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海贼王之鬼刀海贼团小说完整版,海贼王之鬼刀海贼团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海贼王之鬼刀海贼团

状态:已更新40.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8-20 23:24:26

简介:一个脑袋有洞的少年,拒绝了海军中将孙子、革命军领袖儿子、似乎会是未来世界之王的某海贼的邀请,拉起大旗,建立了只属于自己的海贼团。……一把黑刀,一似乎不靠谱的伙伴,伟大航道上流传着他们的名字。曾经的东海最恶,现在,只剩下一个穷凶极恶,闻之丧胆的名号……鬼刀海贼团。…

海贼王之鬼刀海贼团免费阅读

海贼王之鬼刀海贼团免费阅读第一章 此去无回

  燕子镇,位于东海的一个旮旯,在广阔无垠的大海中,微不足道。

  燕子镇人口不多,地方不大。与其说是镇,用小村落去形落也不为过,镇,只不过是村长那老家伙前几年突发其想,心血来潮就把燕子村自说自话的变成了燕子镇。

  沿海小镇,以渔为生,可这些年来,日子却一天比一天难过,这原因,很大部份是在那一年,海贼王哥尔·罗杰临终前的一番话,彻底将大海贼时代的序幕拉开了。

  ——“想要我的财宝吗?想要的话可以全部给你,去找吧!我把所有的财宝都放在那里了。”

  ……

  这年开春,下着雨,雨水若丝,却连绵不绝。

  老镇长斜坐在椅上,浑浊的眼睛轻眨,目光透出了窗户,烟枪搭在如鸡爪般的指间,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

  烟雾弥漫,他的表情隐藏其中,只听到一声叹息。

  “又下雨了……”

  而在他背后,是几个年轻人。

  “镇长!明天你打算派谁去城里啊?”一个人突然开口。

  老镇长回头,那是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长相俊朗,挂着谄媚笑容的年轻人。

  “呵呵,你很想去吗?”

  “呃,是的。”年轻人犹豫了一下,便马上点头。

  “那就你去吧!”

  每年开春,都必须派几个人到城里买些铁器,不管是农耕还是……兵器。

  燕子镇在东海的偏南,在一小国——哥亚王国的东部,这里已经属于偏隅之地。东南西北四海之中,东海人才匮乏,实力也最是弱小。

  会来这种东之又东的山野地方劫掠的海贼,都不是具备实力的大海贼,基本都只是拿起兵器的渔民,什至有些连渔民都不上,下船呕吐的情况也不罕见。

  对付这些海贼,说白了,也只是勇气之争,所以燕子镇并不惧怕。

  更何况,击退海贼之后,对方留下的财富虽然不多,但对这些以渔为生的渔民而言也是一笔横财。

  武器,便是拿这笔钱的一部份去买的。

  这个年轻人高兴地点头:“好的,镇长!谢谢镇长!”

  老镇长沟壑纵横的老脸上出现了一丝迟疑,烟枪轻敲着大腿,良久,才沉声道:“把夏洛,也带上吧!他,也该离开了。”

  剩下一人,听到夏洛这名字的时候,脸色却是有些不自在,似乎是畏惧,他喃喃道:“兰斯,有夏洛在,你就不用担心海贼了。”

  兰斯便是那个被派出海的年轻人,听到了夏洛的名字,心中一震,深深地望了老镇长一眼……今年开春,这个老顽固,总算也想通了,他也瞥到了身边同伴眼中的敬畏,心中暗叹:“夏洛啊!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被完全接受……”

  “那么,你们两个去吧!”老镇长敲了一下烟枪,一锤定音:“就这么定了。”

  “好!”

