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独步江山小说完整版,独步江山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独步江山

状态:已更新88.9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8-08-30 08:43:15

简介:    一袭白衣,扁舟过乌江,从此风云际会。  庙宇朝堂占鳌头;  十教九流显神通;  这是一个少年独步江山的故事。  PS:  桃花夭夭,沽之以酒。  烽烟万里,且歌且行。  作者有些懒,书有些慢热,文字有些干净。  …

独步江山免费阅读

独步江山免费阅读第一章 扁舟过乌江

  世有大河名为乌江,九曲回折,万里延绵,恰是九天银带落了凡尘,浪淘风簸千堆雪。

  乌江划汉唐而居其中,南临秋水河,北成数道内河,进二朝之境,东多西少,自成河泽。

  深秋之节,风浪无边,江潮涌动,水天相接之处尽是白茫一片。

  江水之畔,芦苇成荡,疾风之下,推开层层波浪,还未落去的芦苇絮漫天飞舞。

  天边,彤云五彩,一缕晨光透云而出,散去那薄纱夜色,穿过飘渺的水雾,落在了粼粼江波之上,金色遍洒,褶褶生辉,煞是美丽。

  怒吼了一夜的瑟瑟寒风总算是停息了下来。

  此刻,江水清幽,宛如柔情女子,俏然而立,笑不露齿,动人心弦。

  “呵……”

  一口雾气吐出,江边的老渔夫眯眼看了看平静开来的江面,裹了裹身上满是补丁的布袍,拿起身旁被寒霜湿了透的竹篙,解开系着小木舟的绳索。

  木舟摇晃的驶向江面,暗淡无光的船身在江水洗刷下倒显得几分光亮。

  江水撩动,船舷上生着的一圈青苔,层层舒展开来,恰如一道绿色的璎珞,随着江水舞动。

  一阵江风吹来,寒凉未散,老渔夫用木簪束着的稀松白发散乱了开来,遮住了那饱经风霜的脸。

  离江边十数丈后,老渔夫放下竹篙,坐在船头,用裂满口子的粗糙大手拨了拨遮住浑浊双眼的白发,望着那辽阔无垠的水面。

  又是一阵刺人肌骨的寒风吹来,只见老渔夫拿出腰间上挂着的酒葫芦,拔开木塞,一股带着酸味的酒气飘散开来,恰是那最为廉价的劣酒。

  想要饮上两口驱驱寒,但犹豫之后,他又是将木塞给塞上,待老渔夫将酒葫芦小心收好后,红日已经跃出江面,霞光万丈,半染水墨。

  搓了搓快要麻木的双手,老渔夫跪在了船头,拿起身边放着的五谷袋子,抓着五谷,那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不忍之色,终究是一咬牙,往江里撒去。

  请龙王爷开恩。

  五谷落进江水之中,随波逐流,很快便沉入了水底,看得他脸上刀刻的皱纹越发深壑,满是心疼之色。

  但若是能让龙王爷止住怒火,那这些又能算的了什么,想到这里,老渔夫抓着五谷的手又一次撒了开来。

  小木舟随着江波向前缓缓而动,老渔夫便跪在船头,一边撒着五谷,一边口中说着祷告之词。

  不知不觉,竟已经离江边数百丈。

  待老渔夫回过神来,不由得心中大惊,他在这捕鱼数十年,也从未离江边这般远。

  难不成这是龙王爷的意思?

  扭过头,不去看身后越来越远的岸边,继续磕头撒五谷,继续虔诚的祈求着。

  抬首之际,老渔夫无意中瞥见远处一只轻舟行来,船头立着一白衫少年,半束的长发随风飘动,腰间系着玄色织金带子,带子上挂着一只通体幽绿的玉环。

  江风吹过,衣袂飘飘,恰是个风度翩翩的富贵小郎君。

  “唉……”

  老渔夫叹了口气,这世道便是这番,有人衣着光鲜,也有人整日为了生计发愁。

  而他显然属于后者,活了一辈子,便是为了吃口饭而奔波劳累,从未想过哪日能摸上一摸绫罗绸缎。

  那对他来说,犹如星辰遥不可及。

  叹了口气,老渔夫正要再次撒着谷子时,却听得耳边传来一温和的声音。

  “老人家,你这是在做何,怎将这粮食往江中撒?”

  转过头,却见少年已在不远之处,而他脚下的船竟不遂波而流,仿若就那般停在了江面上。

  听得这话,老渔夫稀疏的眉头皱起,可见对方衣饰,不由得压下了心中的怒火。

  “你这后生,无需多言,快快离去!”

