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符道圣皇小说完整版,符道圣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符道圣皇

状态:已更新33.7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3-20 11:58:29

简介:  道法知天地,以符明其道。  “天地万物,皆可刻为符。  若以人为符,则刻七情六欲。  若以地为符,则刻万里疆土。  若以天为符,则刻白云苍狗。”姜淮手持春秋,轻声说道。这是他的明悟,这是他的道。  …

符道圣皇免费阅读

符道圣皇免费阅读第一章 姜淮

  米国NY,一个身穿白色T桖衫,浅灰色运动裤,头戴一顶鸭舌帽的青年走在路上不住的摇头晃耳。

  他带着一个大大的黑框眼睛,耳朵上插着一个耳机,炎炎的夏日并没有抵挡住他的热情,他的身躯跟随着耳机内的音乐不断的摇晃,看上去似乎是一个热爱舞蹈的亚洲人。

  他此刻所在的位置是NY的曼哈顿上东区,这里有一套纽约最贵的公寓即将出售。不是真正的大佬是买不起的。

  然而看似正在沉浸在音乐之中的青年眼睛时不时的盯着一个地方,他虽然身体抖动,但却不断的向一个位置移动。若是仔细的观察,定会发现,他的身躯有着异样的颤抖,似乎是对即将到来的事情感到兴奋或者激动。

  就在此刻,一辆林肯加长在几辆高档车的护送之下缓缓的朝青年所在的地方行驶过去。站在一旁的青年看到这个情形,嘴角露出一丝诡异而残忍的笑容。

  就在林肯缓缓行驶的时候,忽然几声巨大的声响迸发而出,林肯车所在的位置居然被炸弹所轰炸。强烈的爆炸声惊醒了整个街道,路边所有的人都在尖叫着远离林肯,而林肯车内的人在剧烈撞击后慌忙的打开林肯车门,想要逃离这里。

  “怎么回事,你们都是吃干饭的?我又遭到袭击,快点带我离开这里,鬼知道这里还有没有炸弹了。”一个肥胖的中年人从里面挤了出来,他满脸惶恐,不住的朝自己的手下吼道,他顾不得昂贵的西装在他身上不断的变形,也顾不得精心料理的头发变遭,他只想远离这个鬼地方,然后让小蜜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呵,这个蠢货。”青年心中嗤笑一声,他连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然后摘下耳机,表情从茫然迅速的转变为惊恐,然后尖叫一声将手里的手机扔到不远处林肯车旁边,人也迅速的向林肯车那里跑。

  “轰!”又是一声爆炸,一股奇异的味道从肥胖的中年人哪里传出来,他刚刚在车里面,炸弹爆炸仅仅感受到碰撞所产生的疼痛,而此刻人在外边,死亡的气息弥漫在他身边,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

  肥胖的中年人尖叫的又开始向车内挤,但是此刻一道人影闪过,一张有力的手抓住想要挤进车内的肥胖中年人,缓缓的给提出来。

  “住手,快将周董事放下,有话好好说。”一个黑衣保镖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他完全没有想到刺客居然是一个如此年轻的人,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个青年的速度出乎他的意料。

  青年笑了笑,并不理会那个保镖,他自己完全都没想到能够如此轻松的将这个周民给擒到手,“呵,说实话,无论是心智亦或是保镖的质量,你都和你哥差的太远。你哥哥我试图刺杀一次,但是失败了,但是刺杀你却这么简单。”

  听到青年的这句话,肥胖中年人更加拼命的挣扎,他嗷嗷大叫,费力的蠕动:“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给你钱,你不要杀我。”

  青年笑了笑,他伸进口袋忽然拔出一个匕首插入肥胖中年人的心脏,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狰狞:“我只要你的狗命,知道么,我叫姜淮!我有一个妹妹,叫姜静。”

  肥胖中年人面如死灰,眼睛也渐渐的无神,但从他体内喷涌出的鲜血却让姜淮心神颤抖:“静儿,你看,我杀了一个周民了,还有一个周建,你等着,我会把周建杀了,为你报仇。”

  姜淮忍住自己泪水,快速的扔掉匕首转身离开,然而就在他刚刚转身的时候,一个红外线准备瞄住姜淮的后心,随后一声狙击枪声带走了姜淮的生命气息。

  “咳咳,还是大意了,可…惜,没能…给静儿报完仇…”

  “哼,上次刺杀我,这次刺杀我弟弟,不过好啊,哈哈,你把我弟弟给刺杀了,我又将你给击杀,周家只有我一个嫡系了,谁还和我抢?”一个身材均匀的中年男子看着姜淮和周民的尸体冷笑不已,然而他没有发现,就在姜淮的内衣之内,一个金色的毛笔吸收到姜淮的血液之后,不断的发出金色光芒。

  ……………………………..

  在一个漆黑的木屋之中,一张破旧的木床上躺着一位少年,他面色苍白,赤裸的上身布满了恐怖的伤疤,而他身旁一个身穿粗衣麻布,满脸脏兮兮的小女孩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药汤,一口一口的喂着床上的少年,她大约十二三岁,身材消瘦,样貌俏丽,虽说营养跟不上,但是娇柔的模样更加让人怜爱。

  “呜呜,哥哥,你不要离开我,你放心,你要的紫砚黎儿马上给你买过来,呜呜,哥哥不要离开黎儿好不好?”姜黎儿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吹了吹药汤,慢慢的递进少年嘴里。

  “唔……”忽然,一声shenyin传来,姜黎儿轻微一怔,随后惊喜的喊道:“哥哥醒了,呜呜呜,哥哥醒了,他没有抛弃我。”

  随后她将药汤放在一旁,想要扶少年起来。

  “疼,这是哪里?”一声低吟从姜淮口中发出,他睁开眼看着破旧的木梁,不知自己身处何处:“这是医院么,可哪里的医院这么破旧,我就算不死也会被折腾死的。”

  “我记得我杀了周民之后中了狙击枪的一发子弹,中狙击枪一发子弹我还能不死,也真是福大命大。”姜淮心中忍不住的感叹,他轻微的动了动身体,忽然一阵深入骨髓的疼痛让他不由的裂了裂嘴,“这还真是疼,不过为什么不是后背疼,而是全身和手臂都疼那?”

