修炼,难道我以后就只能做个废人,受尽他人的鄙视与侮辱,在屈辱中苟延残喘么……”

  “不!前任方无恨可以用区区七年就修炼到肉身第十重重塑境,创造了奇迹。那么,我也可以!”

  这少年名叫方无恨,是天龙城方静言男爵家第一供奉方玄天的义子,年仅十五岁便以妖孽的天赋修炼到肉身第十重重塑境,被誉为天龙城第一天才,就连风岚郡的郡守大人都对他赞誉有加。

  总之,他的前途可谓一片光明——如果他没有去云梦森林寻找突破契机的话。

  话说这位方无恨也的确够妖孽,六岁习武,十三岁便达到了常人修炼一生都难以企及的高度——肉身第十重重塑境。

  要知道整个天龙城连同他义父方玄天和杜家方家两位家主外加尚未变成废人之前的他在内总共就区区四位重塑境高手,他这样的天赋,就算放眼整个昊天帝国,都是凤毛麟角,方无恨一时风头无两。

  然而时也命也,方无恨的修为却在重塑境呆了整整两年而毫无寸劲,刚愎自用的方无恨不听劝告决定去被誉为天武大陆五大禁地之一的云梦森林寻找突破契机,却不幸遇上了十阶魔兽剑齿虎。

  未尝一败的方无恨终于败在肉身远甚于他的剑齿虎手上,失败的代价便是他的生命。

  逃命不及被十阶魔兽重伤致死,鲜血溅于亲生父母留于他的信物上。

  那个一直挂在他脖子上的一块漆黑如墨的碎片突然光芒大作,引得天雷滚滚,天降紫雷瞬杀了十阶魔兽剑齿虎,方无恨也因为受伤过重而一命呜呼了,身处阴间的阎王爷也趁机将自己的后人方无恨的魂魄转移到了这位同名同姓的悲催男身上。

  不过穿越而来的方无恨也算幸运,昏迷不醒的他被恰巧路过的天龙城城主柳无双所救,捡回了一条性命,否则恐怕早就被魔兽干掉,暴尸荒野。

  “妈·的,该死的阎王,怎么把老子给弄成了这幅死样子?我……”方无恨大骂道。

  方无恨没有想到阎王老祖宗居然把他给扔到了这个鸟不拉死的地方,这也倒罢了,可宿主居然成了废人,这让方无恨情何以堪。

  他本以为自己会像那些小说中牛叉的穿越猪脚一样,“王八之气”一放,四方臣服,八方拜首,无数美女蜂拥而至。

  或者成为那些纨绔贵公子整天率领一群狗奴才上街惹是生非,欺男霸女,游手好闲,混吃等死。没事调戏良家妇女,有事的时候让狗奴才挑一担粪见谁不爽就泼谁。

  最差也得是一个豪门私生子,天生废材,遭人退婚,受尽欺辱,忍辱负重,然后突然一天获得旷世难遇的天大机缘,功力突飞猛进,最后衣锦还乡,八方归依,美女更是呼啸而来。

  可惜事与愿违,没有贵公子身份,没有天赋异禀,也没有天生废材,他成了一个家丁,虽然是特等家丁。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身为家丁也便罢了,居然还是个身世不明的家丁,他现在唯一的亲人便是他的义父方玄天。想到这,本来就有些无奈沮丧的心,变得更加沮丧起来了。

  方无恨认为世上最悲催的莫过于穿越而来的他了,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了这座别院的房间中,进入了现如今的身体之内,奇怪的是他身上的伤却痊愈了,手上也多了一个小小的图案。

  他清楚地记得,这个图案就是阎王老祖宗给他的那个“宝物”,虽然它已经变作了手上的一个小小的图案,但方无恨却很是肯定的知道,这就是那颗“破铁珠”!

  他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但心中就是有这种感觉,很强烈,也很玄妙。

  不过那部传说中的“逆天功法”却没了踪迹,但方无恨对此丝毫不关心,他并不相信那卷擦连屁股都嫌膈应的“草纸”是什么宝贝。

  方无恨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平息了即将暴走的心情。

  “哎,既来之,则安之。咱俩难兄难弟好不可怜,前任啊,你就放心的去吧,想必阎王老祖宗也不会亏待你的,你的心愿我也会帮你达成的。”

  闹够了,骂累了,方无恨终于停歇了下来,一脸无奈的看着深深烙印在右手上的图案,苦笑一声,然后平静了下来,又开始运转起他义父方玄天传与他的功法来。

  没有人发现,方无恨手上的圆珠图案突然迸发出一阵朦朦胧胧的光辉,出现了一道五颜六色的光晕,不过只是短短的十几秒种,那道光晕就消失不见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