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争霸武林霸主小说完整版,争霸武林霸主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争霸武林霸主

状态:已更新118.1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11-23 10:31:46

简介:本书是传统武侠剧,传承传统武侠的精神,刻录武林豪侠的侠义与柔情刻骨,争夺武林,称霸武林。…

争霸武林霸主免费阅读

争霸武林霸主免费阅读第七集剑侠挥剑逃离客栈 剑花挥剑掏心鬼娘

  在银白地月光之下,翩翩君子和金沙儿,呼吸吁吁,大一不小一步,匆匆地走在暗绿地草丛中。

  而当俩人走到树林边缘时,停了下来,大口喘气。

  翩翩君子气吁吁地道:“沙儿!赶紧走,万一,他们追来,就坏了。”

  “别急!让我喘口气。”金沙儿玩着腰,气吁吁地道。

  “走!此地不宜久留。”

  翩翩君子深吁一口气,一手拉住金沙儿,拉着金沙儿要进树林,看见夜空中飘来一块白色地手帕,很是吃惊,不知该做出任何举动,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树林里发出声响,十几个身穿红裙、披着长发的少女,飞出来,其中有一个是熟悉的,那就是掏心鬼娘。

  见到掏心鬼娘,金沙儿恐慌地叫:“掏……掏心鬼娘!”

  “不要怕!我已经学会袭卷狂风掌了。”翩翩君子镇定地道。

  掏心鬼娘白了翩翩君子一眼,闷闷地道:“我说,你还吹呢?上一次我受了你的骗,是我胆小,今夜,我一定杀了你。”

  “谁杀谁还不一定呢?我今夜,先让你记住一句话。”翩翩君子傲慢地道。

  掏心鬼娘随口问:“什么话?”

  “时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翩翩君子得意起来。

  “好!那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

  掏心鬼娘向前一扑,一掌打向翩翩君子,翩翩君子忙打出一掌,与掏心鬼娘相击一掌,翩翩君子痛叫一声,被掏心鬼娘的掌力震飞出去,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翩翩!”金沙儿惊恐地跑了过去,俯身,缠住翩翩君子,问:“怎么样?”

  翩翩君子不解地道:“怎么会这样?”

  “你没有她内力深厚,当然打不过她了。”金沙儿语气沉闷地解释道。

  翩翩君子轻咳一声,道:“你怎么不早说呀?快……快逃跑吧?”

  “好!立刻逃跑。”金沙儿忙用力往起搀扶翩翩君子,可是怎么也扶不起翩翩君子来,气吁吁地道:“你太重了,我弄不动你,还是别跑了。”

  “对!还是别跑了,反正,你们也跑不了,何苦要步履维艰呢?”掏心鬼娘泛起冷冷地笑容来,这笑容中带着阴森地杀意。

  “掏心鬼娘!你要杀就先杀了我,不然,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金沙儿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翩翩君子,毫不畏惧生死。

  “那好!那我就先杀了你,再说。”

  掏心鬼娘一只玉手伸出,缓缓地变成血红之色,指甲鞭得有长又红,并且,像尖刀一样锋利,很是可怕。

  见到此景,金沙儿惊恐地叫了一声,就在此时,凌云吃吃金枪,闪身出来,挡在金沙儿面前,看向掏心鬼娘。

  一见到凌云,掏心鬼娘向前一扑,一只血红的尖爪击向凌云,凌云手中的金枪,向前一刺,刺在掏心鬼娘血红的尖爪里,掏心鬼娘飞起一腿,击在金枪上,金枪向上挑起,凌云忙飞起一腿,击在掏心鬼娘红学尖爪上,掏心鬼娘闷叫一声,向后飞出。

  见到此景,十几个红裙女子,嘶叫一声,攻向凌云,凌云慌忙挥动手中壮志凌云枪,与之交起手来。

  凌云手中的金枪闪烁不停,不断地刺在红裙女子身上,可红裙女子一点伤也没受,一滴血也没有流,顿时,凌云感觉不妙,慌忙飞出包围,一挥金枪,一道金光飞向十几个红裙女子,十几个红裙女子忙伸出血红尖爪抵挡。

  借此机会,凌云眼前一亮,忙跑到翩翩君子身边,搀扶气翩翩君子,带着翩翩君子和金沙儿逃走。

  当凌云把翩翩君子和金沙儿带回客栈里后,醉心淑女气不打一处来,都想要打翩翩君子了,还好有大家在。

  醉心淑女生气地对翩翩君子,呵斥:“翩翩!你为什么要逃走?”

  “不……不!我没有逃跑,我是……是怕连累大家,所以,逼不得已,才要走的。”翩翩君子慌忙解释道。

  吟风瞪了翩翩君子一眼,不悦地道:“真是说的比唱得都好听。”

  金沙儿烦闷地道:“哎呀!你们先不要生翩翩的气,想想该怎么对付掏心鬼娘吧!她和她的姐妹们都打不死,可厉害了。”

  凌云闷闷地道:“是啊!我用金枪刺了她们身上很多最重要的穴位,可是,她们连一滴血也没有流,更没有受伤,太诡异了。”

  “上一次,我救醉心淑女时,一剑刺在吸血阴魔胸口上,吸血阴魔也是安然无恙。”剑王冷谈地道。

  皓月难以置信地道:“这么厉害!那上一次凌云是怎么打败掏心鬼娘的?”

  “上一次,我是用内力震伤了她。”凌云顺口应道。

  金沙儿忧愁地道:“那以后怎么办呢?总不能凭内力打败他们吧!那有多少内力,也不够用呀?”

