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药医娘子小说完整版,药医娘子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药医娘子

状态:已更新118.95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5-04-16 22:28:57

简介:  各种疑难杂症,治得好的那是高明的大夫。  各种尸体症状,看得明的那是高明的仵作。  可她单纯只是大夫,还是靠着药医系统当上的冒牌大夫,为毛这验尸又破案的事情总能找上她?  “喂喂喂,各位大哥,这是药铺,只看人不看尸。验尸,请出门左拐仵作院,报案请右拐衙门口,慢走不送!”  ————————————————  【已有《包子守娘攻略》《鬼宝策良爹》完本百万字小说,坑品…

药医娘子免费阅读

药医娘子免费阅读第一章 一穿成娘

  这是哪?

  她怎么从枪战的现场跑到这一看就是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了?

  襦裙?

  长发?

  为毛这般惊悚的感觉?

  连带着手怎么变的这般白嫩?

  舞悠然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脖子忽而一阵疼痛,让她不由倒吸了一口气。

  依稀记得她是遭遇流弹失了意识,可她此刻胸口处非但不疼,反倒是脖子上一阵生疼,嗓子好难受,就好似被人狠狠卡了脖子,窒息过一般,更别提此刻身上的衣物俨然是古代风格的短褂襦裙。

  舞悠然瞪大眸子张望着。

  略显破败的屋顶,残旧的石像,早已泛黄到沾染了不知何物的壁画依稀可以辨别出那是一副有故事的壁画,只是因为损坏严重,根本无法一眼辨识出壁画的内容。

  她这是穿了不成?

  外面轰隆隆的雷声忽而炸响,将懵了的舞悠然拉回到现实之中,随即感觉到一股子热浪从门口的方向倒卷着进来,伴随着浓烟倒灌,开始朝着这一处明显是破庙的地方蔓延了进来。

  火,好大的火,着火了。

  哎哟我的妈,这是啥赶脚?

  中流弹挂掉还不够,还想给她来个活生生的烧死不成?

  呸呸呸,想这些做什么,着火了呀,赶紧逃才是正事,再想下去就要被烧死了。

  舞悠然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捂着嘴巴,四目环顾着开始寻找着其它的出路。

  第一眼看向的是门口,门口处明显被杂物堵着,大火不正常的熊熊燃烧着,想要张嘴喊救命,可脖子上的刺痛感却让她忍住。

  万一谋杀原主的人还在外头守着,她岂非就是自投罗网,自寻死路了。

  不不不,她难得可以重活一次,而且看起来还年轻了不少,也没有食道癌晚期的绝症,之前荒废了一辈子,岂能再度荒废?

  舞悠然一阵翻找下,出路还未找到,反倒是找到了一个刚出生不久,还在襁褓中睡着的小婴儿躺在香案下的地板上。

  这个小婴儿长得格外娇小,脸色略显不健康的菜色。

  看到这个小婴儿时,舞悠然只觉得头忽而一阵刺痛,一段记忆涌入脑海中形成一个短暂的画面。

  那是一个抱着孩子逃跑的女子,慌忙间入了这间破庙,匆忙的将孩子藏在香案侧边唯有残留了遮挡的破布下面,准备要逃时,一个蒙面的黑衣人忽而出现,然后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说了什么,便出手将那女子活生生的掐死在这破庙之中。

  一瞬间的记忆让舞悠然不由摸了摸脖子,那清晰的感觉让她立刻明白过来。

  她这是借尸还魂,而这原主就是刚才记忆中藏了孩子又被掐死的女子。

  如此说来,她也算是这孩子的妈妈。

  舞悠然不禁有些无语。

  没想到还未来得及恋爱,这一穿越居然就让她当了妈。

  虽然这事情让舞悠然有些哭笑不得,可如今大火蔓延,再加上看这天气,只打雷不下雨,想要等着老天慈悲救她根本就是在赌博。

  一看这孩子也绝对是有病在身的,可好歹也是一条性命总不能丢在这见死不救。

  罢了罢了,救吧。

  舞悠然将孩子抱出来,绕过石像,看着石像后那堵泛黄的墙壁,一道道细密的缝隙如同蛛网一般扩散着,一看就是遭受过巨大冲击后,险险的没有倒塌却留下这般明显的痕迹,看上头的色泽估摸着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

