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从零开始的刀剑神域生活小说完整版,从零开始的刀剑神域生活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从零开始的刀剑神域生活

状态:已更新36.8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21-10-12 03:42:01

简介:(致所有曾今关注过本书的书友,本书自2021年2月起开始了对前文内容的完全重置,目前已重置完毕,开始顺序更新…所以你如果发现本书内容与曾今看到的大有不同是很正常的事,其余详见起点中文网评论区专门帖) 一觉醒来,苏觉发现自己穿越到了SAO的虚拟世界,作为本不该存在的人,他的出现又会引起怎样的波澜?…

从零开始的刀剑神域生活免费阅读

从零开始的刀剑神域生活免费阅读第一章 起始之日(重置版)

  他迷茫中睁开双眼,仿佛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明明梦醒前一刻还刻骨铭心的记忆在醒来后却如随风飘飞的蒲公英,想要紧紧抓住却只让指尖划过了清风。

  怅然若失中,远处的景色引入眼帘——

  西垂的残阳在天边半悬,一望无际的青色草原被镀上金辉。

  草原上有一片湖,微风掠过湖面带起阵阵涟漪,水波中倒映着红玉般的夕照。湖边草地上,一群紫蓝色山猪悠哉悠哉地散着步,或是寻觅鲜美的青草,或是啜饮甘甜的湖水,或是原地打个滚、抖抖身子再摇摇尾巴,好不惬意。

  不远处的半空中几只篮球大小的粉白色蝴蝶正在晚风中起舞,视线的尽头是一些荷叶状的奇特地形。

  【这是……什么地方?】(为方便行文,【】中的内容默认为心理活动)

  眼前的景色对他而言明明应该是完全陌生的,但却又隐隐有种微妙的熟悉感。

  【既视感么……先不管这个,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会在这?还有,我是叫什么名字来着……】

  他有种做清醒梦的感觉,明明梦中的意识很清楚,却总感觉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控制着自己的行动和梦境的发展。

  【苏…觉?我是苏觉……】

  苏觉有些弄不明白了,现在的状态可以说是他出生以来二十年来碰到过的最诡异的情况。明明脑海里渐渐恢复的记忆告诉他,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华国大学生,睡觉前应该还在学校宿舍的床上,那现在怎么可能在这个奇怪的地方。

  【是梦么……】

  但如此真实的梦绝对是他生平仅见,这让他隐隐有些不安。

  【越看越眼熟了……辨识度这么高的场景我应该不至于完全忘记才对……】

  苏觉试图从杂乱的记忆中找出一些线索,开始思索的他习惯性地想扶一扶鼻梁上的眼镜,然而……

  【卧槽!这啥玩意……】

  吓得一激灵的苏觉视线里出现了一只略显粗壮的棕毛蹄子,蹄根处还沾了些青草和泥土的混合物。

  【搞什么啊……】

  他第一时间联想到的竟然是过年时亲戚家送来的腊猪蹄子……

  【等等!猪蹄子?!】

  苏觉忽然有了种不详的预感……他的身边就是一个不小的湖泊。挪了挪屁股的他探头看去——湖面上倒映着一头正眨巴着眼睛的呆萌棕色山猪。

  【不对啊……湖面应该会倒映着我的影像啊……话说这头一看就很傻的山猪是什么状况……】

  【难道说……】

  隐隐猜到某种可能的他朝湖面挥了挥手,倒映着的二货山猪也挥起了它的小浪蹄子。

  【……我,变成猪了?!】

  【我一定是疯了……】

  苏觉不禁自嘲,但另一方面他也稍稍放下了那有些焦躁的心思——因为在他看来现实中他自然是不可能变成猪的,既然这样,那现在多半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至于其他可能苏觉完全没有考虑,虽然他是个二次元宅,但异世界穿越这种一看就很不科学的事他其实是不大信的,文学幻想和现实世界之间的壁垒他分得很清。