  姜淮疑惑的看向自己的左手,忽然他瞳孔顿时缩小,头皮发麻,他发现,他的左手小了很多,而且严重的消瘦。“这,这,难道我已经转世投胎了么?”姜淮心神剧烈的震动,他扭头观察周围,发现一个同样消瘦,满脸脏兮兮的女孩双眼朦胧的看着他,她眼中的泪水似乎要滴下来。

  “你是?”姜淮小心翼翼的询问,不过他刚刚说出来就感觉到诡异,他说的话不是华夏语,但是偏偏自己能够听懂。

  听到姜淮的话,姜黎儿的眼泪忍不住的流下,她伸手抱着姜淮呜咽道:“呜呜呜,哥哥,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以后都醒不来了。”

  看到小女孩的神态,姜淮心中猛地一震,他眼前一阵恍惚,似乎自己的妹妹,姜静出现在他面前。

  片刻,姜黎儿感觉不妥,此刻她哥哥深受重伤,不能任由她抱着,于是她连忙将旁边的药汤端起来,用小勺舀一点放在自己嘴边吹一下,然后再放在姜淮的嘴边,让姜淮喝掉:“哥哥,你放心,黎儿已经找到工作,很快就可以给你买你想要的紫砚,你也能成为你梦寐以求的符师了。”

  姜淮这才恍过神来,他听到黎儿的话,心中大感郁闷,什么时候他需要靠一个小女孩来给自己买东西。不过话虽如此,但此刻姜淮的心是暖的,这个黎儿让他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姜静,一样乖巧,一样坚强。

  若不是……想到这里他就心痛,他摇了摇头,将上一世的事情给放下,他已经笃定,这里不是地球。不再是他以前所熟悉的地方。

  姜淮轻轻的拒绝姜黎儿喂自己的药,然后让她将药汤给自己,一口气喝掉。他刚刚醒来,诸事都不清楚,需要好好的打量一下环境,以及询问一下自己到底是谁,到底叫什么?

  “不知道自己叫什么,我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恩,史上最可怜的穿越者。”

  就在姜淮不知道怎么张口问自己叫什么的时候,忽然一声轰鸣声传来,一个满脸凶残,身穿上好锦服的青年一脚将姜淮家中那破烂不堪的大门给踹开,看到姜淮,立刻狞笑的吼道:“姜淮,你居然还没死啊,呸呸,早知道我就多打几下了,小身板这么耐挨。”

  听到这个青年的话,姜淮眼睛轻微的眯着,他看似紧绷的身体,心里却吐了口气:“嘿,原来我还叫姜淮啊,真是谢了肌肉块,不过你将我打成重伤,我会好好的谢谢你。”

  “怎么?”姜淮轻轻的吐出两个字,破门而入,打伤自己,定乃仇人。

  “怎么?”听到姜淮的话,冯屠直接气乐了,难道这个姜淮被自己打的脑袋已经不清醒了,居然敢这么和自己说话,难道他看到自己不是快速的跪在地上,轻声细语的求自己饶过他?

  “看来是我打的太轻了,你偷我家的紫砚,看在你妹妹的份上,我不和你多计较。但是你妹妹为了给你治病,借了我家五百枚铜币,期限七天之内还清,若不然,你妹妹可就要给我做妾了。”冯屠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说道,他喜欢幼女,尤其是那种惹人怜爱的幼女,他简直毫无抵抗能力。

  “什么?”姜淮面色渐渐变冷,他上一世的妹妹就因为自己的缘故,惨遭伤害,难道这次又要重演历史。让这一世的妹妹再一次的受到伤害?

  姜淮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姜黎儿,发现姜黎儿一脸痛楚,心中已有定论。

  “冯大哥,这是我的事,和我哥哥无关。”看到冯屠这样为难哥哥,姜黎儿鼓起勇气说道。

  “你别说话,交给你哥哥处理。”姜淮摆摆手,他不是以前的姜淮,他要保护他妹妹。他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紫砚,但是看的出来是十分贵重的物品,自己这个前身简直就是废物,偷紫砚,然后被发现,逼的妹妹签卖身契给自己看病。

  五百铜币是多少他同样没有概念,但是想来不会太少。可就算如此,他也绝对不会将自己的妹妹交到这个面目狰狞,满脸淫光的青年手中。

  “哼,放心,既然我妹妹欠你五百铜币,我七天之后必然会归还于你。”

  “哈哈哈,你,哈哈,你不会又准备让你妹妹装乞丐,卖可怜的去乞钱吧?呸呸,你没少用这招啊。不过我已经给附近的相亲打过招呼,谁都不会给你钱的。”姜淮听到他的话一阵反胃,他的前身是什么极品货啊?

  “你大可放心,我若换不起,小妹自然会给你当妾。”“哼哼,可笑,七天之后见。”冯屠冷笑冷笑一声,转身离开了姜淮的小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