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大明总裁小说完整版,大明总裁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大明总裁

状态:已更新83.7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2-09-24 23:53:04

简介:  李自成对崇祯说:“十五年前你下了我的岗,今天我就让你下岗!”  崇祯对李自成说:“今天我可以下岗,你可以上岗,不过吴三桂马上就会让你下岗!”  多尔衮对豪格说:“你不让我上岗,我也不让你上岗,咱让福临那孩子上岗!”  明末有人下岗有人上岗,代价是亿万人的脑袋下岗。  一个污点裁判、一个愤青工程师和一个爱心女博士,联袂穿越成了明末的三个悲情人物崇祯皇帝、太监王承恩、长平公主,他们…

大明总裁免费阅读

大明总裁免费阅读第一章 黑哨与纵火犯

  北京的天空总是在阴霾的笼罩下,以前是沙尘暴,现在是该死的尾气排放,把天空蒙上了一层灰色的天幕,曾经晴空万里的日子已经湮没在记忆中。

  这一天又是一个没有阳光的日子。医院方面的陈博士又来到了龚大明的病房,来的目的不外乎传达医院的意思,无非还是那些话,就是劝说龚大明和医院和解,对于龚大明声称自己是医院医疗事故的受害者,在输血中感染上艾滋病毒,并引发败血症的起诉,医院一直拒绝承认这是医疗事故。医院倒是一再提出和解,可以赔偿龚大明若干损失。陈博士为此没少来找龚大明做工作。

  当然陈博士也解释不清楚,为什么龚大明进医院的时候没有携带艾滋病毒,而做了手术之后却感染上了艾滋病毒。当然不承认是一回事,反正医院上上下下的态度都好得不得了,只要撤回医疗事故的起诉,医院愿意支付一大笔和解费,而且承诺龚大明以后的医药费全免。

  龚大明心道,人一死,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陈博士,我也不是跟你个人为难。可你说,我这命都要没了。要钱有什么用?”

  病床边的陈博士还是一如既往,一副循循善诱的摸样,在进行着心理辅导。

  “龚老师,这个病没有什么,心情开朗一点,每天我给你讲几个笑话,想想开心的事,就会恢复的。你看隔壁的张大爷,癌症晚期,现在不是恢复的很好嘛!人家那个,情绪好啊,所以病情就跟着好了。”龚老师除了当国际裁判之外还是体育大学的老师,所以陈博士称龚老师。

  龚哨四十出头,领导都还叫他:小龚;相熟的男性则称呼:老龚;女性们不能叫老龚,便一律称:龚老师;龚哨的另一个称呼“龚总”是足球圈的称谓,大约是“龚总裁”或者“龚总哨”的简称版,在老总满天飞的时代,这虽然带点奉承但也还算靠谱。

  听了陈博士的话,不能说龚哨一点反应都没有,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但瞬间又消退了。“得,态度决定一切,这不米卢的理论嘛!我知道!我说陈博士,我这不过一个小小的手术,结果在手术台上倒是把艾滋和败血症得齐了,现在说打发一把钱,让你去死,死之前还背了个搞垮中国足球的黑哨恶名,叫人能想得开吗!“

  龚大明叹一口气。想起自己不过就是吹了一场中超,不错,吹的是有点偏,那个红牌可吹可不吹,那个点球基本可以不吹。龚大明没想到一帮赌球的大佬押这场球的筹码高达数千万,球场观众鼓噪“黑哨“的时候龚大明还觉得没什么。在龚大明乘的士去与“驴友”白光耀相会的路上,车子被一帮愤怒的“球迷”拦住,然后他们把龚大明从的士上提溜出来,有所谓的“球迷”大呼“揍他!揍他妈的黑哨!”,在一片“揍黑哨”的呼喝声中,推推搡搡之间龚大明受了几脚几拳。后来就是龚总不识时务了,居然这个时候还自恃身手,还了几下手。黑暗之中一众人除了拳脚招呼之外,更有人掏出水果刀朝着龚大明背上连捅两刀。球迷一看见血了,打个唿哨,一哄而散。

