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仙画鬼图小说完整版,仙画鬼图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仙画鬼图

状态:已更新34.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2-21 19:07:20

简介:  女主:“这是魂契,从此以后你的人你的魂都是我的了。”  男主:“……”  这是一个霸道的有些神经质的女人修仙途中无聊了欺负自家小侍卫的故事。尔虞我诈的江湖,道貌岸然的修真界,阴气森森的鬼道……一点也不想放过你呢~  我都主动了成百上千年了你可不可以有点表示?!  表示?我带着所有鬼民们去吓死你们仙界土著好不好?…

仙画鬼图免费阅读

仙画鬼图免费阅读第一章 秦子麟

  “子麟,到这来,到娘这来。”

  一个妇人坐在榻边,摇着手中的拨浪鼓,眼中充满鼓励地看着榻上另一头坐起的一个粉嘟嘟的小婴儿。

  程玉翻了个白眼,骨碌一下又瘫在榻上。出生已经半年了,她初步确认自己穿到了一个架空时代,从丫鬟婆子们的聊天中得知,她现在所在国家叫威云国,她爹是镇边大将军,她娘是正房夫人,有两个嫡子,她是唯一一个嫡女,她家好像还有几个姨娘,不过她娘管教下人倒挺严的,丫鬟婆子们也都没有过多讨论那些,所以家里具体多少人她还是不怎么清楚。

  “这孩子,怎么老喜欢躺着,也不多动动。”迟雯玉放下拨浪鼓,叹了口气,不过那眼神之中却满是宠溺。

  一个婆子取了个缎面的枕头垫在程玉旁的榻边上,以防她掉下去。那婆子笑道:“夫人别急,四小姐还小,这小孩子啊,还是多睡觉才好长骨头呢!”

  迟雯玉笑笑说道:“她两个哥哥那时候可比她皮多了。”

  “公子哥嘛,自然是要调皮些。依老奴看,四小姐以后肯定是个乖巧伶俐的。”那婆子笑道。

  程玉懒得跟她们互动,眼睛闭上装睡。虽然这个妇人是她今生的娘,但她上一辈子就是个薄情的人,所以这个娘在她心里也只能算是个熟悉的陌生人。

  上一世的她家在一个二级城市,她爸妈赶上了八零年代那一波的创业者,赚了个小富,在那个二级城市中还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男人有钱就变坏,绝对是真理!她爸开了酒吧夜场,包了小三,生了个儿子。都说不想翻身的小三不是个好妈,在她高考前,那个小三带着儿子找上门来了,但是程玉她妈也不是个吃素的,抓住小三的头发就把她踹出了门。而程玉在几天后叫了几个学校里的“哥哥”将那个小她两岁的男生打到骨折。小三在程玉她爸面前一哭,他爸回来就揍了她妈,程玉她妈虽然泼辣,但那也只是对外人,面对这么多年朝夕相处的爱人,她依然是那个委屈求全的一方。

  这世上有些人,可以共贫苦,却不能同富贵。她爸还算有点良心,将一半财产留给她们母女就离婚了。她妈妈接受不了,吞了安眠药抛下她就去了,而程玉几人因为将人打到骨折而被学校记了大过,她心里气不过,冲到医院一言不合发怒将那男孩的点滴瓶揪下来,却不呈想,她脚下踩到了点滴瓶,身体不稳向后倒去,然后后脑勺尖锐地一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来,她就已经变成了将军府刚出生的四小姐。

  这半年,她想了很多。当初要是不那么冲动,那么是否结局就会不一样?她妈妈不会吞安眠药,她也不会死。其实当初在那个小三找上门来之前,她已经发现她爸的不对了,她知道她爸手机里那个“王建国设计师”其实是他身边那个有D罩杯的秘书,她知道所谓的“布料厂陈总”其实是三流小明星陈思思,甚至在她浓妆艳抹跟着学校几个认得哥哥弟弟去夜场玩的时候,看到了她爸左拥右抱上了楼……

  这些她都看在眼里,但她认为那是他们大人之间的事,她一个孩子能管得着吗?更何况她懒得去管,冷漠地看着一切发生,就像不关自己的事。虽然她经常鬼混,但她向来只同流不合污,虽然脸上彩妆抹得萨满面具一样去夜场,但却始终冷眼旁观。喝酒?可以。抽烟?也可以。但是哪个想灌醉她在她身上动手动脚,她立马掀桌走人,虽然她老爸不待见她,但是名头摆在那,在那个小城里也没人敢真的动她。她“养”的那几个哥哥弟弟,看在钱的份上都还算听话,还帮她拦住了不少狂蜂浪蝶,所以她一开口,那个小三的儿子就进了医院。

  翻回去想想,要是她当初早点告诉她妈妈……好像也没啥变化。她妈妈自家里富裕后,天天麻将桌上呆着,早忘了当年结婚前的温婉贤淑,把那些杂七杂八的牌友的坏毛病学了个十足十,变成个悍妇,除了比嗓门其他都忘了!要是她早点说出来,说不定她妈妈闹得更凶,离婚的更早。

  唉,要是当初冷静些,打感情牌的话说不定还有挽回的余地。想着想着,她倒真的睡着了。

  ……“儿给娘亲问好。”

  “娘亲好!”

