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无上仙门小说完整版,无上仙门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无上仙门

状态:已更新72.6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7 20:54:54

简介:  世人皆可修仙,身具仙根者,吸世间灵气、夺天地造化,长生亦可期;不具仙根者,虽也可修仙,但多困守炼气、不得寸进,偶有惊才绝艳者,终还是归于沉寂,不知长生路在何方。  俗世无根少年柳沐,凭借偶得的小石,靠着自身几分聪慧,些许胆量,以及足够的好运,慢慢崛起于仙道之路….  【不太会写简介,新人,开篇写的也平淡,但绝对越往后越精彩,谢支持!】  【本书起点一组签约,大纲完备,构思长久,…

无上仙门免费阅读

无上仙门免费阅读第一章 狠辣少年

  秋风萧瑟,残阳如血。

  “滴答,滴答。”柳沐手中的斜弯匕首上,一滴滴的鲜血缓缓滑落,滴在青石板面上,然后慢慢风干。他冷峻的看着眼前一张惊骇的面孔,伸手,剐上一刀!

  一片带血的胸肉刺啦一声就顺着弯刀飘下。

  “啊!!!”剧痛瞬间袭来,孟炙发疯似的嚎叫着,双眼都快渗出了血。

  柳沐眼神未变,嘴角微微抽搐了下,手上一旋,猛恩的左耳跐溜一下就飞了起来。

  鲜血,瞬间飙射;甚至都已沾到了柳沐的衣角,但他浑不在意,握刀的手抓的更紧了。

  柳沐冷冷的看着猛恩扭曲的身体,望着他做脸颊通红的血柱,停住了手。

  “你饶了我,饶了我,饶了我吧!”小半晌,双脚被缚,双手被吊在架子上的孟炙忍住了身上的阵阵剧痛,全身不由自主的颤动着,满脸惊恐的哀求道。

  “饶了你?”柳沐冷眼讥讽道,“我饶了你?那谁又去饶小塬村二百四十六条人命?”

  听了这话,孟炙一下就脸白如灰。可是求生的欲望和本能却又马上占据了上风,于是,他忙又道:“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就饶了我吧。”

  似乎是为了动摇柳沐的意志力,或是为了显示自己诚心实意的改过,他说完这番话后,鼻涕眼泪横流,哆哆嗦嗦,一副悔之甚深的模样。

  然而,柳沐给他的回答是再剐一刀。

  “啊!!!”这一回,孟炙的惨叫更烈了。

  “当年你屠尽小塬村二百四十六条人命,今天,我就要剐你二百四十六刀,一刀,都不会少!”

  听了这话,孟炙全身颤抖的更厉害了,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恐惧,灰白的嘴唇看不到一丝血色,被割掉的左耳处鲜血已经顺着脖子流到了他大腿根处。

  小塬村,当年的那个雨夜,似是就在眼前。

  孟炙拼死去回忆,他记得明明吩咐手下杀光小塬村里的每一个人了啊,可是今天,这“哑巴”柳沐却突然发难,药倒全寨,难道这是上天对他这么些年烧杀抢掠的惩罚?

  当年,他带领山寨弟兄屠戮小塬村,只是为了那物;而当时却也如愿得了那物。可是这么些年下来,他不知研究了那物多久,却始终没有一点头绪,早就将一切抛在了脑后,只是今天….

  这一切对孟炙来说发生的太突然了。

  他努力抬起了头,圆睁着眼瞧着眼前年岁不大、身体单薄、其貌不扬的柳沐;忽而,长长的叹了口气。

  “想我金头狮子孟炙一生驰骋江湖,折在我手中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今日,却栽在你这样一个少年手中,也罢,是我命数到了。”

  柳沐不屑的瞧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孟炙,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开口道:“我为等今日,装哑三年,受尽你们欺辱凌虐,就是要替小塬村二百四十六名乡亲讨个公道。”

  说完,他又操着刀子,手一旋,就把一块果皮大小的肉,从孟炙的腹上旋了下来。这一刀,恰好挖掉了他的孟炙的肚脐,留下的伤口就像盲人的眼窝。

  柳沐将这块肉故意放到孟炙的眼前,刀尖上,这块肉还在微微颤抖。

  这一回,孟炙咬紧牙关,没再嘶嚎,嗓子里发出压抑的呜呜声;只是他双臂上暴起的青筋将他浑身的剧痛展露无疑。

  “这一刀,为了我小妹。”柳沐冷冷道。

  小塬村那一夜,一下就涌进了柳沐脑中。

  “小妹…”柳沐轻声自语道。

  心中,涌起一阵心酸和痛楚。

  “娘…”

  自己一家原本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可是却在三年前全部都被这孟炙毁了!