  几人转身便离开了。

  只剩下镇长一个人,看着雨水在玻璃上滑下,目光若有所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敲响了。

  “进来。”

  门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看上去大概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一头深黑,黑得透出几分紫意的微卷头发,刚好及至肩膀,浏海随意散落在脸颊两旁,有一撮从中心落下,露出半只耳朵。

  小脸白玉无暇,五官精致,骤眼看去,男女莫辨,穿着一件有些发旧的黑色贴身长袍,黑色长裤,黑色长靴,腰间佩剑。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眼睛明亮清澈,乍一看,是黑的,但仔细一看,不难察觉其中透出的淡淡紫意,如在黑夜之间掠过长空的琉璃极光。

  “你放我出去了?”这少年缓缓开口,不疾不慢,声音清冷,语气中带着几分怀疑。

  “放?”镇长冷哼一声:“这话何从说起?”

  少年微微昂起了首,眼神冷淡:“从你捡我回来的那一天开始,好像就已经过了八年了吧?我记得我早在四年前就说想要出海。”

  “你那时候太小,出海太危险了。”

  少年嗤笑一声,对此不屑一顾:“危险?有什么危险的?是那些海贼?”

  镇长叹息,徐徐摇头:“这里可是东海,还是东海一隅,这里的海贼……算什么?”

  “我的剑术,已经一年没有任何进步了。”

  少年有些答非所问,但镇长却明了他的意思,开口道:“所以这不就放你出去了吗?”

  “嘿,放!你也是说放这个字,你也知道你这么多年来是在困着我啊!?老王八蛋!”少年突然画风一转,脸上的平静淡漠之意少了许多,多了几分调皮捣蛋。

  老镇长脸上一抽:“夏洛!有你这么称呼长者的吗!?”

  “哼!为什么不能!你把我捡回来,你看看你做的是什么事情?把我锁在一个小房子里,天天喂我吃一些白色浓稠的液体,让我跟几个裸着身子的人激烈碰撞……”

  老镇长越听脸色越是难看,啪的一声,重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有你这种扭曲事实的吗?你身体虚弱我喂你喝鱼汤,你说无聊我找了几个人跟你练格斗!你现在跟我说这些?”

  夏洛冷笑一声:“那你把我锁在小房子里,三五天进来一次抚摸我幼小的躯体,对我猥琐的笑,又是什么意思!?”

  “……”老镇长暴跳如雷,气得上气不接下气,重重地连拍了几下桌子,才缓过气来,大骂道:“小王八蛋!捡你回来的时候你一脸杀气,还拿着把刀袭击我来着,谁知道你想做什么啊!我能不把你锁住,不随时检查你身体状况吗?你有必要说得这么不堪吗?!”

  夏洛懒洋洋地道:“关我屁事。”

  老镇长顿时语塞,夏洛说的,是真的,可在袭击完他不果之后,夏洛便晕倒过去,醒来便失去了记忆,除了记得剑术跟名字之外,什么姓氏来历全忘得一清二楚,确实与现在的他无关,只是这家伙的嘴巴实在是……太气人了。

  有些尴尬的沉默维持了十几秒,镇长才长叹了口气:“明明你刚醒来的时候,是那么的乖巧,怎么现在变成这种性格。”

  感觉这对话短时间内也不会结束,夏洛便走到镇长桌子前面,径自拉开了椅子,大摇大摆地坐了下来,直让老镇长脑门的青筋又是一跳。

  “乖巧?嘿!这话你倒还真说得出口。”

  镇长怒目而视,却是无力反击。

  那时候的夏洛,确实无论如何都跟乖巧二字扯不上半点关系,与其说是乖巧,倒不如是说木讷冰冷,一副生人勿近,谁来谁死的模样。

  ……

  夏洛,算是他捡回来的,他的成长他一直都看得很清楚,什至,他很清楚眼前孩子如今的这刻薄丶嘲讽丶恶劣的言行,是怎么炼成的。

  想到这里,又不禁吸了一口烟,毕竟,夏洛跟他的孙子也没多大的分别,心中莫名地便是一阵难受,他也是太勉强自己了。

  “明天你就可以离开了。”老镇长直视着夏洛。

  少年闭上了眼睛几秒钟,重新睁开:“我离开之后,不会再回来了。”

  “我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你这里不属于你,燕子镇不属于,东海也不属于你,你属于更广阔的天空。”

  “少扯这些文艺的话,直接说我潜力无限大就好了,这样听上去顺耳一些。”夏洛用手指挠了挠耳朵,这粗鲁的举动配合他那张漂亮至极的脸,那种落差感让人一种莫名蛋疼的感觉。

  “嘿嘿嘿嘿……”老镇长笑了,这些话他也只是说着过下瘾,“那么,你来,是想做什么?”