  龚大明就是这样受了伤,这才有了后面的疑似“医疗事故”。

  公安介入调查球迷暴力事件,结果把龚大明收了人家足球俱乐部3万元钱也调查了出来。这三万元本来龚总准备交给“驴友”白光耀安排西藏探险的,所以带在身上,这一下坐实了龚总的“黑哨”嫌疑。于是网上直接放过球迷的暴力行为,而是一片声讨龚哨的帖子,口口声声就是龚哨这种裁判败类把中国足球搞垮的。

  龚大明回想足球圈内最初大家都规规矩矩吹红哨,逐步流行吹人情哨,晚些时候流行吹上级钦定的官哨,再后来流行有偿吹哨,也就是官方认定的那什么“黑哨”,可这年头人人都这么吹,这足球圈内的潜规则谁不知道!咱收了3万块怎么就变成搞垮中国足球的黑哨了呢!

  祸不单行啊!名也毁了,人也毁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啊!龚老师特别对收了区区一点红包就加冕搞垮中国足球的“黑哨”耿耿于怀!也就是中国人好面子,死到临头还是这样!龚大明满腔怨愤,更加不肯放过这该死的“医疗事故”,把自己整得这样惨,你医院想花钱消灾,没门!

  这个时候,前来看望龚大明的杜逸典进来了,没进门就开始嚷嚷:

  “老龚,老龚,我给你带来了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来,坐!”龚大明连忙招呼。

  “你看!”杜逸典还没坐下来,就打开包,一只手伸进去,摸索着掏出了一团外面是红色里面闪烁着白色闪光的圆球状东西来。

  “看看!我搞出了球状闪电。我跟你说过,有一天我会弄出球状闪电的。”

  龚大明和陈博士一齐盯住那团闪烁的光团,只见那圆圆的光团闪烁着,在杜逸典手中滴溜溜乱转。老龚点点头:“你的偶像特斯拉搞出了球状闪电,看样子你还真整出了个看起来差不多的东西。兄弟,不简单啊!特斯拉那老怪物100年前就搞出了球状闪电,到今天为止你是第二个搞出来这东西的。我祝贺你!祝贺你!未来的两院院士!”

  “特斯拉?发明交流电那个吗?”陈博士不白给,特斯拉是知道的。

  “哦,陈博士,这是我的朋友杜逸典。那个特斯拉是他经常挂在口头上的。”老龚没有忘了介绍。

  “陈博士,你好!”杜逸典冲陈博士一笑:“特斯拉绝对是个天才。要我说他绝对是从未来穿越到了19世纪的。否则不可能有那么多奇思妙想的发明,要知道他的很多资料一直封藏在FBI那儿,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解密。”

  陈博士一看,这位是“特粉”。陈博士不是科学的膜拜者,她更关心的是人文精神。但也忍不住好奇,问道:“这个球状闪电有什么奇妙之处”?

  杜逸典满脸通红,激动啊!“话说这球状闪电,当初特斯拉弄出来,见到的人不多。马克.吐温和特斯拉是很要好的朋友,跑到特斯拉那里玩球状闪电,玩完之后就写了史上第一篇穿越小说《在亚瑟朝廷里的康涅狄克州美国人》。这么说吧,这个球状闪电,是一种电磁能量聚合体,在适当的条件下会和宇宙场产生奇妙的谐振,谐振能量甚至可以让时空扭曲,可以让人穿越时空。”

  陈博士哈哈一笑:“你真能忽悠啊,凭你这忽悠水平,我看能把龚老师的病忽悠好!”