  三年前,孟炙带着猛虎寨所有土匪,残忍的血洗了小塬村,将小塬村二百四十六人屠戮殆尽。只有柳沐,被他父母藏在床下的地洞里才侥幸躲过这一劫。

  “呼…”孟炙压抑的呼吸声将柳沐从回忆中拉醒。

  柳沐缓缓收拾了自己的心情,双眼又一次变得冷冽、无情!他握刀的手微微松了松,然后,轻轻那么一拉,刚好在孟炙的胸口刻了一道寸许的血痕。

  这一道血痕不至于让他立马死去,却又能让他感受到切骨的疼痛。

  柳沐剐下孟炙第一百八十片肉时,孟炙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就连哀嚎的力气也消失了。

  “爹、娘、小妹,我给你们报仇了。”

  柳沐的双颊滑过两行浊泪。

  三年,整整三年了!

  自从他装哑混入猛虎寨,受尽寨中人欺凌侮辱却从不恼怒,做事积极主动,就是为了得到他们的信任,然后有朝一日让他们血债血偿!

  三年前,小塬村之夜是他这辈子抹不去的痛,今天终于可以用仇敌的鲜血洗净了。

  架子上,孟炙早已耷拉着头,成了个血人,身上已经没有一丝完整的地方。

  柳沐调整了一下呼吸,双目无情的盯着如死狗般的孟炙;半刻后,长长的吁了口气,然后伸手一递,整个弯刀匕首一下就没入了孟炙的喉头。

  “爹、娘、小妹,你们安息吧。”

  柳沐最终没有像先前他说的那样,生生的将孟炙剐上二百四十六刀。事实上,这三年来柳沐不知见识了多少次孟炙烧杀抢掠,以孟炙手上沾染的鲜血,就是让他死上一千回也足矣。他潜伏猛虎寨这么些年,也是为了报仇。今天大仇得报,也让孟炙在死之前百刀加身,剐肉削骨,倒也够了。

  人,不能永远活在仇恨里;仇恨会让人蒙蔽心智,丧失理智。

  “爹,娘,小妹,希望你们泉下有知,我为你们报仇了。”残阳之下,柳沐默默的望着已丧失呼吸的孟炙,喃喃自语着。

  在心中压抑多年的情感在一瞬间施放,那股沉重感终于烟消云散。

  三年的苦心孤诣,终于在今天得到了回报;当年屠戮小塬村的凶手都会死在他的手上!

  柳沐没再管孟炙,他转过身,随意拿起边上的一柄长刀,走回了孟炙的卧房。

  来到房中的长桌上,他使劲朝着桌上一个石箱猛然一劈,将上面的铜锁斩断。

  石箱中,尽是一些珍珠细软、金银骡子和一沓厚厚的银票。然而这些东西柳沐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他一番划拉,终于让他在箱底找到了一个小盒子。

  打开盒盖,只见里面果如他所料般躺着一物。

  柳沐心中一暖,把盒子一盖,伸手揣进了怀里。

  三年前,孟炙带领猛虎寨的人突然夜袭小塬村,就是为了这盒中之物!

  虽然柳沐至今也不知道盒中之物到底有何功用,但是这是属于小塬村的东西,他必须把它拿回来。

  尔后,柳沐开始细细翻检起来。

  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已经报了仇,那就拿着这些值钱的东西,然后远走他乡,隐姓埋名,娶个平常媳妇,好好的过下去。

  柳沐将那些刻着官印的金银裸子放到一旁,捡着一些珍珠细软包好,然后把那一沓厚厚的银票拿上,塞进了怀里。

  收拾完毕,他将复又挑了把上好的钢刀,用布裹了,斜背在身后,面上厉然之色一闪,大踏步的走到了猛虎寨大堂。

  堂中,呼噜声,打鼾声此起彼伏。

  这些人都已中了他下的蒙汗药,不睡上一天一夜是决计不会醒来。

  冷然的望了一眼众人,都是些手上沾满了鲜血的贼匪。对于这些人,柳沐没有一丝同情,更何况这里面还有不少当年夜屠小塬村的凶手,决计没有放过的道理!

  于是,柳沐嘴角微微一凛,砸破几个硕大的酒坛,将火把往干草堆一仍,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堂。

  称霸云中山脉数年之久的猛虎寨将在今夜永远的成为过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