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星宇之门小说完整版,星宇之门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星宇之门

状态:已更新33.9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4-29 20:00:00

简介:重生回三十年前,岂会让人类再次被虫族击败,与爱人无法相伴。前世不受重视的克斯玛之门修炼,成为今世必闯之路!爬虫,无论在哪个世界,你们的命运之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永远臣服在人类之下,否则必被屠尽!号(4\/8\/0\/7\/8\/4\/6\/9\/2)…

星宇之门免费阅读

星宇之门免费阅读一 三十年

  “败了!一切都结束了!”

  看着四周在炮火后漂浮、翻滚的舰队碎片,被困在安全舱中的苏浩心中只剩下绝望,窒息般的感觉让他感到浑身无力。

  公元2859年,地球联盟在确认火星已被虫族占领,集合人类最高端科技组成的舰队对火星展开反攻。在历时三年七个月后被完全击溃,人类最优秀的指挥官苏浩在母舰击毁前被部下送入安全逃生舱。

  安全绿灯忽然闪频不止,这是异状的警告。

  苏浩却无动于衷望着舱外,心如死灰。

  一艘早被淘汰的逐舰正由远而近,在距离安全舱一百米左右的距离停住,安全舱也在此时完全失去动力,动弹不得。

  苏浩憔悴的脸庞上泛起一抹苦涩的笑意。

  心中的不甘逐渐升起。

  被这样的舰队击败实在让人感到崩溃,苏浩却知道并不是因为他的指挥问题。相反假如不是他的屡次神机妙算,恐怕人类败得更快,此时的虫族早就已经打到地球本土,地球能不能守住都是一个问题。

  ——人类的失败完全是因为这种看上去早被淘汰的舰队中,藏着的却是战力惊人的虫族战士。

  人类最先进的机甲、战机在和那些犹如披着一层异金属的虫族战士交战中,伤损殆尽,就连唯一能和虫族虫将、虫王一战的高等修炼者也在这三年七个月无休止的战役中全部阵亡。

  苏浩很清楚他带来的几乎是地球上人类最强的精英。

  这场战役的失败实际上等于人类再也无法抗衡虫族的大举进攻。

  ——人类完了!

  无尽的颓丧将苏浩逐渐吞没,那双原本永远闪烁不屈的眼眸中只剩下毫无神采的空洞、茫然。

  逐舰中飞出约莫二百余只体型巨大的钢甲虎虫,簇拥着一个完全和人类一模一样的男性虫王向苏浩靠近,在距离三十米处停下。

  有着一张国字脸,眼神阴霾的虫王忽然伸出右手。

  一块桌面大小、就要撞击到安全舱的太空舰碎片忽然停顿,虫王挥了挥手,碎片诡异的变换了漂浮轨道,远远离开。

  苏浩望着这一切发生,没有任何反应。

  虫王的脸上浮现出阴狠的笑意,再次挥了挥右手。

  牢固的安全逃生舱忽然间就四分五裂,一股诡异的能量犹如绳索般将苏浩定在了浩瀚的星海中,莫名的屈辱就像永远烧不尽的野草在心中滋生,犹如被剥光衣裳任人观赏的感觉,终于让他的眼眸中重新闪烁着那抹不屈。

  一股充斥着冰寒、邪恶的精神能量忽然间刺入苏浩的思海,让他感觉大脑的思维都像是被冻结了一样。

  “没想到占据神族……噢,不,应该说是人类的身体竟然如此美妙,能够让我的实力得到一倍的增长,你应该没想到我这具身体竟然是你的同类吧!”

  苏浩原本麻木、僵滞的身体忽然轻轻颤抖。

  惊讶和愤怒就像两团烈火将他几乎冻结的思维重新融化,飞速运转。

  这是三年七个月战役中他和虫族的第一次谈话,虽然只是一种玄妙的精神交流,不过仍然让苏浩感到深深的震撼。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是和虫族在交战,但是虫王的话却让他明白眼前的这具身体竟然是一具人类的身体,是他的同类。寄生、占据宿主的身体这个想法闪电般在脑海中掠过,但是神族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些虫族竟然是来自外太空的种族?

