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求《秦爷的夫人是神算》小说免费阅读资源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易升的新书《秦爷的夫人是神算》,这是一本总裁豪门小说,主角是鹿宝儿秦北也。主要讲述了:高老太太把枪口对准秦北也,神情激动道:“不想死,就立即住手。”鹿宝儿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大胆,还私自佩戴武器。秦北也一把掐住一个保镖的脖子,将人高高地举了起来,地上印着的人影不停地挣扎,最终瘫软地放下…

求《秦爷的夫人是神算》小说免费阅读资源

《秦爷的夫人是神算》免费试读第16章 乡下来的穷丫头

高老太太把枪口对准秦北也,神情激动道:“不想死,就立即住手。”

鹿宝儿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大胆,还私自佩戴武器。

秦北也一把掐住一个保镖的脖子,将人高高地举了起来,地上印着的人影不停地挣扎,最终瘫软地放下了双手。

冷夜中,他微微抬头,黑宝石般熠熠生辉的眸子满是邪佞的笑,“你们胆子真的不小。”

高老太太还没反应过来,秦北也手中诡异地多了把匕首。

鹿宝儿急忙开口道:“留她性命,别脏了手。”

匕首像是利箭般飞出去,直接砍断了老太太的手腕。

她子弹上膛,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就尖叫一声,扔掉了武器,捂着手腕。

秦北也大步上前,一脚碾碎了枪支,像是看死人般望着吓破胆的两位老人。

鹿宝儿缓步上前,不屑又可悲地扫了他们一眼,“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好自为之!”

从高家出来,秦北也发现一直等在车上的余柘被打晕了过去。

他将他丢在后座,拉开副驾驶的门,看向鹿宝儿道:“已经很晚了,奶奶发信息说,等我们回去吃饭。”

鹿宝儿坐在上车,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七点。

她对秦北也温婉一笑,“今晚谢谢你。”

秦北也扬起冷酷的眼尾,本想说什么,想起她一贯会套路,动了动嘴,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

鹿宝儿突然记起他被猫抓伤了,急忙拉过他的手臂看了眼,四条血痕还在渗血,伤口周围一大片都呈青灰色。

她摸了摸手提包,里面没有能治疗的药物,只能作罢道:“等回去后,你来我房间,这得用特殊方法处理,不然伤口会恶化,不仅好的慢,将来还会留下难看的疤痕。”

秦家大宅。

秦老太太见两人回来,高兴地迎了上去,“宝儿,今天玩儿的开心吗?”

“开心!”鹿宝儿和秦北也对视一眼,两人都淡定地别开脸。

秦北也拿了件衣服挡住了手臂的伤,“我去洗个澡,臭。”

可不是嘛,今天在高家,差点儿没把人给熏死。

到现在感觉衣服上,身上都有味道。

鹿宝儿微笑着对老太太道:“奶奶,我去换身衣服再来陪你吃晚饭,玩儿了一天,的确有些味道。”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

老太太望着默契的两人,回头对保姆道:“他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保姆挠了挠头,道:“没感觉出来,少爷总是冷冰冰的,不善言辞,鹿姑娘规规矩矩,这两人还是原来的样子。”

老太太叹了口气,照这样下去,她啥时候能把孙媳妇娶回家,啥时候能抱的了重孙子?

鹿宝儿洗完澡,换了身月牙白的长衫,从包里找出熏香,在炉子里点燃。

倒不是她身上真的沾染了臭气,而是要清洗一下鼻子,不然总觉得鼻尖有股呕人的味道。

“咚咚咚!”

敲门声有节奏地响起。

鹿宝儿喜上眉梢,疾步上前去开门。

房门打开,一股清雅的香气扑面而来,秦北也第一次闻到这种香气,提神醒脑,味道像是酒一样,越闻越醇越香。

让人感觉很舒服。

他手下有一个品牌的香水公司,不说所有香料都懂,但对部分香气也颇有见解,他在这里居然闻到了一丝龙涎香的味道。

“进来!”鹿宝儿的视线落在他结实的臂膀上,此刻伤痕渗血更严重了。

秦北也沐浴后穿了件宽松的纯白短袖和白色棉质长裤,高挑的身材看着纤细,靠近后你会发现他手臂结实有力,就是那种经常锻炼,有着健康完美的肌理线条,却又不会过于张扬而显得粗蛮。

因此,他浑身透着矫健沉稳,仪态尊贵权威,看人的眼神有种不怒自威的震慑力,普通人在他面前,早就被吓得不敢言辞。

秦北也坐在小凳子上,打量着房间。

鹿宝儿刚来的时候,屋里只有简单的家具,可此刻,房间里东西多了不少。

靠窗的位置摆放了绣架,绣架上是一匹正在绣的玄色布料。她绣的九龙朝拜才刚刚起针,构图却是活灵活现,能想象的到,等她绣好了会是何等的精致美观。

靠墙的位置订了几个新的支架,支架上放着七八匹颜色各异的布料,每一匹布纹路精致,色泽柔美醒眼。

靠窗的桌子上放着一沓黄纸,镇尺压着一沓沓画完的符纸,不同纹路的符纸,摆满了桌子。

桌子边的铜炉青烟袅袅,踏进这里,仿若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这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杀伐死亡,没有悲离痛苦,有的只是灵台清明,岁月静好。

秦北也冷酷的视线落在鹿宝儿身上,见她取了黄纸放置在瓷碗中用火柴点燃。

黄纸燃烧,化为黑色粉末,她将粉末融入一种白色膏药中,这才转身看向他甜甜一笑,“好了,敷了这个,这伤不出两天就能痊愈。”

秦北也握拳,伸出手臂。

鹿宝儿将掺了符灰的膏药,均匀地涂抹在秦北也的胳膊上。

刚开始有点儿刺痛,很快痛感消失,伤口传来隐约的凉意,血也快速止住了。

“剩下的早晚涂抹一次就行。”鹿宝儿把膏药盖上,递给秦北也道:“我那天晚上给你号脉,发现你内伤未愈,睡眠不佳,长期吃安眠药,精神压力大,若是长此以往,身体怕是受不住。”

秦北也拿过膏药,活动了下胳膊,皱眉道:“你会医术?”

“学过一些,得了老中医的真传,我可以为你施针,配一些药物帮你调理内伤。”鹿宝儿见他眼神晦暗,似是不大相信她的医术。

她指着他手中的药膏,继续道:“这是我亲手调配的伤药,有止血生肌的功效,你且拿去试试看。还有那天晚上你高烧,我给你扎针才降温。当时我想告诉你,最好配些中药吃,谁知第二天你就走了,两天未回。”

秦北也盯着手中的药瓶,柔润的玉质瓶身极为罕见。

他目光深邃,望着鹿宝儿,手指摩擦着玉瓶,一言不发。

乡下来的穷丫头,熏香用的是龙涎香,刺绣的料子他第一次见,装药的瓶子也是上等的羊脂玉,看相,算卦,捉鬼,制符,中医……

送走秦北也。

鹿宝儿在镜子前照了照,收拾妥帖便下楼去了。

秦老太太等了好久,终于看到她下来,高兴地拉着她的手道:“我宝儿真漂亮!”

可不是嘛。

她长发优雅地扎起来,一身月牙白的长衫勾勒出窈窕身材,肤白红润,眉眼精致有灵性,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似是藏着星星,柔亮喜人。

小说《秦爷的夫人是神算》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