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盛宠狂妃小说完整版,盛宠狂妃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盛宠狂妃

状态:已更新48.5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08-03 02:59:07

简介:她一个现代白领,职场女强人,一觉醒来,已然穿越千年!   人前她是尖酸刻薄的柔弱千金,人后她是淡雅如墨的水家主事。   无数人的生与死都只在她的一念之间。   阴谋诡计,尔虞我诈,谁比谁狠?   明枪暗箭,刀光剑影,谁比谁强?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在她的素手遮天。    【片段一】   “墨儿,嫁给我,我许你天下,与我并肩而立!”他深情凝眸,浅淡的笑容洋溢出无与伦…

盛宠狂妃免费阅读

盛宠狂妃免费阅读第1章 宁缺毋滥(1)

  入夜,柔柔的星光已经洒满了大地,微风徐徐,拂过树梢,发出“沙沙”的声响。摇曳的树枝映在地上的影子,构成了一幅淡雅的水墨画。

  华灯初上,昏暗的灯光和月色交织在一起,迷离醉眼,惹人心动。令这个空旷的街道变得有些玄幻,更多了一份遐想。

  在飘渺的柔光下,隐隐能看到一个女孩子娇小的身影:二个高髻,一身淡雅的青绿色束腰裙,别有一番风姿。风儿轻轻吹过,吹动着裙摆,在空中绕出一个飘渺的圆圈儿,淡雅悠然,动人心扉。

  仔细一打量,那女娃约七八岁的模样,眉如远黛,明目似泉,玉鼻挺立,唇若红缨,就如同那天上的仙童一般可爱动人,那水汪汪的眼睛周围带着粉淡的水晕,更给她增添了一种朦胧的色彩,多了一抹妩媚风流。

  话说在江南水乡这样人杰地灵的地方,美人更是多如过江之鲫,因此这个女娃娃之所以能够牵动着人们的视线,并不是她那娇美的容颜,而是那清冷的神情与高贵的气质,人儿虽小,但是目光中的坚定纯澈,却是那么与众不同,诱惑着人们想要一探究竟。

  缓步走在街道上,沐浴在冷月清风下,水清墨的心情难得的有些飞扬,好久都没有这么舒心的玩耍一次了,放飞手中的白色信鸽,水清墨启唇微笑,那群家伙还真的是长进了不少呢!这样有什么事情她也可以放心的交给他们了……

  “小姐……”突然,跟在身边的看似十三四岁小丫头,有些迟疑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清秀的小脸上布满了好奇,看着前面那熙攘的人群,她只能选择止步不前。

  “芊雪,怎么了?”清清淡淡的声音,没有丝毫的起伏,虽然有些稚嫩,却多了些让人难以察觉到的韵味,发丝在空中飞扬,些微的贴在脸颊上,竟意外的让人觉得有种魅惑之感。

  “前面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好多人拥挤在街道上。”摇了摇头,芊雪着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应该早就知道了,可是这突然冒出来的事情,她还真的是不了解。

  抬起头,看了看前方的景象,水清墨顿了一下,便继续朝前走,不就是纳妾么?值得如此兴师动众吗?在这个时代,最不值钱的就是妾了!微不可查的撇了撇嘴,水清墨低垂着眼睑,掩饰住眼神中的那抹不屑。

  但是与此同时心中却也多了一丝悲哀,对这个世界上女子的悲哀。呵呵,这个不就是这个世界的特点吗?不过,她的命运是掌握在她自己的手中的,别人不要妄想打她的主意,她要的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

  “小姐,我们还是绕道走吧,这里这么多人,要是冲撞到你,那可就不好了。”担心的看了水清墨一眼,芊雪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面色有些不好,在她的心中可没有什么比自家小姐的安危更重要了。

  “没事,不过就是人家纳妾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随意的看了芊雪一眼,水清墨的神情变得有些慵懒,这条路离家最近了,要是绕道走,还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呢,她承认自己是一个绝对的懒女,能躺着她绝对不坐着,能坐着她绝对不站着,能少走一点路,她绝对不绕道!

  “纳妾?”闻言,芊雪的眼睛登时就亮了起来,她好想去看看呐,虽然已经十三四岁的年纪了,但是她身上的那股小孩子的心性还是特别强,这么有意思的事情,错过了那该有多可惜啊?所以芊雪也不强求自家小姐绕道走了,能凑个热闹,那也是一件很值得期待的事情!

  水清墨没有说话,心中却是明白了芊雪的想法,对于自己的这个小丫头,她早就摸清了她的性情。于是她便轻移莲步,缓缓的走了过去,对于这个小丫头,她不知为何,总是多了一抹包容与怜惜,没错,就是包容与怜惜。虽然感觉有些离谱,但是事实的确是如此。

  走到跟前,水清墨才发现,原来这纳妾的人家居然是这苏州城里富甲一方的张家。这铺张浪费的程度可是无人能及。其奢华程度,让她的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在心中暗道:有钱也不能这么显摆啊,没有听说过钱财不外露吗?这样估计他家会招来不少的梁上君子吧?

  单单是府前那看似很简单的一个擂台,就包含了太多的东西,仅仅是那当作红地毯的丝绸,其中的精贵之处,就足以让人咋舌。那可是难得一见的雪纺纱,一匹就已经是千金难求,如今竟是这般,那人家应该是如何的财大气粗。

  彩绸飘飘,包裹着熙攘的人群,悠扬的音乐声传人耳中,更多了一股缠绵的意味。

  喜庆的氛围蔓延在周围的空气当中,水清墨只是冷眼旁观,看不是到底是何种表情。

  擂台下的人群不住的起哄,使这里嘈杂一片,那刺耳的声音让水清墨忍不住的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在心中哀叹:可怜的耳朵,让你受苦了,主人我对不起你了,你就先忍忍吧!

  因为是纳妾,所以并没有太多的礼节,新郎倌和新夫人皆是一身红服,女子没有带着那可以遮住面容的喜帕,绝色的容颜就这么暴露在众人的眼中,满目娇羞,柔情点点,引的男子眼中都是嫉妒,如此美人,谁不喜欢啊,他们多想把那美人拥入自己的怀中,可惜,只是痴妄罢了。

  新郎倌眼中那点点的骄傲得意,就知道他对这位妾室的容貌是极度的满意。否则又怎么会如此兴师动众,想要得到别人的艳羡?

  要知道,平常人家纳妾,只是在白日里用一顶红色小轿把女子从侧门抬进自家大院,何时有这样的排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