  醉心淑女叹息一声,道:“你们有所不知,练了邪恶武功的人,身上都有一个死穴,只有找到这个死穴,才能将其击败,不过,这个死穴,很难找到,对于修炼了‘飞心爪’的人来说,初级阶段已经这么厉害,那么,到了高层,死穴已经变的不再脆弱,也许,可以冲破死穴无坚不摧了。”

  金沙儿害怕起来,看向大家,道:“太……太可怕了!大家快回去休息吧!我照顾翩翩就可以了。”

  “你照顾翩翩,我们能放心吗?万一,又想去外面透透风,那怎么办呢?”吟风带着一丝生气地道。

  金沙儿生气地道:“说什么呢?又不是我让翩翩逃跑的,我只是和他做个伴而已。”

  “反正,你不能留在翩翩屋里,你留在翩翩屋里,我不放心的很。”吟风瞪着大眼,毫不客气地道。

  金沙儿生气地道:“你留下我还不放心呢?”

  醉心淑女看了看你金沙儿和吟风,道:“我看,你们俩一起留下照顾翩翩吧!这样你们俩都放心了,我们也放心了。”

  皓月忧虑地叹息一声,道:“今夜血战已经来了,今夜恐不能入眠呀?”

  听到此话,大家瞪大眼,看向皓月。

  这时,一团黑云飘到明月前,半遮住明月,一个身穿白跑、手持纸扇的人,从黑云上飘飞下来,落在一棵很高的树上,顿了顿,昂首长嘶,发出了恐怖无比地声音,顿时,几十个身穿黑衣、披着黑色披风、有着尖利魔爪的人,从树林里飞眺出来,魔爪前伸地向客栈飞奔而去,与此同时,几十个、披着长发的红裙女子,也纷纷跳了出来,向客栈跑去。

  随之,这些人跑到客栈几米之处,纷纷飞上客栈的高墙上,像猫一样趴伏在墙上,将风月吟诗客栈团团包围。

  最后,又有几十名身穿黑衣、披着黑披风、蒙着黑色遮脸布的弓箭手,飞跃到了高强上,张弓搭箭,拉开弓箭,蓄势待发。

  客栈被包围,剑侠等人都来到大厅,吟风拔出长剑,豪爽地道:“看来,我今夜要与大家同生死,共患难了。”

  “不共患难行吗?你往哪儿躲呀?”金沙儿瞥了吟风一眼,不理吟风。

  吟风气不打一处来,气冲冲地道:“你放心!我不会与你共患难的,一会儿,如果,你遇到了危险我一定不会救你的。”

  金沙儿睁大眼,道:“我才不用你救呢?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我不仅要保护好自己,我还要保护好……”

  醉心淑女打断吟风的话,道:“你们不要斗嘴了,我们大家现在要团结。”

  “淑女说的对,现在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才能有力量冲出去,与地狱鬼魔一战。”剑侠附和地道。

  皓月冷冷地道;“言之有理!现在我们必须得团结,不能再有异心了。”

  大家都冰冷地看向翩翩君子,翩翩君子尴尬地看了看大家,低沉地道:“我和你们团结就是了,从现在开始,我听从你们的安排。”

  “这就对了!”醉心淑女闷闷地道。

  翩翩君子忧愁地问:“你们说吧?让我怎么样?”

  “要你随机应变,但是,千万不能脱离我们。”皓月脱口而出道。

  翩翩君子瞪大眼,疑惑不解地问:“什……什么意思?是说,你们遇到危险了,我也不能逃走吗?”

  “对!因为前有伏兵,你不能独自往前跑,如果遇到危险,那就没有保护你了。”皓月君子解释道。

  翩翩君子无奈地道:“我明白了。”

  剑王瞟了翩翩君子一眼,道:“好了!大家快躲起来吧!他们要放箭了。”

  外面的黑衣弓箭手,目光冰冷而充满杀气,紧紧地拉着弓箭,忽然间,一声尖锐地嘶叫传来,弓箭手一同射出长箭,长箭向客栈里飞去。

  剑侠一个人站在高高地楼上,见乱箭飞来,凌空飞跃而起,急快地挥动气手中的白冰如意剑,一道道剑光闪烁而起,乱箭被纷纷击飞,刺在柱子上和墙上。

  忽然,剑侠双腿踩着柱子,飞跃而起,身体一倾斜,一腿重重地一蹬柱子,像箭一般飞出,破窗而出,一边挥剑击飞箭,一边飞向弓箭手,

  当剑侠离弓箭手只有十几米之远时,清脆地叫了一句:“亡灵幻影剑法”,顿时,从剑侠身上分散出十几个白衣人影,成为一排,手持白剑,向弓箭手刺来。

  只见,这十几个幻化出来的人影,和手中的剑一样,飞进弓箭手的身体里,剑侠也一剑刺进一个弓箭手的身体里,弓箭手们,顿了顿,疼痛地嘶叫一声,都口喷一道鲜血,向身后倒下,掉下高高的墙。

  就在此时,几个身穿黑衣、披着黑披风的杀手,飞了过来,用黑色而尖锐地魔爪与剑侠交手,剑侠慌忙挥动剑,迎了上去。

  借此机会,几个红裙女子,血红的尖爪向前一伸,像箭一般飞向客栈,十分快。

  在客栈里,金凌云手持金色地壮志凌云枪,目光充满杀气的盯着前方,见几个红裙女子破窗而入,忙一转身,把金枪仍了出去,金枪旋转地击在飞来红裙女子身上,红裙女子嘶叫一声,飞了出去。