  珠帘挑开,就见一位身穿月华色广袖长衫的翩翩少年,踏着晨曦微笑如温玉一般走进来,向迟雯玉行礼。他身后跟进来一个稍矮些的少年,身穿葱绿色窄袖短襟,笑弯了一双大大的虎目。

  “大公子好。”

  “二公子好。”

  两边坐着的两个姨娘起身向两个少年行礼。温玉少年点了点头。

  那个活泼阳光的少年一进来就蹦跳着扑到迟雯玉身边,伸出手指戳戳她身边小婴儿的脸,“妹妹,早上好呀!”

  程玉,也就是秦子麟扭头不让他碰。讨厌死了,从外面进来手那么冰还想戳自己脸?指甲剪了没有!

  秦子渊一屁股坐在榻上,两手齐出,笑嘻嘻地捧住秦子麟的脸揉来揉去。气得秦子麟啊啊直叫唤,不停地闪躲,在榻上到处乱爬。

  “好了好了,别闹了,仔细磕到哪儿了。”迟雯玉笑着看儿子女儿胡闹,但是又担心女儿磕磕碰碰受伤,赶紧拦住二儿子。

  “怎么会!我看着呐!”秦子渊大声嚷嚷着,又伸手去抓秦子麟的小脚丫。

  秦子麟气喘吁吁地到处躲二哥的手,忽然一双大手将她抱起。她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却是自家温润如玉的大哥。

  长兄如父,秦子邈宠溺地看着怀里这个软呼呼的小东西,她刚刚爬了好一会儿,现在脸上粉粉的,小嘴呼呼地喘气,他瞪一眼弟弟道:“你刚从外面进来,一身的雾气,小心让妹妹受了凉。”

  秦子渊今年十四岁,正是疯野的年纪,虽然大哥只大他两岁,但他就是怕大哥。听着大哥说他,嘟起嘴喃喃道:“你不也是刚从外面进来……”

  秦子邈淡淡地瞥他一眼,秦子渊立马闭嘴不敢出声,转身抱住迟雯玉的胳膊,委屈地撒娇,“娘亲~”

  迟雯玉佯怒,抬手在秦子渊额头轻轻拍了下,笑道:“你都十四了,怎还像个孩子一样,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秦子渊也不躲,挨了这轻轻一下,嬉皮笑脸道:“怕什么!别说我十四,就是四十了还这么赖着娘亲!”“你呀,油嘴滑舌的!”迟雯玉被小儿子没皮没脸的样子逗笑,捏了捏他的鼻子,“好了,肚子饿了吧?早点用了早膳早点去书院。”

  门口一个小丫鬟听了这话转身就出去传膳。迟雯玉起身朝外走,后面依次跟着抱着秦子麟的大儿子,然后是二儿子,两个姨娘低着头,默默地跟在最后。

  饭桌上,秦子麟吃了碗加了点蔬菜沫的米糊糊,她的奶娘又用筷子戳了点蒸紫薯喂给她,一小颗紫薯她吃了半个,奶娘怕她撑着,没敢再喂。秦子麟眼睛瞟向桌上十几碟菜吞吞口水,她这半年老是吃奶,嘴里简直要淡出鸟了。前几天才被允许吃点米糊还有蒸熟的薯类,可是这些东西还是淡的啊!

  吃过早饭,秦子邈就带着秦子渊去书院了,两个姨娘也告退,迟雯玉就唤了府里几个管事婆子开始一天的管家工作。

  秦子麟被抱回到她的房间,然后趴在奶娘怀里,懒洋洋地偏头看窗外的桂花树发呆。

  “小姐一直盯着桂树呢,我去给小姐折一枝过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看看秦子麟,又看看窗外说道。

  “折那个做什么,又没开花,脏兮兮的等会儿弄脏了小姐的手。”奶娘翻了个白眼,继续轻轻拍着秦子麟的背。

  小丫头委屈地低下头,不再说话。屋里安静了好一会儿,小丫头忍不住伸手捏了捏秦子麟肉嘟嘟的小手,秦子麟手一摆,不让她碰。小丫头被逗笑了,盯着秦子麟看了会儿问道:“嬷嬷,你说,四小姐明明是个女孩子,怎么会叫子麟这么个名字呢?”

  嬷嬷嗤笑一声:“死丫头,主子的事儿也敢嚼舌根子!”她转头四下看了一眼,四周没人,最近的一个丫鬟站在廊下守着。其实她也觉得房中安静的无聊,就悄悄对小丫头说道:“前年将军还没去边关的时候,已经给夫人腹中的孩子起了这名,本以为一定是个儿子的,准备的一应衣物也都是男孩的,谁知生下来却是个女儿。夫人给将军去了信,将军只说还叫这个名儿,所以这才定了下来。”

  小丫头失望地哦了一声,还以为能有多大的隐情呢,却不过只随便一句话的事。奶娘看她这样子,伸手在她后脑勺拍了一巴掌,瞪着眼道:“小蹄子,这事儿虽小始终是主子的事儿,却不是你个丫头能随便说道的,仔细管好那条舌头。”

  小丫头头一缩,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了。秦子麟依然趴在奶娘肩头,睡过去之前,模模糊糊想到,她这个还没见过的爹好像并不在意她这个女儿,名字都这么随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