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妹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

仙武大宗师小说完整版,仙武大宗师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仙武大宗师

状态:已更新71.5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2-04-29 00:22:48

简介:  从修真界谪落,在凡间界崛起。  且看沈襄如何带领一凡人登上天之顶端。…

仙武大宗师免费阅读

仙武大宗师免费阅读第一章 是大户人家的少爷

  太行山位于大宋天朝东北部,雄伟高大,山高峰陡,连绵数万里之广,整座山势东陡西缓,西翼连接晋阳高原,东翼由中山、低山、丘陵过渡到地域辽阔的中州平原。

  山间终年云雾缭绕,各种猛兽凶禽层出不穷,更有无数神话传话流传至今。

  传说捏土造人的女娲圣母曾在此修行,传说上古第一代皇朝帝母曾出生于此,故此太行山据遥远神话传说又名王母山、女娲山。

  暂且不说这些虚无缥缈的神话传说,单单晋阳高原的河流经太行山径流入中州平原,哺育了亿万中州人也当得了圣山的称谓。

  太行山绵绵延延不知多少里,历经沧海桑田日月之变迁,山河变动已经不知道化作了多少雄山险峰,到了亿万年后的今天,太行山已经成为了一种统称,可以说,百万里之遥的所有山峰都可以说是太行山。

  不过真正为世人承认的太行山还是指哪最为高大,最为雄伟的山峦。五行山处中多东西向横谷也就是陉,不过陉虽多但最为著名的还是军都陉、薄阳陉、飞狐陉、井陉、滏口陉、白陉、太行陉、帜关陉等,也就是古称太行山三峡八陉中的八陉,因为这是可以让大批量军队人马穿越太行山脉的八条通道。

  正是因为有这八条通道的因素,晋阳城就因势而起,成为千古不变的军事要塞,晋阳高原也因此而得名。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这是一个好天。

  就在云雾遮掩,从不被人打扰的五行山之巅,突然一道白光迸射,耀得人眼难睁,让人不可逼视。

  白光过后,云雾一阵翻滚,只见一辆双驾马车破开云层出现在高高的五行山之巅。

  “裴述,慢点,慢点,少爷还在休息。”

  薄帘掀起,一个老者从车厢内探出头来向外喊了一声。

  “知道了,程伯,我会小心的。”

  车辕上拉着缰绳的一个健硕少年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抖了抖手中的缰绳。

  “大骊、二骊慢点跑,别惊扰了少爷。”

  少年裴述低声一喝。

  只听得两匹青色骏马低声嘶鸣一声后平平稳稳的从山巅上奔下。

  太行山那万仞高山之巅,罡风凛冽,呼啸如刀,山势陡峭险要,即使是世间高人到此也会瞬间被罡风削成肉糜,那几乎是不可能攀登得上的,可这双驾马车却平平稳稳,如履平地一般,神仙样的直接奔行到地面。

  车辕上的少年微微侧耳倾听,感觉到车厢内十分的安静顿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手腕一抖之后就将缰绳搭到马背。

  两匹骏马感觉到少年裴述的意思,身子微抖,毛发一乍,颠着轻快的步伐遇山过山,遇河跨河,如同清风一般顺着五行山余脉跑去,转眼间就跑出了山区。

  望着前方不远处升起的袅袅炊烟,裴述拉住了骏马奔腾的脚步,略一侧头有点兴奋的轻声道:“程伯,前面有人烟了。”

  蓬帘一掀,程伯走了出来,站在车辕上向前方眺望一下后,半阖双目略皱眉头:“缠绵于青山绿水山巅峰腹之间的气,白色如薄雾,又为红色阴煞缠绕,前方有兵戈战事。”

  “啊!”裴述讶然叫了一声:“不会这么倒霉吧,刚来凡尘就遇到战争。”

  “哼!”程伯冷哼了一声道:“西方属金,气为白色;红色阴煞缠绕自然是血光之灾,主横祸当生或是丧事凶死之兆;如此大面积不是兵戈战争又是什么。”

  “那我们赶快过去吧,别惊扰了少爷。”

  裴述急忙叫道。

  “嗯。”程伯肯定的点了点头。

  就在裴述一搭骏马就要绕行的时候,车厢里突然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裴述,走进去看看。”

  “少爷。”

  裴述手一僵,口中叫了一声,回过头望着程伯。

  “少爷!!”