  金凌云飞跃而起,一手接住飞回来的金枪,向客厅的大门一挥,一道金光击在门之上,“咚”地一声,大门破碎,凌云一落下来,翩翩君子、皓月、金沙儿、吟风、醉心淑女,急快地从楼上跑了下来。

  凌云回身对大家,喊了一句“快冲出去!”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大家忙跟随其后,刚一出去,一些杀手从墙上飞下,攻向凌云等人,顿时,大家乱成一片。

  皓月与吟风边走边杀,还保护翩翩君子和金沙儿,金沙儿拉着翩翩君子,东躲西躲,躲开杀手的攻击。

  翩翩君子苦闷地道:“你拉着我躲在他们后面干什么呀?快出手呀!”

  “打什么打呀?我得保护你,呆在你身边。”金沙儿一手紧紧地拉住翩翩君子。

  翩翩君子大声地道:“我不用你保护,我已经学会月宫仙教的掌法了。”

  剑王大声地喊道:“凌云!快带大家走。”

  “好!”凌云一挥金枪,一道金光飞出,击飞一些杀手,喊:“大家快跟我走。”

  凌云一边飞跑,一边挥动金枪刺杀,来到大门前,急快地打开门,翩翩君子、金沙儿、皓月君子、吟风、醉心淑女跑了出去,凌云紧随其后。

  刚刚跑出大门外,醉心淑女回身一看剑侠被杀手缠住,一咬牙,向院子里跑去。

  醉心淑女凌空飞起,一腿一扫,寄到几个杀手,落在剑侠身边,

  剑侠吃惊地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醉心淑女轻柔地道。

  “我们谁也不能留在这里,得冲出去。”

  剑侠一挥手中的白冰如意剑,击飞一些杀手,乘机,一手搂主醉心淑女细腰,飞跃上了高墙上,正要往下跳,眼前一亮,看到一个身穿红衣、身披红披风的少女,站在高高地房屋之上,很是威风凛凛。

  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小魔女吟月,此时的吟月,面目冰冷,目光之中充满杀气地盯着剑侠和醉心淑女。

  吟月双臂稍稍一展,双手变成红色,指甲变得尖长而锋利,成为魔爪,昂首嘶叫一声,箭一般地飞出,一爪向剑王和醉心淑女。

  剑侠瞪大眼,顿了一下,慌忙也像箭一样飞出,一剑刺向小魔女吟月,吟月一手从怀里拉出星河罗网,纵向撒向空中,飞向剑侠,剑侠不知所措。

  见到此景,醉心淑女慌忙扔出金带子,缠住剑侠的腿,用力把剑侠拉回来,自己飞跃到空中,身体一旋转,仍出金带子,金带子“嗖”地一声飞穿过星河罗网,飞向吟月,自己却被星河罗网缠裹住。

  吟月一只魔爪抓住金带子,向醉心淑女扔了回去,击在醉心淑女身上,醉心淑女痛叫一声,飞了出去。

  剑侠慌忙又像箭一般飞出,一剑刺在前面,手一松开剑,一掌打在剑柄上,白冰如意剑飞向吟月,击在吟月魔爪上,吟月痛叫一声,向后翻身,飞了出去。

  剑侠一手接住白冰如意剑,一手抱住醉心淑女,飘落下来,看了吟月一眼,抱住醉心淑女,转身飞去。

  凌云、翩翩君子、吟月、皓月、金沙儿,刚跑到树林的边缘,看到一个身穿白袍、手持纸扇的年轻人站在高高地树枝上,大家都目瞪口呆了。

  凌云几步向前,带着一丝冰冷地道:“你是什么人?为何挡住我等去路?”

  “我是地狱鬼魔……水青吟。”地狱鬼魔冷淡地道。

  原来出手相救冷心儿的水青吟就是地狱古墓的地狱鬼魔,而他很年轻,看来,飞心爪确实可以让人青春永驻。

  听到此话,大家都瞪大双眼,惊恐不已。

  金沙儿眼前一亮,有些害怕地道:“你骗人,你年纪比我们大几岁而已,怎么可能是地狱鬼魔呢?”

  凌云忙严肃地道:“对!地狱鬼魔应该不是你这样的年纪吧?”

  “那我就证明一下自己。”

  地狱鬼魔向前一扇纸扇,一团黑真气化成黑魔爪,飞向凌云,凌云慌忙一挥金枪,一道金光击在黑**爪上,黑**爪散去。

  地狱鬼魔向前伸出一只魔爪,一道黑色真气飞出,化成魔爪,飞向凌云,凌云慌忙一枪向前一刺,刺在黑**爪里,地狱鬼魔一挥纸扇,一个黑**爪飞向凌云,击在凌云肩上,凌云痛叫一声,口吐鲜血,飞了出去。

  地狱鬼魔嘶叫一声,像箭一样飞向翩翩君子等人,一挥手中的纸扇,几道黑真气化成黑色地魔爪,飞向翩翩君子等人。

  翩翩君子等人只是惊恐,不知所措,忽然间,一条粉色的布带从一侧飞来,挡住黑色的魔爪,将其化为无有,九霄飞鸿身穿深粉色裙子,从一侧飞来,挡在皓月面前,一掌击向地狱鬼魔的纸扇上,地狱鬼魔向后翻身飞出,九霄飞鹤痛叫一声,向后飞出。