  “你还别说,我这个球状闪电弄出来,说不定哪天就能让老龚穿越到未来,比如说28世纪。以那个时代的科技,治老龚这个病不是玩儿一样嘛!陈博士,是不是这个理!”杜逸典笑着说道。

  “老弟,看来真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啊!”老龚打了一个哈哈。

  “为弄这个球状闪电,出了那次事故引发大火把我烧伤了,住了三个月院。不过不进医院,也认识不了老龚你。另外这住院的三个月静下心来,想通了一些技术问题,要不然能不能这么快弄出这个球状闪电还是一个疑问”。

  半年前,杜逸典在他那小实验室试验的时候,短路起火,结果把隔壁的电子厂一把火给烧了,烧伤了好几个工人,幸亏没死人。他自己也烧伤住院。他为自己抱怨的时候不多,倒很是为老龚的事鸣不平。也是,都什么事啊!杜逸典对把中国足球的烂归咎于假球黑哨嗤之以鼻。乒乓球、羽毛球不是照样有让球吗!NBA不是照样有偏哨吗!意大利足球不也是没少搞假球黑哨吗!韩日世界杯吹韩国和意大利那场的主裁莫雷诺不黑吗!听说跳水也有猫腻。中国足球水平就一个字:烂!烂的原因可不是假球黑哨,假球黑哨反而是足球界破罐子破摔的后果。为什么烂?杜逸典的回答是:中国踢球的人太少了,踢球的那几个人还是不会念书才去踢球的,足球基础能高吗!杜逸典的感慨来自于自己的儿子,儿子本来是块踢球的料,少体校的教练找了家长多次,杜逸典这个球迷支持儿子踢球,可爷爷奶奶不干了,老婆更是一哭二闹,结果三比一,杜逸典不得不打消送儿子踢球的念头——本来指望儿子为国争光,可踢球派根本无法抗衡高考派。杜逸典见微知著,举国上下高考派显然是一枝独秀,也就明白了天下潜在的踢球人才一个一个无一例外地被赶上高考的独木桥,至于剩下几个歪瓜裂枣,“学习三流,才去踢球”,能指望他们踢球吗!

  所以杜逸典觉得“黑哨”事件分明是转移视线,龚大明就是一替罪羊。

  老龚忽然想起一个问题,问杜逸典:

  “总参不是对你很感兴趣吗?后来怎么又不找你了!”

  “还不是我的东西没有弄出来。弄了一帮子军队里的学术权威硬是把我否了,说我的理论不成立,能弄出球状闪电那是做梦。”杜逸典有点忿忿然。

  “要我说天才往往被埋没!兄弟,下一步干脆穿越到别的时空好好发挥你的天才好了。”老龚难得有点幽默感。

  “说笑说笑!咱这技术还很初级,处于初级阶段!我呀,只有两个心愿。一个是想完成特斯拉未竟的心愿,在电能无线传输上出点力。另一个就是希望老兄你好起来。要想穿越,凭我这技术还有难度,但是你要听陈博士的话,每天高兴高兴,兴许就好起来了!”

  “是啊,是啊。”陈博士一旁附和。

  “我这病,就这样了,这辈子就这样完了。还是你自己,不光是要发明创造。依我看,还是再成个家吧。不是所有人都象你以前那老婆那样财迷的。”杜逸典本就没什么钱,有几个钱也折腾进试验里了。他那老婆不待见他,离了。

  杜逸典摇摇头:“特斯拉独身了一辈子,人家那才是不简单。都快四十岁的人了,我也打算一个人过下半辈子了。”

  “别,天才也要家。要不在我们医院找一个!”陈博士不愧是心理学博士,及时送上关怀。

  “不说这个。”杜逸典将手中的球状闪电一举,说“老龚,来,试一试,转一转球状闪电,说不定就转运了。”

  老龚接过球状闪电,手中恍若无物,不麻不疼,一样滴溜溜又闪又转。这时候忽然一阵电闪雷鸣,一道闪电穿过窗户,与球状闪电碰撞在一起,爆发出一团巨大的蓝色光芒,屋内的人瞬间全被击倒。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