  人类在外域中被异族称为神族?

  从年轻时就被称为最聪敏、最具有才华的苏浩一瞬间想到了这种可能,甚至让他感觉已经触摸到了这场战争的起因。

  哪怕只是模糊、朦胧的一种臆想,也让他感到接近真相。

  不过这种臆想更多给苏浩带来的却是悲愤。

  人类的身体被邪恶的虫族占据就像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玷污,被异族尊称为神族的人类竟然被击溃,同样让苏浩倍感屈辱。

  虫王感觉到苏浩的悲愤情绪,这种完全负面的情绪却像是一种它最喜欢的精神食物,让它兴奋莫名。

  “苏浩,我们早听说你是人类中最优秀的指挥官,占据你的身体后再将人类在这个星系抹杀可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现在就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地球上的人类,看到由你指挥的舰队屠杀他们时的惊恐。”

  苏浩完全感觉到虫王冰寒、邪恶的精神能量带来充满恶意的快慰,但是他只能用充满愤怒的眼眸死死盯着虫王,什么都做不了。

  “不,这不是我们要做的。”

  一个对苏浩来说无比熟悉,魂牵梦萦般动听的声音骤然在虫王身后响起,苏浩的眼眸中就像是点燃了一簇火焰,麻木、僵滞的身体也像是重新拥有了旺盛的生命力。

  安亦精致、清丽的脸庞清晰印入他的眼帘,她修长、曲线动人娇躯上飘动的翠青色披风,将苏浩脑海中永不磨灭的段段记忆拂动。

  一下子让他忘却了目前的处境,陷入到无尽的思念。

  这是他一辈子唯一爱过的女子,要不是在两人成婚前,安亦忽然接到调令去往火星,苏浩相信两人拥有的定然不会是煎熬。

  谁也没有料到那一晚竟然是两人的长别,两年以后他更是得不到安亦的任何信息。

  今天的重逢却又不是相思之后带来的甜蜜,一种痛楚犹如一把锋利的锯子慢慢将苏浩的心锯开,所有的回忆就像是木屑般在飞扬,深深的后悔在勉强被拼凑起的心中泛起。

  “不能留下他,这个人对我的身体有种怪异的影响,必须要彻底抹杀!”“安亦”忽然发出惊惧的尖叫,但是带给苏浩的感觉同样是那种充斥着冰寒、邪恶的精神冲击。

  她高耸的胸膛在急剧起伏,苏浩的心却在逐渐冰冷。

  ——安亦死了,她的身体已经被虫族占据!

  这种明悟让苏浩受到的莫大打击,比虫族施与自身的打击更沉重十倍,一种充满悔意的呐喊在心中疯狂翻滚。

  他也是一个修炼者!

  同样是一个拥有宙力的修炼者,但是苏浩又是一个认为修炼无用论的宙力拥有者,对于人类科技文明的信任远超修炼。年轻时就有长者说过他是人类中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

  但是苏浩认为就算修炼到至高境界也敌不过一束粒子炮的轰击。

  于是他把大部分时间花费在了战术、指挥上。

  就算这样,苏浩仍然是一个将宙力修炼到第六境归阳境七段修炼者,不过这种实力对强大的虫族来说又有什么用?

  就和拥有最高指挥艺术一样无用。

  “尊敬的女皇。”虫王卑躬屈膝,无比尊敬地弯腰对安亦行礼,“谨遵您至高无上的意旨。”

  “不,你搞错一件事。”女皇冷酷地说道,“我要亲自杀了他。”

  他们之间的简短交谈没有避讳苏浩,那种冰寒、邪恶的精神波动几欲让苏浩难受吐血。

  女皇分开拱卫在左右的虫族士兵,慢慢向苏浩靠近。

  “死在这具身体手中你一定格外痛苦。”女皇的脸上泛起和安亦一样的清丽笑容,眼眸中的神情却是邪恶、冷酷,“我想这具身体假如还活着会更加痛苦,真可惜,我们虫族永远不会有这种卑微的情感——”

  “这也是你们人类必将毁灭的根源!”