  九霄飞鸿一停住脚步,慌忙一伸手,弹出金光闪耀地金丝,金丝飞向地狱鬼魔,地狱鬼魔忙闪身躲开,一挥纸扇,一个黑**爪飞向九霄飞鸿,九霄飞鸿一手扔出粉色的布带,击散黑**爪,飞向地狱鬼魔。

  地狱鬼魔慌忙飞跃而起,飞在粉色布带之上,向九霄飞鸿,一腿击来,九霄飞鸿忙打出一掌,击在地狱鬼魔脚心上,地狱鬼魔另一条腿击在九霄飞鸿胸口上,九霄飞鸿痛叫一声,向后飞了出去,地狱鬼魔也向后飞出。

  九霄飞鹤一停住脚步,吐出一道鲜血,顿了一下,一咬牙,身体一旋转,扔出深粉色地披风,披风旋转地飞向地狱鬼魔。

  借机会,九霄飞鹤慌忙大声地叫道:“看什么看?还不快逃走?”

  大家眼前一亮,慌忙扶着凌云逃进树林里。

  九霄飞鸿随着粉色披风跑向地狱鬼魔,地狱鬼魔嘶叫一声,像箭一样飞出,一挥纸扇,击回粉色地披风,粉色披风击在九霄飞鸿身上,九霄飞鹤口吐鲜血。

  地狱鬼魔一只黑**爪抓在九霄飞鸿肩上,九霄飞鸿惨叫一声,大声叫了一句:“扭转乾坤”一展双臂,一个金色的‘太极图’飞出,击在地狱鬼魔身上,地狱鬼魔向后飞出,九霄飞鸿借机,飞进树林。

  凌云、皓月、金沙儿、翩翩君子、吟风停下来喘气。

  皓月急切地问:“凌云!你怎么样了?让沙儿给你包扎一下伤口吧?”

  “对!凌云!我先给你治伤吧?”金沙儿急切地道。

  凌云忍着痛,道:“不用了!赶紧走!此地不宜就留。”

  “我们该去哪里呢?”吟风忧虑地问道。

  凌云无力地道:“我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翩翩君子想了想,眼前一亮,急忙道:“去镇上!”

  “对!也只能去镇上了,因为,镇上一定有接应翩翩的人。”皓月君子已经猜到翩翩君子的人会在镇上,果然聪明。

  翩翩君子泛起笑容,道:“聪明啊!不愧是孔星子的儿子。”

  “赶紧走吧!以免地狱鬼魔追来。”皓月闷闷地道。

  金沙儿仍有些不相信地道:“那个人真是地狱鬼魔吗?”

  “是我的主人。”吸血阴魔从一棵树后闪身出来,看向翩翩君子等人,道:“那个人就是我的主人地狱鬼魔。”

  凌云推开皓月,站直身体,道:“皓月!你带大家走,我来挡住他。”

  “你受伤了,行吗?”皓月担心地问。

  凌云看着吸血阴魔,冷冷地道:“不行也得行,我们不能都死在这里。”

  “记住,不要恋战,借机离开。”皓月君子嘱咐道。

  凌云眼眸里闪出一丝怒气,向前一扑,侧身一枪刺向吸血阴魔,吸血阴魔一只黑色地魔爪一伸,抓住金枪,另一只黑色地魔爪,向前一击,一团黑真气,化成魔爪,飞向凌云,凌云凌空,翻起身来,一腿击在吸血阴魔的肩上,吸血阴魔向后退出,凌云一落下来,一手抓紧金枪,向前一跑,一枪刺向吸血阴魔,吸血阴魔一只魔爪一挡,与凌云交起手来。

  见凌云与吸血阴魔交起手来,皓月君子带着大家慌忙逃走。

  凌云一个回马枪,刺在吸血阴魔胸口上,吸血阴魔连一点血也没有滴下,顿了一下,嘶叫一声,一只魔爪向上打气金枪,一魔爪击在凌云胸口上,凌云痛叫一声,飞了出去,撞击在一颗树上。

  凌云一起身,慌忙一挥金枪,一道金光飞出,飞向吸血阴魔,吸血阴魔慌忙一伸魔爪,一道黑真气化成魔爪,飞在金光上,借此机会,凌云向树后一转身,不见了。

  翩翩君子、皓月、金沙儿、吟风,气吁吁地跑出树林。

  翩翩君子喘着大气道:“歇……歇息一下吧?我的心……我的心快跳出来了。”

  “不行!这里连一个藏身的地方也没有,不能停留,得赶紧走。”皓月扫视了周围一眼,见只有草丛。

  翩翩君子干咳几声,道:“可是,我的腿一动,气就喘不过来了。”

  “那也得跑,这样我搀扶着你,让你省点力气。”金沙儿无论何时都关切翩翩。

  吟风急忙道:“我也搀着你。”

  “你也搀着我?”翩翩君子瞪大眼,泛起一丝丝地苦闷之色,弱弱地道:“这一下我可丢人了。”

  “丢什么人了?”吟风疑惑地问。

  翩翩君子闷闷地道:“你见过,一个大男人让俩个女人搀扶着跑的吗?”

  吟风一愣,金沙儿咯咯地笑起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女人的狞笑,翩翩君子等人慌忙回身看去,只见,掏心鬼娘和一个红裙女子,迈着大步走来。

  金沙儿害怕地道:“又……又是掏心鬼娘!”