  【偶尔变成猪也挺有意思的。只不过……这个梦也太玄乎了吧……】

  华夏人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西方心理学先驱的弗洛伊德也认为,梦是人类潜意识的反应,梦中的自己往往反映着内心深处的自我。

  尽管苏觉当年心理学概论老师表示,弗洛伊德那些理论就是一套经不起推敲的民俗心理学,是经验的堆积和唯心的臆测,尤其擅长用奇葩个案以偏概全,简而言之就是“弗洛伊德是什么垃圾,现代心理学早就跟他说拜拜了……”

  但当年被《盗梦空间》忽悠得找不着北,又被一群“弗吹”网友的长篇大论吓得不明觉厉的苏觉也觉得弗洛伊德的理论科不科学他不清楚,单论逼格那是真的高。

  再说了,根据苏觉自己多年的做梦经验,正常人做梦时主角就算不是印象中的自己,那至少也得是个人类吧?毕竟,除了人类这个身份,一般人哪有可能体会过其他种族的感觉,更别说在潜意识的梦境中显现出来了。

  虽然偶尔也会有人梦到自己变成了翱翔长空的飞鸟、遨游大海的游鱼、驰骋草原的奔马之类的动物……但这些特殊的梦境往往反映了做梦者近期现实生活中一些强烈的感情转折,例如生活压抑所以内心渴望自由什么的。

  【所以说,我的内心本我其实是一头山猪?】

  苏觉不禁汗颜,“猪”这种动物在大众眼里可不代表着什么优良品质,它往往和“好吃懒做”、“愚昧无知”这类词一起使用,尽管现代科学已经证实猪科动物的智商并不比犬科动物低,但偏见这种东西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消除的,甚至于苏觉自己潜意识里也觉得“猪”是一种偏贬义性的形象指代。

  【有点东西,或许还真有点道理啊。】

  【算了,难得做个有趣的梦还想这么多,我也是没谁了。】

  苏觉不自觉地哼起了小调,他这才注意到先前的他并没有实际上“说出话来”,他的自言自语仅仅存在于他的脑海当中,而此刻哼哼的小调则是通过猪拱嘴传了出来,变成了哼哼唧唧的猪叫……

  他忽而觉得自己就像是小时候看过的《狮子王》中那只名叫彭彭的棕色山猪,沿着湖泊的边缘高傲地挥蹄行进,威风凛凛地巡视着这片属于他的领地。

  继续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苏觉悠哉悠哉地晃悠着,踩着湖畔的小石子向着湖泊的另一头而去,在那里还有两个模糊的人影。

  【多人梦么?也不知会梦到谁】

  苏觉抱着这样的心态继续向着那边走去,心里还隐隐有些期待。

  然而走了一小会儿后,苏觉行进的蹄子骤然一滞,毫无征兆地停在半空中,就像一部运转良好的机器忽然被切断了电源。这并非是出于苏觉本人的意志,而是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阻止他踏出某个固定的区域。

  【什么状况……难道是某种心理暗示?】

  苏觉拼命地指挥着自己那悬在半空的前蹄,然而另一股更强大的力量仍不依不饶地阻却着他的意志,他的身体不再受自己的掌控。

  【System Alarm:You have been out of the restricted area for more than the maximum time(你已超时离开限制区域)】

  【System Order:Monster Repatriation(怪物遣返)】

  这两段紫色的文字先后出现在他的眼前,在他的惊异中,他栖身的山猪躯体就像是操控的提线木偶一般老老实实地走向他最初的位置,直到他完全回到最初的位置,那股不可抗力才撤去了对他的束缚。

  【这,这是什么状况?!】身体的束缚撤去后好一会儿苏觉才晃过神来,想到刚刚的经历不由得一阵后怕,几乎让他吓出了一身冷汗,虽说山猪模型并没有“被吓出冷汗”这种能力……

  System Order:Monster Repatriation……也就是系统指令:怪物遣返

  系统?怪物?!