  “道别,明天一早我跟兰斯出去就不回来了,免得你睡醒之后哭得唏哩哗啦的。”

  “滚,你才哭得唏哩哗啦的!”

  “诶!老变态,你有见过我哭过吗?想当年我单人匹马,一个人一把刀冲进那三十几个人里面身中七七四十九刀,九九八十一枪,我流过一滴泪了吗?”

  老镇长无视了老变态这三个字,刚才夏洛的指责这几年来也听过不知多少次,虽然每次听还是会生气,但对这称呼却莫名奇妙地习惯了下来。

  他哈哈大笑:“胡说八道,单人匹马,你哪来的马?真中七七四十九刀九九八十一枪你早就变块破布了。”说归说,但回想起那一幕的画面,情绪却难免起伏。

  燕子镇近年已经很少有海贼了,自从那一天之后。

  海贼袭镇。

  哥亚王国贫民暴乱时候,许多难民拿起武器摇身一变,当起了海贼,不少便来到了燕子镇,他们手中握着抢来的刀,偷来的枪,可以说,这是燕子镇最大的一次劫难。

  可是,有夏洛这么一个人在。

  迄今,老镇长仍然无法忘记,夏洛信步走向那几十个手握兵刃的海贼,杀神一般,木无表情,没有兴奋惊慌恐惧,什么都没有,一如那刚睁眼时候的淡漠表情,那凶神恶煞,穷凶极恶的海贼,在他的眼中,似乎如同空气一般,视若无睹。

  十岁小孩从尸山血海之中,一步一步走回来,一件发旧的黑袍暗红湿润,发梢流淌着一滴滴鲜血,滑过他的脸,一双眼睛,古井不波,一双眼眸漆黑得彷若蒙上一阵黑雾,看不见一丝紫意。

  乌黑笔直的长刀,在地上拖拉,随着他走过的,是一道血腥的轨迹。

  这样的孩子,燕子镇,是留不住的……也不敢留。

  难以想像,那个孩子,就是如今眼前这个长得亭亭玉立,咳……玉树临风,似笑非笑,似乎随时准备看人笑话的少年。

  “喂!老变态,又想起小爷我的英勇事迹了吗?”

  老镇长无视了夏洛的话,轻道:“不过,出海之后怎么办,你真的已经想好了吗?”

  “不知道,先随便找几个榜上有名的海贼练练手吧?然后?去到哪就去哪吧!有什么好想的?”

  老镇长闻言,微微一笑,浑浊的目光迷离刹那,随即悠悠开口。

  “去伟大航道吧!”

  夏洛瞪大眼睛,奇道:“你想我出海当海贼吗?”

  “呸,当然不是!”镇长咳了好几声,才道:“去伟大航道不一定是要你当海贼吧?”

  夏洛嘴角噙着一丝戏谑的笑意:“我会的,也许不为了什么大宝藏,只为,找到一个对手,磨练我的艺业。"

  “是吗?"老镇长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吐出烟雾,劣等烟味的辛辣呛鼻味道在房间的弥散扩散,直让夏洛鼻子一皱。

  老镇长若有所思地望了夏洛一眼,“去吧……我知道你不会挂念这里,也不奢求你挂念这里,只是,如果有什么事,就回来吧!"

  夏洛心中微动,却是没有感动。

  “如果,连我都解决不到的事情,只会为燕子镇带来灾祸……"

  “此去,无回。"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