  吟风一看皓月,道:“这样,我和皓月挡住她们,你们俩赶紧走,记住镇上大街上门外挂红灯笼的,是我姐的住处,你们可以进去躲避。”

  这些天来,大家彼此都有所了解,知道皓月君子武功低,可是,现在吟风却让皓月留下来与自己拦住掏心鬼娘,那不是以卵击石吗?所以,皓月君子更加怀疑吟风身份。

  “那你小心啊!”翩翩君子一转身,又对皓月道:“皓月!你也要小心!”

  皓月急切地道:“快走!”

  翩翩君子拉起金沙儿,慌忙转身跑去。

  掏心鬼娘和红裙女子走到皓月和吟风面前,得意地道:“皓月君子!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死在我手里。”

  见到翩翩君子与金沙儿逃走,掏心鬼娘一点也不着急,像是故意放翩翩君子与金沙儿离开似的,而她开口就坚信能杀得了自己,那说明,自己身边的吟风,就是地狱古墓的人,自己危险了。

  皓月眼前一亮,瞪大眼,道:“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我说的不够明白吗?我要杀了你,掏走你的鲜血淋淋的心。”掏心鬼娘阴森地道。

  皓月君子眼里闪出一丝冰冷,顿了顿,瞟了吟风一眼,轻声道:“吟风!我们联手为江湖除害。”

  “好!我现在就杀了她。”

  吟风轻叫一声,向前一扑,一剑刺向掏心鬼娘,

  皓月眼光一闪烁,一掌打在吟风背心上,吟风痛叫一声,扑向掏心鬼娘,掏心鬼娘惊慌地展开双臂抱住吟风,借机,皓月慌忙逃走。

  吟风回过身,见皓月跑了,疑惑不解地问道:“怎么回事?他怎么出手打我?还……还跑了?”

  掏心鬼娘不解地道:“我……我也不知道了。”

  吟风望了皓月背影一眼,气不打一处来,扔下手中的长剑,呼吸急促起来,一展双臂,双手变成血红的魔爪,愤怒地道:“给我把他心掏出来!”

  翩翩君子和金沙儿气喘吁吁地跑到镇上的街上,街上寂静而凄凉,静的可怕。

  金沙儿问道:“翩翩!我们现在该去那里呀?”

  “去找吟风的大姐。”翩翩君子随口回答道。

  金沙儿睁大眼,道:“你相信吟风呀?我们对她可不了解。”

  “不了解就不了解,我对你还不了解呢?照样不是把你当朋友了吗?”

  “可是,她是不是你的朋友,还不知道呢?再说,我是你的小妾。”

  “啊哟!这个时候,你别想着当小妾的事了,想想怎么活命吧!”

  “我怎么知道怎么活命?你不是说,镇上有接应你的人了吗?怎么没有出来呢?”金沙儿向四周寻找。

  翩翩君子眼前一亮,慌忙向房屋上寻找,金沙儿也随之寻找,就在这时,一个身穿浅黄色裙在的女子,出现在高高地房屋上。

  见有人出现,金沙儿急切地叫道:“有人,是一个女人。”

  “她是……”翩翩君子揉了揉眼,恐慌地喊道:“是金贵夫人!”

  “啊!就……就是抓你的那个女人吗?”金沙儿恐慌地道。

  翩翩君子脱口而出,道:“是她!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

  金贵夫人轻轻地跃在空中,飞到翩翩君子和金沙儿的面前,一看翩翩君子,泛起笑容,轻柔地道:“小郎君!你想我没有呀?”

  “你个不要脸的女人,给我住口。”翩翩君子生气地道。

  金贵夫人生气地道:“死到临头了,还敢出言不逊。”

  金沙儿生气地道:“谁死还不一定呢?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哎……哎!先别动手,你不是她对手的。”翩翩君子拉住金沙儿,说道。

  “那也得打呀!难道?让她容容易易地就把我们杀了吗?”金沙儿一手从袖里弹出一柄匕首,此匕首刀柄是金黄颜色的,看起来是一柄很珍贵的匕首。

  翩翩君子一见到匕首,很是吃惊,道:“这……这刀,你从来没让我见过。”

  “啊!这是我的兵器了,怎么能让别人看到?你还没……没娶我呢?所以,还没让你见过。”金沙儿闷闷地解释道。

  金贵夫人不屑地道:“就一把匕首,也想伤害我吗?也未免太可笑了。”

  “哎!你懂不懂武功呀?兵器小,就不可以杀人了吗?”金沙儿训斥道。

  金贵夫人一下表情冰冷了,带着一丝冷淡地道:“好!让我看看你手里的匕首有多么的厉害。”

  “翩翩!我挡住她,你快走,接应你的人应该就在前面。”金沙儿手中的匕首刺向金贵夫人,金贵夫人闪身一躲,一手抓住金沙儿的手腕,金沙儿慌忙用另一只手,抓住金贵夫人,大声喊:“翩翩!快跑啊!”

  翩翩君子慌忙提步跑向前,可就在这时,十几个青衣女子,从房屋上飞来,落在地上,排成一排,挡住翩翩君子的去路。

  见到此景,金沙儿惊愕地叫了一声,金贵夫人借机一掌打在金沙儿胸口上,将金沙儿打飞出去,金沙儿滚到在地,口吐鲜血。

  金贵夫人转身一看翩翩君子,高兴地道:“小郎君!你还是我的。”

  “金贵夫人!你这个……”翩翩君子的话没有出口。

  忽然间,高高地房屋上出现了一个身穿深黄裙、披着深黄披风,手持金黄剑的少女,此少女正是剑花。

  只见,剑花拔出金黄颜色的长剑,一展双臂,像一只仙鹤一样飞来,向十几个青衣少女一挥剑,一道剑气,飞击在十几个青衣少女身上,青衣少女痛叫一声,剑花一落下来,握紧长剑,风一般地跑到青衣少女身边,凌空飞起,一挥长剑,长剑从十几个少女喉咙而过,惨叫一声,纷纷倒在地上。

  剑花一落下来,已经站到翩翩君子身边。

  翩翩君子惊喜地道:“剑花姐!你来了!”