  【不对劲!相当不对劲!】

  不复两分钟前的悠哉悠哉,现在的苏觉拼命地撞击着草地上的一块岩石,企图借助疼痛从这可怕的梦境中挣脱出来。

  疼!苏觉第一次在“梦”中体会到这样真切的痛楚!和现实世界几乎一般无二!

  【存在疼痛,难道这不是梦?那这里究竟是……】

  苏觉一时手足无措,他急切地搜寻着一切可能存在的信息或指引,尽管这可能只是为了掩饰自己恐惧的无谓之举。

  接下来的一幕让苏觉更加相信了自己的判断——他看到了原本现实世界中绝不可能存在的一幕,那就是——他的头顶上竟然出现了亮黄色的光标、名称和多半是HP条的蓝色条状物!

  【Mutant manic boar(变异的狂躁山猪),Lv2,HP:359/373。】刚刚的撞击似乎略微减少了他的血量,不过一段时间没受到伤害后他的血量就开始迅速回升,没两秒就回到了满血状态。

  【见鬼!这是游戏里面!我竟然变成野怪了!】

  苏觉明白了那股阻止他踏出这个区域的力量究竟是什么了。系统规则,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系统对不同等级梯队的野怪活动区域的限制规则”。

  众所周知,在常见的MMO游戏中,不同种类不同等级的野怪群往往都有着自己的活动范围。

  正常情况下,野怪不能踏出自己的活动范围,游戏里这样做一般是为了照顾玩家的练级需求。但对于现在是野怪的苏觉来说,这就是系统囚禁他的牢笼,他就像华南竹鼠养殖场里艰难求生的竹鼠,即使不中暑、不受伤、不抑郁、吃得不多不少、睡得不长不短、灵活掌握108种求生技能,也逃不了总有一天被揪出来吃掉的厄运。

  他疯狂地在大脑中思考对策:介于他目前不能口吐人言的限制,想要表现出自己的不同就只能通过行动和文字的手段了,或许这样能引起GM或玩家的注意,看看他能不能抢救一下,或者至少留他一条猪命,免得被不知情的玩家当野怪给打了……

  【等下,不对啊……我这情况明显是穿越了啊……要是被这边的人类发现了我这种穿越者搞不好分分钟就得被切片研究啊……】

  想到这一茬,苏觉狂热的大脑瞬间冷静了下来,受各种阴谋论影响颇深的他坚信自己这种情况搞不好就是某个大佬的阴谋,如果主动暴露身份引来不知情人员的注意,搞不好就被不高兴的大佬顺手抹除了也说不定……

  血红的残阳下,一只怪异的棕色山猪伏在湖边,浑浊的猪眼里映照着夕阳的余辉,似乎正在回顾这短暂而庸碌的一生。这幅隐含哲理的画面要是被玩家看到一定会大跌眼镜的!这幅画面的主角哪怕是个普通的老人NPC也好,玩家们应该都能够接受,但他却偏偏是一头野怪,还是最底层最低级的野怪——一头狂躁山猪……

  【算了,还是先走一步看一步吧。目前的情报还是太少了,或许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糟,在这里胡思乱想也不会解决问题的,总之还是先尽量避开玩家吧……实在不行再……】

  然而……

  “喂!桐人!我发现了一只奇怪的野怪噢!”苏觉的耳朵里传来了一个清朗的男声,他的声音里满是新手玩家的好奇和兴奋。

  苏觉循声看去,一个帅气的红发武士模样玩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当苏觉将视线聚集在他身上时,他的头上出现了一个绿色的光标和一条蓝色的HP条,而ID名称并没有显示出来。