  少年郎笑着摇了摇头,那轻舟如同有了灵性一般,飘然而动,朝着江边行去。

  无礼的后生子。

  老渔夫暗自道了一句,回过身,可就在这时,突然风云骤变,不知从何处吹来了一股阴风,小舟剧烈的摇晃起来。

  老渔夫赶忙将手中五谷丢进袋子,很是麻利的将袋子给扎了口,接着想要取来竹篙,将木舟撑到岸边,可奈何风急浪大,船身摇晃得太过厉害,还未转过身便跌倒在舱中。

  风声嘶吼如虎,江潮汹涌澎湃,小船如薄叶一般,无力的随着江水起伏飘动,冰冷的江水转瞬间便漫进了船舱。

  即便是弄了半辈子的舟船,老渔夫也被眼前这情形给吓得脸色发白,最后竟是闭上眼不敢去看那泛起的巨浪,跪伏在船上,瑟瑟发抖,拼了命般的磕着头,口中不断念叨着龙王爷息怒之类的话语。

  “老伯,你可安好?”

  不知何时,船身再无摇晃之感,老渔夫战战兢兢的睁开眼,这才发现先前离去的少年立在了他的船头。

  不远处,江水依旧翻涌怒吼,似乎要撕裂一切,吞噬了少年先前乘坐的扁舟,而他身下的小舟却平稳轻快的往着岸边行去。

  少年手中拿着竹篙,一端放在水中,江水遇之则分流而过,他那白皙的脸上挂着少许的汗珠。

  回过神来,老渔夫也不再计较先前少年的无理之处,连连拜谢他的救命之恩,稍后又是在舱中跪下,对着江水磕头行礼,请求龙王爷开恩。

  “呵呵,老伯,这世上哪有龙王爷,不过是变天罢了。”

  听得这句话,老渔夫脸色大变,伸手向前,想要捂住少年的嘴,待看到对方身上的云锦长衫,又急忙收住了他那有些泥渍的手。

  “这位公子,可不能胡言乱语,万一被龙王爷听到,该如何是好?”

  惊慌之下,老渔夫又是对着江水跪下,小声的祈求龙王爷宽恕,而始作俑者的少年却是不以为意地笑着扬了扬头,江风吹过,落下他额前的滴滴汗珠。

  也许是老渔夫的祈祷有了作用,风浪渐渐平息,那苍老的面庞上露出一丝欢喜,跌坐在舱中,长舒了口气,胡乱的地擦着脸上的汗水。

  似乎是想起了之前的不敬,老渔夫怯生生地看了看少年,有些怯懦的小声道,“公子,龙王爷可是不能冒犯的,老汉打了一辈子鱼,可是这些天,再也没有抓到一条,这是龙王爷在生气啊!”

  老渔夫很是酸楚的说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住在江边,自然是以打渔为生,倘若是打不着鱼了,这日子还怎番去过?

  这也是老渔夫为何舍得将五谷撒进江中的缘由,他是在祭拜龙王爷,为自己求得一条生路。

  听着这话,正在驾驭船只的少年眼中露出疑惑之色,闭上眼,将竹篙又往水中伸了十尺来。

  突然间,剑眉上扬,睁开的双眼中闪出一丝的明亮,“老伯,这事情发生多久了?”

  满是沮丧的老渔夫虽不解他为何这般问,但还是仔细的想了想,这才缓缓开口应道,“算上今日,约莫着一旬又七日了。”

  少年的皱起眉头,思索的眼盯着江面,好一会,才低声道,“前些日子,水川城有这‘龙蛇九变’的气息,从水川城到这里,算算时间,差不多是十来天。

  叔父应该是到了东唐,此处的江水之下残留着数道的气息,其中一股是‘龙蛇九变’,而鱼群被杀气所震慑,自是不敢经过。”

  一番话来,老渔夫虽是听不明白,但也听清了‘水川城’三个字,住在江边的他怎能不明白,那是隔江的西汉州城。

  如此说来,眼前这少年是汉人。

  这些年汉唐战火不断,老渔夫也正是因此成了孤家寡人,顿时,对少年救命之恩生出的感激化为了虚无,心中涌出了恨意,咬着牙,便朝着少年扑了过去。

  可还未冲上前,老渔夫便觉得眼前一黑,便无了知觉,待醒来之后,船已经到了江边岸上。

  而他的身边,放着几颗碎银,在正午的阳光照耀下,闪出刺眼的光亮。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