  已知即将死亡的苏浩完全放下了心中的悲哀,用轻蔑、不屑的眼神回视虫族女皇,更尝试用眼神告诉女皇——

  连情感都不懂的种族哪有资格评论人类!

  低贱的爬虫永远也不会理解人类情感的尊贵!

  高高在上的俯视神情让虫族女皇愤怒得发出尖厉嘶叫,安亦的清丽、柔美在她身上荡然无存,扭曲的脸孔让苏浩再也认不清眼前的人是谁。

  束绑住他的能量蓦然消失,苏浩刚感到可以移动时,一股更为强大的精神力骤然间透体而入。

  邪恶、冰冷的感觉犹如大海般将他淹没。

  再次让他无法动弹分毫。

  这就是虫族女皇惊人的实力,苏浩感到在这种力量之下根本无法抗拒,但是他眼眸中的不屈始终未灭,更是激起自身弱小的精神力去抗衡。

  “果然和神族一样。”女皇的这句话竟然是用口说出。

  她的披风高高扬起,柔软的青丝根根变得犹如笔直的钢针,身后虫王、虫族士兵忽然间一起跪下,畏惧地低下头颅。

  它们感觉到女皇最大的愤怒。

  “不过可惜的是神族的本源地现在根本只剩下空泛的尊贵,却没有与之相匹的实力,最让人可笑的就是你们迷恋所谓的高端科技武器,却遗忘了神族的身体才是这个宇宙最强大武器。”

  似乎是沉浸在将会抹杀神族本源地的“丰功伟绩”,虫族女皇毫无顾忌的向苏浩述说着闻所未闻的“隐秘”。

  就在苏浩心神巨震之下,她伸出右手,屈指成爪向他的前胸抓下。

  无能为力的苏浩只能用不屈的眼眸注视着死亡的来临,当第一阵疼痛由胸膛的肌肉向神经传递的刹那,他忽然看见了那枚悬挂在她修长玉颈上的古老戒指。

  这是他和安亦的定情信物,她一直带着。

  美好的回忆不仅冲淡了临死前的痛楚,更带来了神奇的力量,苏浩感觉到似乎能动了,他蓦然伸手竟然抓住了那枚荡起的古老戒指。

  一张模糊的藏宝图忽然间镌刻进脑海。

  剧烈的疼痛让他隐约间想起父亲临死前对他的遗言,很是缥缈。

  ——这枚戒指是苏家……不过应该没什么用……什么神物……人类面临绝……我想那只是传说……当不得真……

  轰然一声巨响,意识就此被无尽的黑暗瞬间吞没。

  像是一个永恒,又像只是一个刹那。

  知觉慢慢恢复,一道耀眼的白光让苏浩头晕目眩,他赶紧合上眼皮,身体虽然沉重但是却完全能动,丝毫没有禁锢的感觉。

  苏浩再次尝试睁开眼眸,很是小心。

  不是浩瀚的宇宙星空,没有舰队的碎片,更没有什么淘汰的逐舰和将要灭绝人类的邪恶虫族……

  眼前是一扇充满着悠古、神秘气息的巨大之门。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扇门都漂浮着星云,闪烁着柔和光芒。

  除了用神奇来形容,苏浩想不出更贴切的词语。

  ——克斯玛之门!

  这是无比熟悉的克斯玛之门!

  这里是地球?

  联盟军校的圣殿?

  苏浩转目四望,四周的场景越来越清晰,脑海中的疼痛也在渐渐敛去,他发现身体只是无力的依靠在一根圆柱上,圆柱上斑驳的痕迹让他更能确定这里就是圣殿。

  是做了一个梦?还是一次不可置信的重生?

  “老大,你怎么在这里睡觉!”

  稚嫩而熟悉的声音传入苏浩的耳中,抬头看到的果然是奥斯顿年轻时的圆脸,圆脸上淡淡的几点雀斑让他长长吸了口气。

  公元2829年3月17日这个时间忽然跃现在他脑海。

  苏浩霍然起身,感受着体内只有凝气境九段的宙力,终于确信重生的奇迹发生在他身上,眼眸中的神采变得无比坚决。

  三十年,就从这一刻要改变一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