  【见鬼!是玩家!等等,他刚刚喊的什么?Kirito……等等,不会是刀剑神域里的桐老爷吧……这货……不就是克莱因吗?!】

  苏觉一下就明白之前的既视感是从哪儿来的了——这tnd不就是艾恩葛朗特第一层么?!他前几天骂骂咧咧地看完Alice篇后还顺便回顾了下初代番呢。

  【等等,不对啊……我的工地日语水平不至于能听懂正常语速的日语口语啊……难道说穿越还送语言精通Buff?】

  【不行,没时间乱想了!我得赶紧跑!桐老爷要杀我等野猪岂不是一刀一个?我还没机会解释,小命肯定就先丢了!】

  “怎么了,克莱因?”面容俊朗的黑发剑士(桐人原本捏的脸就是成熟帅气的传统轻小说男主脸,因为他讨厌自己现实中清秀得有点偏女性化的容貌)疑惑地看向被称为克莱因的红发武士,“是时候下线吃饭了吧?”

  “桐人!看那只狂躁山猪!它的颜色和一般的不一样!这次应该是精英怪了吧?”克莱因一脸期待地等待着桐人的回答,他选择性地忽略了桐人提醒他下线吃饭的建议。桐人也是老玩家了,看克莱因这不知疲倦的样子就知道,不满足这些新手玩家的好奇心他们是听不进劝的。

  “唔,没见过的野怪……”桐人这才注意到那只伏在湖边的棕色山猪,这只野怪无论是颜色还是行为模式都和一般的大不相同。

  “应该是变异种或者精英种,估计能掉落一些稀有的东西吧?”桐人说出了他的推断,封测期间的他很快就打穿了野猪区,因此他还真没注意野猪区有没有什么稀有怪物。

  “好!我们一起干掉它吧!掉落三七分成,我三你七。”克莱因在其他游戏里也算是老油条了,他知道无论是变异怪还是精英怪都会比一般怪强力许多,以他现在刚刚入门的水平根本没希望单杀这只很可能高于他目前等级(Lv1)的精英怪,只有靠桐人这个封测高手才有希望拿下。

  “好吧。”桐人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克莱因的请求,干掉一只相近等级的精英野怪而已,对于他这个封测玩家里的佼佼者来说还是很简单的。即使没有克莱因掠阵,桐人也有九成把握无伤拿下这只精英怪。

  “等下!那头野猪好像注意到我们了,它竟然在逃跑!”克莱因来不及和桐人讨论战术,打怪心切的他自告奋勇地追了上去。

  “看招!掠夺者!”克莱因一边跑动着一边调整着持剑姿势,练了一下午的他总算初步掌握了跑动中激发剑技的技巧。

  弯刀上逐渐凝聚出蓄势待发的红色剑芒,片刻后,红光激发,克莱因在剑技的指引下获取了一个突进的加速度,在剑技强制位移的帮助下很快就追上了纯靠小短腿逃命的苏觉,并一刀刺进了苏觉的猪屁股……

  【靠!你有技能你牛比啊!】

  苏觉一个兔子蹬鹰就把使用剑技后没站稳的克莱因给蹬了回去,心知不敌的他甚至不敢回身确认克莱因的状况,他一扭水桶腰,强忍着局部痛楚撒腿就跑。

  “……克莱因,还好吧?”幸亏桐人还记得自己高冷大佬的人设,不然这会儿他还真会忍不住笑出声……

  “可恶!这野猪竟然该死的灵活!”

  “哈哈,说的也是……”桐人也没想太多,只当是公测后增补了一些有趣的野怪AI,老实说他已经对那些傻乎乎的野怪AI有些厌烦了,如果野怪AI更具挑战性他就更能从战斗中获得成就感。

  “桐人,你不追上去吗?说不定会爆稀有材料哦!”

  “嘛,它已经跑远了,下次再说吧。”桐人也有些意动,但看这天色他估摸着要到吃饭的时间了,要是让母亲和妹妹专门等自己的话他会过意不去的。

  桐人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背包粗略查看了一下一下午的收获,及时总结游戏内的得失是他下线前的习惯。

  “那好吧……反正我的披萨外卖也要到了,披萨冷了就不好吃了……”克莱因一边说着一边将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一起笔直举起,接着往正下方一挥,叫出了游戏【主画面窗口】。

  “那个,桐人,退出游戏的键在哪里啊?我好像找不到啊……”

  “嗯?就在主界面最底下啊,应该很好找的,你再找找看。”

  “是吗?”克莱因作出一个回拉的手势关闭了系统栏,等了两秒又重新拨开。

  “呃……你确定是在系统栏最下面,不是在什么别的地方吗?”