  “翩翩!你不要怕,有我在,她伤害不了你。”剑花冷淡地道。

  金贵夫人呵呵一笑,道:“剑花!你说错了,今夜,可不是我一个人和你打,你抬头看看吧!她是什么人?”

  翩翩君子慌忙转身向后看,只见,房屋上站着红裙女子,此女正是掏心鬼娘,而剑花也转过身,冷淡地扫视了掏心鬼娘一眼。

  翩翩君子急切地道:“掏心鬼娘很厉害的,找不到她的死穴,无法伤害到她。”

  “我挡住她们,你和这位姑娘赶紧走。”剑花低沉地道。

  翩翩君子慌忙跑过去,搀扶起金沙儿,走到剑花身边,满怀关切地道:“剑花姐!你要小心啊!”

  “放心吧!她们杀不了我。”剑花冷冷地道。

  翩翩君子担心地看了剑花一眼,搀着金沙儿而去。

  见翩翩君子要走,掏心鬼娘嘶叫一声,像箭一样飞向剑花,一只魔爪一伸,一团红色真气化成魔爪,飞向剑花,剑花怒叫一声,单膝跪地,长剑一挥,一团白色真气化成一只展翅的飞鹤,飞向魔爪,“咚”地一声,将其击散,剑花像箭一样飞向掏心鬼娘,长剑一刺,刺在掏心鬼娘红**爪里。

  李剑花与掏心鬼娘相对,李剑花另一只手向前一神,飞出几支血红的针,刺在掏心鬼娘肩上,掏心鬼娘痛叫一声,翻身飞出,剑花借机,飞了过去,一掌击在掏心鬼娘胸口上,掏心鬼娘痛叫一声,滚到在地。

  剑花一落下来,金贵夫人慌忙问道:“剑花!你和飞鹤仙子是什么关系?”

  “我是她的的徒弟,我是仙鹤剑花。”剑花带着一丝的愤怒地道。

  掏心鬼娘看了剑花一眼,忙飞身而去。

  剑花见掏心鬼娘逃走了,冷冷地看向金贵夫人,道:“金贵夫人!让我见识一下你的金钱镖吧!”

  剑花一剑刺向金贵夫人,金贵夫人慌忙扔出十几个金钱镖,剑花忙挥动长剑,将金钱镖击飞出去,又一剑刺向金贵夫人看,金贵夫人忙转身飞去,剑花慌忙一挥长剑,一团白色真气化成飞鹤,飞向金贵夫人,撞击在金贵夫人背上,金贵夫人叫了一声,飞走了。

  剑花顿了一下,扫视了周围一眼,见没有任何动静了,转身而去。

  翩翩君子和金沙儿气喘吁吁地走着,忽然间,眼前一亮,看到一个身穿白衣、带着遮面白帽的人,手持一把雪亮地长剑站在前方。

  翩翩君子和金沙儿听了下来,看了看白衣人,对视了一眼,金沙儿道:“这个姑娘我们上一次在树林里见过。”

  没错!你们是见过,因为,她就是地狱古墓的大魔女。

  “是见过,可是,不知道是什么人?”翩翩君子冷淡地道。

  金沙儿打量了白衣姑娘一眼,看向翩翩君子,道:“上一次,她阻止我们就逃走了,看来是个坏人。”

  听到此话,翩翩君子眼前亮了起来,忙看向白衣姑娘。

  只见,白衣女子缓缓地抬起剑来,发出寒冷地剑光。

  翩翩君子慌忙松开金沙儿,道:“沙儿!你赶紧走,我来抵挡她。”

  “你开什么玩笑?”金沙儿轻咳一声,道:“你拿什么抵挡她呀?吹吗?”

  “我不吹,我会掌法的,现在你受了伤,留下来抵挡她,就死定了,你赶紧走,去找剑花姐。”翩翩君子推开金沙儿。

  金沙儿倔强地道:“我不能走,我走了,你就死定了。”

  “我死不了,我有办法和她纠缠,你赶紧走。”翩翩君子又推了金沙儿一下,金沙儿大声地道:“我就不走,我死也要和你死在一块。”

  “我不会死的。”翩翩君子瞪大眼一看金沙儿,苦闷地道:“我告诉你,你要是死了,可就作不了我的小妾了。”

  听到此话,金沙儿瞪大眼,顿了顿,急切地道了一句“你坚持住,我去找你姐去。”转生匆匆跑去。

  翩翩君子见金沙儿跑走了,松了一口气,回身,看向白衣女子。

  只见,白衣女子不快不慢地走到翩翩君子面前,停住脚步,翩翩君子定了定神,带着一丝紧张地道:“我们是先聊一聊?还是你立刻杀了我?”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白衣女子语气很是冷淡地道。

  翩翩君子顿了一下,道:“我想在死的时候,看一下你的容貌。”