  “咳咳咳。”

  破庙屋顶已经开始被火势包围,略有几分潮湿的破庙,浓烟滚滚朝着这边蔓延。

  求老天保佑,这堵墙一定要是危墙,一推就倒。

  祷告之后,舞悠然立刻将孩子放在安全的位置,抱起一块足够大的石块,狠狠朝着墙壁砸去。

  咚的一声闷响,墙壁上立刻出现一道凹痕,明显还不够力度。

  舞悠然再度将那块大石头抱起,狠狠的再度砸了过去,轰的一声,凹痕破裂,伴随着碎石穿透过去滚落到外头草丛的声响,墙壁发出有点吓人的声响,好似就快要倒下一般。

  舞悠然一阵欣喜之余,也顾不得危险,赶忙将孩子抱起来,从这处洞口小心的钻了出去,倒是未曾让那堵墙倒塌,不过大火方向明显传来倒塌的声响,卷起一条火龙冲上天空,照得四周围片刻间亮堂堂的。

  小心的试探着脚下的草丛,免得刚出火场,就落入未知的危险之中。

  舞悠然小心翼翼的抱着前进着,远离那起火的破庙,根本不敢绕到前头。

  万一要杀原主的人还守在门口位置岂非是自投罗网再死一次?

  舞悠然选了一个方向,摸索着落脚点,冷静的逃离现场,眼看着出了这片林子,依稀可见一条羊肠小道延伸到不知名的地方。

  舞悠然没得选,只能顺着这条小道,远离那个破庙越远越好。

  她就这般抱着孩子快步的走着,一直走到了天亮后,方才看到一条大道显露在眼前。

  孩子哇哇的哭起来,俨然是饿了。

  “不哭不哭,孩子不哭。”舞悠然轻哄着,可是哭声反倒是越发大了。

  没办法,要喂奶才行。

  舞悠然张望了眼四周,看到一处凹陷进去的山坡,四周围并未看见人影,抱着孩子立刻跑了过去,坐在那处小山坡边微微隆起的草地上。

  舞悠然揭开了衣领的扣子,有些不顺手,浪费了不好时间。

  好不容易解开时,望着那高耸的白玉峰,脸上不由染上一抹嫣红,却是有些尴尬朝孩子的嘴巴凑过去。

  生疏的动作,僵硬的手臂如同机械一般生硬的总是对不准孩子的嘴巴,或是抵到孩子下巴就是鼻孔,舞悠然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实在笨拙的让她抓狂。

  折腾了半天,方才喂上奶,这无疑让舞悠然全身的力气好似被掏空一般,有种绵软的感觉。

  兴许是饱了,孩子也不再哭闹,只是睁着水汪汪的眸子盯着舞悠然,小脸蛋哪怕不怎么健康,却依旧看得出长得颇为精致,尤其那双眸子更是令人眼前一亮。

  “对了,还没弄清这是男孩还是女孩?”舞悠然低语道,随后开始解开襁褓,露出孩子的小脚丫子,直接揪起孩子的双腿检查一番。

  “哟,是儿子耶。莫非这原主被人追杀是因为所谓的大宅里的勾心斗角所致?啧啧啧……”舞悠然不由一阵啧啧称奇,俨然都忘了刚才伺候孩子时的各种纠结以及此刻是逃亡的状况,反倒是有闲心做这些无聊的事情。

  重新将孩子包好,一阵马车的吱呀声音由远及近传来,却见一辆不大的马车慢悠悠的从远处驶了过来。

  舞悠然不禁眼睛一亮,赶忙走到路中间,将那驶来的马车拦了下来。

  只见那辆车子前头坐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丈慈眉善目,虽然马车不大,还有些破旧,马匹也是老马,可较之两条腿走路却是好了太多。

  “老丈,不知可否搭乘一段路,到临近的城镇,我跟孩子……”舞悠然话未说完,突如其来的晕眩感瞬间袭来,让她措手不及下直接软倒在地。

  吖的,什么时候不好晕,干嘛这时候内?

  老天爷,我恨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