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天上掉下来一棵树小说完整版,天上掉下来一棵树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天上掉下来一棵树

状态:已更新28.29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0-07-24 09:18:44

简介:  一棵能恢复远古基因的古树。种个庄稼飞速长,种在山上多眼泉,种个人参满山跑……  万事有利必有弊,吃了古树基因的动物,在受到死亡危胁时会进化成远古的祖先,再温顺的动物也会反抗。  唉!种地、种地,一边种地,一边打猎,远古怪兽不能留。  (失业了,本书又扑了,不得不开新书,以求上架。劳劳猪恳求大家能收藏下新书《超级维修工》,一个从机车到星球,全都能修的故事。)…

天上掉下来一棵树免费阅读

天上掉下来一棵树免费阅读序章

  不知不觉中,祖国已经满了六十周岁了。

  他叫向阳,一米八的身高在今时今日已经很常见了,今年刚毕业的他,因为劳动,让他英俊的脸孔多了几分劳动的本色,身体也不再像高考时,那么瘦弱,已经拥有了发达的肌肉。

  哦,忘了说了,学习高分子专业的他,毕业后没有进入实验室,而是来到了工地,成为一名普通的搬砖工。

  就像国家号召的那样,应界毕业生不要眼高手低。

  好在他出生在这种经济文明拼命发展,精神没有文明,思维混乱的时代。世人笑贫不笑娼,他也得考虑下现实情况。

  农村贷款上学的孩子,助学金在三流大学会发给什么人,大家都知道。一心学习的他,显然不符合“素质教育”的需要。不提什么积极参加学校班级的活动,光是班长、学生会等职务的加分,就不是一门心思学习的他可比的,更不必提他们常常在老师和教务处的脸熟。中国毕竟还是个人际关系的社会。

  只是很少有助学金,他还是毕业了,并且进入了地方实验室。

  学生时代是不会想太多现实的时代,可工作以后,现实便不可避免来了。

  银行的钱是必须还的,每月八百元的实习工资,生活都难以保障,更不用说还款了。农民没有钱,虽说现在有了国家补助,但是在代领人扣去五十元后,也没有多少。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向阳自己上学的花费,他不想靠父母。

  建筑工地,搬砖工不需要技术和工作经验,每天六十元的引诱下,他辞去工作,投身进来。他知道只要房子升值,他的工资还会涨的。总比实验室熬资历要快得多。

  “向子,你干脆跟我学砌砖算了,我可是大工,每天三百元日薪。”一个年青人,和向阳差不多大,他已经有五年工龄了。

  “胡说什么!人家向子是在体验生活。再说你那手,最多叫技术,人家学的那叫科学。人家只要有机会,那是要一飞冲天的。你呢?一辈子,也就砖瓦工了。”老工人还是向着大学生,无论是他的孩子,还是思想,大学生才是他们努力工作的希望所在。

  “一辈子砖瓦工怎么了。以前是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现在是大学生不如咱这砖瓦工。不想学,我还不想教呢?”

  向阳说不后悔,那是自欺欺人,又不是什么名校,家里也不富裕,还要贷款,这样的大学真有上的必要吗?

  每个人都想一飞冲天,可能一飞冲天的永远都是少数,否则那天也称不上天了,难上,才能称之为“天”。

  可是……他转念又想:一个农民,不上大学,还会有别的出路吗?

  他想着心事,没有回应他那个同龄工友的质问。因为他知道,他虽然满足自己的工资,可对没有上大学,他还是有遗憾的。不然,也不会说话这么酸。

  华夏人的通病,教育永远都是重中之重,似乎受了教育,就成功了一样,什么都不用管了。

  “向子,你女朋友来看你了。”

  突然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看人家向子的女朋友长得多漂亮!”

  向阳放下手中的工作,向工地外走去。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是他唯一的骄傲。

  大学里他可是被追求者,他专心学习的样子吸引了她。

  “向子,我要来京海工作了。”

  “是吗!恭喜你了!太好了,今后我们可以常常见面了。”

  “不,我想今后我们还是不要见面好了。”

  “为什么?”

  “现在我们工作了,不是学生了,我们要面对现实。我们需要房子,而且我工作地方很远,我也需要代步工具(车子)。”

  他们分手,向阳没有大哭大闹,他反而有了轻松的感觉,心想:是啊!我一个农村来的穷小子,要什么没什么,还欠着银行的债。她那么漂亮,人也温柔,跟着我,可惜了……

  结束一天的工作,他向的士吧走去,这是一个小酒馆的名字。今天,他们同宿舍的室友在这里聚会。

  “向子,快来,就等你了。”他一进门,就被喜子发现了。

  “来,来一瓶。”胖子递给他开过瓶口的啤酒。

  “胖子,向子不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瘦子去拦胖子。

  向阳却把酒接了过来,一口便灌了下去。

  “好样的,向子。喝酒好,解乏。”胖子高兴的说。

  “怎么了?向子,出什么事了?银行义催款了?”喜子最先发现他的不妥,问道。

  “没事。”他摇了摇头。

  “向子,跟我掏下水道吧!这个虽然脏些,可来钱快,比你搬砖强多了。”喜子说。

  “你拉倒吧!要是我,我宁愿去搬砖。”胖子说。

  “谁和你比,二世祖一个!”喜子嘲笑他道,“咱这也是凭本事赚钱,是美化我们伟大的京海市。不像你投机倒把,低买贵卖,净赚黑心钱。”

  “好小子,说我黑……”他们笑闹起来。

  “向子,你爸可又电话了,问你工作怎么样?我照你说的,说你还在实验室,而且转正了。你难道就这么打算骗下去。我觉得你不如回家乡,现在农民有补助了,应该比在这熬下去强。”瘦子和他一起进的实验室,现在他还在那儿,每次向爸向妈来电话,都是他在兜着,骗他们。

  “向子,别走。咱哥四个就赖在京海了,不混出个人样,咱不回家!”喜子听瘦子在劝向子,立即说,“没有吃没有喝,咱们就来吃老财。”说着,他手一指胖子。

  瘦子扶了扶眼镜,说:“混个人样,就靠搬砖和掏地沟子?”

  “掏地沟怎么了?”喜子就怕人看不起他,大声说,“如果我把全京海的地沟全包下来,我也开个清洁公司,到时咱也是老总。中国有个破烂大王,咱也要做个中国掏地沟大王!”

  “好!有志气!为我们未来的掏地沟大王,干杯。”胖子适时来起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