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美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重生之乱世佳缘小说完整版,重生之乱世佳缘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乱世佳缘

状态:已更新41.2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11-02 18:58:09

简介: 一朝重生,她从古代皇后变成了民国小姐,醒来的第二天就被迫出了家门,命运坎坷一如前世,只是,这一世,怕是没有他的庇佑了吧。 知闲云淡风轻的过了十二年,乱世不乱心,然而这一颗心却都在得知前生真相又遇他以后改变了。 “知闲,你知道么,当年你是因为我才被赶出家门。” “嗯,可你现在给了我一个家呀。”她眉眼弯弯,如果最后真的是你,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这一生,让我…

重生之乱世佳缘免费阅读

重生之乱世佳缘免费阅读楔子

  晴空万里。

  帝都上空却是遮天蔽日的狼烟烽火,夹杂着冲天火光,四处人心惶惶。

  本该一派繁华好景的都城竟战火肆虐,街上横尸遍地,流离失所的妇人嚎啕大哭,趴在父母遗体上的懵懂孩童亦是啼哭不止。

  乱相中一人白袍微动,下巴上依稀可见青青胡茬,一双眼中酿满狂傲之气,面容扭曲间又带了几分痛楚,他蹲下身,抚上了尸体圆睁的双目,起身看向皇宫的方向,自言自语道:“生灵涂炭,苍生不安,我本不欲如此,墨沧,你可知道?”

  “报,军师,将军说马上就要破皇城了,请军师归营!”

  白衣男子应声离去。

  皇宫内宫女太监乱成一团,瑶台上却仍有女子清脆的笑声。

  瑶台下摆了九九八十一口大缸,每口缸都散着腐朽恶臭,仔细一瞧,里面竟都是剜目削鼻断四肢的人彘,正值六月,不断有苍蝇飞来飞去,缸中无一躯体不是生了些许白蛆在里面爬来爬去,恶心的紧。

  台下正中央一刚行了腰斩之刑的中年男子正对台上二人破口大骂:“墨沧!你身为墨家弟子,如今反背叛师门,跟血华这狗贼狼狈为奸!你如何对得起你九泉下的师父!”

  提起“墨家”,台上女子的瞳孔微不可见的一紧,片刻笑着攀上身旁男子的肩,声音娇俏:“师傅他老人家最疼沧儿了,别说师傅已经死了,就算师傅还活着,不过送我八十一个墨家子弟,我相信师傅他老人家定然舍得的。”

  “我呸!师兄当年真是瞎了眼才收你入门!真是跟你娘一样的白眼狼!你们这对奸夫***!不得好死!”男子身下的血流得越发凶猛,染红了周围的一片地面。

  “报!皇上,叛军已经攻入皇城了!”一个御林军慌忙的跑进来。

  瑶台上的男子收紧了揽着女子纤腰的手,神色淡淡:“怕么?”

  墨沧轻蔑一笑:“死有何惧?不过墨西惟这老匹夫是想要赶紧让血流光得个好死么?”

  “呵,地上凉,别怠慢了墨师叔,来人,将墨师叔抬到桐油板上。”男子挥袖坐下,连同怀里的墨沧带进座椅,把头深深的埋进了她的颈窝。

  “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哦?师叔可看清现在不得好死的是谁了?”墨西惟心中一痛,觉得身下的血流的愈发凶猛了些,然而桐油板硬生生的阻断了流势,这样下去,他只怕要承受这痛楚两个时辰不死了!

  “逸儿已经带兵来了!我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墨西惟一双眼猩红,面目狰狞。

  墨沧却是毫无惧色,一张眉目如画的脸上浮了几分不耐烦:“师叔可否能换一句来骂?只一句不得好死沧儿听的烦了。”

  “报!叛军已攻入皇宫!还请皇上赶紧下令抵抗!如若不然,国危矣!”

  男子起身,国将亡于前而色不变:“本就不是我的国,便亡了它又如何?”言毕,看向身旁的墨沧:“你可愿意跟我同死?”

  “你居然没有下令抵抗!哈哈!奸贼,你也知道自己失了民心了!”

  “主上!”前来禀报的御林军急忙道。

  男子极其不满的呵斥道:“闭嘴!”转而又是一副温柔的神情看向墨沧:“嗯?”

  “血华,我愿意。我愿意与你一同去死。”

  墨沧的神情也是温柔至极。周围仿佛是一片真空,她的眸中只剩了他那双绝世的丹凤眼。

  “我便跟了你,从此世间种种与我墨沧无关。”

  “我不害怕的,你带我走。”

  从前的一幕幕涌上心间,墨沧定神,看他放松一笑,一个旋身二人已跃上瑶台外的皇城墙上。

  “主公…”御林军见此景,拔出腰间佩刀,一剑便自我了结了。

  城墙上风吹战旗猎猎,男子双手捧着墨沧的脸,下一秒俯身亲上了她的耳垂,一口咬在了她白皙修长的脖颈,这一口咬的极重,墨沧的白衣已被自己的血染红一小片,他附在她耳后吸了几口血,呢喃道:“我纵使死了,也见不得你独活的。”

  墨沧胡乱的亲着他,声音喑哑:“我会独活么!血华你少小看了我!”

  他拿手捂着她被自己咬出的伤口,一手捏着她的下巴:“再叫我一次卿白。”

  因得他这一句话,墨沧倏的流了泪,又见他满口是血的又来亲她的泪:“我不后悔。”

  “卿…白…”

  男子绽放一个笑容,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个火折子,墨沧也笑:“如此我们一家三口便可以团圆于地下了。”

  面前人的瞳孔却是放大了,不过一瞬又恢复了先前淡淡的笑意,一手抱紧了墨沧,一手扔了火折子。

  烈火熊熊,他的俊脸映着火光仿佛散着淡淡光芒,墨沧抱紧了他,于火光中闭上了眼……

  管它世人如何诟病,有她,他又有何惧。

  庆嘉十六年,帝都繁花如初,春日里花团锦簇,彩蝶翩翩,游人学子,货郎小姐,大小街巷熙熙攘攘。

  皇城巍巍,白云飘飘,宫墙森严肃穆,御林军成队巡逻,一切井然有序。

  当年胡茬青涩的白衣男子已逾不惑,他最后还是站在了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

  他脚步沉重,却仍是坚定的一步一步迈上了城楼,他摸着青石砌成的地面,目光和缓,当年那抹痛楚似乎并未随着岁月流逝而消失,反而加深了几分。

  十六年前,他在城墙下看到了墨沧绝美一笑,火光冲天,他只剩了一句撕心裂肺的“不”,伤心积郁过度,竟昏厥了过去,再次醒来,太医告诉他,他的嗓子废了。

  白衣男子起身,扶着城墙望向远方。

  当年一把火后,接着上天一场大雨将一切都冲刷的毫无踪迹,人传上天见不得奸王妖后存了尸骨,干脆将帝都洗了个干净。

  他却觉得,更像是对他的一场倾尽此生都难以救赎的惩罚。

  春光迟迟,十六年后,他又登上了那人与他小师妹同死的城墙。

  大概,他这一生的泪都已经在那天流完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