  “为什么?”白衣女子顿了一下,道:“你可知道,你一旦看了我的容貌,我就必须要杀了你,如果,你不看我的容貌,还有可能活命。”

  翩翩君子看着白衣女子,低沉地道:“我知道,可是,我宁可选择死,也要看一眼你的容貌,因为,我听你的声音,就知道,你是一个很美丽、很善良的女子,能死在你的剑下,是我的福分。”

  白衣女子冷淡地道:“那好!那我就让你看一下我的容貌,不过,你看完我的容貌,就必须得死在我的剑下。”

  “这样,以免我说谎骗你,而逃走,你可以先把剑刺在我的身体了里。”翩翩君子向白衣女子走了一步,白衣女子一剑刺在翩翩君子胸口上,翩翩君子痛叫一声,深吸一口冷气,道:“你……你可以摘帽子了。”

  白衣女子顿了顿,缓缓抬起手,抓住帽子,翩翩君子瞪大眼,注视住白衣女子。

  “还……还是不要看了,我不漂亮。”

  就在这时,吟风从翩翩君子身后跑了,大声叫道:“不要啊!”

  吟风飞跃而起,一掌打向白衣女子,翩翩君子慌忙挣脱长剑,挡在白衣女子面前,替白衣女子挨了一掌,吐出一道鲜血,倒在白衣女子的怀里,晕了过去。

  吟风落了下来,急切地道:“姐!你不要杀他。”

  白衣女子果然就是地狱古墓的大魔女吟诗。

  “我杀他,你就要对我下手吗?”白衣女子生气地道。

  吟风无言以对,道:“我……我着急了。”

  吟诗瞥了吟风一眼,不想理吟风,不过,她迟迟没有对翩翩君子下手,可绝对不是因为吟风的关系,是因为自己也喜欢翩翩君子。

  见到姐姐抱着翩翩君子,吟风睁大眼,有些疑惑地问道:“那……那个,他为什么替你挡我的一掌呀?”

  “因……因为,我已经答应不杀他了,要放他走。”吟诗慌张地道。

  吟风半信半疑地道:“哦!是……是这样呀!”

  吟诗一抬头,闷闷地道:“好啊!赶紧带翩翩君子离开这里。”

  吟风应了一声,慌忙和姐姐搀扶起翩翩君子走去。

  夜空上飘着一朵一朵地黑云,给寂静地夜增添了恐惧,剑侠和醉心淑女走进一处更阴森之地,四面都是坟墓,一个接一个的,很多很多,让人不寒而栗。

  醉心淑女害怕地缩在剑侠怀里,慢慢地随剑侠往前走,醉心淑女害怕地道:“不……不要再往前走了,我好害怕呀!”

  “不要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剑侠安抚地道。

  醉心淑女看了一眼剑侠,不说话了。

  剑侠搀扶着醉心淑女又向前走了几步,忽然间,一个人头骷髅飞来,醉心淑女惊恐地叫了一声,倒在剑侠怀里。

  剑侠慌忙一剑一挥,击碎人头骷髅。

  顿时,一个接一个地人头骷髅,从不同的方位飞来,剑侠一边搀扶着醉心淑女,一边挥动白冰如意剑,击碎一个个的人头骷髅。

  越来越多的人头骷髅飞来,剑侠越来越来越力不从心,终于,来不及挥剑把人头骷髅击飞出去,挡在醉心淑女面前,中了重重地一击,和醉心淑女倒在地上。

  醉心淑女以倒在地下,轻叫一声,清醒过来,见人头骷髅飞来,慌忙一手从柳腰间,扔出一条金带子,击飞人头骷髅,一起声,一手,又从腰间扔出一条白色带子,击飞飞来的人头骷髅。

  醉心淑女向前凌空飞起看,挥动起手中的金银带子,金银带飞扬而起,一道道金光,一道道白光,闪烁不停,将四面八方的人头骷髅击飞出去。

  见到此景,剑侠拿起白冰如意剑,凌空一跃,一剑一挥,将几个人头骷髅击碎,落在醉心淑女身边,挥动气手中的白冰如意剑来。

  忽然,“咚……咚”地接连几声,坟墓炸开,一个个披着长发的红裙女子,飞了出来,飞向高空,嘶叫一声,血红魔爪前伸地像箭一样,飞向醉心淑女,醉心淑女扔出金银带,击飞一个个的红裙女子。

  顿时,所有的红裙女子都滚到在你,剑侠和醉心淑女都松了一口气。

  剑侠对醉心淑女道:“原来金银带,才是你的兵器。”

  就在这时,夜空中飞来一个身穿红裙、披着披风的少女,此少女正是小魔女吟风。

  吟月还没有落地,就嘶叫一声,滚到在地的少女纷纷翻滚身体,像猫一样趴伏在地,嘶叫起来,像是很愤怒似的。

  吟风一落下来,愤怒地一看剑侠,顿了一下,长嘶一声,所有的红裙女子像猫一样扑向醉心淑女和剑侠。

  剑侠一挥剑,一道剑光闪出,击飞一些红裙女子,醉心淑女向前一跑,凌空飞跃而起,一腿一扫,击倒几个红裙女子。

  醉心淑女急忙向吟月扔出金带子,吟月凌空飞跃在高空,躲过金带子,嘶叫一声,像箭一样,飞向醉心淑女,醉心淑女慌忙一声手,扔出银带子,银带子像蛇一样飞向吟月,吟月血红的魔爪抓住银带子,飞到醉心淑女面前,血红的魔爪抓在醉心淑女的肩下。