  程伯也迟疑了一下转过身来。

  “无妨,看前方还算安静,就算是有战事想来也未曾惊扰到这里,我也是好奇,就是想知道下。”

  车厢内的少爷淡淡的回了句,不过话语中却带着不容置疑。

  “去吧,不要太快。”程伯无奈的向裴述点了点头。

  “知道了。”裴述应声后一抖缰绳,两匹骏马用着寻常马匹的速度向着前方跑去。

  寨子村是五行山下一条余脉山峦龙山脚下一个宁静的小村庄,村子并不大,傍山而建,不过是少少的十几户人家,不过房屋建得错落有致,倒也十分的雅静和温馨。

  龙山风景秀丽,风光旖旎,有绿浪滔天的林海,有刀削斧劈的悬崖,有千姿百态的山石,也有如练似银的瀑布,碧波荡漾的深潭,神奇灵验的庙宇,距离晋阳城又不过二三十里,是达官贵族、富豪百姓休闲玩耍的好去处。

  正因为如此,龙山脚下就有了官府设下的一个驿站,这里是到达晋阳城的最后一座驿站,寨子村也就是因为这座驿站而成的,因为这十几户人家大多是驿站吏胥的家人和亲属。

  恰是因为龙山的风景使得驿站和村子间成就了一片酒肆、茶铺。

  寨子村外连接着依山而成的树林,茂密的树木紧紧的将这片空地搂在怀里,树林外顺山而下清澈而崎岖的小河环绕村子而过,坐在酒肆茶铺里喝着老酒,品着茶香,享受着山野气息,感觉着湿润的水汽,确是好享受。

  “真是个不错的地方,似乎比山里都要舒服。”

  从车内走下来一个儒雅俊朗的文弱少年,轻轻的嗅了嗅湿润的空气,开颜笑道。

  “是啊,是啊,似乎不比罗浮山差。”

  紧随其后从车里跳下一个垂髫童子,张着双手欢呼起来。

  酒肆里正在低声叙话的几个老者听到外面一阵喧哗,顿时都停了下来扭头张望,看到酒肆外停下的气派马车与丰神俊朗的双马都不约而同的走了出来。

  “项羿可是闷坏了吧。”

  裴述嘴角含笑的看着跳跃的童子,侧头向程伯笑道。

  程伯点了点头,迎向酒肆内走出的老者们,一边走一边吩咐道:“你把大骊、二骊安顿好。项羿别闹了,还不服侍少爷洗簌。店家老爹,收拾两座好酒菜。”

  刚刚走出酒肆的老者们看到程伯的气势顿时一抑,脚步一顿之后一个老者忙不迭的叫了起来:“有,有,请您稍等。”

  同时有两个老者慌忙跑回去,拿把毛巾将原本就擦得明净的座椅再度擦拭起来。

  “程伯,不用太在意,入乡随俗吗?”文弱少年推开项羿走到老者身前笑笑道:“店家老爹,怎么这里没有年青人呢?”

  闻听少年的话,正引着少年入内的老者脚下就是一晃,随即有些讶然的看了少年一眼,目光中带着无比的疑惑。

  “怎么?”

  少年看着老者的目光心中一动,回头向着天空浮动的那片被红色包裹的白气,心中略微有些明白,脸上不由的带上一抹伤感。

  “都去打仗去了?”

  “啊,是的。唉!!!”

  老者闻听不由的停下了脚步,双眼略略有些微红,伤感的叹息起来,脸上带着无尽的悲伤。

  “店家老爹,坐,坐,说说战事如何,我们刚从山里走出来,还不太清楚。”

  文弱少年拉过一条长凳坐了下来,脸色平静的看着老者。

  “战事如何!!”

  老者略有些迟疑,待看到程伯也在一侧了下来时,才向文弱少年略一拱手坐下。

  “战事有些不妙呀!!”一声幽幽长叹,老者脸上带着无尽的伤痛。

  “老爹仔细点说,我们都常年生活在山里,对外面的事情都不太清楚。”

  程伯接过项羿递过来的茶具,有条不紊的冲泡起茶水来,看着他优雅的姿势,嗅着扑鼻而来的茶香,根本不用说酒肆这些老者们都知道,这些人都是大家族出来的了不得的人物,顿时都更加敬畏起来。

  “来,店家老爹你也品品我们的茶,然后仔细为我们少爷讲解讲解。”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程伯就冲泡好一杯浓香的茶汤来,为文弱少爷斟了一杯之后,接过项羿递过来的酒肆里的水碗冲了一杯推给酒肆老伯。

  老者慌忙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端起飘香的茶水,放在鼻口下深深的嗅了一嗅,顿时感觉到多日以来担忧抑郁、疲惫不堪的心神舒缓起来,整个人的精神都振奋起来,甚至连有些淤积的气血都通畅无比。

  “唉,既然少爷你们一直在山内没有出来,恐怕还不知道,晋阳的这场战事已经有多久了吧。”

  老者战事一提,刚刚振奋的精神顿时衰竭下来,颓然叹道。

  “战事已经八个月了,是北方的大金国两路人马攻袭我们大宋的边境。”老者的话语中带着无限的悲伤。

  “大金国???攻袭我们大宋国???”

  听到老者的话,文弱少年就是一愣,眼色中带着茫然痴痴的看着老者。

  老者一愣随即恍然看着少年解释道:“哦,少爷恐怕还不知道这个大金国吧,这个大金国就是原来的大辽国的属民黑水靺鞨族完颜世家成立的国度。”

  

继续阅读