  “应该没错啊……”桐人说罢也拉开自己的系统界面找了起来。

  “没有吧?真是奇怪啊,竟然会出这种Bug……”克莱因并没有太在意,公测第一天就出状况的游戏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更何况这是全球第一款完全潜入式虚拟现实游戏呢。

  “不对……”虽然看上去确实如克莱因所说,这只是个比较严重的Bug,但桐人隐隐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出现这么严重的Bug,GM竟然还没有发布任何系统公告,难道游戏公司不怕引发玩家恐慌么?

  “什么不对啊……”

  “克莱因,或许你还没意识到,但玩家被困在虚拟现实游戏里是非常严重的Bug,封测期间从没出现过这种事。按理说,出现这种Bug后GM会发系统公告和补偿,而且如果短时间内不能解决Bug的话就应该关停服务器让所有玩家强制下线才对……”

  “是吗?不会是今天的GM忙不过来吧?哈哈,说不定GM人手根本不够也不一定啊。”

  “或许吧……”桐人不再多说,有些隐隐不安的他决定联系下情报商阿尔戈(Argo),或许她那里会有最新消息也说不定。

  桐人准备打开系统界面给阿尔戈发送邮件,虽然由于他一下午都在带克莱因的缘故还没有和阿尔戈成为游戏好友,但只要在同一层,知道对方的ID就可以给目标发送一封有字数限制的邮件了。他在封测阶段就跟阿尔戈确认过,她会保留原ID在公测继续活动。

  “诶!等等,这是什么?”克莱因瞬间被一道青色的光芒包裹了起来,不知所以的他显得十分慌张。

  “这是……传送的光茫!是强制传送!可是为什么……”封测玩家桐人很快就认出来这道光与传送门的光芒很像,此时他的耳边响起了悠远的钟声,“起始之镇的集合钟!”

  “那是什么?”克莱因赶紧问道,这可是向封测玩家获取情报的绝佳机会。

  “那是……”还没等桐人说完,两人就在传送的光茫中消失不见了。

  起始之镇悠远的钟声传来,跑得气喘吁吁,正在湖边喝水的苏觉也循着钟声的方向远远看去。

  【开始了,茅场晶彦的死亡游戏……】

  苏觉喝饱了水便不敢再停留在视野开阔的湖边,他开始寻找野猪区内玩家的视野盲区。

  【千万不能跟第一波出来的玩家正面交锋】

  俗话说艺高人胆大,敢于先人一步出来练级的玩家多半是封测老油条或者有其他游戏经验的老手,或许也有几个心态不正常的菜鸟莽夫,但他万万不敢去赌这个几率。跟这种玩家对上,野怪天然的属性劣势就决定了他多半会十死无生,况且他现在根本没有任何使用狂躁山猪躯体的战斗经验,他甚至不知道怎么激发狂躁山猪自身的技能。

  【只要躲过第一波高峰,在第一波封测玩家因为情报陈旧而出现大量死亡之后就会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低谷期,这段时间是我想出解决办法的唯一时机了……】

  虽然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什么个状况,是存在于SAO系统中的一段数据还是别的什么,但仍然存在的睡意与进食欲让他稍稍有一些作为生物的真实感,尽管这些生物需求也会让他很为难就是了……

  为了今晚能安心休息一下,苏觉借着夜色在野猪区内悄悄游荡着,寻找着能过夜的隐匿处,免得睡熟后被走狗屎运的玩家偷偷抹了脖子……

  落日西垂,天色渐晚。

  艾恩葛朗特的第一个夜晚降临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