  醉心淑女惨叫一声,一手急快的从腰间拔出一柄软刀,砍在吟月的脖子上,吟月丝毫没事,一滴血也没有流,嘶叫一声,一爪击向醉心淑女,剑侠闪身出来,推开醉心淑女,魔爪落在剑侠身上,剑侠飞滚在地,口吐鲜血。

  剑侠双手支撑着坐起身来,醉心淑女也支撑着坐起身来,俩人对视一眼,醉心淑女一伸手,把白色的银带扔给剑侠,剑侠抓住银带,看着醉心淑女,泛起笑容。

  吟月冷冷地看了看剑侠和醉心淑女,冰冷地道:“把他们的心给我掏出来。”

  听到此话,红裙女子纷纷嘶叫,像猫一样,爬伏着缓缓前行。

  忽然,剑侠用力一拉银带,银带离开醉心淑女身体,落在剑侠手中,剑侠向前一跃,站起身来,一手扔出白色的银带子,缠住一个红裙女子,往自己身前一拉,重重地一掌击在红裙女子胸口上,红裙女子嘶叫一声,飞了出去。

  剑侠向吟月扔出银带,缠住吟月一只手臂,用力一拉,吟月像箭一样飞来,一只魔爪击向剑侠,剑侠躲开魔爪,一手抓住吟月的手腕,身体一旋转,将其扔飞出去。

  借机,剑侠拿起白冰如意剑,用力一挥,“咚……咚”地坟墓上的黄土飞扬而起,剑侠抱起醉心淑女,飞跃而起,远远地飞去。

  在半明半暗地树林之中,皓月手持白色的皓月君子枪,小心翼翼地向前走。

  忽然,一股凉风吹拂而来,吹到皓月的脸颊上,让皓月感到一丝地冰冷,忙停住脚步,向四周扫视了一眼,道:“是什么人?出来吧!”

  一个身穿黑衣、披着黑披风、蒙着黑遮脸布的人,手持一柄雪亮地长剑,从一棵树后闪出身来。

  皓月眼前一亮,慌忙问:“你是什么人?”

  “不要问我是谁。”黑衣人冰冷地道。

  皓月随口问道:“那你想要干什么?”

  “我来杀你,出手吧!”黑衣人不是地狱古墓的高手,那就是杀手。

  皓月睁大眼,震惊地道:“你不是地狱古墓的人。”

  黑衣人一剑刺向皓月,皓月忙竖枪一挡,长剑刺在白色长枪上,黑衣人凌空跃起,一腿击在皓月肩下,皓月痛叫一声,撞在树上,黑衣人一落下来,向前一扑,一剑刺在皓月左肩下,皓月痛叫一声,慌忙把手中的长枪刺向黑衣人,黑衣人忙出长剑,躲闪拔开长枪,皓月慌忙向黑衣人打出一掌,黑衣人忙一掌迎上,与皓月对了一掌,皓月重重地撞在树上,滚到在地。

  黑衣人一收掌,急快地一挥长剑,一道剑气飞向皓月,就笑飞鸿闪身出来,打出一掌,将剑气打散,

  黑衣人一见九霄飞鸿,慌忙转身逃走。

  见黑衣人逃走了,九霄飞鸿忙向后转身,俯身,搀扶起皓月,问道:“皓月!你伤的重不重啊?”

  “不重!只是受了剑伤而已。”皓月松了一口气,道:“谢谢你再次相救。”

  “我救你是因为我们有缘,不过……”九霄飞鸿压低声音,不好意思地道:“你真的很丢月宫仙教的脸,我听说,当年你母亲金丝侠女,武功很高的。”

  皓月羞愧地道:“我……我在武学方面,确实不如我母亲,不过,我是跟随了我的父亲,我父亲很聪明的。”

  “呵呵!你是说,你很聪明是吗?”九霄飞鸿笑道。

  皓月君子认真地道:“当然了!我告诉你,刚才的那个杀手不是地狱古墓的人,是江湖上的杀手。”

  九霄飞鸿不假思索地道:“你在江湖上有仇家呀?”

  “没有!我怎么会有仇家呢?”皓月顿了一下,接着地道:“我告诉你,有人想乘我们危难之际,杀掉我们。”

  “这……这不太可能吧!你们被地狱鬼魔包围,没有太多人知道的呀!”九霄飞鸿寻思地道。

  皓月认真地道:“除你知道我们行踪,还有谁知道?”

  “这个……”九霄飞鸿想了想,眼前一亮,道:“还有翱翔仙子!不过,翱翔仙子早已经被我抓起来了,不可能派杀手杀你们的。”

  “那就是另有其人了。”皓月冷冷地道。

  九霄飞鸿看了看皓月,道:“好了!快点离开这里吧!我还受着伤呢?”

  “不早说,赶紧走,离开这个不安全的地方。”皓月君子忙起身,一看坐在地上的九霄飞鸿,睁大眼,吃惊:“你还坐着干什么吗?赶紧走呀?”

  “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受了很重的伤,功力都不到两层了。”九霄飞鸿无力地道。

  皓月闷闷地道:“那你还出手救我干什么?”

  “我是侠女,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九霄飞鸿无力地道。

  听到此话,皓月君子很是感动,顿了顿看,俯身,搀扶起九霄飞鸿,道:“我们快离开这里吧!”

  “走慢点,找个安静之地,让我疗伤。”

  九霄飞鸿一下晕在皓月肩上,皓月忙搂主九霄飞鸿的细腰,向前走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